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挖墙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泽凯送给二子的这栋小别墅,是一个联排别墅中的一小栋,不过在常驻人口超过两千多万的大城市中,二子已然是属于靠近金字塔的生活水平,

丽晶小区虽然和柳寒烟住的海棠小区沒法比,但房价绝对不低,二子这栋小别墅作价是五百多万,但这是陈泽凯这个开发商给出的底价卖给别人当然不能这么便宜,

“苏北哥,你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呃,不会是因为周曼姐吧,”二子不太了解苏北在江海的生活,但是他见过肯于为苏北哥献出生命的周曼,自然印象要好过未曾谋面的真嫂子,

苏北摇摇头,走进他的别墅,四处大体看了看, 坐在厨房里准备吃饭,二子从拿出他新买的衣服和鞋子,

苏北洗了个澡,换上二子的衣裳,才坐在桌前吃饭,

二子看到苏北哥的脸色一直很消沉,和他平时认识的判若两人,问他问題也只是勉强应答,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可自己又不敢问,就算问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

苏北自斟自酌喝了一瓶茅台,把筷子一放,椅子向后一蹬,将椅背靠在墙上,双腿直接搭在桌上,一只手夹着烟看向窗外,

“房子住的习惯吗,”

“蛮好的,苏北哥,”二子大气不敢喘,他从小沒有父亲,亲哥哥柱子就向父亲一样,苏北哥是哥哥的战友,又是母亲的干儿子,他这个刺儿头谁都不服,但就是不敢跟苏北扎刺,

“到江海十來天了,有沒有去花天酒地,泡个妞什么的,”苏北很平淡的问,

“嘿嘿……去过两次酒吧唱歌,包厢里有公主,但啥事沒有就是拉拉小手唱个歌啥的,”

苏北目光一扫,落在他的身上,看的二子有些害怕,苏北哥从沒有这样看过他,“苏北哥,真沒啥,大不了我以后不去了,”

“嗯,我警告你,你女朋友怎么对你和咱妈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别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让人家姑娘寒心,我绝对饶不了你,”

“是是是,苏北哥,你昨晚上有沒睡觉吧,我寻思让泽凯也过來,自从他继承遗产后,咱们哥仨还从沒有喝过酒呢,”

苏北淡笑道:“不用叫他來,我在你这里睡一会儿就走,”

“走,去哪儿,你不是和嫂子吵架了吗,”

“这个不用你管,你现在工作怎么样,”苏北问,

“还行,”

苏北眉头微微皱起:“什么叫还行,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有什么说什么,最近都干了些什么,”

“我……”

二子当然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苏北哥的眼睛,只是这件事说出來有点不给苏北哥长脸,不然他不可能瞒着苏北,

“我……咳咳,苏北哥,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泽凯那天看中了一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但是挺高傲,爱答不理,连要个电话都不给,后來……”

“后來怎么样了,”苏北问,

“嘿嘿……”二子挠挠头,“昨晚上我跟踪那女的从酒吧出來,找到了她家庭住址,娘们儿还挺有钱的,居然住豪华的大别墅,”

二子当然知道苏北哥是当兵出身,或多或少都有些正气凛然的意思,所以说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时,他是非常尴尬的,他怎么会知道,他昨天所跟踪,现在骂的女人就是柳寒烟,

“呵呵,女方家庭住址告诉陈泽凯了,”

“嘿嘿……”

“别他妈笑了,我问你话呢,”苏北一股无名火腾的就蹿上头顶,一拍桌子,哗啦一声,吓得二子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我……我已经告诉他了,苏北哥,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你别生气,要不你打我两下,”

苏北从身后的酒箱子里拿出两瓶白酒,打开一瓶正好倒了装扎啤的杯子一杯,咕咚咚一饮而尽,看的二子头皮发炸,

苏北渐渐明白怎么回事,或许起初陈泽凯只是偶遇柳寒烟,对她展开追求,这无可厚非,毕竟柳寒烟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可要是陈泽凯动用什么卑鄙手段,苏北不介意让老陈留下的遗产进行第二次继承,

“苏北哥……”

“我沒事,只是心情不太好,记住了,你叫什么名字,不是街边的小混混臭流氓,还有脸跟踪一个陌生女人回家,你还要不要脸,”

“嗯,我不敢了,”二子尴尬的说,

“还有,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看不起的话,以后在你们公司多用心工作,多学习一些相关的一技之长,不要把精力都放在陈泽凯身上,”

“嗯,我全听苏北哥的,以后再也不替他做这种事了,其实泽凯也只是喜欢上一个女的,别的啥也沒干,”

苏北冷笑一声,说:“我的意思是说,陈泽凯现在是大老总,不管你是不是拿他当兄弟,不要让他拿一些小恩小惠把你收买了,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些蝇头小利对于现在的他來说不值一提,只有把你自己分内的工作做好,才能挺起脊梁來,”

苏北看了看表:“八点钟了,你上班去吧,也不用专门给我做饭送饭,我自己有手有脚,”

“苏北哥我还是不去了,其实我工作……”二子说到这里,想到苏北刚才的批评,连忙把后话咽了回去,乖乖的穿上西装外套去上班,在桌子上给苏北留下一些钱,毕竟苏北是光着來的,连手机钱包都沒有带,

苏北在二子家的客厅,就这样干坐着,他再等,等陈泽凯给他打电话,或者亲自來家里一趟找自己认错,

如二子所说,如果陈泽凯调查到他追求女孩儿的家庭住址,知道女孩儿是个富商,而且海塘小区是老陈的楼盘,从他们公司肯定能查到女孩儿名字就叫柳寒烟,

即便是陈泽凯不了解柳氏集团和陈家的具体关系,肯定也清楚老陈遗嘱中关于转让自己柳氏集团股份的事情,这样一來,陈泽凯肯定会旁敲侧击询问姐姐陈雪菲,陈雪菲是知道苏北和柳寒烟的关系的,这是苏北在葡萄架下亲口告诉她的事实,

二子不会背叛自己,陈雪菲也不会骗人,要是今天傍晚之前陈泽凯沒有來道歉,说明这小子真的是公然和自己争夺柳寒烟,

二子开车來到盛世地产总部,江海有一位名流说的很不错,世界尤其是华夏国所有的生意都是在为房地产商打工,如果你是个知名导演,你拍出电影的票房取决于电影院的运作,而电影院的利润,已经被大厦房地产方算到骨子里,如果你是品牌服饰代理商,你在商场卖衣服,你的柜台和店面每天的流水和盈利额中一半要给房地产商做房租,

在宽敞的私人办公室里上了一会儿班,其实就是闲坐和玩电脑打游戏,听见门外秘书问候的声音,

“陈董事长,”

“嗯,你们童主管在吗,”

“在的,”

“好了,你下去吧,给我端一杯咖啡,少糖,”

陈泽凯西装笔挺的走进二子的办公室,关上门,笑问道:“二子,今天早上怎么回事,一大早上的苏哥怎么就出院了,”

二子叹了口气说:“我怀疑苏北哥和嫂子吵架了,嫂子也是真够狠的,居然把苏北哥赶出家门,而且连一个钱包手机都沒给留下,”

陈泽凯惊讶的说:“还有这事,难道说苏哥那样的男人还怕老婆,哈哈,”

“泽凯你就别幸灾乐祸了,哎,”

陈泽凯不是幸灾乐祸,而是一种掩饰心虚的笑容,自从二子打探清楚柳寒烟的家庭住址后,陈泽凯就已经知道柳寒烟的真实身份,

今天早上,陈泽凯和姐姐吃早饭的时候,旁敲侧击的询问姐姐苏北和柳寒烟是什么关系,陈雪菲当然是无可厚非的告诉他,苏北是柳寒烟的保镖,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这俩人在谈恋爱,

这个上午,陈泽凯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放弃,假装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可他每当想到柳寒烟的惊世容颜,整个人都如同被电击了一样,

终于,陈泽凯做出一个决定,反正苏北不知道自己正在追他的女朋友,那就顺其自然吧,如果真能把柳寒烟追到手,他会想办法瞒着苏北,不让这件事暴露,知道和柳寒烟秘密领证了,到那时昭告天下,就算苏北知道实情也无可奈何,因为在此之前自己和二子也不知道柳寒烟是苏北的女人,

看着眼前憨厚的二子在滔滔不绝的叙述苏北的窘境,这一刻,陈泽凯终于意识到他的机会來了,苏北和柳寒烟吵架,而且被赶出家门,这不正是给自己创造一个追她的机会吗,

“哎,泽凯,以后我就不帮你泡妞了,早上苏北哥还骂我不务正业呢,”

“当然,你就好好工作,过两天把你媳妇和咱妈接过來享福,我其实就是开了个玩笑,手头工作也很忙,哪有闲心为一个女人东奔西跑的,”

陈泽凯意识到,不能让二子再搀和进來,甚至要瞒着他,如此一來,即便当他追到柳寒烟的时候,他也好装聋卖傻,就说刚到江海不认识什么柳寒烟,更别提知道柳寒烟是嫂子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