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探望/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來医院看望苏北的是陈雪菲姐弟,以及这段时间一直和陈泽凯在一起的二子,苏北冲着两个小兄弟点点头,一看西装革履焕然一新的陈泽凯,便知道这段日子他们都很顺利,

谁知两个小兄弟误会苏北的眼神,都以为苏北和陈雪菲有私房话要说,不愿意在这里当电灯泡,拽上进來打针的田琦离开病房,

“菲菲姐,这几天都发生什么事了,遗嘱公布沒有,”

陈雪菲点点头,有些歉意的说道:“这次多亏了你,让我怎么谢你才好呢,”

“不用谢,这是我答应你父亲的事情,现在情况怎么样,”

“那天晚上,你的那个朋友和我弟弟给我打电话,我们直接去了律师事务所,在萧国东律师和安正阳的见证下公布遗嘱,当然,除了洪威以外,我想很多人对于我父亲的私生子有些芥蒂,但毕竟是我们陈家的人,”

陈雪菲帮着苏北垫了个枕头,一边将水果切成小片,一边喂进他的嘴里,“经过这一周的协调,我弟已经正是出任父亲的接班人,成为盛世地产的总裁,细节工作我和萧果东都已经帮他安排好了,”

苏北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又问:“洪威呢,他沒有发狂吗,”

“哼,他还想怎样,我已经和洪博文离婚了,无非是按照流程把我们婚后的财产分割一下,我儿子当然还是归我,遗嘱公开后,洪威不死心也得死心,”

说到这里,陈雪菲心疼的拉着苏北的手:“你知道吗,那天凌晨我们开完遗嘱公布会后,和安书纪以及江海警方在那栋楼发现你时,你抱着一个女孩儿,背着一个两米高的壮汉晕倒在楼梯上,浑身是血,担心死我了……”

苏北乐观的开起玩笑:“我们这不都好好的吗,”

“别骗我了,我弟把这一路上的事情都跟我说了,我真沒想到洪威会雇佣一个杀手集团來杀我弟,如果……哪怕我知道一点风声,也不会让你去冒险,”陈雪菲含着眼泪说,

“不要说你沒收到风声,我也是在路上才意识到事情不妙的,对了,警方那边有证据吗,”

陈雪菲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听说是国际警方带走了他们的遗体,这是一伙国际重犯,沒想到在华夏国落网了,而这些人是非常专业的,沒有留下任何的雇主的信息,所以即便你我都知道洪威是主谋,却不能制裁他,”

“还好洪威无罪,不然还怎么玩下去,”

陈雪菲诧异的看着苏北,沒想到他会这么说,苏北是从柳氏集团的角度出发的,陈家毕竟是外人,如果洪威现在倒台了,已经如同一盘散沙的柳氏集团恐怕真的面临破产的风波,

“对了,说了这么多,你饿不饿,嘿嘿,沒关系,那两个大小伙子拖住小护士,你先吃一点,等你出院了,请你吃大餐,”

陈友良以前就住在圣玛丽医院,所以陈雪菲和这里的医生院长比较熟,当今天早上接到苏北醒过來的电话后,第一时间去五星酒店请了两个米其林大厨为苏北做饭,不过海鲜和辛辣食物却不能吃,毕竟他的伤口还沒有痊愈,

“菲菲姐,我们董事长那边情况怎样你清楚吗,”

陈雪菲点头又摇头,叹了口气说:“不太乐观,现在企业被查封一个月,她本人也被检查部门带走,安琪儿帮着跑前跑后,总算是把人捞出來,经过董事会协调和公关,把产品过敏的事故都转嫁到那个死去的技术员身上了,这件事挺保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北告诉她:“就是这伙杀手做的手脚,从产品到技术资料,都被改了些细节,导致这次消费者过敏事件,还好发现的急事,只有几十例受害者,”

“也是洪威干的,”

“嗯,”

“对了,前天我已经将我父亲手里柳氏集团的股份协议,以及我追加的两亿投资全都过户给了你,只不过银行部门沒有你的个人资料,这笔资产暂时存在柳寒烟那里,名义上是你的,”

“给她就对了,”陈友良给苏北的这笔股份,看似是天价,但是联想到这次旅途的凶险,绝对是物超所值,

“你住院的第二天,柳寒烟也來看过你,把自己锁在病房里,坐了大半天才走,”

聊了一会儿,田琦托着一个医药盘子进來,在一旁准备好注射药物后,瞥了眼陈雪菲,“你是他女朋友,”

“……”陈雪菲怪怪的看着她,

“我现在要给病人打针,你要看他屁股吗,”

陈雪菲笑着站起來,对苏北说:“我回头再來看你,下午还有个会要参加,”

“忙你的去吧,又沒什么危险,等出院后去你家再聚,”

陈雪菲姐弟两人和苏北打了个招呼离开医院,

“呃,护士大姐你轻点,”田琦一只手帮苏北翻身,将他的病人服裤子一把,沒好气的用棉球擦着碘酒,田琦也很郁闷,每次苏北來医院她都很倒霉,这次居然被两个男的堵在门口,在医院里就永远是医生最大,他们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滋……”苏北牙缝冒了一口凉风,感觉屁股上被跺进一个大针头,

“叫什么叫,看你皮糙肉厚的,受这么多刀伤都沒事,还怕打针啊,”

苏北一阵无语:“那你也不能胡來,哎呦疼死我了,你给我记着,我肯定会投诉你的,”

等田琦走后,苏北自己翻过身來,不是他矫情,就田琦刚才的针法,差点伤到骨头,半个屁股和大腿都是针扎似的疼,

“苏北哥,你这几天可吓死我了,”

“二子,赶紧过來,帮你苏北哥把这些绷带和石膏全拆了,”

“用不用问问医生,”二子担心的问,

苏北苦笑道:“他们巴不得我住个一年半载,为他们医院制造营业额,我本來就沒受什么重伤,早好的差不多了,”

二子这才沒有反驳,将被裹成木乃伊的苏北解放出來,当他看到苏北哥的伤口时,即便是见识过了刀光剑影,还是吓了一跳,苏北哥从外表上看上去是个多么玉树临风的帅哥,结果身上却是数不尽的伤痕,一尺多长的刀伤,也有枪伤和摔伤,有的地方结疤很久只留下轻微的印记,而这次的伤口则非常明显,还用针线缝着,恐怕以后痊愈后也会留下疤痕,

苏北跳下病床,舒展一下胳膊和筋骨,感觉恢复的差不多了,伤口的那点隐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苏北哥,你去哪儿,”

“看一下周秘书……周曼,”一时间,苏北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周曼,更不知道以何种方式继续两人的关系,

來到周曼的病房,她的伤不重,主要是后背受到钢管的重击,此时正坐在病床上看手机,抬头看到苏北穿着病人服进來,面色一红,轻轻的下床,看看苏北又低下头一副含羞楚楚的样子,

二子会察言观色,连忙自我介绍说:“苏北哥,这位就是我嫂子吧,真漂亮,比电视里的女明星都漂亮,”

被二子这一夸,周曼更加的不好意思了,给两人拿了饮料询问苏北的伤情,

“嫂子,苏北哥在外面,最担心的就是你了,又怕你照顾不好自己,又担心公司出事,哎,嫂子你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年纪轻轻的居然能当上集团的董事长……哎呀,”

不等二子说完,苏北踢了他一下,可还是晚了,

一时间苏北和周曼都游戏尴尬,二子是无心之举,但也印证了周曼之前的所有猜测,原來苏北已经和董事长结婚了,

周曼当做什么都沒听见似的,却在语言上有所表示,“你真正的嫂子是我的董事长,我只是你嫂子的秘书而已,”

二子惊讶的看着两人,这是什么情况,他这几天在苏北病房和陈家來回走动,一直都把周曼当成传说中的董事长嫂子,

“呃苏北哥,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二子很机灵,马上意识到自己戳了苏北哥的轮胎,他和这嫂子的事情,假嫂子肯定不知道,同时又暗暗钦佩,到底是苏北哥,就算找女人都找一对儿,一个董事长一个秘书,这也太有挑战性了,

“沒说错,你周曼姐早就知道我成家了,”苏北看着周曼说,

周曼咬着下嘴唇站在苏北身后,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既不反驳也不承认,心里却像吃了蜜似的甜美,

既然窗户纸已经挑破,又沒有外人在场,苏北就将自己和柳寒烟的婚事说了一遍,他不能离开柳寒烟,但是经过这次的事件,更加不能辜负周曼这样的好女孩儿,

当二子听说周曼姐和苏北哥,居然都是董事长嫂子的手下时,他心中一凛,从个人感情上,还是更加希望苏北哥和周曼在一起,毕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而那个柳寒烟……如果不是苏北哥护着她,二子第一个不同意苏北哥和那种霸道的女人交往,

“对了,苏北哥,陈泽凯想让我去他们集团做事,你觉得可以吗,”二子忽然问,他刚到江海,见识到国际大都市的繁华似锦,虽然苏北哥和亲哥一样,可他总不能什么都不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