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假遗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陈友良为什么立遗嘱会跟你有关系?”在骂走唐浩后,柳寒烟笑里藏刀的看着苏北,总觉得这件事特别牵肠挂肚。

“能告诉你的时候就会告诉你了,老陈弥留之际说的这些话,我答应他不告诉别人。”苏北很别扭的坐在沙发上,柳寒烟的手段他还是了解的,随时都有可能给他造成人身攻击。

“卖什么关子,等你痛楚篓子,我看谁给你收拾。”柳寒烟再次强调这件事的立场,关于陈家的问题,她的态度很明确,洪威固然是个威胁,但在这个时候苏北突然和洪威结下梁子,对公司的大局非常不利。

苏北叹了口气,说:“总之这件事对公司和你都非常有利,而且也谈不上是得罪洪威,萧律师宣布这件事的时候,大家都在场。反而他现在有求于我才对。”

“你想得美,不说算了,还有个问题,昨天晚上你睡在哪里?”

“医院啊。”苏北心虚的说。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早上去医院的时候,摸苏北的机器盖子还是热的,怎么可能是从医院而来,而当自己问他的时候,陈雪菲还替他打掩护,明显是文不对题说谎了。

柳寒烟揪着苏北的两根头发,突然拔了下来,露出一个很假的温柔笑容,像个妖精似的,“苏北,虽然我不承认,你也没戏。但是我姐姐既然把我嫁给你了,每天晚上向我汇报你的动向,也是你最起码的丈夫准则吧。”

“哦,是吗?我怎么不觉得,你要是真当咱们是夫妻,那我们睡一张床才对。哎,你不稀罕我,稀罕的人多了,别站着茅坑不……”

“不什么?”柳寒烟听到苏北说走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站着茅坑不拉屎,你不嫌腰疼,我还嫌腿酸呢。”

“放屁!”

柳寒烟脸通红,举起手里的水杯朝着苏北砸了下去。苏北两眼一闭,挨着一下子算了,反正在家里的时候比这还厉害的多了去。

闭着眼睛等了很久,再睁开时,哗啦,一股水泼在他脸上。“小子,你现在翅膀硬了,我这里太寒酸,你那么喜欢陈雪菲,给她当保镖多好。哦,对了,我忘记了,陈雪菲人家是有老公的人,即便离婚了也是个寡妇。”

“无可救药。”

“说谁呢?”柳寒烟拧着他的耳朵说。

“说的就是你,不仅无可救药还无理取闹。你耳朵是聋的吗,我和陈雪菲的交集就在遗嘱上面。”

柳寒烟劈头盖脸的责备说:“人家的遗嘱有你屁事。”

“怎么没有……”苏北说到这儿,连忙打住,险些中了柳寒烟的诡计。

三天后,在陈友良的遗体告别仪式上,苏北和柳寒烟都去参加了。六十岁的陈友良躺在花丛中,经过殡仪馆化妆师的化妆,跟活的差不多。

苏北鞠了个恭,把鲜花送上,不禁有些感概,老陈到生命的最后,还是将了洪威一军,如果这个人是柳寒烟的敌人,恐怕会更难对付。

而苏北也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知道苏北是最后一个见陈友良的,他们到底达成了怎样的交易,甚至老陈告诉苏北什么事,都在大家的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尤其是对洪威来说,他本身就提防着苏北,却终究没想到陈友良会把遗嘱的事情托付给苏北。老东西临死前到底和苏北说了什么呢,他这几天寝食难安,或许什么都没说,或许只是说了些没用的话,但无论说什么,苏北都不会告诉自己。甚至苏北告诉自己什么,洪威都觉得苏北在欺骗自己。

随后,殡仪馆员工送陈友良的遗体去火化,不一会儿的功夫,陈雪菲抱着一个骨灰盒出来,旁边还寸步不离的跟着洪博文。

陈雪菲走到苏北面前抬头看了看,示意他一会儿留下她有话说。

“苏先生。”

“萧律师。”

萧国东和苏北一起走出灵堂,“苏先生,你不用担心和记挂,陈友良在死前已经把所有的法务程序还有该做的准备都做到,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

另一边去送殡,还是西式葬礼,非常间接,牧师宣读了陈友良的一些生平事迹,当然是挑选感人至深的事情来说道,大家鞠躬,骨灰盒下葬,众人开车纷纷散去,而洪威等人和陈友良的亲属直接回到陈家的别墅。

陈友良的家苏北还是第一次来,早知道他是搞房地产的,甚至柳寒烟的海棠别墅富人区都有老陈的股份,不过陈家的辉煌还是闪到了苏北的一双眼睛。在江海市西郊靠近烟雨湖畔有一座庄园,古朴婉约的江南水乡式样别墅好几栋,隐蔽在或竹林或其他乔木林中,就连车库都是独栋的类型。

这里不仅是背靠湖泊,环境优美,生活起居方面堪称现代化,进门都是需要指纹鉴别的,把车刚开到车库前,车库门自动感应打开,让主人泊车。

“苏先生,请。”

苏北点点头,剩下这七八个人,几乎都是与陈雪菲息息相关的,有两个姑父,还有洪威,以及洪博文,还有个侄子和干儿子。

“苏先生,友良死前跟你到底说了什么?”陈雪菲的一个姑父问道。

洪威瞥了苏北一眼,他紧张的直喝茶,生怕让苏北看到他心虚。很奇怪的是,陈雪菲的这些亲人那天大寿也在场,谁都明白是洪威父子活活气死陈友良,不过现在不仅没有追究,反而相处的很融洽,因为他们的目标一样就是遗嘱问题。

苏北淡淡的说:“我是董事长的保镖,和我们董事长的姐姐是战友。而陈副总一直关心着我们董事长,但是听说最近有些卑鄙无耻龌龊不入流的小砸碎,想对我们董事长不利,所以陈副总只是给我一些相应的线索。”

苏北这话一出,洪威连忙看向窗外,很明显,能和柳氏集团董事长有矛盾的人,只有他洪威。他当然知道苏北这是在撒谎,可是苏北无论说什么洪威都会断定他在撒谎,这才是洪威的心病。

这时,萧国东也走进客厅,佣人端上一杯茶来,他摆摆手,环视了一周,目光落在苏北身上,点了点头,对众人说:

“关于遗嘱方面,有问题可以问我。苏先生是老爷子的客人,只是让他做一个遗嘱鉴定人。现在我简单的陈述一下老爷子临终前的意思,希望大家能够遵守。”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关键的时刻终于到了。

“陈家的盛世地产集团,目前由姑爷洪博文代为管理,不过在正式公开遗嘱之前,盛世集团的资金是不能流动的,我想这方面洪博文要是没经验的话,可以自寻你的父亲洪威,他毕竟是老江湖。”

洪博文喜形于色,又不好表现出来,装出一副失去岳父的痛苦神情。

洪威则终于喘出一口长气,多少天了,甚至这么多年自己等的就是这个结果,还好没有让自己失望。陈友谅死后儿子洪博文曾经是盛世地产的副总经理,由他管理公司再好不过,却又合情合理。

“在柳氏集团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暂时交给陈雪菲小姐负责,那边的融资法务还没有走完相关流程,这一点柳寒烟董事长会和你一起做完这件事。”

洪威淡哼了一声,闹了半天,苏北和柳寒烟就是为了这百分之二十的融资。柳氏集团虽然是洪威的心头肉,但是和陈家的地产集团比起来,真的是不值一提,老陈卖一套别墅,相当于柳氏集团一个季度的营业额。

萧国东一件件的将现在乱成一团的陈家事务整理好,这也都在众人的预料之中。当萧国东离开的时候,果然,陈雪菲的那些亲人开始接近洪威,因为他们知道,虽然他们是陈家的人,但在集团和家产方面,还是洪博文这个姑爷份量最大,而洪博文又是洪威的儿子,他的一举一动都来自于洪威的发号施令。

苏北把萧国东送出别墅,在他上车前,转头看了苏北一眼。

“苏先生,我虽然不知道老陈临死前对你嘱托了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过问,但我现在只能替你争取这些时间,你抓紧时间,争取在两周之内将真正的遗嘱公布出来。”

苏北点了点头:“谢了,我想应该用不了两周,我马上会行动起来。”

在洪威洋洋得意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知道,萧国东宣布的口头遗嘱完全是假的,真正的遗嘱谁也没有看过。萧国东这么做,只是想稳住洪威。

“苏先生请放心,我让洪博文暂时接管地产集团不过是权宜之计,我是专业的,根据遗嘱法的相关规定,我也有权这样做。刚才的那份临时遗嘱,我反复用了代理两个字。洪家父子只是代管集团,却不能动一毛钱,当然他们真的动了那就是犯法,我自然会出面的。”

“萧律师考虑的非常周到。”

苏北再次佩服起老陈来,不仅找了萧国东这样一位不惧怕洪威,却很懂得变通的男人来庇护遗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