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扣在头上的汤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靠近窗边的一对情侣走了过来,因为他们还没点单,却在眼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说顾客是上帝,因为那两个男的没有金卡,就拒绝招待吗;随着他们继续听下去,隐约猜出宝马男撬了二子的墙角,还带到他眼前公然炫耀。

“两位朋友,我们的座位让给你们。”

二子正憋着对宝马男动手,忽然被人赠送了座位,转头看去:“这……”

让座的女士瞪了服务员一眼,冷笑道:“知道你为什么只能在酒店当服务员吗,因为你做人的器量也只会让你有这种成就。”

一直报以职业微笑的服务员也冷哼了一声:“小姐不用你指导我工作,哪位客人更加高贵,我从业这么多年还是能够分的清的,否则我也不会担任西餐部的领班。”

男人不满意的说道:“很抱歉,一秒前你是领班,你现在已经是下岗职工了。”他这次回国,立足于发展家族酒店,努力将三星级更上一层楼,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企业僵化了。

服务员还没意识到她已经被开除,阴奉阳违的笑着送两位让座的客人下楼。

因为这件小事,却让二子冷静下来,陪着苏北坐下来,随便点了几个菜,将菜单扔给那个十分欠揍的服务员。

“二子,开宝马那个男的是什么人,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过节?”苏北虽然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想过问,但是他刚才从乔艳芸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留恋和歉意,或许这个女孩儿有什么苦衷,或者是被逼无奈才抛弃二子的。

二子喝了口咖啡,叹了口气说:“是曾有过摩擦,咱们家的五金店以前是一个老师开的,因为他是妈曾经带过的一个学生,他忙不过来,正好看我没工作让我过去帮忙,没过两年,他调到别的市了,就把店整体租给我。”

苏北不知道这和宝马男有什么问题,就继续听下去。

“就他,开宝马的,叫宋明,他早就看中五金店的地理位置,因为是做服装生意的,想盘下来做仓库。谁知那位女老师人家根本不想卖底商,反而把店转给我,他就记仇了,去学校散播谣言,说我和那个女老师有婚外情,反正说的话很难听,惊动了校领导,最后才把女老师调到外地。”

苏北叹了口气,这可真是无奸不商,为了个店处心积虑什么都干的出来,这一点倒是有洪威的影子。

“我无所谓啊,随便他怎么说,可是人家女老师好心好意帮衬咱们家,她自己也有家庭和孩子,稀里糊涂的被扣上出轨的帽子,家里丈夫也开始跟她闹离婚,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所以我就去商场揍了宋明一顿,他一直怀恨在心。”

苏北怔了怔,低声说:“这种事你女朋友不会不知道,宋明只是为了报复你才和她在一起的,难道她不懂吗?”

二子本来不想跟苏北说这些,他不想把家庭软弱的一面展现给这位大哥,说到这里眼圈儿有些红了,攥了攥拳头说:“后来妈不是检查出肾脏有问题吗,我手里存的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跟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了,还是差得很远。”

苏北心很疼,十三个遇难战友中最该死的就是他,只有自己没有家人,可这些兄弟偏偏要拼死把自己保下来,这份情谊几辈子都无法偿还。

“我想,就算倾家荡产也得给妈治病,逼不得已想要把店面转让出去,可是认识的人又不多,对这个店感兴趣的只有宋明,于是我又找到了他。起初谈的时候,连店面带货物,一共是二十五万,宋明也口口声声说答应。”

“然后呢?”苏北意识到筹钱心切的二子被人利用了。

“妈的,这王八蛋根本就不是想买咱们家的店铺,一顿顿请他吃饭搓桑拿,他一直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拖着,我后来才反应过来,他故意玩我!”

之后的话二子说的模棱两可,更多的是他的猜测,每次请宋明吃饭,宋明都以俩人喝酒没劲,让你女朋友来一起吃为借口。当时二子没想到这么远,所以喝酒的时候就叫上了女朋友乔艳芸。

可是谁能想到,二子一直被蒙在鼓里,宋明背着二子给乔艳芸送包包送衣服,直到前天晚上宋明去二子家里接乔艳芸出去吃饭,被苏北两人撞破他们的好事,这层窗户纸才戳破。不然的话宋明就算上了乔艳芸,也会让二子当接盘侠,这招可是够狠毒的。

“艳芸认识我的时候,我因为在酒吧打架,藏到她开得美甲店里,后来我们好上了,妈妈那时也因为身体不好,我的性子已经收了,我一直以为我们能够风雨同舟共渡难关,可是没想到她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

正说着家常话时,那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将托盘上的一盆罗宋汤放在桌子上,弓着腰说道:“两位先生,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的。”

苏北寻声看过去,那个开宝马车的宋明一边转着手里的车钥匙,一边冲自己打了个响指。

二子刚要站起来,把这盆汤扣在他脑袋上,却发现这盆汤很奇怪,里面不是蘑菇,而是芹菜和韭菜。

二子脸疼得就红了,无需多言,是个男人都明白怎么回事,这哪里是罗宋汤,分明是宋明送过来的“绿色心情”。

二子隐忍看着苏北,无论什么事他都会毫无条件的听苏北的话,如果苏北哥让自己忍,他绝对不会动手,哪怕对方侵犯了自己的尊严。

“去吧。”苏北淡淡的说,随后补充了一句,“除了出人命外,你可以做任何事,当然失手出了人命,也有我在。”

二子得到苏北的默认甚至是鼓舞,心里一口恶气顶上脑门,端着那盆绿色心情朝着宋明走了过去。

正在和乔艳芸说悄悄话的宋明还全然不知,只听见后面服务员一声尖叫:“不要!”

一盆滚烫的热汤扣在宋明的脑袋上,精致的大腕磕碎在他脑袋上,额头被刺出一条口子,被热汤一烫,宋明痛苦的倒地,抱着脑袋滋哇乱叫。

这会还不是用餐的高峰期,少数的客人都朝这里看来,服务员捂着嘴巴,半晌才说出口:“你,你们敢伤人,叫保安,快报警!”

很快,酒店的几名彪形大汉冲上西餐厅。

苏北这才离开座位,在二子刚要和他们拼命的时候,将他拉住:“妈今天刚做完手术,你总不想让她老人家看到你受伤吧?”

“苏北哥……”

“做事要动脑,不要一意孤行,比如说……”

苏北的眼睛冒出一缕寒光,瞥了眼冲上来的几个保安,任由他们的拳头朝着自己砸过来。

砰!砰砰……

几声剧烈的撞击声音后,几名保安跌出几米开外,踉踉跄两的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无论是服务员还是客人都愣住了,分明是保安打了苏北,为什么被揍得人却是几个保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有人猜到是苏北动了手脚,却没一个人看清楚,

可是能把几名保安打出几米远,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而此时趴在地上擦脑袋上汤水的宋明顿时惊慌起来,二子本来就是个小混混,这个苏北看似平易近人,现在看来绝对是表面现象十足的凶狠。

在餐厅出现混乱之际,乔艳芸倒是很识趣,把宋明扶起来,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二子,两人急忙忙的离开。

苏北从兜里掏出几千块钱,放在地上一个受伤保安的面前,淡淡的说:“别装了,我知道你没受伤,这点意思算是请你们几个吃顿饭,当然如果不服的话,你可以选择找人来报复我。”

保安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不停地吞咽口水,他想不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二子跟在苏北身后,离开餐厅时,心里长出了一口恶气,他佩服苏北并不是因为他伸手多好,苏北哥永远给人一种无所畏惧却又值得信赖的感觉,跟着他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觉得害怕。

“苏北哥,我们换个地方吃吧。”

苏北摇了摇头,脚步停在楼梯口,凝神屏气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转而放弃走电梯,而是沿着楼梯朝上面走去。

二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轻手轻脚的跟在他屁后,一直到八楼客房楼层,终于能隐约的听到楼梯里有人在说话。

“你以为跪下来求我,我就会放过二子还有那小子?这个仇我要是不报的话,我宋明白混了这么多年。”宋明发狠的说道。

“明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说的条件我全都接受好不好,请你不要再伤害二子了。”乔艳芸的声音。

楼梯下,二子震惊的看着苏北,他不明白乔艳芸为什么替他求情,如果你真在乎我,为什么还会始乱终弃。

听声音,宋明似乎把地上跪着的乔艳芸拽了起来:“什么条件都答应,还是什么姿势都答应呢?嘿嘿,看你的服务态度了,把我伺候好了我就饶二子一命。”

在没人看到的角落,乔艳芸正在浑身哆嗦,宋明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服务态度”“伺候好了”……

难道真的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