第87章 挑破窗户纸/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威太过于心狠手辣,要把陈友良的生日变成祭日,这场六十大寿的寿宴刚刚开席,寿星就出了事,到场的来宾没有不唏嘘感叹的。

苏北送陈友良回医院急救,神情恍惚的陈雪菲才反应过来,现在也顾不得揭穿洪威的阴谋,也管不了洪博文串联张华暗害自己,她心中只关心父亲的病情,疯了似的穿过宴会大厅朝外面跑去。

而群龙无首的大厅变得轰轰嚷嚷,都在揣摩和议论陈雪菲的丑闻。不过明眼人很容易看出事情的本质,洪家父子是否被戴绿帽子已经不那么重要,面对这么多到场嘉宾,洪威作为陈友良的亲家,一方面假意关心陈友良的病情,一方面又惺惺作态的向诸位老板哭诉。

柳寒烟怒气冲冲的坐在圆桌前,目光犀利的看着洪威在演戏,虽然是洪威的家事,但他也太卑鄙了。沉闷了半天,柳寒烟发现陈雪菲的那个所谓的初恋情人已经从后门开溜,一个电话打回公司,让人先把这个张华控制起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傍晚,圣乔亚医院的主治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本来陈友良的状况恢复的还不错,至少还有几个月的生命,被洪威一气,怒火攻心,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来,生命的体征正在逐渐消失。

抢救室外,陈雪菲走来走去,一会儿朝着里面张望两眼,今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

“陈小姐,你先去吃点东西,在这儿干着急也插不上手,回头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现在你倒下的话,只会让他们如愿以偿。”苏北安慰道。

“我不饿,今天多亏了你,否则……”陈雪菲泣不成声,她好后悔,是她的无知害死了父亲。

“苏北,你说人真的会有报应吗?”

“不知道,坚强一点,我想陈副总并没有怪你的意思。而且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事。”

陈雪菲停止了抽泣,抬头看着他,“我明知道是飞蛾扑火,居然还选择用这种方式和洪威甚至是我爸对着干。今天你也看到张华了,我从没想过他会出卖我。为人子女的,在我爸爸生命的最后,我却让他以这种方式离开,他肯定会恨我。”

很快,陈友良的亲朋好友相继赶到医院。苏北见这里用不到他,和陈雪菲打了个招呼,先回去了。毕竟陈家的事虽然很憋屈,却终究是人家的事,而在这个时候,他怕有人趁乱会对柳寒烟不利。

回去的路上给柳寒烟打电话,她刚从饭局回来,现在回柳氏集团,对于今天的闹剧,柳寒烟十分心痛,毕竟陈友良也算是她的父辈。

“苏北,医院那边要是忙的话,你在那多照顾一下陈雪菲,现在老陈昏迷不醒生死未卜,我担心她会顶不住。”

“你呢?”

“神经病,我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是洪威的儿媳妇。算了,今天晚上我放你假,回头我让安琪儿来接我下班好不好?”柳寒烟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她亲眼看到了陈雪菲的不幸经历,以及陈友良倒地的瞬间,这让她想到当年父亲去世时的场景。

苏北和她开了两句玩笑,挂掉电话后,马上给姜涛打过去,“喂,姜涛,分公司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不过不用担心,我刚才去了一趟卫生部门,那边说是例行检查,我在这边处理一下。对了,今天总公司那边有什么事情没有,我总觉得眼皮总是跳个不停。”

苏北笑道:“多注意休息,集团这边能有什么事,董事长亲自作证。”

“那好,你也注意身体,我先挂了。”

苏北把车停在寿宴的酒店外,没有下车,隔着车窗往里面看进去,非常讽刺的一幕,本来晚上还是有舞会的,现在酒山和巨大的蛋糕模型已经摆出来,可大厅里空荡荡的,只剩下酒店工作人员在互相插科打诨。

忙了一天苏北也没有吃东西,他担心陈雪菲那边有变故,万一老陈突然就没了,场面会更加混乱,准备下车先填饱肚子。

刚下车,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就知道你会饿,我刚才打包了一些饭菜,去我家吃吧,都是现成的,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你和陈雪菲怎么认识的,什么关系?”周曼关切的说道。

“没什么,签融资合同时认识的。”

苏北不想和她解释太多,社会太复杂,有些时候逼着自己不得不说慌。周曼对于苏北来说,从没指望去投入精力去经营一份感情。

周曼主动坐到苏北的车里,知道他有心事,没有过多的质问,静静的看着他开车,在人才公寓的楼下,周曼买了几瓶超市最贵的白酒和红酒,等她回去给苏北做饭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连鞋都没穿。

“就知道装睡……”

周曼低估了一句,悄悄带上房门,去厨房做饭,煲了汤,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慢慢的等苏北醒来,就像妻子等丈夫下班一样,眼神中包含着温情和期待感。

苏北确实累了,虽然今天什么都没干,可他的睡眠一直都不好,加之这两天事情多,每天晚都失眠,昨晚更是小雨中坐了一整晚,现在脑袋刚挨上枕头,终于控制不住睡意浓浓的睡去。

当苏北醒来的时候,昏天暗地,分不清时间,下意识的翻了翻神,突然手很滑很温暖,吓了一跳,腾的坐了起来,从床头柜摸到台灯打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周曼穿着简单的睡衣也躺在被子里,而他的鞋袜和外裤也在熟睡中被脱了。

没做什么事吧?苏北想想觉得后怕,好像也没喝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周曼没有惊讶,神情痴痴的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红云,“你不用担心,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就好,几点了?”

“夜间两点,再多睡一会儿,马上天亮了,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洗澡?”

苏北叹了口气,心底暗暗自嘲,谁要是能娶到周曼这样的老婆,绝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只不过他心里的位置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苏北,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给不了你。”

“可我什么都没跟你要!你爱的人是谁?柳寒烟还是姜涛,甚至是陈雪菲?我不如她们,但是我可以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等你,这辈子不行,等到下辈子,我还是会等你!”

“周曼,你知道我最怕你的地方是什么吗。公司的人都说你脾气是最好的,那是他们不了解你,说的好听点就执着,说的直白点就是钻死胡同。”

“我不管,从你来公司那天起,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越想忽视你,就越是记得你。你还记得我画你的画像吗,每天晚上醒着梦着都是你的样子,我只能凭记忆把你画下来,睡前看一看醒来看一看。就算是飞蛾扑火,我也愿意。”

“我不愿意。”

周曼的头发乱蓬蓬的,眼泪粘连着发丝,直勾勾的看着他:“柳寒烟有什么好的,她对你不理不睬,还打你骂你虐待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现实一点,回头看看你身边喜欢你的人呢,我可以为你去死,柳寒烟可以吗?”

“周曼,不管怎样,我都会把你当朋友,但是你要是敢对柳寒烟有一点非分之想,哪怕是心里不平衡,我都绝对饶不了你!”

苏北同样看着她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对柳寒烟有感觉,但柳寒烟就是自己的生命,哪怕是周曼也不许践踏到她一草一木。

苏北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点了根烟,坐在床头:“我们都还年轻,可能是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关系,一旦揉入到一段感情之中,就很难自拔。我们都先心平气和的等一段时间,也许到那时你就不这么钻牛角尖了。”

“你爱柳寒烟吗?”

“现在说这些还……”

“你爱她吗?”周曼清清楚楚的问。

“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你应该早就猜到了,我这个董事长保镖,绝对不是奔着找工作来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你不会离开她?”

苏北点了点头,“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不管穷富、美丑,甚至善恶。”

“我明白了。”

周曼的脑子现在很乱,虽然董事长平时对人很苛刻,也经常骂自己,但在心底里,周曼更多的是把柳寒烟当做妹妹似的来看待和关怀,难道董事长真的喜欢苏北?

此时已经是黎明,苏北穿好了衣服,洗了把脸,看着茶几上反反复复不知道热了多少次的饭菜,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

还没吃完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单身公寓里的沉默气氛。

“喂,陈小姐!”

“苏北,我爸……我爸他不行了,你快过来,他要最后见你一面。”陈雪菲带着哭腔说道。

苏北连忙拿上外套和车钥匙,瞥眼卧室里蓬头垢面的周曼,走到她面前,把水杯递给她:“陈副总有生命危险,我去看看,别想那么多了,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人。”

“真的吗?”周曼缓缓抬起头,失落的眼神中顿时放出了光芒,她等这句话等了好久,哪怕不能在一起,但只要知道自己在他心中有一定的位置,就算死了也甘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