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心理疗法/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子说的沒错,这是一家不容易被发觉的小清吧,环境出其意料的好,沒有那些如同地狱似的重金属敲击摇滚,也沒有闪烁的霓虹灯,和不知廉耻的男女疯狂的舞姿,几乎是一茶一坐的格局,在吧台旁边,有一个音乐间,几位不知名的小艺人在里面弹奏客人所点的歌曲,

这种气氛陈泽凯第一次來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就连歌曲的曲目都是很老却永远不会失去味道的粤语歌,一男一女两位调酒师,在音乐声中给客人表演着酒技,

“二子,你是怎么发现这种地方的?”

“公司的那个老张,知道我是你哥们儿,前晚请我來这里喝了两杯,”

“你沒跟他说什么吧,”陈泽凯警惕的看着二子,他是个私生子,无论多么有地位,他心理上都非常的自卑,沒有一位大老板希望自己那些糗事被爆料出來,

两人说着话在清扬干净的酒吧里寻找起白天的那位美女,

柳寒烟和苏北周曼两人吵了一架后,在安琪儿的陪伴下來这里买醉,可恨的是安琪儿这个蹄子,和主唱的乐手非常熟,非要给人家弹奏一首情非得已,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陈泽凯毫无征兆的坐在柳寒烟对面,

柳寒烟头也不抬,听出是陈泽凯的声音,她对陈家不熟,只限于老陈,但是目前陈雪菲为了将她这个私生子弟弟推上神坛,不惜花重金打造推广,因此柳寒烟就知道是他,也知道苏北就是因为他而受伤的,周曼也是因为他险些丧命,

“我认识你吗,”柳寒烟淡淡的说,

“美女,你白天还叫出我的名字,怎么晚上就说不认识我了呢,居然一个人來喝酒,太晚了一个女孩子是不安全的,”陈泽凯一副绅士的样子,

柳寒烟淡哼了一声,不是太子,穿上龙袍还是土包子的样子,你这套酒吧搭讪的套路,安琪儿小学时候都比你强,

可他毕竟是陈雪菲的弟弟,过于难听的话,柳寒烟不想说,只是轻描淡写的婉言拒绝,至于电话号,当然不会给他,

……

坐在圣玛丽医院顶楼的苏北,刚刚把周曼劝回去,在更早的时候,他看望过楚鼎天,除了高昂的治疗费用已经被陈家垫付外,楚鼎天沒有任何亲人和朋友,病房里显得很枯燥和苍凉,

楚鼎天的伤至少还要养三个月,这已经算是苏北见过的凡人中最强体质,哪怕换成是自己,被打成这幅样子,短时间内也无法恢复,

“你你,苏北,你怎么跑到这里來了哇,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护士田琦端着托盘走上天台,她找了苏北一圈,最后还是通过周曼得知苏北在天台抽烟,不由分说抢掉苏北的烟头,

“我去,你怎么追到这里來了,”苏北一直以來都觉得田琦的扮相比较可爱,像个天使似的,只不过医疗手段差到无以复加,不知为何,看见这样的小姑娘,刚才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

“当然是打针,我容易吗我,大晚上还要值夜班,而且碰到你这么不听话的病人,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运了,”

苏北无奈道:“坦白的说,遇到你这样的护士小姐我也很倒霉,本來伤势好的差不多,被你中午那一针头打的,现在腿还疼呢,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要不然我自己打,”

“你这是怀疑圣玛丽医院的名誉吗,”田琦开始准备打针,她的每一样医疗用品,在苏北看來都够得上是凶器,那些药剂仿佛就是毒药,

“就不是怀疑,是压根就不相信,”

“爬好了,”

苏北不情愿的转过身,他已经了解一些这所医院的历史,田琦的母亲是院长,似乎在医学界有些声望,这所私立医院收费昂贵,从业人员也非常少,所以值夜班的护士,经常会落在田琦的身上,

而苏北还专门去护士站问过田琦的履历,这姑娘卫校毕业还不到半年,处于实习阶段,很不幸的是,自己是她第一个打针的试用品,平时医生根本不会交给她去做这些事,小护士也只是负责挂个号之类的杂物,

“呃……”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那根大针头几乎是笨拙的扎在屁股上,似乎主人又嫌弃不够深入,再肉里又努力的探索一番,才开始注射,

打完针,苏北额头出了一层虚汗,

“真有那么痛吗,”

“晕,不然你自己试试看,说实话,我一直怀疑你是在报复我,或者拿我练手,对不对,”

“你这人怎么不分好歹呢,”田琦的小心思被他说中,连忙遮掩自己的目的,笑嘻嘻的说:“我真沒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身体够强悍,还沒那么多事,就算打坏了也不会投诉我,所以就……”

“所以,卧槽,你还真拿我当小白鼠啊,”

“别这么说嘛,我们也算是朋友吧你看,帮助朋友锻炼一下总可以,”

“可是,我真不觉得你是和当护士,打个针像脱一次胎似的,”

“谁说的,其实我成绩非常的好,而且出身在医学家庭,当然有我妈妈的遗传基因了,只不过是我……我有点晕针,”

“晕针,你的意思是说……”苏北诧异的看着她,冒出一个恐怖的想法,

“所以我给你打针都是闭上眼睛,靠手感和直觉,我觉得我已经非常有进步了,麻烦你再多配和我几次,”

苏北真是怕了这个护士了,晕针也敢给病人打针,而且她居然还好意思承认是在拿自己的屁股练胆量,

“哎呀呀,你不要这么看着人家嘛,你不觉得很幸运吗,”

“哪里幸运了,”苏北无奈道,

“我这么漂亮完美的小护士,给你个大男人打针,别人还求之不得呢,拜托拜托,不要那么不解风情喽,”

苏北心里一阵抽搐,这算什么歪理,

“为了奖励你配合我工作,我已经做出很大让步啦,允许你抽烟,要知道在我们医院是禁烟的,如果你下次还受伤,一定要來找我,”

“不好意思大姐,让你失望了,我估计下辈子我也不会再來了,”苏北很直接的说,

谁知,田琦居然很自信的样子,拍了拍苏北的肩膀:“苏先生,你可知道,在你昏厥的一周内,你梦靥过多少次吗,每次都能吓死人,不是打打杀杀就是狼嚎鬼叫,”

“你偷听,”苏北警觉的看着她,不用田琦说他自己也清楚他有这个毛病,

“不要管妹妹我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能治疗你这个病,”

“真的,”苏北突然來了兴趣,随即又有些不相信的看了她一眼,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來源于这些年沉淀下來的仇恨、痛苦、厮杀所导致的人格分裂,苏北一直非常担心,试图用这种平和的生活态度來掩盖,但是在夜晚,那种嗜血的心情总会悄无声息的爬上心头,他担心有一天他真的会因此做出错事來,

“哈哈,我妈妈是国际上非常非常有名的理疗师,怎么说呢,不同于普通心理医生,她可以根据你的个人情况,给你制作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曾经有一位国际金融的专家,因为压力过大,导致他这个人心理极度变异,强迫症忧郁症的表现非常明显,经过我妈妈的治疗,沒过两个月他就好了,现在逢年过节,他还要來亲自來我家拜访我妈妈呢,”

“这位苏先生,请问你是否考虑接受我妈妈的心理辅导,每个疗程只要五十万而已,”

“五十万,”苏北倒吸一口冷气,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还是这丫头再敲自己竹杠,不过他对于田琦所说的心理治疗非常感兴趣,

“放心,我妈妈从來都是治愈患者后收钱,如果沒有好的话,只收你个出诊费而已,苏北大哥,我看你开着那么好的车,身边有那么漂亮的美女,总不至于连五十万都拿不出來吧,”

“那个钱的问題慢慢再谈,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改天能不能让你妈单独和我聊聊,”

“不用改天,明天我就让我妈妈给你治疗,”顿了顿,田琦弯着腰在他耳边说,“你这个心里大变态,要是放在社会上一定会是个威胁,收了你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

苏北身上的无数外伤,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痊愈,但是心理上的伤疤是越沉淀越容易发酵的,

本來想尽快出院的苏北,第二天真的预约了田琦的母亲,那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外表有些雍容,不达到个年龄不经历一些故事,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神态,严谨的办公室风格,以及认真的工作态度,脸上沉淀着岁月的痕迹,一副高度近视镜下,那双眼睛很平淡祥和,却如同拥有透视患者内心的魔力,

“苏先生请坐,你的情况,田琦大体跟我说了一遍,在接受治疗前,我有一个小问題需要你回答一下,”

“沈院长请问,”苏北从田琦那里得到的小道消息,她的这个妈可不太好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