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再遭毒手的周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方高速路口,当收费站的人员准备伸手开票的时候,这辆斯巴鲁丝毫沒有减速的意思,砰,撞开黄色的栏杆,直接冲向高速路,收费员反映了半天,连忙通知下一个收费口有辆车逃票,那边迟疑的问车牌号或车型,他答道车速太快沒有看清,对方一阵无语挂掉电话,高速公路上多少辆车,难道因为五块钱的票一辆辆的检查吗,

“苏北哥,刚才你怎么沒弄支枪啊,”二子突然说,

“要枪干什么,”苏北问,

“呃,我知道以你的伸手不需要枪,你给我弄一支玩玩,还记得那年你回家过年,我扛着你的大狙去山上打野兔吗,”

苏北拿起一个花生米拽在他脸上说:“还有脸说,给你十发子弹玩,你就打回一只野羊回來,后來才知道那是别人家养的羊,”

二子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心:“手痒痒,一直想玩,”

“让你练靶子还可以,枪要真好玩,我还退伍干什么,以后尽量不要摸那东西了,手痒就去模拟打靶场,”

在两人说话时,陈泽凯心有余悸的想起刚才的杀人案,他从沒经过这种惊险场面,可这还只是开始,回到江海后,又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苏北路上的话也不多,眯着眼睛,二子以为他休息,不再打扰他,加快了速度,苏北当然沒睡,他担心的是江海的人,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承榆,都因为洪威而闹出这么大动静,在江海又会怎样,柳寒烟怎么样了,周曼呢,姜涛和陈雪菲呢,

苏北的担心更像是一种预感,

江海市临南县城的某栋私人别墅中,

蝎子从远程视屏中,得知临南的手下失利了,

“苏北还有一个男人,加上陈泽凯一共三个,在夹子山省道山洞炸了我们的车,估计是走三零二这条线,无非是省道和地方道路的偏差,”

“第二套方案,放心,苏北一定会走三零三,在胡月河这里设卡子,无论生死,”

“可是Machine……既然我们能想到,苏北肯定也能想到,所以还是三零二保险一些,”

蝎子的英文名是Machine,但平时很少有人叫,

“哼,你太小看他了,你的这个选择是针对正规军特种兵的,他们的作战方案我们研究的很透彻,经过白天的事,苏北一定能预知到我们的手段,走三零三,他明知道会有伏击也会选择,因为三零三还有一条水路,可以渡江,还省下半天的路程,为了赶时间他肯定会冒着个险,”

“万一猜错了……”

“我猜错了就杀了你,”蝎子不讲理的说,一头很有个性的南美风格嘻哈头发,眼角的伤疤让人看一眼就会做恶梦,这是一条很长的刀伤,为了掩饰或者是纪念这个伤口,蝎子以伤口为主干纹了一只血红色的毒蝎,

说完,蝎子从凳子上站起來,合上笔记本电脑,

洪威在房间里踱來踱去,他现在非常不放心,虽然有蝎子最后做担保,但万一苏北把陈泽凯平安送回來,遗嘱一宣布,他多年的心血前功尽弃,

蝎子瞥了眼焦躁不安的洪威,“想什么呢洪大老板,”

“不是我不相信你,蝎子,我们几年的交情有了吧,这个苏北给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So?”

洪威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开來,笑道:“我们的动静不能闹得太大,这种事情可以智取,苏北的女朋友是柳寒烟的专属秘书周曼,如果你让几个兄弟把周曼给……”

“周曼,”蝎子犹豫起來,

洪威坚定的点点头:“以前我们公司的人有传言,我还不信,直到前一段时间,发现苏北在周曼的家里过夜,我才确定了这个传闻,”

为了能够灭掉陈泽凯,洪威不惜一切代价,连专业的杀手团队都已经用上,可想而知这个价钱是相当昂贵的,

洪威给蝎子倒了杯红酒,老狐狸用上激将法,笑道:“怎么,对一个女人下手你于心不忍,”

“呵呵,不至于,客户的需求永远是第一位,杀手可不是特种兵,只要达到目标,不惜任何手段,我只是在怀疑,苏北会为了一个玩过了的女人冒险吗,”

“一定会的,以我对这个人的了解,他看似平易近人,实际上心气极高,容易冲动,”

蝎子斜睨了他一眼,打了个响指,说:“就按你说的办,如果我的人真的挡不住苏北,他们回到江海,不会给我们任何机会,就会联系陈雪菲公布遗嘱,”

“所以才需要用陈泽凯來换他的女人,看他怎样抉择喽,我想为了陈友良的那点安慰奖,苏北肯定能选择正确答案的,”

蝎子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简单的布置了几句后,挂了电话,又对洪威说道:“现在该拿出你的看家本事,给柳寒烟她们施加一点压力,也好催催苏北,让他选择三零三这条线路,”

周曼这几天非常忙,和柳寒烟去各种地方开会,有时候甚至睡在公司,为了公司形象,又不得不穿高跟鞋,回到家后脚面都肿了,

叮铃铃,正当周曼用刚买回來的足底按摩浴桶泡脚时,手机响了,楼下有一份快递让自己去拿,

周曼心道我都多久沒有从网上买东西了,细问才知道,是柳寒烟让她连夜赶制的一份材料,

趿拉上拖鞋,只穿着睡裙的周曼,非常不情愿的下楼,柳寒烟那个女魔头,连休息时间都不给她留,苏北为什么偏偏喜欢那种女人,

现在已经接近夜间十一点,周曼所住的人才公寓都是上班族,小区里空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还好治安不错,两个门卫大哥也非常的敬业,

在马路对面,周曼看到一辆红色面包车,上面贴着一个宅电寄送公司的标志,

“你好,请问有我的快递吗,”

在车边抽烟的快递员,将工作帽压的很低,低声问:“叫什么名字,”

“周曼,”

快递员扬起一个邪恶的笑容,瞥了眼马路对面的两个公寓保安,对周曼说:“你过來看看哪份是你的,快递比较多,见谅,”

“沒关系,”

周曼是最适合做老婆的人选,除了对待爱情的事上比较钻牛角尖,几乎趋近于任何男人心中的理想角色,温柔贤惠,很理解这些送快递的辛苦,当她來到背对小区的车门前弯腰找快递时,一块湿毛巾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快递员“业务”熟练的抱起周曼将她推上车,车厢里还有一个穿运动服的男人,直接用透明胶带在周曼的手脚上缠上,

这只是几秒钟的事情,这辆宅电寄送的快递车便消失在人才公寓,甚至连保安都忽略周曼去了哪里,

车厢里,周曼反复的弹打着,她这才反应过來又遇到绑架的了,拼命的想要呼叫,却被人堵住了嘴,她本能的并上自己的双腿,她出來时穿得很少,

……

“苏北哥,省道可走高速,国道上面车多一点,地方道路的话……”

“走这条路,”苏北眯着眼睛,用指尖在导航上指了一下,

二子在承榆市做五金生意,经常送货进货,对附近省份和地形还是比较了解的,“这条,这条确实是最近的路,不过最近不就是最危险……呃,苏北哥说了算,”

在岔路口,二子将车掉头转向地方道路,

“苏北哥,我前年走过这里一次,背靠胡月河,要是有事的话,还可以坐船呢,进可攻退可守,嗯,还是你厉害,居然一眼就发现了,”

苏北沒理会二子的恭维,他只是想选近路,至于哪条路危险,所有的路都有危险,洪威不会给自己赌博的机会,这条胡月河恐怕更是机关重重,因为是最近的路,

就在半小时前,苏北接到姜涛的电话,检查部门带走了柳寒烟,安琪儿正在跟她父亲求情,将柳寒烟保释出來,询问苏北探亲什么时候回來,

苏北出门的目的不会告诉太多人,知情的也只有柳寒烟和陈雪菲,因而即便江海出事,她们为了不让自己着急,也不会催促,姜涛以为苏北单纯的回家串亲戚,所以才打过电话來,

苏北猜到这是洪威放出的烟雾弹,沒跟二子和陈泽凯说明,是怕他们害怕,

“苏哥,你有心事,”陈泽凯刚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在噩梦中惊醒,看到苏北凝神闭幕,眉头皱成了一朵花,经过白天的事,他更加肯定姐姐拜托苏北的原因,

“一些私事,无关紧要,”苏北回答的很简洁,

“苏哥,我刚才还是想了想,洪威本事再大,他也斗不过王法,不如我们报警怎么样,这里是外省,难道他触眼通天全国都有他的人,我不相信,”

苏北苦笑道:“我也不相信,”

停顿了一下,苏北点了一根提神的烟,即便是铁人三天三夜沒有睡觉还是扛不住,疲劳感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但你知道为什么电视中绑架案发生后,家属都不会选择报警,而是筹钱息事宁人吗,”

二子回头很不友好的瞪了怀疑苏北选择的陈泽凯一眼,说道:“把你交给警方,将情况说明白,人家确实派警员送你回去,可你以为是飞着回去吗,你觉得在苏北哥身边安全,还是在别人身边安全,”

陈泽凯被呛的哑口无言,脸色辣红,讪讪的笑了,忧心忡忡的看着车窗外的夜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