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人心隔肚皮/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好了的话,当然可以去试试看,”苏北说,

二子发现苏北并沒有为他感到高兴,“苏北哥,我……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替别人打工,要不然我推掉,來嫂子的公司上班,或者出去找份别的工作,”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泽凯让你做什么,”

“他说可以让我担任地产集团一个部门主管,当然是个闲职,利用这段时间会让我尽快熟悉这个行业,以后说不定能做到高管或者小老板……”

“你心里平衡吗,”苏北打断二子的话突然问道,

二子也愣了一下,一周前,大家都是一条船上逃生,吃着沒有任何调料烤鱼的兄弟,可现在陈泽凯继承了他父亲的遗产,摇身一变成为江海富豪的行列,他给自己的一个位置,这算是同情自己,还是可怜自己,

“苏北,你别这么说,二子毕竟还年轻,又刚刚來到江海,你不要对他要求太苛刻,”周曼打圆场说,她觉得苏北说话有点太直接了,恐怕会伤到二子的自尊,

显然周曼的担忧是多虑的,两兄弟之间是沒有那么多隔阂,苏北不愿意浇灭二子的热诚之心,但又替他的未來担忧,

“苏北哥,咱家的条件你也知道,我女朋友还有咱妈,都想要接到江海來享清福,总不能一直靠你养活,而且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沒读过多少书,更沒见过大世面,脑子也不太好,能有一份这样的工作已经很知足了,”这次二子破天荒的和苏北辩解了两句,如果苏北坚决不同意,也只好听苏北哥的话,

苏北感觉到自己把问題考虑的太简单了,这不是钱和工作的问題,二子也老大不小,总想把他束缚在自己身边,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抱负,

“既然这样,你就努力的去试一下,记住,要是让我发现你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我饶不了你,”

“太好了苏北哥,陈泽凯很够朋友的,他在富丽小区,也是盛世地产新开盘的楼盘,还要给我过户一栋小户型的别墅,我在网上查了查,市价恐怕要三五百万呢,”

看见二子兴高采烈的样子,苏北也不再多说什么,区区一栋别墅而已,对普通人來说确实是意外的财产,对于陈家只是九牛一毛,

苏北担心的是,飞黄腾达后的陈泽凯,还会像起初大家一起吃苦时候的初心吗,陈泽凯如此照顾二子,不仅仅是因为路上救过他的小命,更因为二子知道这次遗产风云的太多内幕,想用好处将他的嘴堵住,

当年的宋太祖赵匡胤明太祖朱元璋,哪一个不是当了皇帝就杀大臣的,这些话苏北是不会和二子讲的,看未來陈泽凯怎么对待自己这个兄弟,当然,他也会从侧面对陈雪菲进行旁敲侧击,

说曹操曹操到,临近中午的时候,陈泽凯还是从星级酒店为苏北带了清淡的饭菜,让厨师好服务生把餐桌摆在周曼的房间,招呼他们离开,

“苏哥,我姐姐下午开会,让我來给你送饭,哎,那天看到你和嫂子受这么重的伤,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陈泽凯西装革履容光焕发,亲自给苏北盛饭盛汤,

苏北笑道:“泽凯,你们集团事务这么多,就别每顿都亲自來送饭了,实在怕苏哥饿着,就打发厨子过來,”

“那怎么行,苏哥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陈家的救命恩人,别说送饭,就算为你送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

苏北淡笑着吃东西,这小子一周不见,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是自然,陈泽凯刚刚接受父亲的公司,想必这段日子里,陈雪菲已经通过各种关系,将这个私生子介绍到上流社会的圈子,环境能够改造一个人,陈泽凯的畸形人生,随着他不名一文的处境变成亿万富豪,人的心是会发生变化的,

正因为陈泽凯现在是响当当的地产大亨,不再是送奶的穷小子,哪怕是苏北也不好再和他开一些不符合他身份的玩笑,可以有难同当,虽说也可以有福同享,但是彼此之间的心里膈膜,随着社会地位的差距正在悄然的被拉开,

“苏哥,这位应该就是嫂子了,”

周曼和气笑道:“我叫周曼,是苏北的同事,”

二子给陈泽凯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刚才还因为这事闹出误会,你就别再问下去了,情况比较复杂,他们的嫂子另有其人,但是真正爱苏北哥的人绝对只有周曼这一个女人,

“呵呵,周姐,这有一张卡,里面是两百万,这次因为我们陈家的私事,险些害死您,所以您也是我的恩人,希望你能收下,”

“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也不是谁能够控制的,我不会要你的钱的,”

陈泽凯忙说:“周姐,你要是不拿着,我心里很不舒服,”

苏北淡淡的对周曼说:“既然是泽凯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周曼犹豫再三,这才将这张卡收下來,她看得出來苏北心里是很抵触的,

吃完饭,陈泽凯和苏北聊起给二子置办房产的事情,苏北也欣然同意,看着两人称兄道弟的离去,周曼为苏北轻轻的点上一支香烟放在他嘴边,

“你现在担心不担心董事长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苏北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怀中,仔细的看着周曼,那天晚上她替自己挡下的那一棍子,还以为这个女孩儿要永远的离开,也是从那一刻起,苏北发现他对周曼是有感情的,甚至也融入进自己的生活之中,一个从來不会任性时时刻刻为别人考虑的女人,我何德何能居然能拥有这样的感情,

圣玛丽医院的停车带,二子和陈泽凯刚要上车,一辆黑色奔驰小跑,几乎是擦着两人的身边过去,很霸道的抢占了这个停车位,

“他妈有病是吗,”二子恼火的骂道,

这时,从车上下來一个女人,一米六五的身高,穿着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装,黑亮的披肩发洋溢着撩人的美感,只不过女人过于傲娇,冷若冰霜的面孔,对于刚才险些撞车的事视而不见,

陈泽凯和二子都有些看直了眼,二子心道,这些天他在苏北哥身边,也帮陈泽凯的忙,见识过许多美女,但是这个真的与众不同,

“美女,你开车怎么这么不小心,”二子从车窗外伸出一只手,

女人轻瞟了他们一眼,“不小心,你指的是哪个方面,我似乎沒刮到你们的车吧,”

“废话,等你刮倒就晚了,”二子怒道,本來看她是个女人,不想追究,道个歉就算了,可是她那张臭脸,让人看上去非常不爽,

陈泽凯按了按二子的肩膀,从副驾驶出來,抄着西装裤兜走到女人身边,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说话比较直,这样吧,如果哪天你有空,留个联系方式,我请你吃饭,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陈……”

女人轻蔑的哼了一声,朝前面继续走着,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陈泽凯是吗,”

陈泽凯愣了愣,看着女人离去曼妙的背影,有些怦然心动,直到二子叫他上车时,还频频回头朝医院方向看去,

“泽凯,你认识她,”

“不认识,沒见过,”

“那她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

陈泽凯有些感叹刚才措施搭讪的机会,不过想到她知道自己的名字,肯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于是乐观的笑道:“应该是我这几天出席的商业活动比较多,你不懂,媒体就喜欢拿这种事情來做噱头,吸引大众视线,”

当病房里的苏北和周曼,还沉溺在淡淡的恋爱初级阶段时,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

“周曼,今天感觉……”

穿着一身米白色休闲装的柳寒烟,刚进屋,正好撞破他们的好事,三个人的脸同一时刻腾的就红了,

“我打扰你们俩了,”柳寒烟的语气很平和,但这种刻意假装的平和,让人听上去觉得怪怪的,

“董事长,你來医院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准备一下……”

“呵呵,准备什么,要是知道我來,你们就提前办事,”

苏北尴尬的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喝水抽烟,眼睛却放在柳寒烟身上,笑道:“董事长,最近风格怎么变了,走休闲靓女风了,”

“哼,你是想说我以前不懂生活,还是说我沒女人味儿,”

柳寒烟一桶火药似的坐下來,等着周曼给她端茶杯的时候,才淡淡的了声谢谢,随后看了眼苏北:“公司现在都倒闭了,我不用去上班,当然不用穿得太过正式,哪像某些人,在公司倒闭之前,就开始谋划自己的后路了,”

“你说的某些人是指在下吗,”苏北苦笑道,

“我说谁,谁自己心里清楚,”柳寒烟咄咄逼人的讽刺苏北,她最近挫折太大,还要抽空來看望苏北,却沒想到撞到苏北抱着她的周秘书,完全一副热恋中的模样,口口声声说不会离开我还会爱上我,翻脸就不认人,

“董事长,你们聊我出去一下,”周曼看出柳寒烟吃醋,

柳寒烟摆摆手,居然翘起二郎腿,冷笑道:“我不是生你们的气,刚才在医院门口,差点出交通事故,所以心情不好,沒关系你们继续,我坐一会儿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