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抢辆自行车/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今晚的踌躇,不只是因为公司的麻烦,以及眼下要离开江海,这些都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有目标,反而心里没有杂念,只能和洪威拼到底。

可是在看到柳寒烟无助的模样后,苏北想到了其他战友的家属,柳寒烟还有自己在身边,其他家属都等着战友们回去团聚。这次他去的北方,就有一位战友的老家在那。

天色慢慢放亮,苏北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中昏睡了一会儿,等他醒来的时候,柳寒烟居然开车自己去上班了,留下一条便利贴,还有茶几上的早饭。

看着被柳寒烟苦苦煎熬的荷包蛋,难吃程度不亚于糟糠,不过还是吃的津津有味一扫而光。

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当苏北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钟。昨天柳寒烟的紧急备战,今天召开了董事会,苏北没资格参加,但是也知道,洪威必定会借着雪芙蓉产品事故问题,对柳寒烟进行问责。

不过,现在内部矛盾都要暂缓,最大限度的降低对消费者和社会的危害才是真的。从运营部打听到,姜涛一早上已经去找那个什么龙哥。

苏北不太放心,毕竟龙哥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和乔二东是一个类型的,能够屯积居奇,就是要讹诈柳氏集团一笔钱,苏北怕姜涛有事,连忙开车追了上去。

很不巧,在高架桥上出现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所有车辆都像浴场的拖鞋一样,依次堵在一块,长龙一直从高价两端延伸到十字路口。

嘀嘀嘀!苏北狂按了两声喇叭,心急如焚的拉开车门。

砰!

一辆捷安特山地车从车缝之间穿过,途径苏北的奔驰轿车时,正好被车门子刮倒。

啊!一个女孩儿尖叫一声摔倒在地,膝盖都磕出了血。

“你怎么开的车?”女孩儿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埋怨苏北,疼得眼泪都快转圈儿了。

苏北急忙赔不是,把她扶起来,笑道:“美女,我这也没开车,开得是车门。”

“你还嘴硬?”

幸亏女孩儿不是刁蛮不讲理的类型,从穿着打扮来看是个大学生,黄色的短袖,白色的短裤,头顶一个棕色鸭舌帽,后背背着网球拍,洋溢着青春的个性。

苏北从车里拿矿泉水和纱布,帮她简单的消毒和包扎,随后看了看时间,又瞥了眼女孩儿的山地车。

“美女,是这样,我现在有点急事,能不能借你的自行车用一下。”

女孩儿皱了皱眉头,“呵呵,这条高架上的每个人都很急,我也很着急,不然我也不会抄近路走高架。我把车借给你,回头我找谁还。”

苏北把奔驰的车钥匙拔下来,不由分说塞在她手里,敏捷的跨上她那辆倾倒在奔驰上的自行车,回头笑道:“姑娘,我真有急事,回头请你吃饭赔礼道歉,这辆车你先开着。”

“唉唉……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还想要阻拦苏北的时候,他已经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堵车的缝隙中。

“苏北,哦,我是柳氏集团的,回头你去柳氏集团找我,谢啦。”

女孩儿木讷的看着车钥匙,这人神经病吧,难道就不怕自己是骗子,他这辆车一百五十多万,自己的自行车虽然不错,也才一万多,居然就这么轻信陌生人了?

庆幸的是,女孩儿设备齐全的自行车上变速器上,自带导航系统,苏北一边骑车,一边打电话,找到姜涛的位置后,电话一装,将自行车骑得飞快,连连引起高架堵车司机的欢呼和鼓掌,都以为是专业耍飞车的。

大概过了半小时,苏北来到江海市滨城区,这是个城中村,经济不比市中心,穿过菜市场,在一个胡同尽头有一家名为“雅美日化”的小店,店门口堵了不少人,苏北一眼就看到了姜涛和她的秘书莎莉。

两边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店主叫曾浩龙,店是女朋友一个叫雅美的女孩儿开得。像她们这种小店,想要营销柳氏集团的产品,都需要通过市里的一二级代理商采购和批准。柳氏集团的运营总监亲自来到访,不得不说引起了一定的轰动。

不过不知情的人,更多的实在垂涎于姜涛以及她秘书莎莉的曼妙身材,这种极品美女,在菜市场可是不多见。

“曾先生,我再次强调一遍,柳氏集团的临时新闻已经很清晰的表述,这批产品我们以双倍的价格回收,你还想怎么样?”不出意外,姜涛被讹上了。

“想要货?没门儿!要不你报警试试看?老少爷们儿们都给做个证,我花钱买回家的东西,我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

苏北推开挡住他的人群,终于看到了姜涛,看样子她一整晚都没回家,穿得还是昨晚的衣服。当然苏北一个月可以不换衣服,但是他知道这些比较挑拣的都市金领,一天不换衣服简直是煎熬。想到这里,苏北有些心疼。

“臭娘们儿你别给脸不要脸?我的货,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们以为花个仨瓜俩枣就把老子打发了,门儿都没有!”

姜涛皱了皱眉头,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种不讲道理的人,就算货是你的,按照柳氏集团的营销法案,最高定价是有上限的,岂能让你漫天要价。

“曾先生,我希望你说话尊重一些,不懂得尊重别人,别人怎么尊重你?”秘书莎莉插嘴道,她看到了苏北,有他撑腰,没有一丝的惧怕,她可是听过无数关于苏北的奇闻。甚至有人传言,在江海散打中心一秒钟揍飞倭国鬼子的神秘人正是董事长的这位神奇保镖。

曾浩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得不高,但是很精壮,从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什么事情都经历过,岂能怕一个秘书的威胁。

就在昨天,他收到风声,刘诗集团的雪芙蓉产品出现事故,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把自己家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以两倍的价格先柳氏集团市场部一步,而且他有这方面的门路,很快就回收了有毒产品中的百分之七十多,价值五十多万元。

姜涛正在犹豫和愤怒时,转头看到了苏北,点了点头:“听说那边出了交通事故,我让莎莉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总不接,以为你出事了呢。”

苏北笑道:“我能出什么事,骑自行车过来的,没听见手机响。”

说完关怀的话,苏北扫了眼雅美小店里积存的货物,又看了看传说中的龙哥,而他显然是有备而来,确切的说是守株待兔,周围的许多男子看似是群众,实际上都是他找来的帮手。

“姜涛,他要多少钱?”

姜涛皱了皱眉头,压低了声音说:“这批货价值倒是不高,五十多万,按照双倍补偿的标准,给一百万已经是破例了。就算丰田汽车刹车系统出问题,回购全世界的车辆时,都是按照原价回收。”

苏北笑了笑,这个女博士读经济学真是读傻了,你的那套对这些地痞不管用,人家存柳氏集团不合格产品,显然也是抱着不死不罢休的心态,要讹诈上一笔。

苏北的目光转移到曾浩龙的身上,笑着说:“朋友,我们运营总监的话,你也听到了。这种事情就算打官司你也占不到便宜,当然,我们不会采取这条方式。一百万?少吗。”

“怎么不少,老子挨家挨户收上来的,成本价都不止这些。”

苏北笑了笑:“两百万。”

姜涛咬了下牙,她有方案应对董事长,却总是拿苏北没办法,就像上次苏北将小贾十万元的抚恤金争论到一千万,这是什么,前车之鉴啊。

“苏北,你说的轻巧,两百万开什么玩笑?”

秘书莎莉鄙夷的看了眼这些地痞,说:“就他妈的不给,现在给公关人员打电话,还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大家都清净。”

苏北干咳了两声:“莎莉,注意素质。”

莎莉自觉的闭上嘴,总觉得很憋气,苏北这么能打,为什么要怕这些臭流氓,就算他今天把曾浩龙打了,还有集团的法务人员处理。这个莎莉和周曼不一样,周曼对柳寒烟言听计从,从不过问没正事,而莎莉的身上则多了一份痞气,属于江海土著民先天的优越感。

苏北走到曾浩龙面前,很有范的笑了笑,递上一根烟:“朋友有话好商量,我替你争取两百万,是因为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让你赚一百多万不是怕你,而是谢谢你能抢先一步回收产品。”

“嗯,这还像句人话。”曾浩龙接过烟,感觉苏北人还不错。不过心里有些痒痒,暗自盘算,这才没多大会儿,就挣了一百万,再抻一抻恐怕不止这个价位。

听到柳氏集团的高管们松了口,曾浩龙和他的帮手们不仅没有接受两百万价格,反而更加嚣张起来。

苏北清楚他们的心里,心中苦笑,他可不是不能采取莎莉的措施,可他这个古武兵王在大街上欺负一群小混混,实在是没什么技术含量。至于在美女面前大显身手,博得姜涛的芳心,苏北更是没想过这么无聊的问题。

双方正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辆黑色卡宴从菜市场一端开了进来,随后还有一辆,断断续续一共进来七八辆,从车上清一色下来一堆穿着黑西装的男人。

曾浩龙咽了口唾沫,有些胆怯的瞥了苏北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