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焦急的等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也很诧异陈友良临死前找自己干什么,当来到圣乔亚私人医院的时候,平日里僻静的医院已经成了豪车的停车场,奔驰或者卡宴在这其中也只能是泯然于众车。

有人是商业伙伴,迫切知道陈氏财团的去留;有的是亲友,关心的是遗产;有的是朋友兄弟,出于无奈徘徊在医院的甬路上。

苏北把车停在后门,看到了出来迎接他的陈雪菲。

“老爷子怎么样了?”

“刚才还能睁眼,现在甚至有些不清晰。我……”陈雪菲坚定的说,“我父亲的一个朋友,从国外带来几针吗啡,刚才已经趁着护士不注意,给他打进去了,相信还能挺一个小时。”

陈雪菲的决定是非常痛心疾首的,给父亲打毒品,这不仅是犯罪也算得上是谋杀,不过陈友良已经是命悬一线,陈雪菲这个做女儿的看得出来,父亲有些话要说,但是因为神志不清张不开嘴,为了能让父亲走得了无遗憾,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陈雪菲还是没想到,父亲清醒一些后第一句话只说了三个字:“找苏北。”

“别说想说了,我们先去看看。”苏北往医院里走。

“先等几分钟,医生在做最后的体征鉴定。”

苏北有些焦急,点了根烟,抽了两口,便被更加紧张的陈雪菲拿了去,“我妈妈在我还上中学的时候就走了,我爸这些年一直没有再续。我一直劝他,可他总是不听。”

生死关头,陈雪菲现在还不会追寻洪博文父子以及张华的责任,与孰是孰非的问题。从这里可以看到医院的前门,越来越多的人拿着鲜花或营养品站在那里。陈雪菲早就做了安排,除了对父亲特别重要的人外,其他一律谢客免见。

“后事安排了没有?”

陈雪菲低沉地说:“洪博文在安排的,我爸这边的直系亲属不多,我母亲娘家那边是南方人,已经好多年不来往。”

正说着,一辆银灰色玛莎拉蒂停在后门,一袭素淡着装的柳寒烟摘下墨镜,走下车,抬头就看到苏北和陈雪菲互相安慰的样子,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酸。

“董事长你怎么来了?”苏北上前一步问。

柳寒烟诧异的看了眼苏北,心道这句话我问你才对,我怎么觉得你和陈雪菲的关系越来越诡异了,所以她故意没搭理苏北,而是直接朝着陈雪菲走去。

柳寒烟有钱,但是用陈雪菲的原话来说,扫一扫陈家的地缝子,就够柳寒烟花几辈子的。在柳氏集团,虽然柳寒烟是父亲的上司,不过她从不买这笔帐,反而对柳寒烟有些敌意。

“陈小姐,陈叔叔怎么样了?”

“还好,不过现在谢绝见客,多谢柳董事长的关心了。”陈雪菲放下两人个人恩怨,她毕竟是以个人名义来看望父亲的,这个人情陈雪菲还是要领的。

柳寒烟有些尴尬,看了眼苏北:“昨晚你给陈副总陪床?”

“不,是啊。是我陪床。”

苏北汗颜说道,他是想留下来帮忙,可后来洪威一家子来了,他不想和洪威说话,而陈雪菲又很忙,所以就离开了。可要是让柳寒烟知道自己不在医院,反而在周曼家里睡了一夜,指不定还会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陈雪菲当然知道这是谎话,但没有戳穿苏北,心里隐隐有些疑惑。首先,苏北虽然是你柳氏集团的员工,但是下班期间,柳寒烟为什么知道苏北的动向。其次,苏北为什么跟她说谎,那苏北昨晚上去了哪里?

“你们先聊,我进去看看我父亲,苏北,记得在这儿等我一下。”

抛下这句话,陈雪菲急匆匆的去看望父亲现在是否恢复一些神智。

柳寒烟阴阳怪气的看着苏北,“我以为因为融资的事情,是我利用了陈雪菲,后来发下你是你利用了陈雪菲,而我现在才明白陈雪菲在利用你。”

“能别在这儿吵架吗,什么利用不利用的,你绕口令呢。”苏北很难平静下来,他完全在明处,而洪威在暗处。气死陈友良或许只是洪威的第一步,现在姜涛可还在临南分公司情况不明。

“真不知道是你脸皮厚,还是野心大。我这棵小树已经不够你乘凉的了,老陈一死,你马上要找大树乘凉了吧?”柳寒烟气得是,不管怎么说苏北都是我公司的人,你陈雪菲就算是有钱又怎么样,我们是来看望病人的,爱答不理就算了,居然让苏北在这儿等你。

“你!”苏北差点被她骂恼了,指着她鼻尖,随即放下手,“随便你怎么吵,但是别在这里,人家家里出事了你眼睛吃屎了吗?”

两人还在低声吵架时,圣乔亚的小护士田琦拿着两个吊瓶正好走过来,一眼认出柳寒烟就是上次苏北送来的那个女的。

“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不知道吗,一点素质都不讲。”

柳寒烟白了她一眼,把头扭向医院后院的草地上。

苏北无奈的说:“怎么又遇见你了,好了好了,我现在很忙,没时间跟你聊天。”

田琦嘿嘿一笑,捅了捅苏北的胳膊说:“昨天是陈小姐,今天又换成你们大老总了。我说你这司机兼职保镖干的也太好了,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能耐,都有能力出去租房子住了。”

“你要是好好当好你的护士,别搞这么多兼职,兴许在你的职业上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对了,你们护士都这么八卦吗?”苏北很无奈,这家伙话真多,少说一句都怕让人家当哑巴卖了似的。

“我八卦?小伙子,是你太阴暗了。你们接着谈恋爱,不对是谈话,我忙去啦,中午需要吃饭的话去我家餐厅哦。”

田琦走后,柳寒烟才转过头来,平复了一下情绪说:“苏北,昨天老陈生日上那个张华你还记得吗?”

“嗯,你问他干什么?”

“明摆着的事情,洪威是故意拿这件事让老陈丢人现眼,甚至当场被气懵了。我觉得洪威父子背后肯定搞鬼了,所以让人把那个张华暂时软禁起来,等办完老陈的后事,交给陈雪菲处理,她是送警方也好,还是自己解决也罢,我可不想欠她人情。”

“嘘!说曹操曹操到。”苏北朝着甬路的方向努努嘴。

柳寒烟扭头看去,果然是洪威还有一个保镖朝这边走过来。

“呵呵,柳董事长也来了。”洪威笑里藏刀的说道。

柳寒烟淡哼了一声说:“陈叔叔可不仅是你的亲家,也是柳氏集团的一员,我当然要来。”

洪威笑了笑,注意力随即放在苏北的身上,“苏先生气色似乎不太好。”

“有吗?”苏北擦了把脸,随即笑道:“哪里像洪总那样,人逢喜事精神爽。”

洪威冷笑了一声,似乎早知道苏北会是这个态度,不过无所谓,外面关于自己的传闻很多,他已经无暇顾及。陈友良今天应该就是大限,他死后,陈家的财产可就是他儿子洪博文的了,到那时再完全把柳氏集团拿在自己手里,岂不是很简单。

而柳寒烟担心的何尝不是这一点,她千算万算,没算到陈友良不仅得了不治之症,而且被洪威这一气,居然就成了命悬一线的人。

如果洪威真的分到了陈家的家产,加上洪威在柳氏集团的固有股份以及威望,肯定会迅速的将自己挤出柳氏集团,从此柳氏集团也该姓洪了。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为了防备这一天的到来,她加紧开发了雪芙蓉系列产品。

现在柳寒烟全部的希望都在这款产品上面,希望能打赢一次翻身仗,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好几天没有看到姜涛了,甚至连电话都没给自己打一个。

三人心怀鬼胎的聊着些不疼不痒的话,正在这时,一楼抢救室的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主治医生摘下口罩左顾右盼,走廊道里都是家属。

“医生,我爸爸情况怎样?”

“陈小姐,陈先生恐怕已经不行了,他想见最后一个人,苏北到了吗?”

陈雪菲连忙说:“到了,我马上给你叫。”

陈雪菲甚至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一路小跑来到后门,一眼就看到正在和公公说话的苏北,皱了皱眉头:“苏北,我爸找你,快点。”

苏北跟着陈雪菲来到抢救室,医生还多此一举的准备了一件防护服给他,苏北简单的套上,环视了一眼周围诧异的人群,迈步进了抢救室,并且将门反锁上。

陈友良临终前的意外之举,不仅是洪威和柳寒烟,连陈雪菲这个做女儿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家属和亲友都在嘁嘁喳喳的议论,陈雪菲虚脱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柳寒烟看到陈雪菲虚弱的样子,不免有些同情,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振作一些。

“苏北?找苏北干什么,医生,你是不是听错了?”

洪威突然有些慌神,在他的预计中,陈友良不会再清醒过来,可即便是他真的还有口气,为什么要找苏北,既不是他儿子洪博文,也不是陈友良的女儿陈雪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