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除去伪装的董事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的笑容是非常苦涩的,她这个所谓的妻子做的非常失败,不仅对苏北不了解,也从未想过走近他的内心世界,

让她更加沒想到的是,周曼爱苏北居然这样深刻,深刻的有些器量,那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怎样惊天动地的故事,当她跑到烂尾楼的时候,浑身是血的苏北,抱着不知死活的周曼晕倒在地,她在这个瞬间突然非常的羡慕周曼,

“你们安心养病吧,现在不要说别人,就连我都无事可做,不过,也正好利用停业整顿的这段时间,放松一下心态,我决定下周正常组织柳氏集团的年会,并且带大家出去玩几天,”

“玩,”苏北和周曼异口同声的问道,

“普通员工现在带薪休假一个月,管理层和各部门主管一起出游,借着这个机会彼此也多一些了解,”

苏北清楚她的想法,现在柳氏集团是虱子多了不怕咬账多了不愁,上亿元的雪芙蓉项目被迫停产,责任人又受到了追究,姜涛的去向如何不提,就连柳寒烟这个董事长都已经坐不稳,在这个危难关头,柳寒烟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收拢住员工,以免整顿期间出现大范围的跳槽,到那时即便柳氏集团重打锣鼓新开张,还是面临着各种窘境,

“董事长,我现在……”

“这件事用不到你们帮忙,我自己组织,不然闲下來我更心烦,”柳寒烟目光转向窗外,“柳氏集团是我父亲一手做大的,要是集团真的倒闭了,我有什么脸面去见他,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我愿意把董事长让给洪威,他至少有办法让集团存在下去,”

柳寒烟的决断,让房间陷入一片沉默之中,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在陈家姐弟欢庆的时候,柳寒烟在陷入了一个孤军奋战的境地,

“姜涛呢,”苏北想起來问,

“她出国了,雪芙蓉的样品化验和技术采集方面的工作,她父母是搞这方面研究想请教一下,”

苏北点点头,忽然说:“寒烟,我上次给你提的意见,你有沒有考虑过,”

“什么意见,”柳寒烟说完,一扫周曼,对苏北说:“注意你的称呼,”

“都这时候就别吵这些了,周曼已经知道咱俩关系了,”

“什么,”柳寒烟脸腾的就红了,惊慌失措的从椅子上站起來,又担心他和苏北的婚事以及同居的事情,被周曼知道,她已经仔细的考虑过,既然自己和苏北并不相爱,这段婚姻还是就这样存在吧,像傀儡一样,但是也不能因此制约苏北的个人感情,

周曼见这是个难得的推心置腹的机会,走到柳寒烟身边,轻声说道:“董事长,不管你怎么看待我和苏北的关系,但是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告诉你,在苏北心里你的地位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呵呵,是吗,”柳寒烟冷笑道,

“您仔细回想一下,自从他來到江海,做的每一件事不是为了你,我,我以前追过他,他也因为劳累过度在我家睡着过,可是真的什么事都沒有发生,因为他心里只有你,”

“周曼,你是不是头疼,男人的话你也信,两个女人一起泡,这种事情你也要默认,”柳寒烟又羞又怒,她的秘书什么时候居然來教育她该怎样做,

“董事长你,”

“哈哈,现在有苏北给你撑腰,居然对我大呼小叫了是吗,还是说你周秘书已经找到了下家,想要跳槽,放心,你随时辞职,我随时批准,”

也就是周曼好脾气,换做一般女人,恐怕要给柳寒烟一个耳光,正因为对柳寒烟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细微入理的了解,周曼才能站在这里,“董事长我知道你对我有气,可是,苏北什么时候脚塌两只船了,”

“难道要我把你们堵在床上,你才会承认,”

“柳寒烟,”

“怎样,想打架吗,好啊,我一个打你们两个,”

“那好,我实话告诉你,我确实喜欢苏北,还通过一些小手段在公司散播谣言,但是他从來沒有喜欢过我,更别提你所说的那些肮脏的事情,”周曼又转身看着苏北说:“因为陈家的事情,我被杀手绑架,我……苏北,今天董事长,不对,应该是你老婆也在,我想问一句,如果沒有绑架的事情,你是不是就不会接受我,”

这个问題让苏北无法回答,如果说是,那么周曼的外伤还沒好,又伤害了她的心,如果说不是,显然苏北说了谎,

柳寒烟也在等着他回答,在苏北临走前的那一晚,他们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柳寒烟以为等苏北回來后,他们的关系还会更进一步的发展,却不料突然蹦出來一个周曼,

沉默了半晌,苏北将指尖的烟蒂弹出去,吐出一个巨大的烟圈,仿佛实在遮掩自己闪烁的目光,“不会,”

柳寒烟哑口无言的看着苏北,把对周曼的不满转移到苏北身上,走过去拎着他的胳膊说:“你是不是男人,周曼能替你死,你现在说不会接受她,”

周曼挡住柳寒烟,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失落,但她知道苏北沒有说谎,“柳寒烟,你这下满意了吧,苏北对我的同情和感激大过喜欢,如果你连这种事情都吃醋的话,那么也好,我愿意辞职,也愿意和苏北拉开距离,怎样,”

“你们,”

柳寒烟颤抖的指着周曼,气的瑟瑟发抖,冷笑道:“周曼我沒想到你还有这一手,真厉害,我以前都看错你了,呵呵,你们现在是患难的夫妻,我呢,你们是要我來做拆散你们的恶人,”

说完,柳寒烟拎上自己的包,蹬蹬蹬朝外面跑去,

苏北愣了一秒钟,错愕的看着周曼,

周曼忙说:“她……你快去看看她,”

苏北慌慌张张冲出去的时候,柳寒烟已经驾驶着她的小跑扬尘而去,只好给安琪儿打了个电话,叮嘱了她几句,

柳寒烟的暴脾气苏北了解,而且周曼又沒说什么过激的话,现在离开医院,反而是对周曼的伤害,

快天黑的时候,安琪儿回过电话來,说柳寒烟她们在外面喝酒,苏北这才放下心來,和周曼一起吃饭,这顿饭依然是陈泽凯送來的,

“苏哥,你好好养伤,什么事情都不要担心,我明天早上再來啊,”

“泽凯,二子的房子怎么样了,”苏北问道,有些小恩小惠,在二子看來可能是天大的好处,可苏北本身心情是非常不好的,

人心便是如此,陈雪菲的一句谢谢,在重量上胜过陈泽凯的别墅和两百万奖金,兄弟之间的感情,一涉及到利益,味道就变得很怪,

“苏哥你放心这边有我,绝对不会亏待了二子,别墅刚刚装修完,甲醛的含量应该还不达标,我今天下午还亲自去了一趟,让那边加紧时间净化,房子弄好后,好把老太太接过來团聚,”

苏北点了点头,示意陈泽凯先回去吧,

陈泽凯现在如同身处云端,走在马路上,走在别墅里,走在集团大厦,和各种高档场所里,都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他现在是身家数十亿的老板,虽然不能说用一时的惊天财富报复他贫困的日子,但在心智上已经体会到什么叫人上人,

离开医院,二子搓着手心,笑嘻嘻的说:“泽凯,这些天真是太忙了,苏北哥还沒有痊愈,我们连一顿酒都不能喝,要不今晚咱俩在江海的高端场所也逛一逛,”

“嗯,等苏哥出院,我们一定要庆祝他几天,只不过我现在的身份出入夜店,让那些娱乐记者拍到,告到我姐姐那里,她该不高兴了,”

“我前天看到一家非常小的酒吧,但是里面的环境出奇的好,”

“去看看,”陈泽凯坐在后排座位,已经学会了抽雪茄,俨然有些大老板的气魄,“二子,以后咱们兄弟私底下称兄道弟,不过在公司或者社交场所,你还是称呼我陈总或者老板比较好,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怕公司的人说我给你开后门啊,”

“我懂,陈总,哈哈,谁能想到咱们这位陈总以前就是个送奶的工人……”二子沒心沒肺的说道,对于江海这种国际大都市,他总觉得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陈泽凯微微皱起眉头,手指间的雪茄折成了两断,

当车子停在二子所说的酒吧外时,二子捅了捅陈泽凯的胳膊:“泽凯,你不觉得这辆车很眼熟吗,”

“咦,是医院那辆奔驰小跑,这么说……”陈泽凯心情忽然激动起來,他白天看到柳寒烟第一眼时,心就已经乱了,沒想到这么有缘,在这里还能遇到那位美女,

二子看出陈泽凯的心事,知道他对白天邂逅女子的迷恋,那个女孩儿漂亮是漂亮,而且是那种惊心动魄的漂亮,但漂亮的女孩子过于高傲,他是很讨厌那个女人,

“二子,一会儿机灵点,我想跟她要个电话号什么的,我怀疑她认识我,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应该不会很难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