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保险柜被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浩龙在社会上混,不是不知道水深水浅的人,他之所以讹上柳氏集团,就是吃准了这些明星企业好面子。

可是这七八辆黑色轿车停在胡同,下来十好几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为首那辆卡宴是带头的,穿着一身白色西装,他在江海可谓是小有名气,名叫刘学。是个搞市政工程的大老板,这样的人不仅是触眼通天,江海的名流都得给点面子,否则晚上要担心担心自己会不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种大人物怎么来这了?曾浩龙心里嘀咕起来,显然刘学这种人不可能是来找自己的,这样看来,难不成是帮着柳氏集团来讨要货物的。

“刘老板……”

名叫刘学的男人三十出头,精明干练,有钱有势又玉树临风,这种人出现在某所大学门口,恐怕会有一大票女生为之疯狂。

刘学没理会上赶着来套近乎的曾浩龙,径直走到苏北面前,笑了笑说:“苏先生还记得我吗?”

“好像有点印象。”

“鄙人刘学。”

苏北象征性的跟他握了握手,好像在老陈的遗体告别仪式上见过他,应该是老陈地产圈的朋友。

刘学又瞥了眼姜涛,互相握握手,然后对他们说:“苏先生的货是不是出了点问题?”

姜涛还没开口,秘书莎莉抢先说:“刘老板,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第一批上架的货出了点小状况,董事长让我们来回购货物,协商是按照两倍的价钱。可是龙哥坐地起价,苏先生给他四倍,还咄咄逼人不肯让步……”

不等她说完,刘学走到苏北面前,笑道:“苏先生,我是陈雪菲小姐的大学同学,刚才她给我打电话,得知你们在这里遇到点状况,让我处理一下……”

苏北淡淡的说:“多谢好意了,不过这件事是我们柳氏集团的私事。”

苏北不想因为一点钱,就大动干戈,搞得好像火拼似的,就算集团现在财务紧张,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境地。

“这个,苏先生,雪菲请你尽快过去一趟,安书纪也在,说是出了点事,所以才让我过来代替你。”

苏北缓缓的点头,看来陈雪菲确实是有事,否则也不会动用这么大阵仗,瞥了眼呆若木鸡的曾浩龙,对这个刘学说道:“那好,不过柳氏集团货物的事,不要闹得动静太大。”

“呵呵,你放心,这个人我认识,相信这点面子还是会给我的。”

曾浩龙转身看着曾浩龙:“对了,你什么时候变成龙哥了?”

“呃,刘老板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吗?现在让你的人把柳氏集团的货装车,给人家送回去,就按照你收购的价格。”

“这……刘老板,我这……”

“放心,不会亏待你的,把这件事做漂亮了,回头去我公司,就说我说的,让他们给你个三手转包的工程,辛苦几天,赚的可不止这么点钱。”

“那好,那好!”曾浩龙连连点头,这些货才五十来万收回来的,人家刘学承包公路和市政,哪怕给自己一间厕所修修,那都叫房地产行业。

苏北说了声谢谢,让刘涛在这儿盯着验货的事情。另一边刘学让手下开车送苏北回去,半小时后,车子停在毛公馆楼下。

“你回去吧。”苏北拍拍司机的肩膀。

“哎,苏先生……”

“你还有事吗?”

司机很内敛腼腆,挠挠头说:“苏先生,您别跟安琪儿说刚才是刘老板把您替下来的,那个,不太方便。”

苏北看他吞吞吐吐,觉得话里有话似的,安书记是安琪儿的父亲,可能安琪儿一会儿也来吃饭这部稀奇,安琪儿社交本来就很广泛,可是为什么要隐瞒那位刘老板的动向。

司机还不知道苏北和安琪儿的关系也比较铁,悄声说道:“安琪儿一直追我们刘老板,哎,可惜我们老板好像不喜欢她,平时的时候,安琪儿经常去公司,刘老板最怕的就是她了。”

“哦?还有这事,据我所知安琪儿不是挺漂亮的吗,而且还是苏书纪的女儿。”

“这我就真不知道了,反正她追我们老板差不多有四五年了吧,哎也不知道刘老板是怎么想的。”

“哈哈,那我明白了。”

“多谢苏先生,我先走了,您忙着哈。”

看着司机开车离去,苏北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天不怕地不怕的安琪儿,居然有暗恋的人。据他所知,安琪儿看似好玩,实际上是个很重感情的女人,即便如此那位刘学都不曾动心吗?

苏北一边上楼一边寻思,感情这回事并非一厢情愿,安琪儿暗恋刘学,说明这个男人有可取之处。在刚才的初次见面中,苏北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刘学曾经是个特种兵,伸手绝对不在楚鼎天之下。

服务员把苏北引领到毛公馆的私人包厢,里面只有陈雪菲和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和印象中的大肚腩领导不一样,安正阳很清瘦朴素,虽然年过半百,体型一点都不佝偻,反而非常有精气神,正气凛然的坐在那里喝茶。

“陈小姐,你找我有事?”

“快来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安正阳安叔叔。安叔叔,这就是我父亲提到的苏北,柳老董事长大女儿的战友。”

苏北点头和安正阳问好,心里暗暗感叹,他终于明白安琪儿为什么这么爱玩了,有个这样的父亲,压力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苟言笑却让人感到一股压力。

在苏北来之前,陈雪菲已经点好了菜,让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又把菜单给苏北让他也点一个。苏北对于吃的方面将就不多,当然要是有肉就更好了,于是点了个江山一片红,其实就是剁椒鱼头,还有一道毛氏红烧肉,也算是中规中矩的传统菜,不会因为彼此口味不同而让这两位反感。

“陈小姐,今天就我们三个吗?”苏北言下之意,怎么还不动筷子?

陈雪菲笑道:“别急啊,一会儿给你介绍一位朋友。”

这时,安正阳放下膝盖上的报纸,说:“等她干什么,我们先吃,菲菲,你把事情和小苏快点说一遍。”

陈雪菲知道柳氏集团出事了,本来想给苏北几天时间处理,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了转变。就在今天凌晨,安正阳办公室的门被不法分子撬开,什么东西都没丢。但是陈友良遗嘱的封条有细微的被移动过的痕迹。

苏北吓了一跳,“这……会不会是看错了?”

陈雪菲还没说话,门口安琪儿推门进来,随手关上门,把迪奥包包往苏北脑袋上一挂,说:“我爸有强迫症,他办公室的每一样东西的出现细小的变化,他第一时间就能感觉的到,你说我说的对吗,父亲大人?”

安正阳皱着眉头,瞥了眼穿得火树银花的女儿,居然还是热裤,怒道:“谁让你来的?滚出去!”

“且!刚才在商场遇见菲菲姐,是她让我过来蹭饭的,你管得着吗你!”

“你再说一遍!”安正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安琪儿有些挑衅的看着父亲:“爸,你有劲吗,嗯?我又不是你下属,你凭什么跟我拍桌子吹胡子,你吃你的饭,我吃我的饭,吃完我自己滚。”

说着,安琪儿让苏北给她腾个地方,拿起菜单巴拉巴拉又点了号几道大菜。

苏北被这父女俩的关系吓了一跳,这你大爷的是亲生女儿和亲生父亲的对话吗,跟仇人相见似的。

陈雪菲怕安正阳尴尬,连忙给他找台阶下,将话题岔开。安正阳因为今天有要紧的事谈,故而没有跟女儿吵起来,他这个女儿是他永远的心病,妻子是大学教授,自己是公众人物,可生出来一个女儿比谁都叛逆,从小到大就知道和家里对着干。

当饭菜上齐后,整桌也只有苏北和安琪儿喝酒。

陈雪菲笑道:“看来不用我介绍,安琪儿和苏北你们之前就认识吗?”

安琪儿嘿嘿一笑说:“他第一天住进柳寒烟家里,我也在,当时还闹了不少笑话呢,改天我跟你慢慢说,菲菲你不喝点吗?”

陈雪菲摆摆手示意自己下午有事,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苏北,怪不得苏北那天拒绝了自己,原来他真的已经和柳寒烟同居了!

苏北暗怪安琪儿八卦,大餐都堵不住你嘴,既然你不仁别怪哥们儿不义,改天一定要拿你暗恋那个刘学的事开开玩笑,也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尴尬。

把安琪儿安顿下来,陈雪菲才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安叔叔早上找了两个侦探,很可惜在遗嘱牛皮纸袋包装上没有发现任何指纹,看来对方是专业的。我现在就担心,有没有什么技术,可以透视牛皮纸,查看到遗嘱的内容。”

“有。当然,如果这个真的能在不拆封遗嘱原件的情况下,探视到遗嘱内容,恐怕这个人也非常不简单。”

顿时,三个人都预感到事情不妙,萧国东律师给洪威的假遗嘱就是为了稳住他,万一洪威知道遗嘱的真正内容,肯定会采取措施。

而安正阳和萧国东两位遗嘱公证人,同样不知道遗嘱内容,只有苏北和陈雪菲心急如焚,如果洪威知道陈友良把遗嘱给了私生子,恐怕洪威翻遍世界,也要把这个私生子找出来杀人灭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