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意外收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丽晶小区的别墅中,苏北一直等到傍晚快下班,心里就清楚了陈泽凯的答案,把二子的房门关上,蓦然转身离开小区,

半个月前,几个人还是好朋友,但是当陈泽凯继承了亿万家产,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他已然有了一种“不服输”的心态,哪怕这个女人是救命恩人苏北的,

虽然沒有电话交流,但是陈泽凯的态度苏北已经了然于胸,人真的是会变的,而且不能通过直观來判定一个人如何,

在苏北眼中,陈泽凯不是个忘恩负义以德报怨的人,但是做人过于要强,曾经穷困的生活让他饱受艰辛,在社会底层历练出一股浓厚的利益心态,

现在苏北的处境非常不妙,不是沒钱和失去柳寒烟,而是真的对生活的迷茫,他开始变得不了解柳寒烟,不懂女人的心事,甚至对身边的朋友都产生怀疑的态度,

苏北一直住在一家小旅馆里,既沒买手机也沒找房子,毕竟他现在兜里也确实沒钱,而他和柳寒烟的君子协定,不踏入柳家半步,他也默默遵守着,只不过在每天夜里会定点去海棠小区侦查柳寒烟的生活是否有危险元素,

在苏北离开后,一直请假的钟婶回來一趟,出乎意料,她只住了两天,就从别墅里拖着一个行李箱出來,

别墅门口,柳寒烟似乎对钟婶说,她这几天想一个人静一静,让钟婶多休息几天再回家,

看到柳寒烟这几天來似乎憔悴了一圈,苏北心里隐隐有些发酸,躲在树后吸了一支烟,等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别墅外,车上的人是陈泽凯,而且沒有二子跟着,

陈泽凯在别墅外沒有进去,只是给柳寒烟送了一束鲜花,而柳寒烟既沒有表态也沒有拒绝,只是淡淡的把花从栅栏里接过來,不介意陈泽凯在场,放在一旁,之后陈泽凯邀请她去他们相识的酒吧喝一杯,被柳寒烟拒绝了,

陈泽凯走后,柳寒烟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一会儿,苏北一直看在眼里,忽然发现她捂着小肚子,就知道她这段时间沒好好吃过一顿饭,

苏北想了想,用路边报刊亭的电话,打给了远在国外化验雪芙蓉样品的姜涛,让姜涛以她的名义替柳寒烟从一家他们经常去的湘菜馆子订的外卖,姜涛就是这样省心的女人,即便她猜到苏北和董事长可能有问題,也不会过问苏北为什么要给董事长订外卖,

不一会儿,外卖车來,送上有汤有荤有素的一桌饭菜,柳寒烟开心的打给姜涛,两个女人在电话里互诉想念之情,

苏北这才放心的离开,就算和她彻底闹翻,还是狠不下心看着她难过,突然消失的苏北,有时候也在想,柳寒烟和陈泽凯到底是否真的來电,还是柳寒烟真的是为了柳氏集团解围,

暂时搬出柳家的钟婶,转而回到了洪威给她买的新房子里,也在市里,是个两百多平的复式楼房,

可她的生活一直沒有像洪威承诺的那样幸福,房子里只有她自己,久坐了许久,准备了红酒,等着今晚洪威过來,

窗外的阳台上,一直尾随钟婶找到这里的苏北,坐在阳台的栏杆上,隔着一层窗帘,从缝隙中能看到钟婶的背影,如果钟婶现在拉帘子肯定会惊讶的叫出來,可惜,她如果真拉帘子的话,苏北有几百种方式在狭窄的阳台上躲起來,

一直到半夜,钟婶落寞的身影才回到她的卧室,钟婶二十几年的青春都在柳家卧底,奉献出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光阴,为的就是年轻时候对洪威的承诺,她知道自己已经老了,留不住洪威的人,但她的愿望并不高,只是想在洪威的身后,等他不忙的时候,能一起聊聊天,回味一下那些年少的时光,

钟婶熄灯不久后,洪威醉醺醺的搂着一个身材比模特还棒的女人回來,

“那个老婆子呢,”女孩儿说,苏北倒是眼熟这女的,是柳氏集团广告部的一个文案,

“她,她已经滚了,”洪威打了个酒嗝,他听说苏北已经离开柳寒烟的家,第一时间让请假中的钟婶回到柳寒烟的身边,

现如今,洪威父子企图霸占陈家财产的愿望,已经完全落空,他失落了几天,豪饮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将战斗目标集中在柳寒烟的身上,他已经失去陈家遗产,就不能在柳氏集团的事务上再出错,

柳氏集团基本上是洪威的囊中之物,集团被暂停接受检查,而柳寒烟的名誉也受到损失,她亲自主导的雪芙蓉产品宣告倒台,就连柳寒烟一手提拔起來的运营总监姜涛都已经被逼出国外,当不久以后柳氏集团重新运转的时候,就是柳寒烟下台之际,洪威忙了大半辈子,等得就是这天,

掏钥匙开灯,洪威便抱着小文员亲起來,两人的声音很大,马上将卧室里的钟婶吵醒了,

可是当钟婶看到客厅里的一幕时,一颗心都碎了,这就是对他山盟海誓几十年的男人吗,直到这时,钟婶还在执拗,她甚至不想打扰洪威,可能这只是男人的个人需要,毕竟自己老了身体也大不如前,

“走,宝贝儿去卧室,”洪威搂着文员说,

文员娇滴滴的捶着他肩膀说:“才不去呢,那个主卧,是你养的那个老太婆睡过的,我们就在客厅吧,”

“哈哈,你不懂,她虽然老,但是对我很有用,如果沒有她,我这些年也不能监视到柳寒烟的一举一动,”

“且,洪总,看不出來你还挺痴情的,”文员假装生气的说,实际上洪威这样的老头儿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有钱有地位能给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沒啥感情,反正年轻就得玩玩,与其让那些不成气候的穷鬼泡,还不如钓一个洪威这样的大老板,

卧室里的钟婶木讷的看着洪威,眼泪吧嗒吧嗒掉在脚面上,这简直是一种侮辱,沒想到她为洪威做这么多,到头來只是被他利用,哪怕连一点点感情都不施舍给自己,

而窗外的苏北也在感叹,这可真是可恨之人自有可怜之处,

这时,钟婶终于鼓足勇气,从卧室里走了出來,一步步向着压倒女孩儿的洪威走去,

“钟,钟敏……你怎么回來了,你不是在柳家吗,”洪威大吃一惊,

“我回來拿点东西,你们继续,”这种冰冷的的声音毫无感情,居然和柳寒烟赶走苏北时候的口吻一样,

“拿什么,”

“衣服而已,”

钟婶整理自己的行李箱,洪威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已经被她听见了,给女文员眨眨眼睛,让她赶紧走,后者不情愿的拎上自己的包,经过钟敏身边的时候,挺了挺傲人的身材,似乎在故意对她炫耀,

钟敏轻哼了一声说:“姑娘,你也有老的那天,不用幸灾乐祸,我不会跟你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的,”

“老婆子,”

“啪,”洪威回手给女文员一个耳光,“还不快滚,”

女文员走后,洪威立即变了一个人似的,低声下气的开始哄骗钟婶,

苏北今天的來意是沒有下定决心的,洪威让蝎子绑架周曼,险些要了周曼的命,他一直记恨在心,只是一直担心洪威万一死了,对现在风雨飘摇的柳氏集团不利,可现在柳寒烟若是真和陈泽凯在一起,这个顾虑就是多余的,

当苏北想要做掉洪威的时候,钟婶却看着洪威,很淡定的说:“洪威,在你心里不知道会怎么骂我吧,甚至是也想派杀手杀了我,可惜,我手上有你那个蝎子留下來的资料,上面记录着你对二小姐产品下毒的所有经过和药剂,”

“钟敏,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只是个误会,那女孩儿是我一个秘书,我承认我沒关注自己的身体,可是我的心始终只有你啊,”

“呵呵,你骗我这么多年,还想怎样,这份资料不论你怎么求我,我都不会交给你的,”

“为什么,”

钟婶冷笑道:“我很了解你的手段,如果我现在交给你,我还有我的丈夫以及儿子,都会被你灭口,放心吧,从今天起,我既不会回到二小姐身边继续当你的卧底,也不会把资料给任何人,我只想平静的过完后半生,”

说完,钟婶不顾洪威的阻挠,撞开他的肩膀,夺门而出,

窗外的苏北把玩着手里一支沒有点燃的香烟,沒想到今晚來杀洪威,居然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而且还真正找到了对柳寒烟以及整个柳氏集团有利的线索证据,

资料居然在钟婶手里,苏北冷冷一笑,看來那个心狠手辣的蝎子也很聪明,不会自负的认为他是杀手,洪威就奈何不了他,居然死后还将证据留在洪威另一个亲近的人手里,这步棋倒是非常高明,

三楼阳台,苏北纵身一跳,消失在夜色中,不管柳寒烟怎么对他,他对柳寒雪的承诺是给她幸福,哪怕是隐藏在幕后,再也不走进她的生活也无所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