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芦苇荡战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听二子说起胡月河,从手机地图上查看了一下,胡月河的对岸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县城,如果绕道过河的话,会花费半天的路程,

只是苏北不确定是否有船,车能不能一起渡河,总之胡月河这条路是走定了,一路上大家都沒说话,将近半夜两点的时候,越野车停在一条水泥路面上,再往前就是土路,一条目测二十几米宽的河流挡住了去路,

“苏北哥,那有亮光,估计有船……”说到这儿,二子意识到有船的地方,是不是意味着就有埋伏呢,这一路他是见识到世界有多大了,

“苏哥,你看那,”

三人循声望去,原來距离道路一公里左右的江边,有县城治安防护的巡逻船只,不过已经远离了这里,就算是呼喊也听不见,

苏北摆摆手示意他打消这个念头,转身对二子说:“我去那边抢船,大概二十分钟吧,等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会喊你们出來,我不出现的话,你们就一直躲着,”

说着苏北从车里拿出一把路上买的两把菜刀,递给他俩:“砍些树枝,把车先藏起來,然后你们俩躲到芦苇荡里,”

“苏北哥,我们一起过去吧,”

“别太相信我,我心里也沒谱,况且一边战斗一边照顾你们,容易分心,”

二子不再说话,去收割了一些芦苇将车盖上,这一路上这辆车将近十个小时的飞奔,机器盖子都快冒烟了,做完这些,才和陈泽凯躲进芦苇荡子里,

苏北安顿好他俩后,独自朝着江边的亮光处走去,

这是个废弃的渔村,亮光的地方是原來是个海产品加工厂,厂房的门开着,里面几个持枪杀手坐在桌子前吃夜宵,

“那小子会不会走这条路,”

“管他呢,干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真不知道昨天那几个废物是怎么搞得,居然被姓苏的一个人给办了,”

“不可能吧,一个人八支枪,你办一个给我看看,不知道别乱说,听风就是雨的,那帮废物是中了那小子的奸计,三辆车撞在一起,当场就爆炸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Machine为什么让我们堵水路,”

“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会选择走水路,”

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几名杀手的对话,同一时间将枪口对准了苏北的眉心,

“呵呵,你是來束手就擒的吗,陈泽凯人呢,”

“你觉得我会回答死人的问題吗,”苏北反问,

这只有三个杀手,苏北知道这几个是看船只的,他在经过厂房时,已经感受到至少有十几个人潜伏着,直觉告诉他实力都不俗,甚至不输给楚鼎天那样的武学奇才,而这几个表面上的,只是诱饵而已,还浑然不知被他们的老大出卖了,

“你是在跟我说话……”

噗,苏北手指一弹,刚刚经过厂房时,随手拔出了几根锈迹斑斑的铁钉,杀手的话还沒有说出口,一根七寸长的铁钉扎进他的眉心,当场毫无征兆的到底,

剩下的两个人呆呆的看着倒下的同伴,咽了口唾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怪不得蝎子派出压箱底儿的重兵,甚至连对方怎样出招都不知道,就已经死了一个,

哒哒哒,一阵机枪扫射,苏北压根沒想和这些诱饵耽搁太久的时间,虽然陈泽凯和二子藏得很隐蔽,但毕竟还是有危险的,抖手又是两根钉子飞出去,结束了两人的生命,

隐藏在房梁上的几名杀手暗暗吃惊,双手抱着廊柱,嘴里各自咬着一把刺刀,真正的高手向來是不用枪的,因为机动性和可控性能太差,对敌人的杀伤还有限,

本來这间厂房里埋藏了几颗威力很大的炸药,他们却沒有按下遥控器,毕竟苏北只是个保镖,他们打草惊蛇的话,陈泽凯这块肥肉会打草惊蛇,找起來又比较麻烦,

苏北从桌子上把渔船的钥匙串拿起來,踩着沉重的脚步离开,眼神朝上方瞥了一眼,对于他们的目标心知肚明,

目睹苏北离开,通过无线电几个队友之间相互联系,在暗中追踪苏北,想等待苏北放松警惕后,陈泽凯露面,然后再下手,

“四号位置,”

“四号收到,目标还在视线之中……”

当代号为四号的高级杀手以为锁定苏北的方向时,他的视野突然有一个影子晃动了一下,就在他停顿的几秒钟内,苏北已经潜伏到他的身后,用杀手绑腿上的刺刀割断了他的喉咙,发出微弱的声音,

“喂喂,说话,四号,五号你去看看这小子搞什么飞机,”

“五号收……噗,啊……”

五号的反应速度略快,他从狙击步枪的夜视仪中看到苏北飞奔而來,本能的一狙知道沒有命中,横起手里的短刀,还沒有离开掩藏地点,就被刺穿了胸口,

“不好不好,情况有变,他知道我们潜伏的位置,正在逐个击杀,隐蔽沒有用了,在他杀掉下一个之前,一起冲出去,这个人……可能不是我们一个两个能对付的了的,”一号指挥官当机立断,凭借四号五号的突然失去联系,就知道被苏北做掉了,

一号的话音刚落,在厂房以及船舱甚至水边,潜伏着的十几名杀手一跃而出,手里明晃晃的刺刀,朝着苏北的方向杀來,

平白无辜被干掉两个同伴,杀手们心中隐隐作祟,是不是他们的情报被暴露了,隐藏暗杀的时机,他们出道时候就是高手,怎么会暴露给苏北呢,而苏北的行踪沒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去杀掉四号五号,着实让人诧异,难道他有人体导航吗,

原有计划破产,杀手们采取更直接的方式,先杀掉苏北,至于陈泽凯只能慢慢找了,总不能让苏北一个个的解决他们,

“好大的胆子,居然一个人來,”

一阵刀光剑影呼啸而來,苏北被团团包围,

苏北对于这种人自然是沒必要隐藏实力,一拳轰出,拳头带着凌厉的内气,击中一把劈來的刺刀,

咔嚓,刀居然折成两断,杀手诧异的看着手里的半把刀,他纵横世界这么多年,从沒听说过拳头可以对抗刀的,难道拳头不会被劈成两半吗,还是说拳头比刀要硬,

想到这里,杀手忽然联想到以前听到的传闻,华夏武术的内气,怪不得这一拳会带着风声,简直是在他拳头上裹着一层坚硬无比却又无形的防护罩,

在杀手忧郁的时候,那只拳头已经砸在他的脑袋上,发出砰的一声,毫无招架之力的倒下,

众人颜色大变,原來他不是胆子大而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所有杀手都拿出汹涌澎湃的杀机,以百分之一百二的应战态度和苏北进行拼杀,

打斗的过程是相当壮观甚至惨烈的,冷兵器碰撞的声音,以及刀刺进肉的恐怖声音,场面狼嚎鬼叫甚至是血肉横飞,

苏北对于这群杀手也很惊讶,和白天对付的是两个实力档次,这些人要是放在都市里,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危险元素,

苏北躲过一把枪,冲着两个迎面而來的杀手一个颇为标准的泼射,他们居然也能躲过去,苏北敏锐的发觉,这些人无论是战斗还是枪械以及追踪,都是非常针对正规特种兵而制定的,

战场逐渐转移,一直打到路上,杀手死伤过半,而苏北的胳膊也被划了一刀,索性伤口不深,面对一个实力差距是明显的,可要是打一群人,苏北也有些吃不消,

而这时,隐藏在芦苇荡里的二子紧紧的攥着手里的一根修车撬棍,他知道自己出去会给苏北添麻烦,可是看着自己的哥哥在外面拼杀,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这是非常煎熬甚至难受的事情,

“你在这儿蹲好了,我去帮忙,”二子一咬牙,冲了出去,

陈泽凯怔了怔,他非常害怕,他的前半生不要说杀人,连打架斗殴都沒参与过,可是看到别人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而努力,自己再无能也不能顿下去了,手持两把菜刀也冲了出去,

二子和陈泽凯的突然出现,不要说杀手们,就连苏北都沒想到,但是却收到了意外的效果,

这些杀手为了全力对付苏北,不顾地形和后果,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在他身上,甚至当二子冲上來,抡起撬棍,重重的砸在一个杀手的头上时,杀手头破血流倒地前,还以为是挨了苏北的拳头,

陈泽凯清晰的看到血和刀在飞舞,吓得腿肚子有些发软,木讷的扬起手里的菜刀,朝着人群扔了进去,也不知道具体伤沒伤刀人,已经抖做一团,

当杀手注意到陈泽凯出现后,互相对视了一眼,放弃苏北,瞬间扑向陈泽凯,毕竟他才是目标人物,一把刺刀扎向陈泽凯胸膛时,苏北准时出现在他面前,单手抓着刺刀,刀刃割破手掌心,血顺着刀背滴滴答答流淌下來,

苏北一拳轰出将持刀杀手击出十几米开外,噗通一声掉进河水里,咧了咧嘴,手掌上的伤口太深,连拳头都攥不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