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赶出家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座城市的孤寂,不止这两个人,

这个晚上,病房里的周曼也沒有睡觉,她先后接到董事长的短信,短信中,柳寒烟职责她是小三白眼狼,随后更变成了谩骂,董事长用她那蹩脚的脏话,发狂的侮辱自己的尊严,

周曼反而沒有生气,她确确实实觉得,因为自己喜欢苏北,机缘巧合遇到上次杀手集团的事件,就这样将苏北从董事长身边夺走是不公平的,

最让周曼辗转反侧的是,她清楚苏北是真的喜欢董事长,苏北是董事长姐姐的战友,他们似乎也算门当户对,而自己算什么,真的是董事长所骂的小三吗,本以为和苏北已经踏出那一步,在这个不眠的夜晚,周曼开始犹豫起來,是否该重新考虑和苏北的关系,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而让他们两个一起受伤呢,

海棠小区的天台上,苏北手里的电话拿起來又挂掉,扔在一边又捡起來,直到天明的时候,才给二子打了个电话,

“苏北哥,你身体不舒服吗,”睡眼朦胧的二子看到苏北哥的手机号,连忙接起电话,

“在哪儿,”苏北言简意赅的问道,

“哦,苏北哥,我已经住进陈泽凯送我的别墅里了,环境还不错,我想着尽快把我女朋友和咱妈接过來,”

“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过去看看,”

“苏……”二子听出來苏北哥的声音比较冰冷,沒有多问,给苏北把地址发送过去,然后自己连忙起床,现在夜市已经关了,而菜市场还沒有开门营业,开车去了趟郊区的农家院,买了许多的肉食和菜,回家烹饪准备给苏北哥做饭,

苏北想问问二子,他生病住院的这些天,陈泽凯这个王八蛋到底做了些什么,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柳寒烟为之动心,

蹑手蹑脚的下楼时,柳寒烟孤孤单单的坐在楼梯扶手上,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一边抬头倔强的看着他,

“董事长,还沒睡,”

“沒有,心塞出來透透气,沒事的话你不要在我家里走來走去,很不方便你的,”

看似非常平和的对话,实际暗藏杀机,两颗好不容易靠近的心,忽然拉到咫尺天涯的距离,苏北的一句董事长表明,他不再过多干涉柳寒烟的生活和工作,只是确保她个人安全,找到潜在要暗杀她的杀手后,就会远走天边,

而柳寒烟的这句话似乎更加冷血,她心底已然是背叛了姐姐的安排,连她本人都不清楚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厌恶苏北的时候,可以接受他做为自己未來的老公;而当两人渐渐有了感觉后,反而不同意他在自己的世界走來走去,

苏北淡笑道:“打扰到董事长真不好意思,不过我马上离开,”

“苏北,我是希望你永远的离开,你应该懂吧,”

“懂,很快就会实现你这个梦想,”

“谢谢,陈雪菲百分之二十柳氏集团的股份,现在在我手里,明天我会安排律师和会计给你过户,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出示一下自己的身份证明,不然我很难做的,”

苏北惨笑一声,这就是自己发誓要守护一辈子的女人嘛,他拼死从承榆把陈泽凯弄回來,得到的这百分之二十股份,就是为了给柳寒烟让她对抗洪威,看來幻境一场终是梦,

“随便,”

苏北丢下这句话,抄着西服裤兜下楼,

“苏先生,”柳寒烟冰冷的吆喝了一句,

苏北沒回头:“有事吗董事长,”

“你穿的衣服好像是我买的,真不好意思,这件事要是让我男朋友知道,大家都比较尴尬,”

“好,我会还你钱的,”

“你最好是脱下來,”

“马上,”

“最好是现在,”

苏北眉头一皱,将外套拽下來,还有皮带以及衬衣领带等等,直到自己光着脚离开,走得挺胸抬头,

柳寒烟伤心极了,她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无赖方式,让苏北生气爆发,然后骂自己或者打自己一顿,两人可能会像以前吵架那样重归于好,

连金钱和衣服都留不住这份感情,柳寒烟的脸变得异常冰冷,瞥见楼梯口的一件宋代官窑的青花瓷,搬起來,突然朝着楼下苏北的脑袋砸下去,

苏北虽然沒有回头,已经从风速改变中感觉到花瓶,就在花瓶要敲在头上时,头一歪,价值五百多万的青花瓷磕碎在大理石地板上,

苏北连看都沒看,踩着花瓶碎片径直走出别墅,躲过花瓶,就说明苏北以后不会再容忍她一分一毫,这种轻蔑的无视方式,让柳寒烟感到一阵无力,

“不许开我的车,那是我的钱买的,”

“还有手机,”

苏北将车钥匙和手机放在茶几上,冷笑着转过头,浑身坦荡的冲她耸耸肩膀,“还有什么是你的董事长,”

“还有地板,屋子,空气,滚,”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苏北临走前,看着高高在上的柳寒烟,目光焦距在她的身上,一字一顿地说:“从现在开始,我只是柳氏集团一名普通员工,董事长的家庭和生活,我不会再犯贱的干涉,请你也不要为难我,至于你是嫁给唐浩,还是陈泽凯,跟我沒有半毛钱关系,”

“哈哈,谢你全家,我等这个答案真的等了好久好久呢,”

“我还沒说完,董事长先别着急,至于柳寒雪扣在你头上的枷锁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和寒雪姐解释清楚,况且现在沒有人知道我们的事情,董事长能以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模样投入到你的新生活中了,”

“很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慢走不送,”

苏北赤膊离开海棠富人区,还好现在是黎明,街上的人不多,刚刚上岗的一位交警走到苏北身边,询问他是否是被打劫了,

苏北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朝着二子新家的方向走去,

“嘀嘀嘀,”

一辆迎面驶來的宝马Z4在经过苏北身边后,又倒车回來,

“你你你……苏先生,”

苏北无力的瞥了一眼,居然是雪芙蓉产品的代言人林婉清,事实上,柳氏集团的祸端中,二十几名过敏消费者还可以公关,最苦难的就是林婉清了,

林婉清毕竟是荧幕前的公众人物,微博上几百万的粉丝关注数量,如果沒有苏北的关系在里面,林婉清被毁容的照片公之于众,恐怕柳氏集团马上会变得遗臭万年,

林婉清木讷的看着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小裤头的苏北,连一双拖鞋都沒有,脚底板似乎已经磨出了血,

“苏先生,你这是,先上车……”

林婉清脸上戴着大墨镜,因为使用柳氏集团产品而导致过敏的面容,虽然经过昂贵的治疗,但脸上还是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小雀斑,她现在已经开始渐渐的接通告,每天比别的艺人早到经纪公司一步,就是为了用化妆品将脸上的小痘痘掩盖住,

“苏先生,你不会是遭人打劫了吧,”林婉清不明白苏北为什么是这样的窘境,他的伸手以及地位,林婉清隐约猜到一些,毕竟自从苏北出面后,那位名叫白少的大人物,再也沒有纠缠过自己,

苏北淡笑一声,说:“去上班,”不等她回答,就说:“把我送到丽晶小区,谢谢,”

“我……苏先生,现在商场应该快开门了,要不然,我先去给你买一套衣服,”

“算了,还是先送我过去吧,回头再说,”

起了个大早的林婉清,沒想到会在马路上捡到一个最落魄时候的苏北,她见苏北不想说话,沒有过问太多,开车时,目光频频通过后视镜观察苏北的表情,以及他的身体,苏北的赤膊让她有些惊恐和陶醉,精炼健美的身材以及身上那些恐怖的伤疤,简直是男人最耀眼的勋章,

“林小姐,你的脸现在好些沒有,”苏北沒话找话,意识到车里的气氛不对,

“还好,不过要完全恢复是比较苦难,对了苏先生,现在我和柳氏集团的合同暂时终止,有许多合同细节和尾款的问題……当然出于我们之间的私人交情,索赔的事还可以放一放再……”

苏北淡淡的说:“这些事情你还是和董事长亲自联系吧,我本身就不是做商务的,其实只是个小保镖而已,”

“哦……”

到达丽晶小区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看他下车,林婉清忽然明白怎么回事,笑道:“苏先生该不会是晚上和老婆吵架被赶出來了吧,”

“可能……好眼力,”苏北笑了笑沒说别的,如果是单纯的吵架还好,稍微镇定下來后,他开始为未來做打算,

苏北不再指望柳寒烟收回承诺,柳寒烟可以绝情绝义,但他不能撒手不管,或许敌人等得也是这个机会,有他在柳寒烟身边,那个可能是白少的阴暗人随时都会出现,他现在一门心思要除掉这个人,然后看着柳寒烟走进她自己的婚姻殿堂,无论是爱陈泽凯的钱还是喜欢唐家的势力,只能由她自己去抉择,

小区里的二子老早摆好酒菜等苏北,给陈泽凯打电话说苏北哥出院,要不要來他家喝酒,陈泽凯似乎沒有起床就拒绝了,

“苏北哥,你这……”二子在小区门口看到苏北时,被他吓了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