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风雨同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掏手机一看,都已经凌晨两点了,看大家的倦意也正在慢慢袭来,趁着周曼倒茶的机会,暗暗提示柳寒烟先让她回去休息,一个端茶倒水把周曼留在这里太苛刻了。

柳寒烟瞪了他一眼,现在她是草木皆兵,加上公司烦心事众多,哪里会关心员工的健康问题。

“董事长,您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天亮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事等着您做决定,没有良好的精神状态,对明天的每一个决策都是不负责任的。”姜涛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提醒柳寒烟别太疯狂了。

“那好吧,周秘书你先回去,明天可以迟到,让公司度过这个难关,我给你们集体发放福利。”

周曼早就困得不行,哈欠连天的简单收拾一下下楼,姜涛提醒她开车慢点,到家了给回个电话。

因为有姜涛在,苏北倒是省了很多事情,更省的柳寒烟那个大醋坛子随意妄为。

“董事长,你也先回去休息吧,我留下在办公室值班,顺便整理一下资料,即便您也一起熬着,也只是虚耗精神,公司现在离不开你。”姜涛提醒柳寒烟,虽然柳寒烟是董事长,但是她的年龄和阅历都不如姜涛深刻,反而姜涛更像个做大事的人,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海啸于后心思坦然。

“那好,你也注意休息,这是办公室钥匙。”柳寒烟将她的钥匙放在桌上,瞥了眼沙发上都已经睡着了的苏北:“送我回家。”

苏北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跳起来,告诉姜涛办公室里哪有吃的,转身转着车钥匙和柳寒烟进入了电梯。

看柳寒烟的脸色,苏北就知道今天晚上还有一场隐性战争要爆发,已经沉寂了一天一夜,相信不比火山喷发时威力小。

刚到家,苏北忙不跌的倒在沙发上装睡,柳寒烟穿了一天高跟鞋也非常脚痛,脱下鞋子扔在苏北身上,“苏北,我现在没力气在这儿站着,跟我上楼。”

“咦?寒烟你想通了?怎么突然要跟我一起睡了?”

“你爱上不上。”柳寒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那张脸,更觉得厌恶可憎。

“上。”苏北知道今天难逃一劫,索性就顺着她。

到了楼上,柳寒烟重重的倒在她温暖的小床上,“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姜涛会跟你汇报工作,我是她老板,你是老几?”

“我是你老公。”

“放屁,难道姜涛也知道吗,你们俩什么关系,搞什么猫腻。我实话告诉你,对于你和周曼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已经是忍了又忍,毕竟周曼对我这些年都很照顾,容忍不代表退让,你这是要疯吗?”

苏北两眼一闭:“你看看,又来了,好端端的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添堵。我和周曼怎么了?就算有事,你至于说她一个女孩儿见不得人?”

“哼,见不见的了光不是你说了算,我懒得管,其实就算你从外面包多少女人我都不会生气,唯独我身边的人就是不行。”

不等苏北反驳,柳寒烟滔滔不绝的问道:“第二个问题,这两天公司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可能会因此一无所有,甚至去坐牢。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老公,但在这时候,你居然想开溜,真对得起我姐对你的嘱托。”

“无理取闹,我说开溜了吗?都说有事有事……”

“那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事?是陪着你的菲菲姐逛街,还是去三亚度度假?”

柳寒烟各种怒火喷薄而出,苏北知道,不告诉她事情真相,她真的会发狂,可自己答应过老陈,这个秘密在公开之前,不会透漏给外人。

柳寒烟一边骂一边流泪,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说苏北是喂不饱的白眼狼,看上她们柳家的家产才求她姐姐把自己嫁给他。可现在柳家出现危机了,苏北当然要选择向着陈雪菲那边的大树底下去乘凉。

如果这些话是别人说的,苏北早就动手了,不管是男是女,可是出自柳寒烟之口,怎么也怒不起来。

等她骂累了的时候,苏北拖鞋上床,顾不上这个洁癖狂的芥蒂,在她的大脑门子上轻轻摸了一下,然后展开手臂让她躺在自己怀里,慢慢的揉她的太阳穴,试图放松她快点休息一会儿,明天又是一天的硬仗。

柳寒烟已经无所谓了,她这个人洁癖很厉害,苏北连袜子都不脱就上她的床,起初以为他搂搂抱抱是不怀好意,后来发现他是在按摩,心里稍稍的平静了许多,呆呆的看着苏北的下巴,感觉真的好累,同时这个肩膀靠得非常安心,却也很无奈。

苏北把老陈遗嘱的事情,一点点的讲给她听。整个过程,柳寒烟只是个倾听者,没有插嘴一句,但是当她知道陈雪菲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时,是真的震惊了。这是个蝴蝶效应,如果因为苏北找到陈泽凯,并让他回到家接受遗嘱,那么洪威企图吞并陈家家产的计划就破产,洪威没有陈家的支持,本身也是入不敷出和自己的现状差不多。

“而且,遗嘱上持有的柳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为老陈给我的回报,你以为你老公傻吗,没事替什么菲菲姐度假旅游?”

柳寒烟被他的讽刺说的一阵脸红,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苏北,但还是嗤之以鼻,“说到底你还是为了钱。”

“你不能总是让我吃软饭,而且我挣的钱不是给你的吗?”

“给我,你别开什么国际玩笑了。这种哄骗小女孩儿的话,你最好还是和周曼去说,她听你这套,我可不信。”

苏北的手法稍微重了一点,在她脑门上按了一下,笑道:“都说不提周曼的事,你又开始说。你要是不相信,我给你写个保证书,等老陈遗嘱的事情办妥之后,柳氏集团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全部给你,到那时你的腰杆子可就要挺起来了。”

“呵呵,那你写啊。”

苏北就不怕这不服气的,他只怕不讲理时候的柳寒烟,蹦下床,光着脚去书桌上拿了纸笔,还真的煞有其事的趴在床头柜上写了起来。

“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写啊。”柳寒烟把笔抢过来,咬了咬嘴唇,一张脸羞的跟红纸似的,“如果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去冒险当然是对的。你,你要是真把这里当成家,把我当成你老婆,是否把股份给我,还是你自己持有,也是一样的。”

苏北仰天长啸:“有你这句话,这些天就算没白忙活。”

“去你的,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我的法眼,你没看陈雪菲看你时候的神情,还一口一个苏先生的叫着,恶不恶心,言外之意你是她先生,她是你太太喽?”

“我太太只有一个就是你,哈哈,再抱一会儿。”

两人躲在被窝里嘁嘁喳喳的打闹起来,笼罩在柳寒烟头上的阴云正在被苏北祛除,她今晚彻底被苏北的行为所感动,尤其是他光着脚下地写股权保证书的时候,原来他这么做,真的是在为自己赢得股份。

柳寒烟何尝不知道,即便是没有出事故的柳氏集团,已经陷入资金锻炼的循环之中,拆了东墙补西墙,慢慢的这个问题会浮出水面。和陈家比起来,柳氏集团如果是一艘小快艇的话,陈家就是航空母舰。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仅让洪威的计划破产,还消除了他在董事会上的威胁,同时,柳寒烟的自有股份也会从百分之五十一攀升到百分之七十一,如果能在苏北去寻找陈雪菲弟弟的阶段,处理好雪芙蓉产品的大危机,柳氏集团恐怕就会迎来一个辉煌的巅峰。

柳寒烟的心中波澜起伏,抬头发现给自己按太阳穴的男人渐渐合上了眼睛,知道他在休息,悄悄的问:“你会有危险吗?”

苏北露出一个没有睁眼的微笑,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不会,永远都不会。寒烟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和你说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坦然的面对,做一个坚强的女孩儿好吗?”

“谁是女孩儿了,我是女人。”柳寒烟说完意识到话不对味儿,自己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居然摆出小女人的姿态。

“女人?我怎么不知道,难道咱俩晚上梦游的时候已经那个了,哈哈。”

柳寒烟使劲儿的拧着他的胳肢窝,疼得苏北几乎跳起来,这是人身上最疼的地方之一。

“让你胡说八道。”柳寒烟不知为何,此时非常享受于这种安逸的状况,不再去理会明天的风风雨雨,因为她心底知道有一个人会和她风雨同路,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傻瓜,在想什么呢,都走神了?”苏北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如果此情此景让柳氏集团的上千员工看到,恐怕世界观都要崩塌,她们心目中的大魔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顺了。

柳寒烟抬头看着他,“你刚才说有重要的事是什么意思?”

“是关于钟婶的,我知道钟婶在你心中等同于亲人。不过,有些话再不告诉你,恐怕会影响到公司,乃至你的个人安全。”苏北的神情忽然认真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