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私生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明早就醒了,在他高利贷朋友进屋的时候,就想挣扎着起來,此时他的目光也注视着地上被极度扭曲的铁棍,马上放弃了这个念头,宋明知道童二子的哥是当兵的,这个男的应该是他哥的战友,可这种天壤之别的战斗力差距,让人连反抗的yuwang都失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带头人胆怯的看着苏北,差距实在太大,平时只有他们虐别人的份,可现在还沒动手,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來做什么,解释一下,如果理由合适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我,你……”带头人心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是來打断你和童二子腿的,显然这句话要是说出口的话,断腿的人肯定会是他,带头人虽然霸道但是不糊涂,从苏北的伸手和气势上來看,他绝对做得出这种事情,

“什么,你是來看我,哦,那就是來找我收高利贷的吗,”

“不是不是……”带头人一连说了几个不是,他暗暗捏了把汗,宋明这个王八蛋,到底得罪的是什么人,如果今天不走运的话,可能真的要栽在这里,

如果因为替宋明教训个人而把小命搭进去,那也太亏了,

带头人强迫自己冷静下來,从苏北的角度设身处地的为他考虑,终于做出一个明智的举动,走到乔艳芸和二子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二子,你看这事闹得,误会了,我真沒想到宋明这么缺德,是这么回事,他要买你的店,用的是我们公司开得三十万同城汇票,但这三十万汇票是违章支票,你可千万别卖给他,”

二子看着假惺惺的高利贷,冷哼了一声,“假支票,苏北哥,你说怎么办,”

苏北耸耸肩膀:“看他的觉悟,”

高利贷捏了把汗连忙说:“这真是宋明一手策划的,跟我们沒关系,不然这样,我马上向检查机关反应这件事,并且愿意做证人,”

顿了顿,他赶紧补充了一句,生怕说慢了得罪人:“二子你放一百个心,从今天开始承榆要有人欺负你,就是欺负我,”

二子冷笑道:“你觉得我需要你罩着,”

“呃,我说错了,啥时候二哥來咱们公司,老板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年轻有为……”

二子牵着女朋友的手离开,这个高利贷也只是保命的闲话,犯不上跟他废话,同理也不会小人得志的仗势欺人,今天母亲的换肾手术才是最重要的事,

走出酒店,乔艳芸心有余悸的拉着二子的手,乞求他原谅自己的愚蠢,这个社会实在太乱了,就算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为二子筹钱,都要被人欺骗,

当她知道二子要去江海的时候,心里又有些动容,目光注视着前面走路的苏北哥,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居然毫无理由出手就给二子两百万,

“二子,苏北哥你们什么时候走,”

“明后天吧,总之呢,苏北哥在这边还有公事,正好也等妈做手术,”

乔艳芸喃喃的哦了一声:“过年回來吗,”

二子这才明白女朋友的意思,拍着她脑袋笑道:“笨蛋,苏北哥是接我们去江海定居,不是去替人打工明白吗,咱们全家都去,你还有咱妈,等你父母退休了,也接到江海,那时候我们已经出人头地了,”

乔艳芸眼角闪过一丝欣喜,二子沒有因为自己做错事而抛弃,摇着手里的电话说:“时间这么紧啊,那我赶紧在五八同城上找一下房源,我们总不能一直住在苏北哥家里,”

前面走路的苏北也是这个意思,还是分开住的好,自己能忍柳寒烟那个臭脾气,要是让二子一家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岂不是得不偿失,虽然柳寒烟沒什么坏心,

“不用找房子了,我会安排好的,”苏北说,

二子笑道:“艳芸你还是改不了瞎操心的毛病,到了苏北哥的地盘,你还担心亏待我们吗……呃,苏北哥,你老家也是北方的吧,”

苏北回头和他们并肩走进医院,笑道:“咱妈今天做完手术,可能要养一两个月,这段时间你们什么工作都不要干了,照顾好咱妈,我回江海处理些公司的事情,再给你们买一处房子,到时候再來接你们,”

乔艳芸心里怦然心动,她不是爱钱的人,但这个社会沒钱显然是不行的,比如说这次婆婆的换肾手术,差点把二子逼疯了,

所以当她听说苏北要在江海给她们买房子的时候,险些尖叫出來,即便是承榆这种二线城市放假也在几千块一平米,那种北上广的一线大城市,怎么也要几万一平米,有人奋斗一生都付不起首付,而苏北哥现在要送给他们一处房子,能不激动才怪,

二子当然知道苏北为什么这么说,昨天已经耽搁了苏北哥的正事,似乎和那个叫陈泽凯的豪门遗产继承有关系,

“苏北哥,不如这样好了,妈手术完了,让艳芸留下來照顾她,给她们娘俩多留点钱再请几个护工帮忙照料,我跟你一块回江海,”

“也好,”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也沒有差别,苏北知道二子为什么这么讲,毕竟这里是承榆市,无论是交通还是各方面关系,二子还是能帮上自己的忙,

阴霾重重的童家,因为苏北的到來,似乎好运接二连三,当三人在手术大厅外又等候半个多小时后,门终于开了,

“王医生,我妈怎么样,”

“王医生,手术成功了吗,”

苏北也站了起來,目光一扫,沒有迫不及待的询问,扬起一个放松的笑容,

主刀王医生摘掉口罩,擦了擦额头的汗,将口罩挂在耳朵上,笑道:“手术非常的顺利,比预想中的好很多,真沒想到老太太的身体机能保持的这么好,这和日常良好的起居……”

在医生唠唠叨叨的时候,乔艳芸和二子早已在拥抱庆祝,

王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让他们小点声:“病人家属办理好住院手续了是吗,如果家里条件允许的话,最好要在医院接受一个月的疗养,然后再接回家慢慢养着,”

后面的几个医师已经推着手术台走出來,送进电梯直接转到住院处最昂贵的私人病房,老太太的麻药还沒有过,浑身插满了医疗管子,

儿子本來就非常孝顺,现在苏北哥回家了,手里又不缺钱,托了很大的关系,专门雇佣了一个医师和两名护工,这样也能让女朋友轻松一些,等母亲醒來后陪她聊聊天就行,

翌日天还沒亮,二子就开车和苏北再次來到陈泽凯的小屋,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很少,街边只有刚刚起床坐在路边打盹的环卫工,连早餐摊还沒有开出來,

当当当,苏北敲了几下门,

一根烟的功夫,体质虚弱的陈泽凯穿着一个背心走出來,一开门,屋里燥热湿潮,

“你们是,”

苏北进了屋,示意二子关上门,对心有余悸的陈泽凯说:“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你叫陈泽凯对吗,”

“是,你们是谁,”陈泽凯下意识的瞥了眼床头的日历牌,今天也不是交房租的日子,他踏踏实实过日子,也沒沾染上什么社会人,

“陈友良是我一个朋友,我叫苏北,这个是我弟弟叫他二子就行了,”

听到陈友良的名字,陈泽凯脸上满是惊愕,随后是愤怒,颤抖的拉开门:“请你们出去,我不欢迎你们,”

二子一阵郁闷,这孙子有病是吗,跟苏北哥大呼小叫的,

苏北示意二子坐下,笑道:“这么说,你真的是我要找的人了,”

陈泽凯异常的反应,苏北能够理解,当年老陈办的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來北方出差,把人家本地儿姑娘的肚子搞大了,拍拍屁股走人,人家姑娘变成黄脸婆再变成老太婆,一命呜呼了,儿子也拉扯大,而老陈这个时候才來和人家相认,不生气才怪,

“你回去告诉姓陈的,我妈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就是认识他,而我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姓陈,甩都甩不掉,如果有的选择,我恨不能……”

“他死了,”苏北淡淡的说,

陈泽凯正在破口大骂,忽然听到苏北说出这句话,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你说什么,”

“老陈死了,上个月的事,在我说明來意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老陈并不是我老板,算上是个长辈吧,不用你责骂诅咒他不是人,老陈这辈子郁郁而终,临死前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母子,可能你不知道,他并不是有意要抛弃你们母子,”

“不可能,他,他死有余辜……”陈泽凯淡薄的身体瑟瑟发抖,虽然是恨之入骨,但听到亲生父亲的死讯,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动容,

“让我把话说完,怎么抉择是你的问題,你应该侧面了解到,老陈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大老板,很多人都盯着他,包括他的私生活,尤其是他有一个姑爷,也就是你姐姐的丈夫洪博文,洪博文以及他老子,一直贪图陈家的家产,所以老陈要是告诉世人你是他儿子,洪威肯定会杀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