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恨之入骨的手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却二子误打误撞撂倒一个,苏北陷入以一敌众的态势,这更加让身后被保护的两个大男孩觉得热血翻滚,尤其是陈泽凯,看到受伤的苏北,满心的内疚,却吓得拿不动腿,反而要拖苏北的后腿,

热血也是相对的,虽然这两个小兄弟只能帮倒忙,但是面对危险,能挺身而出,苏北心里还是很感动,

苏北冷冷一笑,环视了一周最后这几个杀手,将白衬衣的袖子撕扯下來,将自己的手掌心捆上止血,瞥了眼旁边跃跃欲试的二子,

“退后,保护好自己和陈泽凯,还轮不到你这个当弟弟的來帮我,”

双方似乎都成了强弩之末,要知道这些国际通缉犯是专门特种兵的克星,从第一次杀人训练,就是标榜正规部队的作战方式,可惜他们遇到的特种兵是苏北,在这场混战中,因为两个小兄弟的加入,气势逐渐倒向这边,

苏北缠好手臂,也给对方一些喘息机会,再次布置战术,从四面夹攻而來,苏北担心耽搁的时间太久,对方还会有增援,到那时才是真正的麻烦,

索性苏北提起所有内气赌这一把,脚尖一点,形同离弦之箭一样,以最强的爆发力擒住左侧杀手的脖子沒有做任何停留,嘎巴一声,后面的刺刀已经朝他背后扎來,苏北转身一通暴风骤雨般的拳点,将后方的两人打翻在地,

这几个人只是用來拖住苏北,而剩下的一个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去击杀陈泽凯,说时迟那时快,苏北抓起地上的一根刺刀,就在杀手甩出的飞刀,即将命中逃跑中的陈泽凯后脑勺时,苏北飞出的刺刀恰到好处将起凌空击落,

当这场残忍血腥的战斗结束时,就连沒有参战的陈泽凯浑身都沾满了泥土和鲜血,而二子也感觉到手臂发麻,他沒受伤,为了保护陈泽凯,几十斤重的撬棍,他左右开抡,足足撑了好几分钟,当战斗结束时,才当啷一声扔在地上,两条胳膊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苏北走路有些踉跄,甚至连销毁证据的机会都留给后续洪威的人,虚脱的躺在船上的甲板上,很快,陈泽凯将隐藏的轿车开到船上,二子那边恢复了一会儿,启动渔船,按照导航所提示的最近距离行船,

“苏北哥,你说我体格是不是太差劲了,以为能帮上你什么忙呢,哎……”

苏北任由二子给他包扎伤口,笑道:“你这个年纪和胆量都算不错的了,你大哥像你这么大岁数的时候,肯定打不过他们其中的一个,”

“嘿嘿,我瞎蒙的,”二子很有自知之明的挠挠脑袋,

苏北让陈泽凯把船舱的等全关了,行船的时候用手电,这条河流水够深,即便出现事故也沒什么损失,

“苏哥,我刚才也看了导航,咱们有了这条船顺流而下,明天天亮的时候再走陆路,傍晚差不多就能到江海市,”

苏北点了点头,刚才的战斗想起來也觉得惊险,主要是沒料到洪威有这么大本事请來这么多高手,在搏击和格斗术上,苏北或许只比他们强一点,唯一庆幸的就是他是修炼古武的,有内气护体,对于敌人动作的判断,以及自身拳头的威力是个天壤之别的优势,

苏北暗暗叹了口气,看來黄阶中期的实力还是不足以守护身边的人,今天哪怕再多两个高手,他都难以预测结局,只不过古武等级的提升,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不单单是身体强度和训练,内气的凝练不是体质所决定的,

“苏哥,吃饭了,”

陈泽凯用船舱里的渔网,从江里捞上几条大鲫鱼,沒有盐也沒有调料,索性就将船舱的木床拆了倒上些柴油,在火上放一块铁板,烤了几条鱼,因为大家的这几天一直沒吃顿饱饭,反而觉得这鱼特别的香,

吃完东西,苏北的体力恢复很多,坐在甲板上暗暗提炼丹田之气,当天空中的星光逐渐消失的时候,陈泽凯将渔船靠岸,三人开车朝着江海方向飞奔而去,

一路上,苏北的心情和陈泽凯一样,担忧又急切,刚刚给柳寒烟打电话沒人接,又连忙打给安琪儿,这才知道柳寒烟今天还在接受调查之中,不过今天下午就会被保释,至于柳氏集团的有毒化妆品事件,被定义为产品技术失误,罚款是缴纳的,企业是要暂停营业的,而责任人居然是柳氏集团雪芙蓉产品的技术负责人贾春辉,也就是被洪威谋杀了的小贾,

这样的解决方式,苏北纵然是很气愤,但是只要柳寒烟平安无恙,已经胜过一切,苏北又连忙打给陈雪菲,让她今天晚上就叫遗产律师萧国东,以及江海市副书纪安正阳,以及洪威父子和相关见证人,准备公开遗嘱,

事到如今,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陈雪菲哪里敢怠慢,焦急的在家中等待,她不知道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怎样的人,又担心苏北路上会出事,

同样焦躁不安的还有洪威和蝎子,蝎子算了所有的环节,还是沒料到苏北居然能干掉自己培养起來的所有高手,一时间心里也开始担忧起來,

洪威这个老狐狸不会关心蝎子手下的死活,反正给的佣金都是一样的,幸亏他手里还准备了一张牌,是时候亮出來了,

苏北开车已经进入省界,预计晚上九点就能到达市里,但依然沒有像两个小兄弟那样放松,越靠近老陈遗嘱公开的时间,越是洪威疯狂反扑的时刻,

晚上八点半,车子已经到了江海郊区,这时苏北兜里那台已经泥泞不堪的手机响了起來,看见电话号后,苏北皱起了眉头,

“喂,你好哪位,”苏北明知故问,实际上也是在试探对方想要干什么,

“苏北,我不想跟你卖关子,很不好意思,有个朋友想跟你通电话,”

苏北眉头蹙成一团,电话那边出现沙沙的按免提后发出的电流声,

“苏兄弟,你千万不要过來,他们呜呜啊,”一声嘶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随后电话里又传來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呜呜……”

“说话,啪,”一个耳光抽在女人脸上,

“周周……周曼,,”苏北恍然大悟,这个人绑架了周曼,周曼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沒有发出声音,但仅凭这两声呜呜就能断定出主人是谁,

苏北咬紧了牙关,一拳击碎了轿车的风挡玻璃:“你到底是谁,把周曼怎么样了,”

“哈哈,你杀我这么多可爱的手下时,怎么沒考虑的周全点,你们华夏有句老话,出來混总是要还的,杀人偿命你说应不应该,”电话那边的蝎子说道,

“应该,我正想要和你见一面,”苏北强迫自己沉着下來,

蝎子冷哼了一声:“放心,你女朋友在我这里过得很好,不对是相当的好,不过是一天一夜掉在天花板上而已,如果你沒种不敢來的话,我就让我手下玩了她,一边玩一边给你放外放,”

“呵呵,多谢你照顾了,”苏北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居然笑了,只是如果还有战友在场,苏北出现这个笑容的时候,对方肯定要遭殃,

一直以來,苏北在猎鹰都以一个被关照的小弟形势存在,而他本人的性格在那些人格几乎分裂的战友们心中,几乎是温顺的小绵羊,不过谁都知道,小绵羊真正发怒的时候,比猛虎雄狮还要凶狠,

“哎,你的这个朋友还不错,居然单枪匹马找到这里,打伤了我两个手下,现在呵呵,是生是死谁知道呢……”

楚鼎天,苏北愣了一下,他和楚鼎天只见过几面,沒想到他居然为了自己,去闯蝎子那个虎穴龙潭,两个朋友被蝎子抓住,苏北沒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废话不多说,城北老化工厂后的烂尾楼,三栋十楼,你到楼下就能看到迎接你的人了,”

蝎子话锋一转,语气异常的冷血:“想救你老婆和朋友,二十分钟以内,就把陈泽凯那个狗杂种带來,我们之间沒有多达仇恨,我只是收钱办事罢了,”

说完,电话那边传來嘟嘟嘟的声音,

苏北将车直接开到省委大院外,沒通知任何人的状态下,擅自下了车,

“苏北哥,我都听见了,他们绑架嫂子,卧槽他妈,我要不把他肉一块块吃掉……”

苏北阻止红了眼的二子,单手将他按在座位上,露出一个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无奈的笑容,说道:“我说过,叫你不要管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听明白了吗,即便是有深仇大恨也好,关乎生死存亡也罢,都要保持一个健康的心态,”

二子诧异的看着苏北,连陈泽凯也瞠目结舌的怔住,当他知道因为保护自己,让苏北的老婆和朋友落难时,他连一句话都都不敢说,生怕苏北会拿自己当人质去交换,

苏北这些话是发自肺腑的,无论是自己,还是二子的大哥,甚至是挚爱一生的柳寒雪,他们血雨腥风的活动在最阴暗的地方,每个人的人格都有缺陷,如今战友们全部离去,苏北决不允许让他们的家属也因为仇恨变得失去人性,

“苏哥,我……”陈泽凯无法表达他的心里话,如果自己和苏北一起去,他是死路一条,可苏北单独去,无疑他的老婆会被灭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