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产品出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上午,苏北刚到公司楼下,陈雪菲的一个姑姑便找上门来,要请苏北坐下喝茶谈一谈她兄弟的遗嘱问题,苏北碍于陈雪菲的面子,只是告诉她遗嘱方面都是萧国东律师负责,他只是个公证人罢了。

“苏先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笑纳。”这位姑姑将一张支票塞给他,苏北瞥了一眼,出手蛮阔绰的,五十万。

“这钱我是真不能要,陈副总临终前只是让我照顾好陈小姐,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况且遗嘱已经确定无法更改,对不起我要上班了。”

女人讪讪的收回支票,说:“苏先生是不是嫌少?那个我哥临终前是不是对你有什么嘱托?”

被堵在副驾驶位置的柳寒烟早就不耐烦了,这是柳氏集团的地盘,昨晚上因为陈雪菲还生了一肚子气,现在居然找到公司里。

柳寒烟故意摔上车门,冷冷的说:“陈雪菲是他情人,你懂了吧?”

女人诧异的看着苏北,柳董事长亲口说的,肯定不会有假,可是她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内侄女,在哥哥六十大寿上刚刚闹出亲子鉴定的问题,现在居然又勾连上柳寒烟的司机?

苏北一阵无语,瞪了柳寒烟一眼,轻声说:“煞笔。”

柳寒烟踩着高跟鞋朝大厦里走去,推门进去保安和她鞠躬问候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自己以后肯定是要嫁给苏北的,居然跟外人说自己的丈夫是别人的情人,虽然她对苏北没什么感觉,但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自己的脸吗。

苏北还没有跟柳寒烟提到他要去承榆市的事情,主要原因是姜涛还没有从临南分公司回来,那边具体什么情况还不得而知。

中午去食堂吃东西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墙角周曼孤孤单单的影子,自从那天两人坦白后,周曼既不像以前那样细腻温柔,也不是陷入冷战,关系就这样僵持下来。

下午苏北没有上班,当然他上与不上本身没区别,也更没人管他,反而他不在公司,会有许多人会觉得轻松。去了一趟市医院,自从楚鼎天受伤后,苏北还是第一次来看望他。

“苏先生,你真的答应收我为徒?”楚鼎天的伤势基本痊愈,但脖子和腿上的石膏还没有拆除。

苏北笑道:“你觉得我的年龄适合当你的师傅吗,作为朋友或者兄弟就行,等我处理完自己的私事,会慢慢教你一些古武入门的方法。”

虽然只是口头承诺,但对于楚鼎天来说简直太重要了,这不仅是他的梦想,也是他死去的师傅的梦想。普通武术,无论是格斗还是搏击,跟古武一类比起来,简直不堪一提,他当然听说那天相田荣一将自己重伤后,苏北只用了一秒钟解决相田,这就是差距。

而楚鼎天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修炼古武的人屈指可数,苏北居然肯传授自己,心里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

“苏兄弟,你这是要出门?”

苏北点点头说:“可能要出去几天。”

楚鼎天看他神情有些焦虑,试探的问:“苏兄弟,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开口。”

“多谢了,不过你还是安心养伤,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

苏北和楚鼎天打了个招呼,边回到了柳氏大厦,坐电梯来到董事长办公楼层,发现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曼妙身材的女人,用高领外套和脸上的黑墨镜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可苏北还是认出来这不就是雪芙蓉系列的代言人林婉清吗。

苏北觉得奇怪,不请自入,当他看到林婉清露出来的侧脸时吓了一跳:“林小姐,你这是刚从片场回来还没卸妆吗?”

“苏先生,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说风凉话吗?”经纪人朱姐愤怒的看着苏北,如果不是他的原因,林婉清也不会和柳氏集团签约,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朱姐,事情和苏先生无关,我们今天只是来找柳董事长讨一句话。”

柳寒烟从里间办公室行色匆匆的走出来,瞥了苏北一眼,脑门上沁出了几点汗珠。

林婉清有些愠怒,看着柳寒烟说:“柳董事长,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是我的个例问题,我无话可说,我想我们的合作不仅应该及时终止,剩余的事情,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

苏北对林婉清突然的咄咄逼人,也有些生气,有话说话,跟我老婆摆什么明星的臭架子。

柳寒烟抱有歉意的看着她:“林小姐稍安勿躁,我已经让人在调查这次意外……”

从两人的谈话,和柳寒烟一个又一个的电话中,苏北渐渐获悉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柳氏集团旗下推出的雪芙蓉系列化妆品,现如今在各大商家已经铺货完毕,进入销售环节,因为陈家的事情,资金锻炼,导致后续货源不足,而运营总监姜涛本人也已经在分公司协调。

另一边,广告部总监方立东已经做出几个广告案子,正是准备登陆江海晚间档的大好时机。可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林婉清作为雪芙蓉系列化妆品的第一名使用者,在今天早上皮肤出现严重过敏。

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林婉清的脸起初是痒,随后出现小红疙瘩,她以为是昨晚吃海鲜过敏,结果去医院才知道这是皮肤发炎的症状。

“柳董事长,说实话,如果我不是看在苏先生的面子上,我早就把这件事捅到媒体上了。不过纸是保不住火的,你们这款产品有严重的质量问题……”

林婉清的经纪人朱姐接着说道:“呵呵,如果林小姐的脸被毁容,我想这件事马上会轰动整个江海市。”

柳寒烟急的一头汗,“林小姐,这……你用的真的是我们公司的产品吗?”

虽然林婉清是代言人,但雪芙蓉系列产品毕竟是面向工薪阶层的国货,像她这样的靠脸吃饭的人,就算用化妆品也是美宝莲雅诗兰黛之类的。

“柳董事长,这个问题你们公关经理已经问了我无数次,我的回答还是一样,难道你怀疑我说了慌?”

苏北连忙把柳寒烟拉到一边,他现在也懵了,不过遇到事情必须马上处理,在这吵下去总不是办法。

“寒烟,产品已经开始上架销售了吗?”

柳寒烟木讷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柳寒烟很害怕,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苏北皱着眉头说:“要是林婉清没说谎的话,可能……整个雪芙蓉产品全部都有问题……”

“啊!不可能!”柳寒烟失声吼道,雪芙蓉系列产品是她花费三年时间,为了扭转集团入不敷出现状的大手笔,也寄托了她对成功的渴望,甚至连这个名字都饱含着她对姐姐柳寒雪的思念之情。

“镇静点,你听我说……”

“姜涛呢!?姜涛怎么还不打电话回来?不行,我要找姜涛。”

柳寒烟突然有股无力的感觉,整个产品都是姜涛在运作,可是现在这个关头,姜涛居然消失了五六天。

苏北当然知道姜涛在临南分公司,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上周临南分公司被临时抽查,所有员工和技术设备被监控起来,这都是早有预谋的,所以断定整个系列产品都有问题。

苏北端着她的肩膀说:“你听我说,这件事肯定有人使诈,现在你立刻打电话给市场部,让赵德海两天之内,把所有超市、商场的化妆品全部下架,然后收回总公司仓库保管起来。而两天中已经销售给老百姓的产品,立刻高价回收,我想应该没卖出去多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不不……”

苏北坚定的说:“寒烟你听我这次,我们完全被人蒙在鼓里了,在坚持下去只会一败涂地闯出大祸。先退一步,把产品回收,然后马上让技术人员做鉴定。”

“姜涛,姜涛是不是出卖我?”

“你冷静点,姜涛上周已经去了分公司,那边已经有产品出问题的前兆,回头我联系她,赶紧按照我说的做。你耽误一秒钟,就有一个消费者买了商品,就多了一份危险。”

柳寒烟从没有经历过这样毁灭性的打击,不仅是毁了她三年的心血,以及在公司的地位,更让父亲营造几十年的柳氏集团口碑名誉扫地。

沉默了紧紧一分钟,苏北握着她的手,让她感受到一点温度,连忙通知秘书办公室,全体员工放下手头工作,协助市场部门迅速下架全城的雪芙蓉产品。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惊动媒体、消费者、以及质量监督部门,柳寒烟亲自主持大局,这头一批上架销售的货物是苏北从乔二东手里抢回来的,价值两千万的化妆品堆积在各大商场。全江海柳氏集团总公司和分公司市场人员都在急匆匆的奔走着。

到了傍晚,百分之九十的问题产品被回收堆放在仓库。

走出仓库后,柳寒烟长舒了口气,对赵德海说:“今天晚上你们市场部的都别睡了,去电视台报社和网上论坛发布消息,让已经购买产品的消费者,无论是否开封使用,按照原价的两倍收回。”

“这个……”赵德海也是一头雾水,他被洪威排挤出阵营,又不能入柳寒烟的法眼,守着清心寡欲的市场部,真的成了寡人了,公司里什么内情都不知道。

“什么这个那个,照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