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丧家之犬/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国东提出的临时遗嘱是非常有必要的,陈友良死后,总不能让这么大的集团群龙无首陷入混乱状态,陈雪菲目前还是个外行对集团事务还没有上手,为今之计,只好让洪家父子代管陈家,却在背后酝酿时机,等待真正遗嘱的诞生。

这是一个互相制约的过程,洪家父子忙到最后,恐怕只会捞到一星半点油水,到遗嘱真相大白的那天,洪威一定会气疯掉。

而苏北知道陈友良临终前的嘱托,萧国东协调遗嘱操作问题,安琪儿的父亲江东一把手安正阳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则装着谁也无权单方面查看的遗嘱。

送走了萧国东,陈家亲友陆续的离开,当别墅里只剩下洪威洪博文,还有陈雪菲和她儿子的时候,陈雪菲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柳寒烟打来的。

“好的,把他送过来,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陈雪菲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抱着儿子,和对面的父子面面相觑。

苏北由外面进来,从陈雪菲家庄园里摘了些新鲜的瓜果,到底是有钱人,吃饭吃菜都怕有化肥和农药,连黄瓜都要自己种。

“呵呵,苏先生饿了吧,博文,让保姆准备晚饭。”

苏北没搭理他,逗了那个小孩子两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半小时后,一辆SUV通过山庄的门禁,两个保安将一个男人推进别墅后,看了苏北一眼,都很好奇,因为苏北是柳氏集团董事长的保镖,怎么会在这里。

苏北一手扔给他们俩一根黄瓜,“回去上班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是的苏先生……洪总。”

洪威淡淡的点点头,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陈雪菲想要站起来,被苏北按在沙发上,示意她冷静,这种人不值得你动手,更何况现在不能被洪威父子看笑话。

原来,柳氏集团保安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雪菲儿子的亲生父亲,也是给洪威父子戴绿色帽子的人,更是陈雪菲的初恋情人。

陈雪菲怒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卖自己,当初给他足够的钱让他出国生活,居然偏偏选择在父亲大寿这一天回来。

“张华,你看看,那个是你儿子吗,呵呵。”洪威虽然在利用张华,但是孙子不是亲生的这个现实依然无法接受,心里很不爽。

张华噤若寒蝉的站在地上,寸步不敢动弹,既不敢看洪威,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儿子和初恋。

“洪威,这里没有别人,你就不用装腔作势了吧。难道我会不知道,张华是你找出来的!”就算陈友良没死,陈雪菲对他们父子向来也是这个态度。

洪威淡哼了一声,他儿子今年二十八岁,还有生育的时机,既然大家闹个鸡飞蛋打,我会怕你,这个世界只要有钱既不缺鸡也不缺蛋。

洪博文从酒柜里拿出红酒,象征性的递给苏北一瓶,拎着另一瓶走到张华面前。

“砰!”

“哗啦啦……”

红酒在张华的脑袋上炸裂,分不清是血,还是红酒,顺着头顶流了下来,张华当时就跪在了地上呜呜的痛苦的叫唤着。

陈雪菲用报纸挡住儿子的视线,现在她谁也不信,孩子的亲生父亲又怎样,如果不是你出卖,我爸爸也不会被活活气死。

张华一边嗷嗷叫,一边解释说:“雪菲,我也有我的苦衷,我在国外结婚了,被外国女人骗了钱。于是……”

“于是什么?”

苏北站起来,拦住要殴打他的洪博文。

洪博文怒气冲冲的看着苏北,无论是出于面子还是真实感受,他虽然利用张华,但绝对是最想杀掉张华的人,不仅是杀人灭口,更是对自己头上这么多年的绿帽子的一个交代。

张华看到苏北,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哭哭啼啼的说道:“我实在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于是就回国,想……想再要点钱,可是没有见到雪菲。于是我去盛世集团,却遇到了洪博文,他,他他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在老爷子过大寿这天,将事情真相大白……”

这个阴谋令人发指。但是听了当事人亲口说出来后,在场没有一个人是惊讶的,即便他不承认已经是铁一般的现实。

洪威本人也没有否认,毕竟现在无论以什么姿态面对陈雪菲,他都是恶人。不过无所谓,遗嘱已经确定,儿子已经接管了盛世地产集团,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自己的预期发展。

“想要我的钱?哼,睡了我老婆,给我戴帽子,你以为你活的了吗?”洪博文怒道。

洪威缓缓的站起身来,已经没有任何留在陈家的价值,儿子在他们家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而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既然如此,你们还是离婚吧,博文我们走,陈小姐我希望你也慢慢的准备好离婚资料,这个门口我们父子这辈子不会再踏进来半步。”

苏北淡笑看着洪威的背影,要说戴帽子,是你自己给你儿子戴的吧,为了争夺别人的遗产,洪威也算是不择手段了。不仅毁了他儿子的一辈子,还留下来一个巨大的笑柄。

更可笑的是,萧国东今天所叙述的临时遗嘱完全是假的,等到真遗嘱面世的那天,我看你还怎么笑得出来。

苏北对陈雪菲说:“陈副总临终前,让我特别嘱咐你,一定要离婚。”

“嗯我知道。”

地上被殴打的张华终于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他的初恋,还有亲生儿子走来。

陈雪菲皱了皱眉头:“我不想再看到你,否则不用洪威动手,我也会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知道我从来不开玩笑不说大话的。”

“雪菲,我,我能抱抱儿子吗?”

“滚!”

“我现在没钱……你让我去哪儿,我刚才听说你马上和洪博文离婚了,现在你爸爸又走了,正好没人能阻挡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

砰!

苏北下脚比洪博文要将就,一个侧踢出去后,张华贯穿客厅,飞出门外,跌落在甬道上,而别墅附近的陈家保镖早就一跃上前,将张华扔上一辆车。

苏北走到门口,淡淡的说:“给他点生活费,让这个人永远不会回到国内。呵呵,我这可是在做善事,刚才你也听到了,你今天单独走出陈家的大门,洪威的人就会做掉你。”

“噗……谢谢苏先生……”张华一口气终于喘上来,落魄的像一条流浪狗一样被人送出了陈家。

苏北回到别墅,陈雪菲不到五岁的儿子已经睡着了,苏北招手示意二楼的保姆带他上楼。

坐在陈雪菲旁边,苏北自己到了杯红酒,轻轻的在杯子里摇晃了两下。忽然陈雪菲的头躺在他的腿上,揉着太阳穴,微微闭上眼睛。

“苏北,我真的好累啊。”

“后事已经料理完了,公司也有人管,你还愁什么?”

陈雪菲皱了皱眉头说:“我不是个爱钱的人,你应该看得出来。但是我父亲打拼一辈子的基业,要是因为我的一桩失败的婚姻,落到洪威父子手里,我不甘心,我宁愿把钱撒在大街上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苏北低声说:“早晚会有峰回路转的那天,你放心,陈副总那样精明的人,早已经把你后半辈子安排妥当了。”

“真的吗?”陈雪菲期待的看着他的眼睛。

苏北点了点头,环视了别墅一周,没有发现监控设备。

陈雪菲知道他的意思,连忙说:“你放心,我家的保镖和佣人都是经过我父亲精挑细选的,不会出错。”

苏北不想让她这几天寝食难安,但是对于保镖和保姆,他还是不放心的,要知道洪威在柳寒烟家里安排了一个钟婶,为什么不会处心积虑的在陈家也安排一个。

陈雪菲很想知道他想说什么,明白苏北的顾虑,突然抱住他的肩膀,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近距离接触后:“说吧,不会有人听见。”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有她身上高档香水的味道,低声说:“现在不论我说什么,你都要保持震惊,不仅是今天,不要表现出异常来好吗?”

“好,我听你的。”陈雪菲也是女人,当她枕在苏北宽厚的肩膀上时,真的有些累有些感动,好想就这样抱着他。

“我说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哪怕是你突然冒出来一个亲弟弟。”

“嗯,哪怕是冒出来一个……”陈雪菲重复到这里,语气一顿,咬住苏北的肩膀,呜呜说道:“你什么意思?”

几天来,苏北第一次和她单独接触,这才将陈友良弥留之际的五件大事全部告诉她,包括承诺转让给自己百分之二十柳氏集团的股份作为酬劳。

别墅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陈雪菲以为在这个世上只有儿子这个亲人,没想到苏北突然提到一个叫陈泽凯的男人。

“我有一个弟弟……”陈雪菲木讷的重复到,一行清泪从脸上流了下来。

“陈副总的意思是你们陈家家产的百分之八十都给你弟弟,我不知道这对你是不是公平,不过我只能按照陈副总的意思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