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冰释前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哥……”

感觉不可思议的二子,听到前女友和宋明的对话后,察觉到气氛的不对,惊讶的看着他的苏北哥,

楼上的交易还在继续,宋明打电话给他市里收高利贷的朋友,告诉他们童二子犯到他头上了,言外之意是会意这些大流氓暗中废掉二子,而他另一方面,则连威胁带哄骗,将乔艳芸带进了客房,

等他们进了客房后,二子焦急的追了上去,他听得出來,前女友并不是自愿和宋明在一起的,联想到宋明算计自己的事情,恐怕女朋友也有他的苦衷,恐怕这也是苏北哥带他來的原因,

“苏北哥,我去想个办法弄张房卡來……”二子一边盯着楼道里的监视器,一边声的跟苏北说,一转头瞠目结舌的看着他,

苏北手里拿着一张电话卡和一张银行卡,在客房的刷卡器上滴滴一刷,门噗的一下锁芯弹开,闪出一条门缝來,

二子笑着挠挠头,苏北哥也太牛了,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当小偷都大有前途,

而此时房间里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宋明在浴室里放洗澡水,门缝的视野能看到乔艳芸焦虑而羞涩的站在床边,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二子心里猛地被戳了一下,

不管女友是背叛,还是被逼无奈,和另一个男人來开房,都是无法容忍的,

“乔艳芸,你怎么还不脱衣服,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脱了衣裳,帮我來按按肩膀,”

“我……”

“你什么你,呵呵,放心,我宋明吐口唾沫是个钉,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反悔,看见我放在床头的包了吗,钱我都带來了,”

乔艳芸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说:“我还有个条件,”

“哼,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乔艳芸只好迎合宋明的意愿,一粒粒的解开领口的扣子,羞红的双颊流下两行眼泪,“你说过就做你一个月的女朋友,你就会拿出三十万去买二子的店面,”

“我连合同都带來了,当然不会骗你,毕竟他那个店我一直都很想要,就算按照市价买也要二十几万,嘿嘿既然你委身于我,就多给他几万,这可是看你面子哦,”

门外的二子脑袋懵了,他终于明白,这个傻丫头并不是背叛自己,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帮自己卖店筹钱,

靠,宋明这个王八蛋只是靠拖着自己來威逼女友就范,他现在醒悟了,事到如今宋明还是不想买店,还在享受把他们玩弄于鼓掌的乐趣,至于以后女友发现宋明在骗他,那时候已经生米做成熟饭,而且送命这种人肯定不会怕她报复,

二子的拳头攥得咔咔响,苏北按住他的肩膀,低声说:“多忍耐一会儿,宋明还在洗澡,等他打电话叫的那些收高利贷的來了,一锅烩,”

二子坚信不疑的点点头,心里默默的感伤起來,因为自己的无能,让女朋友以这种方式替自己筹钱,幸亏苏北哥带他看到了真相,后果不堪设想,不仅误会了女朋友,还耽误了她一辈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宋明洗完澡走出浴室后,看到水灵灵的乔艳芸狼心大起,一种变态的心里在隐隐作祟,搓着手心朝着她走去,一直将犹豫不定的乔艳芸逼到床脚,正当乔艳芸想要拒绝时,却比迫不及待的宋明一把推到在床上,

这个时候,二子在门外大叫了一声,飞快的踹开房门,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奔着宋明的后背就是一脚,这一脚恨不能将宋明的黑心踹出來,吭哧,一声,

不等宋明站起來,二子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一边揍一边骂,“敢他妈骗我,敢打我女朋友主意,今天非把你肠子打出來不可,”

宋明抱着脑袋,他被刚才二子出其不意的一脚踹得毫无还击之力,现在更加被动,想找个还手的机会都沒有,只能咬着牙硬挺,“童林峰,你不得好死,敢跟我做对,你不想在承榆混了是吗,”

二子一脚踹在他的手背上,在他的手背上反复的碾压,宋明的那只手的骨头恐怕碎了不止一块,狼嚎鬼叫的呼救,只可惜这毕竟是三星级酒店,苏北替他们关上门后,这种声音是非常微弱的,

苏北叼着烟在门口为弟弟放风,有些尴尬和无奈,居然做起了小流氓的事情,当他听到宋明的嚎啕时,才憋不住笑了,笑得不是二子下手狠,而是到现在苏北才知道二子的真名叫童林峰,

一直以來,猎鹰的十三个弟兄几乎沒有秘密可叹,每次战斗任务结束后,二子的亲哥柱子,都会坐在树梢朝家乡的方向望去,然后用拙劣的台词歌颂家乡,还别说苏北正是被柱子的花言巧语骗到他家过了人生中第一个有家庭的新年,

时过境迁,柱子已经不在人世,可他的弟弟和老娘还在,苏北从这时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孤儿,包括柳寒烟在内,他有家庭,而且是十二个家庭,

房间里的殴打还在继续,

“威胁我,哈哈,老子压根就沒想在承榆市呆下去,”乳名唤作二子的童林峰抓着宋明的脑袋往墙上撞击,

二子现在就像一头疯了的饿狼,文质彬彬的宋明在他手里只是羔羊,想到宋明的所作所为,那种无以复加的气愤就演变成源源不断的力量,

“你个白痴,真以为我童二子是吓大的,别说我要离开承榆了,就算不走,也不会怕你这种狗东西,”二子拎起他的领子,冲着他的嘴巴就是一拳,这一拳下去,宋明连牙齿带血喷出一大口,被打的甚至有些不清,

乔艳芸突然抱住二子的胳膊,苦苦哀求的看着他:“二子,你冷静点,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

二子一腔怒火却不能委屈女朋友,她的做法是让男人愧疚一辈子的,但她的初衷毕竟是为了自己,“艳芸,你是因为给妈看病,才被这王八蛋骗的吗,”

“二子我……”

“别再说了,”二子挤出一个笑容,将女友涌入怀中,“傻瓜,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了,沒钱我们可以想办法,通过这种方式就算你救了我妈,你让她这辈子去哪儿找你这么好的儿媳妇,”

乔艳芸低下了头抹着眼角的泪水,这些天來所受的委屈,随着二子的原谅而烟消云散,随即又担心起來,

“二子,你的那个兄弟呢,你们打了宋明,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表哥是放高利贷的,派出所也有人……”

二子自信满满的说:“苏北可不是我兄弟,他是我哥哥,”

乔艳芸有些无语,这不一样吗:“可是宋明不买我们的店,妈怎么做手术,”

“笨蛋,早知道你是为了手术费,那天晚上就应该跟你说明了,苏北哥给家里拿了几百万,而且还要带我们去江海,”

“江海,,”乔艳芸生活在小城市中,对于大城市是有向往的,可是她也知道想要在大城市中找到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和工作,简直是大海捞针,

“嗯,苏北哥是做大生意的,总之,我要把这么多年來亏欠你和咱妈的都弥补上,虽然有点沒出息,但我就是要跟着苏北哥干了,谁让他是哥呢嘿嘿,”

二子话音未落,他的苏北哥被几个彪形大汉,用棒球棍和钢管逼近了客房,

苏北高举双手,做出一个很害怕的样子,边退边向几个高利贷份子求饶,

二子一愣,随即笑了,他的苏北哥是不想动静太大,果然,几名穿着黑西装的高利贷反锁上房门,他们接到宋明的电话,要让他们帮忙废了童二子,不过在此之前宋明还肮脏的邀请他们來享用一下乔艳芸的味道,

可是当高利贷们看到地上被打的七荤八素的宋明时,大吃一惊,怔怔的看着搂着乔艳芸的童二子,马上明白过來这两个人抓奸抓到酒店來了,

乔艳芸看到这么多的流氓冲进來,吓得脸色煞白,紧紧的抱着二子的胳膊,

“别怕,就凭这些砸碎根本都不用苏北哥动真格的,”

带头的高利贷男人冷冷的看着二子:“听狂啊,你的靠山就是这个窝囊废,呵呵,他要是动真格的又怎样,”

几个同伙哈哈大笑,苏北虽然体格似乎不错,但只是个小白脸,看见他们几个拿着家伙上來,吓得跟猫似的,

高利贷冷笑忽然停止,手里的一根合金棒球棍毫无征兆却极其凶残的砸向苏北的脑袋,一刹那间,乔艳芸一头栽到二子的怀里,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

砰,苏北连躲的意思都沒有,迎着棍棒一拳轰出,那根棒球棍以一个夸张的幅度跌落在地,高利贷的虎口顿时震得有鲜血流出,转头再看地上的半球滚,胳膊粗细的金属合金,居然被硬生生的捶出一个凹陷的洞,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脸惊骇,“这怎么可能,”“真的假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他们是收高利贷的,不能说经过多大的场面,但手段都极其残忍,否则也不会威慑到债主,可是看到地上躺着的铁棍,全都愣住了,如果苏北这一拳不是砸在棍子上,而是打在人的身上,岂不是能穿透一个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