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感情这回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无力,有种难以克制的压力感,她知道苏北一直对钟婶耿耿于怀,起初柳寒烟以为他是无理取闹秀存在感,但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由不得她不相信苏北的话。

“苏北,不是我固执己见,因为钟婶是我们家的佣人,而替她辩解什么是非。你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钟婶,你觉得她会是那种为了钱而出卖我的人吗?”

苏北淡笑着摇摇头,柳寒烟说的非常准确,钟婶真的不是个善类,更不是金钱能够收买的,甚至连感情都不能收买,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忠心于洪威。

“寒烟,你冷静点,我也希望她和这件事无关,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苏北皱了皱眉头,认真的说道:“你有没有想过,雪芙蓉系列产品的配方,就算是技术人员都是无法外泄的,除了你这个创世人之外,洪威怎么会这么清楚?还懂得对症下药?”

“不可能吧……”柳寒烟很心虚,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钟婶对她来说是都市中唯一的亲人,即便是姐姐在家,也将她视为母亲一样。

“此外,进入总公司仓储,并且销毁监控录像,做到一点痕迹不留,如果没有一个你身边的人……”

柳寒烟流着眼泪说:“那你也是我身边的人,而且别谁都身边,现在就睡在我身边,为什么不能怀疑你?”

苏北一阵无语,“你要是钻这牛角尖,我还能说什么。既然如此,我就把这些天来,我对钟婶的发现,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你。”

“老陈临终前抓着我的手告诉我,洪威以前读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初恋情人,她叫钟敏。我想你跟钟婶一起长大,总不至于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柳寒烟听到这个消息是从陈友良嘴里传出来时,再次诧异的看着苏北。

苏北安慰她说:“你别这么看着我,老陈这么多年在公司虽然看似碌碌无为,其实这个秘密在他心里藏了很多年。他家有多少钱,不用我告诉你吧,为什么还在柳氏集团留有股份?所以给我这百分之二十酬劳,与其说是劳务费,不如说是让我来接管他的位置协助你,以免让柳氏集团落到洪威手里。”

“陈叔叔真的这么说?”柳寒烟非常感动,和她父亲创业的老哥们儿死的死病的病,老陈和洪威算得上是身体好的,没想到陈友良在生命的最后,还惦记着自己,而她这个侄女一直忙于工作,连他得了癌症都不曾知道。

“洪威一直是老陈的一块心病,陈家的家产,还有柳氏集团,不仅是他毕生的心血,也寄托着对朋友的承诺,我也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个正人君子。其实洪威这些年的花花肠子,全在老陈眼里,他一直暗中盯着,所以死后才布了这个局。”

“可是……可是,从我出生开始,就是钟婶把我一手拉扯大的,她带我比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亲,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害我?”

苏北叹了口气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这句话你总听说过吧,洪威就是利用钟婶一直爱着他,所以当洪威结婚并且进入柳氏集团董事会后,就已经将钟婶这颗棋子,安排在咱爸身边了,这真的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你说得对,金钱和名利对钟婶没有诱惑力,但往往这种女人,就像……像周曼一样,钻进去就不愿意出来。”

柳寒烟小女人似的抱紧苏北的胳膊,喃喃自语道:“我该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说实话,我觉得钟婶本性是善良的,只是想协助洪威拿下柳氏集团,并没有想害你的生命。不过,我怕在这个紧要的时候,洪威再次利用钟婶,对你不利。”

苏北很担心,如果自己去了北方,他会把柳寒烟交付给安琪儿,柳寒烟很聪明,但是太感情用事,万一是钟婶出面,在被洪威从中作梗,后果不堪设想。

柳寒烟是个强大的女人,在某种时刻比许多男人还要强势,苏北忍她是因为寒雪死前的嘱托,但别人在自己不在江海市,会不会纵容她,苏北很是担心。

“我懂得该怎么做,你放心的去为陈叔叔把儿子找回来,我们在家等你。”

苏北笑道:“钟婶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你看咱俩好好地过日子,其实还是蛮和谐的。”

柳寒烟的脸一红,她过早的承担起家族企业的重任,从学生时代就要求自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这也不证明她没有幻想过爱情。

当传说中的爱情似乎降临在她身上的时候,柳寒烟有些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对苏北有感觉,还是单纯的依赖,或者是她这个女强人的超强占有欲。

“苏北,你会离开我吗?”今天苏北说要走的时候,柳寒烟几乎忘记了呼吸,心口又酸又痛,也是在今晚的那一刻,她才知道长久以来苏北已经进入了她的心。

“不会,一辈子都不会。”

“万一我要是死了呢?”柳寒烟像个天真的孩子,抬头问他。

苏北拍了拍她的脑门,笑道:“在你死之前,我先死,就算死了也陪在你身边。哪怕是化成骨灰,也要和你的骨灰融合在一起。”

“去你的,真不吉利,呸呸呸。”柳寒烟深深的陶醉其中,半晌才从粉色的甜蜜世界脱离出来,“苏北你真坏,你是不是就用这些花言巧语去欺骗别的女人的?”

“晕,你还真敢猜。不信你去问周曼,我和她确实有过接触,但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觉得我会跟她说这些吗。可是怎么说呢,周曼的爱真是让我感觉压力特大,不忍心辜负,又无所适从,有时间你也开导开导她。不过别批评她,我觉得周曼有点过于偏激了,神经有问题,说不定就是被你压榨出来的。”

“哼,还说没有关系,我压榨她,跟你有毛关系,还是心疼了吧。”

苏北连忙求饶道:“那好,我不压榨她,我压榨你怎么样?”

开着玩笑,苏北拉上了被子,柳寒烟大叫一声,你想干什么?

“睡觉啊?”

柳寒烟脸快红到耳根了:“放屁!苏北,我险些中了你的诡计,闹了半天你就是想跟我那个……我,我还没有考虑好。”

“这么说你接受我了?!”苏北心中一阵狂喜,三个月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他早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让柳寒烟这块千年寒冰爱上自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两人一起经历着风风雨雨,彼此的感情也起起落落,有时候互相信任依赖,有时候有针尖对麦芒,不乏动刀子的爆炸场面。

“没有!”柳寒烟矢口否认,把头转向另一边,心扑腾腾的跳。

“是吗?”

“你烦不烦,赶紧滚楼下睡觉,眯一会儿还要起床呢。”

柳寒烟只是再用她的这些刺,在防御陷入苏北的感情之中,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本能的拒绝,苏北人很不错,虽然做事非常极端,甚至可以说是杀伐果断,但本性却要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上百倍不止。

苏北蹲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两人四目相对,就这样的看着。柳寒烟忽然心有余悸的推开了他,用被子蒙上了脑袋,在被窝里支支吾吾的说:“苏北,不管我爱不爱你,都会听姐姐的嫁给你做媳妇。可是我……我现在有点乱,你让我看到或者感受到爱情的美丽,却在心里不确定是否我的那个他就是你,总之我好乱,你快走吧。”

苏北一手掀开被子,看她缩成一团,咬着手指居然哭泣起来,感情这种东西果然很奇妙。生活和工作上的打击没让柳寒烟丧失理智,反而和苏北平心静气的谈了几句话后,居然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愫。

“寒烟,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哪怕公司破产,哪怕是你真的被消费者告上法庭,永远都不要感到孤单无助。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你,真的,说实话,我宁愿喜欢……宁愿喜欢那个谁,可这也是我对寒雪姐的承诺,我试着学着去爱,现在我好像有些懂了。好好睡一觉,晚安。”

说是晚安,其实已经凌晨四点钟,苏北点燃一支烟坐在一楼大厅里,没有开灯,孤孤单单的看着窗外。人生真的是很奇妙,在半年前,猎鹰的战友们还在一起以水代酒,互相吹侃,而到现在只剩下了他。

猎鹰的每个人经受的都是地狱般的训练,所经历的战斗和血腥,也是生活在平安时代的人无法想象到的,因此每个队友其实都有人格的缺陷。苏北也有,有时候会因为愤怒而红眼甚至想要杀人,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柳寒雪,将他在迷茫之中带了出来。

苏北没有睡,柳寒烟也没有睡,趴在二楼的楼梯口,捂着嘴巴看着客厅里明灭可见的烟头,这一刻她发现姜涛说得对,没人能走进苏北的世界,她以为自己是孤独的,或许和苏北比起来,自己根本不值一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