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激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顾虑很多,既要照顾到村镇免受祸端,尽快驶离到人烟稀少的地方,还要顾及到两位小兄弟的安全,毕竟这两个人任何一个出意外,都是不可原谅的,

滴滴,嗡,桑塔纳轿车擦着一辆拉水泥的卡车轮子,几乎是擦肩而过,连半个后视镜都刮掉了,正因为这辆货车的阻拦,暂时拉开和后面两辆车的距离,朝着远山奔驰而去,

哒哒哒,枪声还回荡在小山村里,恐怕村民沒也沒想到这是枪声而不是鞭炮,

“苏哥,你这次不会是一个人來的吧……”陈泽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既然洪威派大队人马追杀他,苏北有所察觉,为什么还要单枪匹马,

“靠,都动上枪了,你别唧唧歪歪的,有苏北哥在还让你死了不成,”二子非常不满的骂道,

“我并不是不信任苏哥的能力,可是他们人多势众,还有枪,怎么办,报警,”

苏北一阵无语,到底是个菜鸟,报警岂不是把你的脑袋正好送到洪威面前,看到前面有一个山洞,直觉上判断这辆桑塔纳恐怕已经漏油了,有山洞作掩护还好,追出大路,简直成了人家的活靶子,

不过幸亏是走公路,能够见机行事,“坐稳,”

话音一落,车体剧烈抖动起來,苏北发挥老式轿车地盘悬挂比较高的特点,将车开到山洞台阶上,行驶半分钟左右,山洞一侧有一个工程施工时存放工具的侧洞,苏北一个急转,将车倒着开进山洞,并且将大灯关掉,

“下车,”

“好好,赶紧逃,趁他们沒來之前……”陈泽凯率先跳下车,往來路上看去,那两辆越野马上就追上來,不过以他们的速度,很可能不会发现这个侧洞,看样子苏北确实很有本事,能通过这种方式巧妙的逃生,

苏北熟练的拿起两块转压在油门上,扯断驾驶台上的一段电线,拴住另一块砖,压在离合器上,示意他们两个别出声靠后,

当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开來的时候,陈泽凯和二子的呼吸都要静止了,生怕发出一点声音让敌人听到,

可是对方显然也非常的专业,不了解山洞的情形,车速放慢,不急于追逐,以他们的设备,还不至于跟丢苏北,何况他们的车体已经受伤了,

但是他们沒有算到的是,苏北已经猜到他们要减速,不过正合他意,当第一辆越野车到來之际,猛地一拉绳索,将抵压离合器的转头拽开,这辆桑塔纳像一个肩头似的冲出侧洞,重重的撞在第一辆车的后尾,

砰,轰隆,一团浓烟和火光后,呛鼻的汽油味让几人都咳嗽了几声,再朝外面看去,第一辆车笼罩在浓烟之中,几个持枪匪徒任何生存几率都沒有,即便不发生爆炸,这种超过一百迈的近距离垂直撞击,能留下全尸就不错了,

陈泽凯捂着胸口,杀人了,天啊,今天发生的事情足够他前半生的总和,机遇不会给沒准备的人,当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呆若木鸡只有死路一条,

因为随着第二辆越野车的急刹车声音,车上蹦下來四个手持冲锋枪的黑衣人,将车灯调到最亮,时不时的朝着怀疑地点发出几个点射,枪声在山洞里被无限扩大,听上去震耳欲聋,

砰砰,

“出來,我知道你们躲在这里,”

“沒路了,把陈泽凯交出來,放你一条生路,”

“朋友不可否认你有些本事,不过到此为止了,交出陈泽凯,咱们还可以谈谈,”

陈泽凯心都卡在嗓子眼,看着旁边的二子,这两个人虽然不错,但毕竟不是莫逆之交,为了求生,会不会真的将自己交给洪威的人呢,

苏北点了根烟,高举双手走出山洞,在强光车灯下四个黑衣人突然举起枪对准苏北的脑袋,

“对不住了朋友,我们求财,看不错的话,陈泽凯应该就在你身后吧,”

“是,”

“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在几把冲锋枪的威逼下,黑衣人依然沒有放松警惕,缓缓的向苏北推进,

苏北吸了口烟,淡淡的问道:“洪威派你们來的,”

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沒有回答,但也说明苏北所说的就是答案,

“看來我沒说错是吗,不过我很好奇,如果是洪威让你们來的,他应该告诉过你们我不太好对付才对……”苏北原地蹲下,不过只是蓄势而发的前奏,这几个黑衣人确实有些实力,属于职业杀手的类型,看來洪威真的下了血本,

“你是不好对付,我们现在信了,所以更不能轻敌,抱歉,开枪,”带头的黑衣人做了个手势,四把枪齐刷刷的对准苏北的脑袋一阵点射,哒哒哒,砰砰,

苏北冷笑一声,原地弹起,闪过这一波的射击,眼如星芒,在失去视线的情况下,还能映射透骨的寒光,仅凭长年累月枪林弹雨的经验,躲过射击,如同鬼魅一般闪身來到几人身前,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苏北的手飞快的按住跟他讲话黑衣人的枪筒,弓起右腿,膝盖猛然间顶到黑衣人的肚子上,

噗,黑衣人承受着铁锤一样的撞击,身体笔直的飞出几米开外,重重的撞在山洞墙壁上,掉在地上的时候,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开,开枪……”其他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北,这怎么可能,这是人类的反应速度吗,

直到这时,黑衣人才意识到蝎子的嘱咐,尽量不要和这个苏北接触,沒想到还是犯了大忌,可是他们沒能抢先苏北一步找到陈泽凯,只有采取这种方式,

另一名黑衣人的枪刚刚对准苏北,苏北的大拇指按在枪筒上,一颗子弹的初速度还沒有起來,就被苏北挡回去,在枪筒内擦燃火药,一股青烟之后,黑衣人被火药的烈烟熏的失去先机,当他回过神來的时候,那把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砰,

唰,一把匕首朝着苏北的背后刺了过來,修炼古武的人强悍的不仅仅是体质,还有内气,更有常人所不具备的类似于第六感的预判能力,这也是为何苏北看到一个对手后,能一眼看透对方的实力水平,

无须夸张的闪躲动作,略微移开一点,匕首擦着他西装而过,苏北顺势抓住他的头发摔向山洞的顶端,砰,高高飞起,轰,跌落在地,

仅剩的一人犹豫不决,他几乎是神经崩溃,蝎子所带的他们这批杀手,在国际上个顶个都是通缉犯,连国际刑警都无可奈何,可是在苏北眼里几乎连玩具都不配,

“你……你是不是人,”临死前,这句话脱口而出,并不是骂苏北,而是真的怀疑见鬼了,

良久,当山洞变得寂静如初的时候,二子才和陈泽凯走出隐藏的侧洞,这一点自信二子还是有的,他很想和苏北哥并肩作战,但知道自己出去只会添乱,而陈泽凯干脆吓得腿肚子抽筋,如果二子嗅觉敏锐一些,还会闻到一股尿味,

外面苏北早早的就完事了,将几个杀手装进前方那辆燃着浓烟的越野车里,从后方车辆中抽去一些汽油,加上二子那辆桑塔纳,一个烟头扔过去,轰,的一下,一团篝火照亮了整个山洞,

“苏北哥,你手艺够精的,毁尸灭迹都这么专业,嘿嘿,”

苏北踹了他一脚说:“别废话,上车,”

这条路苏北不打算走了,这几个人出事后,蝎子那边肯定会在沿途布置重兵,即便沒有,山洞发生车体爆炸,也很快会察觉到山洞之中枪战的痕迹,

将车倒出山洞,从一条山间小路开到高速上,不过这段高速只走了一个小时,在第一个收费口就下來,每一段路的选择都不能重复时间太久,这一点常识苏北还是有的,

傍晚十分,这辆斯巴鲁已经开出省界,在途中的一个加油站加满汽油,买了些吃的,沒有做任何停顿继续赶路,

“苏北哥,今晚应该沒什么事了,你休息一会儿我开,”

苏北想了想,肚子也饿了,让二子开车,自己坐在副驾驶上,后面陈泽凯已经递上一瓶打开的啤酒,苏北不大情愿的接过來,虽然沒有戳破,但是他知道陈泽凯尿裤子了一直沒洗手,

“苏哥,我怎么报答你才好呢,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沒命了,”

苏北咬开一袋熟食牛肉,大口吞咽起來,淡笑道:“感谢就免了,到江海后,把老陈的地产集团做好,别辜负他在天之灵,”

“苏哥你放心,我从小到大受穷受怕了,不是见钱眼开的败家子,而且我上过大学,也学过经济接触过房地产,我会努力的,”

苏北点点头说:“压力不用那么大,这不还有你姐姐吗,对了,还有一个四岁的小孩儿,呵呵,现在你父亲沒了,她也要离婚,一个女人很不容易,”

“苏北哥,是不是我耳鸣了,好像有警车的声音似的,”

苏北笑道:“是你耳朵太好使了,甩掉他们,前方路口上高速,不要停车交过桥费,直接撞过去,”

“好嘞,”

二子本身就是个坏小子,因为生活的压力过早的变成小老头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要他苏北哥允许他做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