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爆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淡笑道:“你觉得我会让那些人如愿以偿吗,这个电话打给你姐姐,告诉她你已经进了省大院,之后的所有事情都有人替你安排,二子,你和他一起,不要再让你苏北哥重复一遍,懂吗,”

二子是个热血的汉子,何况苏北哥是他的哥哥,被人绑架的是未曾谋面的嫂子,这种情况下却不能和苏北一起,比死还要难过,可就算让二子去死,也不会违背苏北的意志,

“我懂,苏北哥,你小心一些,一定要把嫂子平安的救出來,”

两人见苏北如此坚定,知道他的决定不会改变,

“苏北哥,你……你真沒事吧,”

在苏北上车之前,二子突然非常害怕,他终于明白了,苏北哥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悲喜欢笑,他所表现出來的震惊,并不是掩饰,而是一种属于男人的脆弱,

苏北笑道:“我能有什么事,”

“不行,”二子急眼了,“苏北哥,就算我脑子不灵光,也知道你整个人的心智都乱了,”

陈泽凯也意识到了这点,忙说:“苏哥,二子说的沒错,现在我进了省大院,遗嘱公开时,凶手那边,肯定要在你沒到达之前杀人灭口,”

苏北错愕了一阵,要不是他们提醒,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忽视了,

“苏北哥,你先开车去约定的地方,当你到楼下的时候,马上给我打个电话,我再和泽凯进省大院公开遗嘱,”

“也好,”

苏北将车掉头,表面上还是个正常人,心态已然发生着变化,甚至是变态,杀一人和杀一千人是有本质区别的,他从小就在战场上长大,见过无数的生离死别,也有无数次虎口逃生,更杀过无数的人,

因此,平时苏北再刻意的调整自己的心理,可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当听到周曼将呼救含在嘴里发出的呜呜声音,苏北的内心就像一桶火药一样即将爆炸,眼神中充满嗜血的寒光,这种心态,就算是心理医生也无法治疗,连人都沒杀过,医生又怎么能理解病人的心里,

车停在老化工厂,下车后苏北给二子打了个电话,随后和律师萧国东以及安正阳,以及陈雪菲联系了一遍,遗嘱公开是要在这三个公证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生效,但苏北也是老陈遗言的委托人,故而即便不到场,也有陈泽凯等人作证,

这个烂尾楼群已经长时间沒有人住,院子里到处是施工的建材,杂草和蒿子有半人多高,此时又下了点小雨,感觉整个世界都灰茫茫的一片,

三栋十楼,整座大楼沒有隔断,一层都是未装修的毛坯房,大厅里很明亮,几张沙发上坐着五六个不亚于苏北昨天战斗过的实力杀手,为首则是一个嘻哈头发眼睛上纹着红色蝎子的男人,

“呵呵,很守时嘛,陈泽凯呢,”

苏北瞥了蝎子一眼,将兜里的手机扔给他,目光最终放在周曼的身上,周曼被绳子拴着双手,高高的吊在阳台的栏杆上,经过一天一夜的风吹雨淋,神智有些不清,微微抬起眼皮,呜呜的想要说什么,但嘴上被缠着胶带,

“我另一位朋友呢,”

“你是说那个壮汉,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先放了他们,”苏北平淡的说,

“放,你说放就放,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蝎子把玩着手里的一把短刀,走到周曼身边,将刀刃轻轻的放在绳索上,“只要我稍稍用力,你女朋友就会从楼上掉下去,十楼的高度,哈哈你连个全尸都得不到,”

这时,蝎子看到苏北手机上的一串通话记录,愤怒的将手机摔掉,“王八蛋,你居然真把陈泽凯送回來了,居然敢耍我,”

“我今天可不是來耍你的,而是來杀你,”苏北朝着窗边走去,

“站住,”

几个杀手纷纷站了起來,

蝎子警惕的退了一步,冷笑道:“再往前走一步,我会毫不犹豫的隔断绳子,我知道你很能打,不会傻到和你公平决斗,”

为了动摇苏北的内心,蝎子一把将周曼嘴边的胶带扯开,捏着她的下巴,轻蔑的说:“有什么话对你这位大英雄男朋友说,他现在可是准备抛弃你呢,”

周曼不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却知道蝎子利用自己,想要抓住苏北,她一直担心苏北会中计,但潜意识里又希望能见到自己爱的人,

“苏北,你不要管我,快走……”

啪,周曼的劝说还沒结束,脸颊就被蝎子扇了个耳光,她一个女孩子怎么经得住蝎子的大手,凌乱的头发在空中飞舞,脑袋几乎是重重的垂了下來,

苏北攥着的拳头逐渐松开,停止向前,深吸一口气说:“事到如今,陈泽凯已经见到陈雪菲,无法挽回,接下來是我们之间的个人恩怨,放了她,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蝎子沒有完成洪威的任务,心中着实恼火,朝着手下努努嘴,另一边两个杀手抬着楚鼎天走出來,

楚鼎天的全身沒有一处是完好的,满脸是血,趴在地上看着苏北:“苏兄弟,对不起了,我无能,沒有能救出她……”

苏北尽量平复着呼吸,终于吐出一句话來:“我一条命换他们两个,这样沒问題吧,”

“把苏北绑了,”

两个杀手过來,推推搡搡将苏北绑在楼房的沉重柱上,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居然用的是钢丝绳,这种钢绳是建筑队吊车提拉楼板的,

绑好苏北,确定他动不了后,蝎子才从阳台上跳下來,冷笑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恨不能一刀一刀将你的肉割下來喂狗,杀了我所有的弟兄,阻碍我发财,呵呵,今天不把你的脑袋割下來,我蝎子的名号在杀手界就会贬值,”

说完,蝎子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砰的一声,砸在苏北的肚子上,看得人触目惊心,连木棍都打折了,

“不要啊,”周曼大吼了一声,挂满泪水的脸拼命的摇头,

“不要,这只是个开始,”蝎子邪恶的说,“把她放了,我又想到一件有趣的玩法,”

一个杀手割断绳子,另一个将周曼从阳台上放下來,被吊了一天,她刚刚落地,就再次跌倒,

“滋滋滋,真是感人……”蝎子说完,手里的短刀刷刷刷的飞舞起來,在苏北的身上割出几条深深的口子,血顿时流了下來,

这些疼痛对苏北來说是在可忍受的范畴之内,咬紧牙关,将口中的淤血咽了回去,联想到寒雪死前对自己的交代,心中暗暗苦笑,看來我的生命也到此结束了,

用刀砍苏北,已经不能解蝎子的心头之恨,这已经不需要任何搏击套路,只是单方面的发泄,他搬起一张桌子砸在苏北的头上,桌子碎了,苏北还是咬牙挺着,又拎起一根钢管,冲着苏北的肚子再次砸了下去,

可就在这时,已经意识模糊的周曼趁他们沒注意到她,突然疯了似的冲过來,

砰,噗,一口鲜血喷在苏北的脸上,

当苏北等待迎接那根钢管的时候,却发现周曼抱住了自己,用后背挡住了钢管,一口血喷在他的脸上,

苏北瞠目结舌的看着她,“周周……”

周曼的像八爪鱼一样挂在苏北的脖子上,忍着剧烈的疼痛,虚脱的睁开双眼,挤出一个微笑:“我不走,就算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傻瓜,”苏北一直以來都无法承受周曼的心,她的爱和别人不同,始终是那么的沉重,

蝎子也被周曼吓了一跳,随即恼羞成怒,揪着周曼的头发,猛地将她拽开,扔在地上,“弄死她,”

两个杀手抬起周曼,碰的一声扔在沙发上,就要去撕扯她的衣服,想要当着苏北的面将他的女人摧毁,

地上的楚鼎天被这激烈的嘶吼和混乱声音吵醒,看到这个场面后,想要爬起來,但是腿已经被打断,干脆弓着身子,一头撞在扒周曼那人的脑袋上,随后两人重重倒地,楚鼎天的胳膊也已经骨折,居然用嘴一口咬住另一个杀手的小腿,

砰砰砰,“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杀手用拳头一拳一拳的往楚鼎天的头上揍,

整个楼层像地狱一般,计划失败的杀手团已经丧失人性,

这时,苏北感觉到一股气流,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七经八脉,他心底突然一愣,好强大的真气,和他黄阶中期的水平居然是云泥之别,

反映了几秒钟,苏北连忙将这股井喷的真气汇聚在丹田,快速的运行一个小周天,让它们沉淀下來,他沒想到,在人生的尽头,居然会被愤怒的机缘,冲破黄阶后期,

力量随着真气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全身,苏北忽然睁开眼睛,被楚鼎天咬着的杀手,正拖着楚鼎天的头去拿刀,

“啊,”

苏北大喝一声,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手臂上,强大的真气,就像台风一样,在楼房柱子周围卷起一阵气流漩涡,

蝎子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苏北,突然意识到不妙,拔出绑腿上的刺刀,冲着他的心脏位置扎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