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共进晚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在临南分公司调查的这几天,对于今天总公司所发生的事情,是通过苏北而得知的,不然她还要耽搁两天。反过来,苏北既掌握姜涛的动向,也经历了今天的噩耗,在一定程度上他比柳寒烟还要了解情况。

“苏北,我正想问问你,为什么姜总监上周出差去临南,她告诉了你,你为什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手肘撑着桌子,柳寒烟冰冷的看着他,女人的嗅觉都很敏锐,哪怕是柳寒烟这样的冷血女强人。现在细想来,确实很奇怪,姜涛是自己的属下,苏北也是自己的名义保镖,为什么姜涛为公司办事,不跟自己请示,反而向苏北单方面汇报。

尤其是刚刚苏北进办公室的时候,姜涛眼角流露出的一种欣喜神情,早就被柳寒烟看在眼里,联想到两人之前有过一次孤男寡女的出差之旅,柳寒烟开始怀疑起来。

如果放在以前,柳寒烟肯定认为姜涛心气这么高傲,肯定看不上苏北,可是刚才周曼的楚楚动人还回荡在脑海里,甚至连陈雪菲还有雪芙蓉的代言人林婉清,都和苏北存在着某些自己不得而知的苟且关系。

一旁准备帮苏北拿外卖的周曼也怔了怔,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看到柳寒烟这个大醋坛子翻了,也抱着怀疑的目光看向苏北。

“咳,都没吃呢吧,先吃饭。”苏北把外卖放在桌子上,依次摆开,“我已经暂时安抚下林婉清,她那边这几天会推掉一切和媒体接触的机会,在家调养两天,让我们尽快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和答复来。”

柳寒烟十指交叉,依然冷笑道:“能有什么解决方案,全听你的呗。”

“我觉得,哎呦……周秘书你踩我脚了。”苏北疼的一激灵。

周曼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是想提醒一下苏北,董事长这是气话,你怎么还当真,我们只是员工,你是开车的,我是端茶倒水的,有解决方案也是人家姜涛提出来才对。谁知,苏北真是不解风情,居然把自己的暗示说了出来,她尴尬的只好去关上办公室的门,详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还是先吃东西吧,一会儿都凉了。”

苏北把餐盒全部打开,这顿饭是他请林婉清,自然不太寒酸,顺便让米其林的厨子原样做了两份,当然这已经包括周曼和姜涛的,事实上还是他把姜涛从临南叫回来的。

“你们吃吧,我不饿,你们快点,吃完了谈工作的事。”柳寒烟别扭的扭过头看向窗外,如果单和姜涛吃饭没问题,和苏北单独吃也没问题,可是她们三个女的和苏北一起吃,总觉得怪怪的,而且她心里发堵。

周曼本来就没打算吃,她只和柳寒烟在一张桌上吃过一次东西,那次还有唐浩和苏北。可是当饭菜的香味儿飘到鼻子里时,还是忍不住吞咽了口水。今天上午到现在,只有午饭吃了一个面包而已。

可现在董事长不吃,自己怎么好意思坐下,尴尬的站在一旁。

而一心汇报工作的姜涛,此时才发现气氛不大对劲儿,拿着筷子脸一红又放了下来。

苏北狼吞虎咽了几大口,浑然不知她们的尴尬,一手拿着姜涛从临南带回来的资料再看,一边咂摸着饭菜。

“你在饭店没吃吗?”柳寒烟心里更气愤了,我还饿着肚子,你倒好吃两顿了还这么能吃。

苏北一抬头,这才发现她们都没开动:“在外面吃和在这里吃能一样吗,别提了,光和林婉清还有那个凶巴巴的经纪人聊天,哪顾上吃东西,你们也别愣着,一起吃吧。”

“董事长,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不然哪有力气工作?”周曼率先打开局面,她是站着工作,柳寒烟是坐着,她理所当然要更累一些。

柳寒烟也非常想吃,苦于拉不下脸面,既然秘书这样说了,刚好借坡下驴,板着脸说:“那好吧,先都放下工作吃点东西,姜涛也吃点吧,在临南这么久辛苦你了。”

一个董事长一个秘书一个总监,在这栋大厦内都称得上是无数男士钦慕的对象,可是几分钟之后,整整一桌的饭菜被风卷残云一扫而光。连苏北都吓了一跳,他每天和柳寒烟一起吃饭,却从没发现她这么能吃。而另外两位,简直也是忘记了吃相,和她们平时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和修养完全不符,苏北心道女人就是能装。

殊不知三个女人也在互相较劲,姜涛和苏北是互相心仪的,却不能在一起 ,她知道苏北有老婆;而周曼则暗恋苏北,却知道苏北真正喜欢的人是柳寒烟。如果有一天周曼和姜涛坐在一起,像周曼和柳寒烟刚才的谈话一样,根据这些有用信息,恐怕她们马上就能判断出来她们的董事长柳寒烟就是苏北所说的老婆。

吃饱喝足后,柳寒烟和姜涛连个工作狂马上进入状态,集中精神研究起材料来。而苏北和周曼毕竟不是专业的,只能坐在外间,偶尔朝里面张望两眼,周曼悄悄替她们续上茶或咖啡,出来再帮苏北续杯。

两个小时候,时间已经来到半夜,柳寒烟伸了个懒腰,咳嗽两声,有意无意的提醒苏北进来。

“刚才赵德海给我发消息说,外界有消息灵通的小贩商人,得知柳氏集团要回购已售出的雪芙蓉化妆品,在市场部门的员工走市场之前,他们居然抢先我们一步先动手。不过,这也算是好事,这些小贩商人比我们了解情况,通过各种手段回购的产品超出我们的预期。姜涛,赵德海刚才说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

“是一个叫龙哥的人,他手里已经有价值三十多万的货。我们的雪芙蓉劣质产品在江海市场上,大概只流失了五十多万元,如果能把这个人手里的货回购回来,相信我们都可以松一口气了。”

一看柳寒烟灼热的目光,苏北就知道她这个小狐狸似乎没安好心。

“苏北,我和姜总监这边还要商量雪芙蓉的后续问题,回头还要盯着赵德海把另外十几万的货回购,这个什么龙哥一听就是社会人,我批给你一笔钱,你去把产品买回来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不过……”

“好了,就算你答应了,没有什么过不过的,明天早上就去办。”

姜涛怕苏北有异议,欠身站起来,轻咳一声说:“苏先生,本来回购产品的事情应该是我来负责,而且我接受运营部以来第一个大项目就出了这样的事,我本身也难辞其咎,所以希望你多多飞信。”

“我尽力而为,回购产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市场上的雪芙蓉,不论我们花多大代价,总会有漏网之鱼,而这些漏网之鱼很快就会行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势态,而且另一边还有林婉清这个公众人物,一个人被毁容是偶然,如果三个五个还可以通过危机公关来解决,要是超过十例甚至几十例,加上有人在背后沉积性风作浪,扇阴风点鬼火,这件事还是会变成灾难。”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我当然知道,为今之计只能把对消费者的伤害降到最低。如果是卫生和安全机关调查起柳氏集团来,我们再考虑是否向警方提供线索,把有人暗中作梗,梗概配方,对库存产品投毒的事情如实的反应,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什么转机吧。这些事,至少也是几天后……”

“几天后,我就要离开江海了。”

正当柳寒烟说的滔滔不绝的时候,苏北一句话,让这个办公室都陷入了沉默。三人都知道苏北是当兵的,给柳寒烟做保镖只是暂时,但他要离开至少也不是现在。更何况她们中的每个人在心底又和他有着不可名状的情愫,突然听到一个人要离开这座城市,心里空唠唠的。

柳寒烟颇为吃惊的看着他,他不是说做自己的丈夫吗,难道忍受不了自己的苛刻手段,想要回部队,回去后他会怎么向姐姐交代,姐姐会不会质疑让他再回到自己身边?

“苏北,现在不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如果……”柳寒烟心里忽然好乱,“如果你觉得我平时对你太严厉,我可以改,当然要是你认为你的福利待遇不够好,我马上给你涨工资……”

柳寒烟真的慌了,这段时间里,苏北对柳氏集团的帮助大家有目共睹,公司现在危难时期也离不开他。更何况,两个月的同居生活,保护自己,为自己开车,为自己做饭甚至铺床,柳寒烟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心动。

苏北愕然的看着她们,知道是误会了,连忙纠正说:“我是说临时出差,总之,我答应朋友一件事,会出去一趟,具体的细节,我不方便跟你们透漏。其实没有昨天的事,我也计划着明后天离开。”

周曼细心的看着苏北的表情,他不是个会说谎的男人,可是既然你跟我说过,你不会离开柳寒烟,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为什么还要离开,她非常不理解。

知道苏北不是真的离开后,柳寒烟长舒了一口气, 马上又怒上心头。她心里当然清楚,苏北所说的朋友肯定是陈雪菲,他居然为了一个小寡妇,抛下自己去替人家做事,能不生气才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