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大祸临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甩下一句话,开车回总公司,与此同时,苏北正在稳定住林婉清和经纪人的情绪,她们是产品的第一个消费者,可能也是第一个发病的人。她在心中暗暗祷告,希望这次只是个误会,或者只有林婉清对产品过敏,普通人则没事,即便这样会损失她一大笔钱和信誉,总比出大事要强。

另一边,公关经理已经将医院皮肤专家,关于林婉清的皮肤酸碱度以表格的形势打印出来,专业鉴定报告显示,林婉清的皮肤酸碱度和普通人一样,也就是说她确实是因为使用了雪芙蓉产品后才出现的皮肤病变。

虽然已经到了夜晚,柳氏大厦依然在灯火辉煌的加班。

“周曼,样品拿来了没有?”走出电梯,柳寒烟侧目问道。

“一共抽查了一百份,是我亲自从货舱的不同批量里取出来的,都放在综合办的小会议室里。”

周曼踩了一天的高跟鞋,脚都快肿了,柳寒烟这个工作狂人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只能强忍着饥饿和脚痛,跟董事长东奔西跑。

进了办公室,柳寒烟没看到苏北和林婉清,“人呢?”

“苏北知道您工作忙,就……就先吃饭去了,呃,是陪林小姐吃饭。”周曼深知柳寒烟的火爆脾气,谨小慎微的说道。

柳寒烟面色有些冷峻,倒是没有生气苏北先去吃饭,毕竟柳氏集团的产品出了事,给林婉清造成可能无法挽回的后果,这些索赔问题以后可以再说,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林婉清,彻底调查这批货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出的问题。

“董事长,茶。”周曼端着一杯适合柳寒烟口感和温度的茶水递过来。

“周秘书,刚才你叫苏北什么?”柳寒烟眯着眼睛疲惫不堪的倚在座位上。

“苏北……苏先生。”周曼紧张的回答。

“至于你们私底下做些什么,互相怎么称呼,我管不着,但在公司我希望还是多遵守些规矩,彼此留些脸面,毕竟这里不是你们家。”

周曼黯然道:“董事长,你误会了,传闲话的那些人都是听风就是雨……”

“也就是说还是有风喽?”

“真的不是,我……董事长我承认,我喜欢苏北。”

柳寒烟眉头一皱,悄悄攥起了粉拳,她真正生气的是,周曼居然把这种事情跟自己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他……喜欢你吗?”

顿了顿,柳寒烟的语气忽然平和下来,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陈副总去世的当天,我让苏北在医院陪床,可后来陈小姐说他根本不在……难道你们在一起?”

柳寒烟当然是在撒谎试探她,这只是她的猜测,问出这个问题,她又非常的害怕,如果苏北真的和周曼一起过夜了,那自己会怎样?

“嗯。”周曼轻咬了一下嘴唇。

柳寒烟心里忽然特别的失落,忙碌一天都没有展现出来的萎靡不振,在此刻都涌上来,感觉浑身都是乏力的,甚至连柳氏集团和自己所面临的大危机都抛之脑后。

“董事长,那天苏北太累了,我在公司楼下遇到他,因为我在酒席上打包了一些饭菜,所以我们只是吃了顿饭。而且在我做饭的时候,苏北累得晕睡在沙发上,直到陈小姐的电话打来,说陈副总找他,他才醒过来。”

柳寒烟心里一阵鄙夷,她不可否认周曼是个大美女,比自己还要高身材也要好,还懂得照顾人,如果她喜欢苏北的话,不管苏北是不是真心喜欢她,同室操戈岂能有不擦出爱的火化的道理。

“董事长……”

“别说了周曼,你虽然是我秘书,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姐妹看待,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会阻止你和苏北在一起,但是在公司里面,你们还是稍微收敛一些。”

周曼正想跟她解释的时候,门外电梯叮咚一声,很快秘书综合办那边嘁嘁喳喳的议论起来。

“姜总监回来了……”

“天啊,我以为她畏罪潜逃了。”

“不至于吧。”

“什么不至于,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刚才公关部门的秘书来拿资料,悄悄告诉我,现在又有三起消费者投诉,据说用了柳氏集团的化妆品后,脸上都起了小红疙瘩。”

“啊!不是吧,我家里还有一箱呢。本来好好地,就是因为姜涛当上运营总监后,居然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来。”

姜涛无暇关心这些风言风语,她的工作热情已经随着这场事故被点燃,如果说上一次乔二东事件有苏北帮忙解决的话,那么这次可不是武力以及运气就能处理的。

姜涛消失的这些天,公司里很少有人注意,都以为她在跑市场,一直到今天,才有人注意到运营总监已经一周没有上班。

听到姜涛的名字后,柳寒烟忽地坐了起来,眼神放光的看着门口。几天不见,姜涛瘦了一圈儿,在公司生死存亡的时刻,公司内部的部门同事,或者是高挂免战牌,或者是闪躲不及,很庆幸姜涛回来了。

“董事长。”

柳寒烟开门见山的问道:“事情都清楚了吗?”

“清楚,经过今晚和明天的努力,市场上已经出售的雪芙蓉产品预计会回收一半,而另一半被消费者使用,或者市场部门没有联系到已购消费者,或者消费者没有收到通知的,总之将会有价值五十多万的产品是收不回来的。”

姜涛做事的态度滴水不漏,在从临南回到市里的路上,已经根据市场反馈的回收速率,判定出最终的损失。“也就是说,在江海市还会有几百人拿着雪芙蓉的问题产品,这几百人中,有一半可能还没有用,有的已经用了,真正的危机是在两三天之后。”

对于这场灾难,姜涛是先柳寒烟一个星期预感到的,当她到达临南分公司后,便察觉到不对,那时候如果她再绝决一些,果断的将刚刚上架铺货的产品下架,或许就没有现在以及未来的危机。

姜涛将一摞摞文档摆放在办公桌上,“董事长,在一周前,我和苏北打过招呼,临南分公司那边被县市卫生和质量部门临时调查。很可惜,我没有判断出事态的走向,”

“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有什么打算,或者这两天有什么收获?”柳寒烟迫不及待的问道。

“韩立民我们几天彻夜未眠,重新整合了雪芙蓉产品,从研究的初期资料备份中,发现现阶段的产品配方被人恶意修改了。”

“什么!?”柳寒烟又惊又喜,惊讶的是居然有人把整个集团蒙在鼓里改了配方,喜悦的是姜涛发现了这一点。

柳寒烟宁愿接受是被人陷害了,也不想承认她三年来所开发的产品,从本质上就是质量问题产品。

姜涛接着说:“董事长,我这些天之所以没联系您,是因为,我对现阶段柳氏集团内部的组成已经失去信心。我通过我父母的关系,哦,他们是在加利福尼亚搞化学研究的,快递了几份产品样品后,他们今晚给出了结论。”

看着密密麻麻的报表和资料,柳寒烟直接问:“有什么话直说吧。”

“很显然,有人不仅更改了雪芙蓉的技术配方,为了不让技术部门发现端倪,还在此之前将技术顾问贾春辉杀人灭口。如此一来,我们的技术环节想要重新接连上,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而这一个月,足以让大量的雪芙蓉伪劣品进入市场,同时我们会按照假配方,源源不断的制造出大量毫无用途的货源。”

柳寒烟惊出一身冷汗,是福不是祸,幸亏大上周老陈的退股风云,让柳寒烟迫不得已而暂停了流水线,否则又会生产出价值上亿的伪劣产品来,这个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报案没有?先别报案,为今之计,先处理柳氏集团还遗留在社会上的伪劣产品问题,以及怎么应对给代言人林婉清造成的伤害问题。”

“我也是这个意思,况且我们只有单方面的证据,却不知道是谁从中做了手脚。”

两人默契的点了点头,就算是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周秘书,都知道她们所隐晦的人是谁。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董事长和总监真能卖关子,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洪威干的,还用得着隐晦吗?难不成他还成了功臣?”

苏北扫了眼屋里的三个人,说:“能清晰接触到雪芙蓉产品技术资料,能够在避开安保和仓储检查做手脚,能够这么专业毒辣的造假制假的人,除了洪威还有谁有这种通天的本事。”

几人怔怔的看着苏北,他手里拎着两个大大的打包带,好像是从外面带回来的菜。三人惊讶的是,苏北什么耳朵,她们在董事长办公室的低声细语,他都能够听见。

柳寒烟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让他堵住自己的臭嘴,今天秘书办上百号人都在值班,你非要闹到世人皆知吗。本来因为姜涛的调查结果,柳寒烟觉得像自己有了扭转局势暗中调查洪威的机会,让他这么一嚷嚷,成了世人皆知的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