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千里追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拿起床头一个寒酸的杯子,抿了一口白开水,说:“老陈死后,遗嘱上有百分之七十的财产转让给你,价值十几个亿,坦白的说,不管我就算绑也要把你绑回去,”

这时,陈泽凯攥着拳头摇了摇头,说:“苏先生,你还是回去吧,我妈活着时沒花过他一分钱,我也不会要他一分钱,就算我穷死,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苏北眉头一皱,将一张老陈的遗像照片扔给他,嗔怒的说道:“不管老陈生前做了什么错失,他现在都死了,你是想用这种方式,幼稚得让他死不瞑目,还是有自虐心态,”

“我……”

“他是你父亲,哪怕是个禽兽,你也是他儿子懂吗,我想问问你,你妈抚养你这么多年,有责怪过老陈薄情寡义吗,说明你妈还是爱着你爸的,现在老人都走了,什么都不懂得你,就不能让他们九泉之下闭上眼睛,”

二子在一旁插嘴道:“哥们儿,你脾气也太倔强了吧,这可是十好几亿的家产,就算你努力奋斗几辈子都赚不來这些钱,”

陈泽凯苦涩的说道:“苏先生说得对,我妈临终前最不放心的就是我,最挂念的就是陈友良,我知道她不说,但希望我们父子能够相认,可是……”

苏北看见他动摇了,问道:“可是什么,”

“你刚才也说过了,姓洪的一家盯着这笔财产,我虽然沒有经历过大富大贵,但是电视还看过,我回到江海势单力薄,拿什么和他们争,更何况,你口中那个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她会甘心把财产给我,”

“如果你操心这个,我根本不会出现在你家,你还不明白吗,首先,不管你回不回去,洪威的人已经知道你是老陈的私生子,用不了多久,甚至我怀疑他们就在这周边等着,即便你不争,洪威会让你活下去吗,”

陈泽凯皱起了眉头,

苏北继续说道:“至于你姐姐,她叫陈雪菲,是个很不错的人,你是她世上唯一的至亲,她也是你的姐姐,打断骨头连着筋,这次我來就是受她的请求,万贯家财都可以不要,只是希望能够替你们的父亲老陈补偿你,”

短时间内,陈泽凯无法消化这么多的事情,他朴素而艰苦的生活,被突然到來的苏北所打破,人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震惊,先是未曾谋面父亲的去世,接着是十几亿的家产遗嘱,随后又被迫卷入一起遗产谋杀,已然完全打破他平淡无奇的生活,

陈泽凯知道,只要他今天走出这个门,或者是飞黄腾达,或者是刀山火海,有沒有这个胆量,他自己也在在犹豫和彷徨,

苏北和二子都在静静的等待他的答案,陈泽凯已经比正常人反应要强很多,试想一个社会底层的劳动者,连交女朋友的资本都沒有,突然有一天來了个陌生人,告诉他你爹死了,他生前是个亿万富豪,要把家产给你,这要比中了几百张福彩双色球都要震撼人心,

良久,陈泽凯走到热水壶前,给苏北和二子倒了杯水,

“苏先生,你觉得我有胜算吗,我能拿回陈友良继承给我的家产吗,”

“不能完全保证,总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不会太过于强求你,只是让你知道利害程度,怎么选择自己的人生是你的问題,”

陈泽凯惊讶又欣赏的看着苏北,他是个沒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书沒少读,对于成功是有渴望的,苏北的言行让他很震惊,从沒有因为亿万家财而鼓动自己冒险,却设身处地的为自己和陈家考虑,

“苏先生,你也看到我现在的生活条件了,这还是入秋,如果是夏天的话,房子里沒空调,像蒸笼一样,有时候晚上睡不着觉,就去网吧或者咖啡厅乘一会儿凉……苦我是真的吃够了,我,我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做一回人上人,”

二子一听,长长的松了口气,苏北哥的事情总算是落实了,拍着陈泽凯的肩膀说:“哥们儿,别的不敢说,如果今天來找你的是别人,你可能是另一种道路,遇到我苏北哥是你小子的福气,别一口一个苏先生叫了,听得我怪肉麻的,咱们承榆人从來不这么虚伪吧,你就叫他苏哥,或者北哥,当然你不能叫苏北哥,这是我的专利,”

被二子这么一调侃,苏北和陈泽凯都有些尴尬的笑了,

“那我就叫您苏哥吧,不管前途怎样,你不仅是我的恩人,也是我陈家的恩人,日后我飞黄腾达的那天,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好处,”

苏北摆摆手说:“走好你自己的路,我的好处,你姐姐已经给了,”

正要收拾行囊的陈泽凯忽然转过头,他已经把苏北当做朋友,笑道:“苏哥,你和我姐……我懂得,你刚才说洪博文要和我姐离婚,从而拿到家产,我姐你俩,”

与此同时,二子的目光也灼热的看着苏北,不得不说陈泽凯这小子还是有些发现的目光,“苏北哥,啧啧,你这么帅还有本事有魅力,女人一定非常……”

“赶紧简单收拾一下,现在出发,”苏北被两个毛头小子看的有些不自然,纠正道:“二子,这种话到了江海你千万别乱说,你嫂子是出了名的大醋坛子,”

陈泽凯的家沒什么好收拾的,重要的是他的出生证明等证件,连衣服和被子都沒有带,只装了一个小包,里面放着母亲留下的念想,

“好了,苏哥,我们走吧,”

这次苏北主动开车,瞥了眼副驾驶的二子说:“给你媳妇打电话,告诉他照顾好妈,我们一个月内來接他们,”

二子明白苏北的意思,既然已经带走陈泽凯,很有可能洪威的人已经锁定了他们,现在回家的话,女朋友和母亲也会暴露,虽然苏北哥厉害,但总不能一直在医院看守,只要去江海解决掉洪威,那时候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挂了电话,二子告诉苏北,母亲已经醒了虽然戴着氧气罩还不能说话,但是女朋友已经告诉老太太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安心养病,他和苏北先回一次江海,

“苏哥,我们坐火车还是飞机,”后排座位上的陈泽凯还是惴惴不安的样子,

回首望去,城中村的影子越來越模糊,陈泽凯心中多少会有些留恋,毕竟是生养自己的地方,再看前路时,陈泽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再也不会做低人一等的送奶工,

苏北摇摇头说:“车站、机场、码头,无论是江海方面,还是承榆市这边,肯定都有洪威的人,”

“苏北哥,你收拾这种砸碎不是手到擒來吗,”二子的个人信仰导致对苏北的盲目崇拜,

苏北无奈的笑道:“所以才要走公路,飞机会包扎、火车会出轨,船会沉,但只要在地面上,一切就都在你苏北哥的掌控之中,”

二子哈哈大笑,转头对陈泽凯吹嘘道:“听见沒有,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不等他说完,苏北补充道:“我们尽量低调的返回江海,路上闹出太大动静的话,不提洪威,就算当地警方会容忍我们吗,什么社会了,做事要动脑子,别整天吹牛,”

“哦……嘿嘿,还是苏北哥智谋过人,”

苏北的担心是正确的,而二子的自信很快也被击破,洪威是破釜沉舟的人,逼急了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出來,

洪威有一张底牌,当然他这样的老狐狸在江海潜伏几十年之久,总会接触到别人接触不到的东西,上周潜入柳氏集团总公司仓储,对雪芙蓉产品下毒以及更改配方的男人,就是洪威的底牌,洪威称之为蝎子,是国际杀手集团的退隐杀手,伸手可能和苏北有差距,但是暗杀追踪等犯罪事件,绝对是行家中的高手,

那天,蝎子手下來到承榆市,开着帕萨特轿车跟随苏北转了一圈最后跟丢,蝎子便动用许多手段,通过二手车交易市场,锁定了苏北开的这辆二手普桑的车牌号,

几个小时候,当苏北开车驶出承榆市地界,沒有走高速,在偏僻的省道前行事,已然有两辆适合越野奔袭的斯巴鲁越野车追踪上來,

车里的气氛突然紧张起來,陈泽凯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边侧目斜视后方跟踪车辆,一边惴惴不安的提醒苏北,

如果陈泽凯都发现被跟踪的话,苏北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这里地形复杂,正好经过乡镇和村庄,在这里发生火拼的话,不仅危害大,还会暴漏目标,

“你们俩都抓紧坐稳了,”苏北朝车窗外吐出烟头,突然一脚油门下去,车速猛然间提升上來,风驰电掣一般,当然这只是相对于旁边经过的拖拉机,二子这辆二手车的性能不怎么样,百公里提速和人家沒法比,好在车况良好,沒出现紧急时刻掉链子的情况,

后面跟踪的车辆也霍然加速,三辆车的距离越來越近,

“趴下,”苏北忽然说,

二子和陈泽凯沒反应过來发生什么事,但还是本能的卧倒,

哒哒哒,一串机关枪扫射的声音,子弹从后车窗飘过,再斜视车窗,已经被打成了筛子眼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