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被人盯上/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起初二子看到苏北,并不像是发达之人,他知道苏北哥比较义气,也就没有戳破。当他听说苏北当了保镖的时候,更加吃惊,他们退伍军人或许是被忽视的群体,但也不至于沦落到看人眼色吃饭的地步。现在才明白,原来苏北所说的保镖,是当自己嫂子的保镖。

第二天,苏北从那张卡里转出两百万,一百万用来给干妈做肾移植手术,另一百万交给二子,等处理好公务后,一起去江海市定居,至少要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不得不说,钱在一定程度上真的是万能的,院方收到钱后,加快联系肾源,当天就订了下来,只等手术的那天。

期间苏北打电话给柳寒烟,那边一直没接,又给姜涛和周曼打,还是一样的结果,最后打给看大门的张志刚,这才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模糊的消息。

张志刚告诉苏北,今天早上法院来了好几辆车,柳氏集团现在一切事务都已经停止运行,员工放假,高管成员正在接受检查方的调查,整座柳氏大厦,现在只剩下他们几个看大门的保安了。

人不在江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苏北非常不放心。二子看到他苏北哥心事重重,本想暗中打听这个叫陈泽凯的年轻人住在哪,后来干脆去派出所,跟认识的朋友那托关系,让人将承榆市名叫陈志刚的人员资料和名单都调出来。

每个人生活的小圈子都会有重名的,何况是一座城市,叫陈泽凯的人一共有三十多个,住在市里的有十几个人。

毕竟二子的能量是有限的,这些人员资料都非常简单,只有名字年龄和性别以及住址。苏北筛选了一整天,最终有三个人符合老陈遗言中的年龄,而这三个人只有一个是孤儿,一下子目标就清晰了。

出去打探消息的二子把车停在家门外,风风火火的朝院子里走来。

“苏北哥,现在就可以过去,这个下窝铺镇是个城中村,离这儿不远。”

苏北弹给他一根烟,问:“你见过陈泽凯的面儿没有?”

“我跟小卖铺的老板问了他家在哪,正好他要出门,我**到他的照片。”二子把手机递上来。

苏北扫了一眼,一米七几的身高,身子骨有些虚弱,但是眉宇之间有一股子倔劲儿和不服输的精神。照片中的陈泽凯骑着一辆电动车,后座上放着一个泡沫纸箱,看上面的字就能推断出他的职业是奶厂的送奶工。

“出发。”

坐进车里走了不久,苏北终于接到他牵肠挂肚的柳寒烟的电话。

“喂,苏北你现在怎么样?”

“还好,已经找到陈泽凯的家了,如果顺利的话,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柳寒烟没想到他这么顺利。

苏北叹了口气说:“我干妈明天做肾移植手术,所以我得等结果,在确定我干妈安全后,最快也要明天晚上动身回江海,等她老人家恢复好了我再来接她……”

“停停停!”柳寒烟连续说了三个停,可想而知她的惊讶程度,“干妈是什么?”

苏北很潦草的说:“我兄弟的母亲,以前我来他家过年认的干妈,正好也在承榆市。”

柳寒烟小声的哦了一声,苏北又问她现在公司情况怎么样。

“不太乐观,洪威这个王八蛋,利用这次事故给我施压,呵呵,真是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不幸,董事会成员都要罢免我的职位,可是现在集团被……查封勒令停业整顿接受调查,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召开董事会,让他们计谋得逞。”

苏北皱了皱眉头,洪威这个王八蛋恐怕早就预谋好了,雪芙蓉产品的技术配方被掉包,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为了扳倒柳寒烟,居然不惜让整个集团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现在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你用手机上网,无论是腾讯新闻还是搜狐雅虎,上面头条都有柳氏集团产品中毒事件的讨论。不过还好,姜涛这边做了紧急的危机公关,在对公众道歉的同时,也在积极的协助受害者接受治疗。”

“林婉清那边呢?”

柳寒烟说:“林婉清还算沉得住气,她来公司找过我一趟,暂时没有索赔的动向,还在个人媒体上让公众冷静下来,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可毕竟是杯水车薪。”

事故到现在这个地步,无论是谁都是无可奈何的,虽然已经尽力而为,但还是有二十几名雪芙蓉产品的购买者出现皮肤过敏。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柳氏集团花费重金签约明星代言人林婉清,还要买电视台的黄金档,几千万的宣传投资,产品才得意被公众所认知。可是,产品出了事故,无需广告,柳氏集团还有雪芙蓉产品“红遍”大江南北,甚至掀起了一场关于化妆品的口水战。

挂掉电话后,开车的二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苏北哥,有辆帕萨特轿车跟我很久了……”

“我知道,带他们兜圈子。”

说完苏北马上给陈雪菲打电话:“菲菲姐,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但是我觉得洪威要发疯了,他一边吞噬柳氏集团,一边在谋划我父亲的遗产。”

苏北知道陈雪菲这个人看似是富家小姐,时机还是有些城府的,毕竟吃过见过,比如她的那个叫刘学的朋友,就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

陈雪菲似乎在公众场合,和苏北说了几句闲话后,电话那边变得僻静了许多。

“苏北,我正要联系你呢,我收到的风声是,洪威身边的那个能人,居然能盗进高铁系统的内部网站,查阅到你的订票信息,我猜他们已经知道我弟弟在承榆市了。”

苏北没说什么,为了不让陈雪菲担心,刻意隐瞒了自己被跟踪的事实。如果洪威有本事得知自己在承榆市找人,说明他已经从遗嘱中知道了陈泽凯的存在。

瞥了眼开车的二子,苏北心中有数,就在今天上午,他因为想快点办完事,不得已让二子通过公安系统检索了陈泽凯这个名字。可二子毕竟只是个社会闲人,洪威为了灭掉陈泽凯,肯定会不遗余力,想必二子前脚刚离开派出所,洪威的人已经知道他们找的陈泽凯的信息。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洪威只知道老陈的私生子叫陈泽凯,通过追踪自己的调查记录,把陈泽凯这个大众名字锁定在承榆市。

可遗嘱上肯定不会提到陈泽凯是住在城里还是乡下,更不会提及陈泽凯的母亲已经去世这两个条件。所以现在也只是在三十多个同名同姓的陈泽凯中进行筛选,另一方面希望从苏北身上得到情报。

二子忽然将车拐进一个棚户区,他靠着对承榆市地理的了解,带着跟踪的帕萨特轿车兜起了圈子,当天色渐晚的时候,那辆车终于跟丢了。

这一晚上,不仅远在承榆市的苏北没有睡觉,江海更是动荡难安,尤其是洪威本人,他正面临着他人生最大的一个机会,几乎是唾手可得,柳氏集团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再次召开董事会的时候,柳寒烟以及她的所有股份都会瓦解冰消。

至于陈家的财产,以及目前儿子洪博文所控制的盛世地产,只要能除掉陈泽凯这个私生子,再让儿子和陈雪菲离婚,可以说老陈一半的家财都已经收入囊中。

第二天清晨,医院那边打来电话,老太太的身体状况很好,适合动手术。不过肾移植手术的医疗非常繁琐,在家属栏签字后,苏北和二子就被主刀医生“赶出”了本层楼。

医院对面有一个三星级的酒店,因为附近的饭馆都人满为患,两人又不想离医院太远,就选择去酒店吃午饭。

“对不起,两位先生,本层楼的餐厅已经全部被预订完毕。”服务员职业性的微笑说。

二子皱了皱眉头,说:“现在这么多张桌子没人,你骗谁呢?”

“不好意思。”女服务员很擅长于应对顾客的这种态度。

二子本身是很要面子的,尤其是他苏北哥来到家乡,吃顿饭你们居然说没位置,现在才上午十点多,就算有客人预定了中午的桌,还有一个多小时到正常饭点,难道还不能吃饭了吗。

这时,一个饶舌的男人声音在后面响起:“土包子也想来这里吃饭?呵呵……”

苏北斜视了一眼,是前天晚上抢走二子女朋友的宝马男,乔艳芸还挎着他的臂弯,一只手拿着黑墨镜,趾高气扬的看着两人。

宝马男伸手掏出一张酒店餐厅的金卡,随手递给服务员,很显然宝马男也没有提前预约,但是有酒店的金卡,自然而然的被奉为贵宾。

一男一**越感十足的霸占了二子看中的座位,故意慢吞吞的点单,时不时的在他眼前秀恩爱。

二子心里一直压着要揍他的怒火,他自己没面子还可以承受,但是这个人敢在苏北哥面前装大爷,不踹他一顿都难解心头之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