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一路北上/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叔叔,会不会是误会,或者小偷?洪威怎么会知道遗嘱在您办公室里?没有监控录像吗?”

陈雪菲一连抛出几个问题,这件事对她来说简直太重要了,亿万家财的继承人,如果让洪威知道弟弟的名字,肯定会杀了他。陈雪菲不是爱钱的人,但是宁愿把钱捐给希望小学,也不会给洪威父子一分一毛,更何况还关乎着未曾谋面的弟弟的生民安全。

这份遗嘱只有苏北知道内容,安正阳代为保管,而萧国东律师是遗嘱全权负责人,只有这三个人公开遗嘱,才可以生效。

安正阳显然有些不高兴,沉着脸说道:“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妄下结论,无凭无据怎么能说是洪威偷的。”

“这,安叔叔,是我说走嘴了。不过这份遗嘱真的很重要。”

安正阳抿了口茶说:“既然遗嘱原件没有任何损失,无论是不是他干的,我们都要按照你父亲的遗嘱来行事……”

“安叔叔!”

陈雪菲瞥了苏北一眼,或许安正阳还没有意识到遗嘱的另一个隐情,不单单是财产问题,还关系着一个私生子。

苏北冲着她点了点头,既然是陈友良委托的安正阳,说明还是信得过这个人的,这件事早晚要公之于众,索性现在就告诉安正阳,也让他有这方面的安排,别再让遗嘱出问题了。

陈雪菲这才将父亲将财产的百分之七十遗留给她同父异母的弟弟这件事,一五一十的跟安正阳交代清楚。

“这……”

“没想到老陈临死前还有这手准备,哎呀!”安正阳震惊之余,一拍桌子,沉声说道:“如果是这样,万一他们知道了遗嘱的内容,恐怕会对你弟弟不利。小苏,你什么时候出发?”

苏北安抚几人说:“虽然洪威知道陈小姐有个弟弟,但是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所以先别慌。不过,以他们盗窃遗嘱的手段来看,找到他是迟早的事情,这样吧,我明天就走。”

安琪儿仔细听着几人的谈话,让她诧异的是,苏北为什么对陈家的遗嘱这么上心。

匆匆的吃完饭,陈雪菲去买单时,安正阳也准备离开,瞥了眼女儿的这身造型,叹了口气,拎着外套离开了。

安琪儿冲苏北耸耸肩膀,意思是看见没有这就是我们家老爷子。

“安琪儿,别的我就不说了,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草,都说你苏北是保镖,我也快被你拖累成柳寒烟那蹄子的保姆了。”

苏北要离开江海一段时间,最不放心的不是柳氏集团,而是柳寒烟的个人安慰,能确保柳寒烟安全的人,在江海恐怕只有安琪儿了。

两人并肩走出公馆,安琪儿看着倚在一辆路虎极光旁的陈雪菲,笑着问苏北:“兵哥,怎么榜上的富婆,赶明儿你发达了,千万别忘了拽姐妹一把。”

“开什么玩笑,你还愁没钱花?”

“我是说真的,你没看见我爸那个德行吗,我呀,在家跟他吃顿饭,我妈妈可辛苦了。知道为什么吗,我们爷俩经常掀桌子。”

苏北一阵无语:“那你就不能消停点。”

“嘿嘿!”安琪儿用高跟鞋踹了苏北屁股一下,“这是我的人生,他们休想给我做主。”

安琪儿识趣儿的离开,苏北正好没开车,顺便坐进了陈雪菲的车里。

陈雪菲对于让苏北为自己家的事情冒险,感到非常内疚。当然即便不是有求于他,陈雪菲对这个男人的好感依然不错。她故意把车开得很快,奔着城外的主干道开去,两个多小时后,车子离开郊区,她很熟悉这段路,将这辆路虎停在一片竹林的旁边。

车里有小型电冰箱,从里面拿出红酒和冰块,各自倒了一杯,敞开四扇车门,让秋风能够更容易的吹进来。

“苏北……”

“嗯,陈小姐……”

“你能不加个小字吗?这辈子做不成夫妻,还不许做你的姐了?张口闭口就是陈小姐,搞得你好像多有礼貌似的。”

苏北尴尬的说:“叫习惯了,不是那个意思。”

陈雪菲淡淡的笑了,倚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竹林,喃喃自语道:“我这辈子其实挺失败的,一出生什么都有了,可是转过头来看看,其实我什么都没有。亲情,我妈死后,我爸一直忙着工作。爱情?更是可笑,我曾经喜欢的男人,并且为他生了个儿子,居然在这时候出卖了我。”

“完美的人生谁都渴望,不过正因为有缺憾,才有希望吧。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是自己的路,就算是咬着牙也要走下去,不是吗。”

“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

苏北看了她一眼说:“菲菲姐,你不用这么说,俗话说无利不起早,要不是你父亲转让了柳氏集团的股份,或许我也不会帮你什么忙。”

陈雪菲摇了摇头,说:“我指的不是事业和家庭,是你让我重新找回对男人的希望。”

每当面对这个问题,苏北都是非常尴尬的,陈雪菲这样贵气有修养的成熟女人,没有人不喜欢,其实苏北每次站在她的旁边,也被她身上那股味道所吸引,甚至出于男人的本能,都曾想过将她按倒就地正法。

能有女人对自己倾心,苏北又不是神仙,岂能不动心,不管是周曼还是姜涛,他都曾有过很强烈的冲动,随即又被他压制下去这种渴望。美女虽然很多,有人喜欢自己,也有自己所倾心的,可是谈到爱这个字,苏北一直很迷茫,他甚至都在怀疑,如果不是寒雪死前的嘱托,他还会对柳寒烟这么好吗。

陈雪菲有些微醺,躺在苏北的腿上,静静的看着他的脸,“让姐抱一会儿,就一会儿我就心满意足了。”

苏北没有反应,但是陈雪菲知道他有,无论是上半身的心跳还是下面的悸动,都能感觉的到。

这个下午非常安静,两人居然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一直到日薄西山,才开车回到市里。

第二天,天还没亮,苏北简单的收拾了一个背包,放了两件经常穿的衣服,去公司交代了一番,出来的时候,碰到保安张志刚。

“苏先生出差?”

“是啊,对了志刚,我跟你说点事……”苏北搭着他的肩膀,朝着柳氏大厦望去。

张志刚心领神会,知道他担心董事长的安全,“苏先生放心,如果公司有意外情况的话,我会第一时间给您打电话。”

“董事长倒是没什么,如果你方便的话,帮我照看一下周秘书,她在董事长身边做事,得罪了不少人,我怕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会有人对她不利。”

苏北走得非常仓促,甚至都没来得及关注雪芙蓉产品的处理情况,想必现在柳寒烟在开董事会,按照林婉清过敏的先例,今明后三天可能会成为消费者集体过敏的高峰期,万一真到了这个地步,柳寒烟不仅要应对洪威,还要顶住外界社会的舆论压力。

高铁飞快的驶离江海高铁南站,车上,苏北还是鼓起勇气拨打了一个电话。这一切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一样,他要去的承榆市在冀北省,而猎鹰中战友柱子的家就在承榆市的兴龙县。

“喂,二子,是我。”

“苏北大哥!”电话另一边一声惊呼。

苏北苦笑了一声,前两年他跟柱子回他老家度过一个春节的三天假期,那时候二子还是个小屁孩儿,不过学习真的是不咋地,属于在学校打架闹事的那种。

不过,二子就是怕苏北,这种怕还有敬佩的情愫。后来回部队后,听柱子说起过他弟弟,连高中都没读完,被学校给开除了,十八岁去当大头兵,结果半年不到还是因为打架被部队开除。

柱子家里条件不好,只有一个母亲拖拉他们兄弟俩,而柱子在猎鹰身不由己,三五年不回一次家。照顾母亲的事自然而然的落在二子的肩膀上,这小子上学和当兵时候是个刺儿头,但迫于生活的压力,在社会上历练了两年,居然摸爬滚打自己开起了一个五金店,当起了小老板。

“苏北哥,你是不是和我哥一起回来的?”

“没有,柱子出国执行任务,至少要后年才能回来,我专业了,不当兵,在江海给人家做保镖,正好出差去承榆市,就想着去看看你和咱妈,对了你哥让我给你们带一笔钱回来。”苏北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强颜欢笑,即便是面对二子这个大小伙子,他还是不能将战友的死告诉家属。

电话那边显然有些失落,不过想到会看到苏北,马上又开心了:“苏北哥,我去车站接你,哈哈我现在酒量老牛拜了,我现在就关了店,买菜回家让妈给你包饺子,晚上咱俩喝点啊。”

苏北开玩笑道:“都是自己家人,不用太铺张,有个十个八个菜就行了。”

挂了电话,苏北看着飞速闪过的农田和村庄,感觉肩上的担子快把自己压弯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