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心隙/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到家后,楼下放着电视,房间的灯全部大开着,來逗啊柳寒烟的卧室,她穿着一条红色的睡衣,半躺在床边,床头的平板也放着一个时下流行的综艺节目,

“喝酒了,怎么一个人在家,安琪儿呢,”

柳寒烟茭白如玉的脸上似乎挂着烦躁的情绪,显然刚刚生过气,听到苏北上楼的脚步,瞥了门口方向一眼,又把头垂下來,

苏北泡了杯茶,看上去很平静,心底却因为柳氏集团的停业整顿变得阴郁起來,有些事情他是无能为力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度过这个难关,

柳寒烟假装刚刚睡醒,疲惫的睁开双眼,故作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回來了,周曼呢,”

“在医院,发生什么事了吗,”

“还好,你等我一下,一会儿出來和你说话,先去洗个澡,一身的酒味儿,”

柳寒烟的卧室里自带洗手间,最奢华的就要属她的浴缸了,这还是第一次苏北在她房间里,她去洗澡,今天的柳寒烟表现的极为平静,既沒有刁蛮任性,也沒有冷血霸道,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虽然不透明,但是能看到颜色和形态,是一种介乎于模糊和透明的美丽,

苏北惴惴不安的端着她的平板电脑坐在床边,柳寒烟表现的越是这样平静,苏北就越是担心,知道她是因为心事过重,而懒于和自己吵架,

“老公,拿一套新浴巾,在柜子里,”隔着门,柳寒烟喊道,

苏北吓了一跳,这是要闹哪出,从两人接触到现在,在人前柳寒烟是一块千年寒冰高高在上的董事长,在人后就是一桶火药稍有不顺心两人就是一场大战,可是今天的柳寒烟既不吵也不闹,居然从她嘴里脱口而出一个老公的称谓,

苏北忽然意识到,柳寒烟不只是因为公司的困境而感到失魂落魄,恐怕她内心世界出现了极大的动摇,要不然就是被人欺负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苏北皱起了眉头,他和柳寒烟还沒有公开的婚姻事实,虽然两人都很抵触,也不确定是否对对方來电,但无论从哪种角度出发,要是有人让柳寒烟受了委屈,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会饶了他,

“浴巾,”柳寒烟催促道,

苏北木讷的打开橱柜,一股沁人心脾的分房扑面而來,从隔层里拿出一条粉颜色的浴巾,顺着门缝递了进去,脸上有些发烫,扭过头去,

露出半颗脑袋的柳寒烟看到苏北的窘态,轻哼了一声说:“苏北,你不是挺喜欢管我叫老婆的吗,怎么样,自己老婆的身体都不敢看,”

“赶紧擦擦,出來有正事跟你谈,”

“好啊,那我现在就出來,”

“哎,你是不是彪啊,”苏北连忙挡住门,生怕什么都沒穿的柳寒烟真的因为情绪一时激动而冲出來,

刚刚洗过澡的柳寒烟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空气中弥漫着沐浴的香气,再加上雾蒙蒙的水蒸气,使她看上去更加的美丽,

苏北心道,柳寒烟一定是疯了,或者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难道是因为周曼,如果是的话,苏北也只能顺其自然,经过这件事他不可能让一个肯替自己去死的姑娘再伤心,

“苏北,你觉得我漂亮吗,”柳寒烟走到苏北身边的沙发上坐下來,

苏北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沒有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題,只当是她喝多了大脑皮层过于兴奋,

“其实我也知道我很漂亮,比周曼还漂亮对不对,当然她身材好,比我高,可是苏北你别忘了,你是我老公,周曼始终是见不得光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说这些有意思吗,”苏北无以言以对,他答应过柳寒雪要照顾柳寒烟一辈子,肯定不会食言,柳寒烟的霸道和不讲理,他见识过了,而且是女人中最不讲理的那一类,

柳寒烟用手指堵住他的嘴说:“你急什么,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即便以后我们的婚姻公开化,我也会默认,你在外面随便怎么乱來,跟我沒有关系,所以我有一个小问題,想请教老公大人一下,”

“说,”苏北感觉到暴风雨來临的前奏,

“这个家庭是我们的,你能拥有你的生活,是不是说我也可以拥有我自己的生活,”

这个问題着实把苏北吓了一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大男子主义,他以前在公司内外,可以接触到诸如周曼姜涛这类美女,但是他克制着沒发生任何感情纠纷,

可当柳寒烟表达出她在外面有心上人的时候,苏北心里不只是不舒服那么简单,还有一股浓浓的恐惧感,表面上他和柳寒烟关系越來越近,实际上两人正在背道而驰,

“寒烟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

“不许走,你还沒:“要答案是吗,让你失望了,绝对不行,”

“呵呵,那我要真的谈男朋友了,而且不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我们生米做成熟饭,你还能杀了我,”

苏北惨笑一声,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如果这是你想把我从你身边逼走的一个手段,还是算了吧,我答应过你姐照顾你一辈子,就绝对不会食言,你真不喜欢和我在一起,说明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随便好了,”

苏北赌气的一个“随便”,让柳寒烟仿佛承受一个闷雷一样,扬起手里的抱枕朝他脑袋砸了下去,

“你以为真的沒人喜欢我吗,追我的人都排成队,谁不比你强,我要不是因为我姐,我会让你在我家吃白饭,”

“白饭,”苏北的心也被刺痛了一下,淡淡的说:“从明天开始,我每个月只领你八百块钱工资,都一分钱都不会花你的,但还是会照顾你生活起居,满意了吗,”

“八百,,好啊,我现在就给你开工资,这几个月的工资都给你结清了,姓苏的,我们就算是夫妻,从今天开始,要算到每一分钱,”

柳寒烟更沒想到苏北居然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从她包里拿出一沓钱,真的数出八百元摔在苏北的身上,挑衅的看着他,

苏北看着飘落一地的钞票,一张张的捡起來,

“八百当然够你花了,你现在有周秘书养着,哈哈,你多厉害,到哪里都能当想小白脸,以后出去千万别说是我姐的战友,丢人,”

苏北强忍着要抽她耳光的怒火,赌气捡钱时,发现地上有一张铂金名片,拿在手里一看,真的是大吃一惊,

柳寒烟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名片在钱包里被扯出來,虽然是无心之举,却有意要刺激他似的,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就不瞒着你了,陈泽凯,也就是你另一个软饭姐姐陈雪菲的弟弟,人家现在是盛世地产集团的大老总董事长,拔一根汗毛,就能让柳氏集团度过危机,很不巧,我们俩挺情投意合的,知道我今晚陪谁喝酒了吧,”

苏北心口一阵发闷,脑袋轰的一下,扬起手里的巴掌,冲着她那张俏丽的脸扇去,柳寒烟沒有躲避的意思,仰着头等着他打,

啪,苏北的耳光沒有落下來,却发出一声巨大的巴掌声音,苏北自己抽了自己一耳光,咬牙看着她:“柳寒烟,你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你可以泡陈雪菲,我为什么不能傍大款,现在人家陈泽凯可是比你的陈雪菲还要有钱呢,”

“柳寒烟,这段日子咱俩不管怎么吵怎么打,我从沒生过你的气,可是今天,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你要是真喜欢陈泽凯就去好了,从今天开始你的个人生活我也不管了,我们的关系直到我将想杀你的杀手挖出來,一拍两散,”

说完这句话,苏北扬长而去,他真的是太受刺激了,手里攥着陈泽凯的名片咯咯作响,他无暇生陈泽凯的气,但是对柳寒烟的举动非常失望,就算柳氏集团陪得血本无归,也不至于沦落到为了融资将她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交换的地步,

看着苏北离去,柳寒烟伤心极了,她知道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无理取闹,不该骂苏北吃软饭,也不该拿陈泽凯來气他,但她是故意的,柳氏集团的挫折,以及苏北和周曼的故事,深深的刺激到她的神经,

在柳寒烟这辈子最孤独无助的时刻,居然就这么碰到了陈泽凯,柳寒烟从骨子里厌烦陈泽凯,今晚本想心平气和的告诉苏北这个真相,就是陈泽凯这个人很阴险,甚至挖空心思不择手段的想要追求自己,

原本是要和苏北倾诉,两个人却都沒控制好情绪,她的全身都控制不住的在颤抖,她要报复苏北,一定要让他后悔,

苏北离开柳寒烟的房间,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进去,沒有开灯,來到别墅天台,胸口发闷,噗,一口心中的淤血喷了出來,这是心火导致的,吐了血反而觉得轻松许多,甚至觉得天高云淡,他终究是不能得到柳寒烟的心,甚至从來沒有了解过她,既然如此就这样算了吧,珍惜好身边的人,他现在也遇到了周曼,

苏北拿起手机,愤怒的想给陈泽凯打电话,但还是放了下來,心中禁不住的苦笑起來,如果真的是为了柳寒烟好,这是她自己的选择,难道把她霸占在自己身边,柳寒烟就会获得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