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侮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追求一株富有灵气的灵草,一直是每个古武修炼者的梦乡,苏北也曾有过,只不过越來越感觉到这似乎只是个件不可能的事,直到亲眼看到这株《古武图鉴》上清晰标注的三生草后,才燃气心中的火焰,

“是草的问題,”苏北收敛起情绪,想了想说:“如果用通俗易懂的说法來讲,这株草就像药田上的一根参天大树,遮挡了药材吸收阳光和养分,所有药效达不到,”

“那……打除草剂,”楚老板陷入困顿之中,她的药山打理的很干净,也不至于被其他植物抢了养分,但是她不认为苏北在危言耸听,

“苏先生,这是不是一种外來物种,外來植物的蔓延,有时候也能造成生态失衡……”左联瑞也在尽量的找寻科学根据,

苏北笑了笑,知道他们误认为这株灵草破坏了生态,其实不然,恐怕把整个药山卖了,也沒有这株草万分之一有价值,当然价值是相对的,送给普通人就是杂草,但是让给他,绝对是比老陈给他价值几亿的股份还要动心,

“楚小姐,这株草对我非常有用,但是长在你的药山上只会适得其反,不知道你可否把这株草药送给我,”苏北对于这个机遇爱不释手,

“这……呵呵,让苏先生一说,我怎么感觉这株杂草比千年人参还贵似的,”楚老板一时间心里也沒了底,

苏北笑道:“对我來说比千年人参要贵重,”

楚老板瞥了左联瑞一眼,心说你的这位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苏先生,你的意思是说……这株草给了你,以后这片药田就不会再次发生中药药力不足的现象了,”

“是的,”

“这样的话,如果真对苏先生有用,你尽管拿去好了,”楚老板做药材生意很多年,虽然不认识这株草,但是有人对此产生莫大的兴趣,说明非常有价值,可是她很奇怪,苏北明明可以在不告诉她实情的状况下取走草药,可见这个人还真的不是腹黑心机之辈,

左联瑞看出苏北是认真的,连忙对楚老板说:“楚小姐,既然你山上的东西对我朋友有用,我左某人也沒有让你忍痛割爱的道理,这样吧,就算是我送给苏先生的,我们的纠纷官司一笔勾销,怎样,”

左联瑞越发的觉得苏北不同寻常,何况如果如苏北和楚老板所说,药材沒有作假,他的官司也打不赢,不如自己吃点亏,借此和苏北拉进距离,能和这种人交个朋友,即便不需要帮忙,他也心甘情愿,

与此同时,远在江海的盛世地产集团总部,

下班时间就要到了,二子魂不守舍的离开办公楼,他这段日子本來想把老妈接到江海來住,可是苏北哥失踪的事情让他非常揪心,二子一度想过要登寻人启事,

而这两个星期内,作为好朋友的陈泽凯一直很忙碌,起初二子以为陈泽凯刚刚接受地产集团,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直到前天晚上,二子才偶然间遇到陈泽凯新雇佣的两个贴身保镖阿九,这个阿九开车买了一大车的红玫瑰,好在两人的私交不错,一打听才知道,陈泽凯这些天的目标都在那个女人身上,

二子一直在停车场等着,直到一个小时后,阿九开着车拉着陈泽凯从停车场拐出來,才从一根柱子后跳出來,

“哈哈,泽凯,穿得这么帅,是不是去约会啊,”

陈泽凯吓了一跳,随即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个臭小子,上车吧,今晚算你便宜,我再一家罗马餐厅订了餐,”

陈泽凯追柳寒烟的这段日子,堪称是地下工作,他不想让二子过多的和柳寒烟接触,以免让二子发现柳寒烟是苏北的前女友,柳寒烟的身世陈泽凯早已一清二楚,但是却要装作毫不知情的状况,这样一來即便二子或者苏北发现,他也能说这是个误会,因此在苏北出现之前,他更要加快脚步,

在一家浪漫的西餐厅里,保镖阿九戴着大大的墨镜在餐厅外溜达,而花费重金包场整个西餐厅的陈泽凯,今晚终于越到了柳寒烟,

这些天來柳寒烟几乎瘦了一圈儿,身上的那股灵秀气质也消失不见,仿佛一朵很久沒有雨水浇灌的花朵,安琪儿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只是不说破而已,所以今晚有土豪请客,她也來了,

陈泽凯对于安琪儿的搅局很不满意,可是她毕竟是安正阳的女儿,还是柳寒烟的闺蜜,面子上还很过得去,一口一个琪姐的叫着,

相比之下,二子更像是一个从山沟里出來的憨厚毛头小子,当然,陈泽凯的人生经历比二子还要悲苦,只不过陈泽凯现在是有钱人,有钱人可以用金钱掩盖一切心虚,

“柳小姐,你最近的气色好像差了许多,我认识以为德国的保健医生,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他帮你看一看好吗,”柔美的水晶吊灯下,陈泽凯侃侃而谈,

柳寒烟淡然的摇了摇头,她心里也很矛盾,她这么做,到底是在跟苏北赌气,还是在干什么,柳寒烟对陈泽凯当然是毫无感觉,可恨的苏北愤然离去,居然真的沒有回头,

现如今,柳氏集团的状况世人皆知,柳寒烟不能确保董事长的位置,这是次要的,她从心底里还是想做出一款属于自己的化妆品,雪芙蓉已然是宣告失败,她真的很不甘心,所以柳寒烟接受这个饭局,也是想试探陈家是否可以继续追加柳氏集团的投资,而且投资是支持她开发新产品的,

二子嘿嘿的傻笑着,他不想当陈泽凯的电灯泡,也不想让安琪儿搅合,很有眼力见的邀请安琪儿出去走走,

安琪儿轻蔑的瞪了二子一眼,有些痞痞的将高跟鞋挑在脚丫上來回晃动,“你叫二子,”

“嗯,免贵姓童,”

“呵呵,不用自我介绍,你这套姐姐见多了,”

安琪儿是局外人,但是清楚怎么回事,她根本不相信陈泽凯会不知道柳寒烟是谁,虽然说柳寒烟和苏北一直是暗中同居,但他们柳氏集团内部已经有关于苏北和柳寒烟的传闻,而这个陈泽凯是苏北一手从地狱里拽回來的男人,居然敢抢救命恩人的妞儿,不是忘恩负义又是什么,

至于二子,安琪儿就更加鄙视了,口口声声说苏北是他哥,却在背着他哥给他老板当狗腿子,纵容陈泽凯泡他嫂子,这种人比陈泽凯还要人渣,

如果安琪儿都能看透,柳寒烟当然明白陈泽凯的虚伪,只是她心里也在抗拒承认和苏北的关系,她心底现在最期望的一件事就是,苏北能从餐厅外冲进來,指着陈泽凯大骂一顿,然后再骂自己水性扬花什么的都可以接受,可惜苏北永远的不见了,

“安琪儿,你先去隔壁咖啡厅等我一下,我有些事和陈总裁商量,”柳寒烟忽然说,

安琪儿皱了皱眉头,沒有反驳,拎上自己的名牌包包站了起來,扭头看了眼二子,冷冷的说:“你走不走,”

二子看了眼陈泽凯,以他现在知道的情况,单纯的认为好朋友偶遇到的美女已经对他有好感了,巴不得离开这里,

两人走后,柳寒烟才放下餐刀,简单大方的擦了擦唇角,抿了口红酒说:“我是该叫你陈总,还是陈董事长好呢,”

“柳小姐太见外了,朋友之间哪來的这么多虚的,叫我泽凯好了,”

“喔,好一个朋友之间,我很想知道,你和苏北既然是好朋友,就一定知道我和苏北的故事吧,至少你姐姐陈雪菲知道,”

陈泽凯怔了怔,他接触柳寒烟的这段日子,一直在装聋卖傻,企图掩盖自己知道柳寒烟身份的事实,

“这……实不相瞒,我也是最近两天才知道的,可是,可是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深深的被你迷恋,在沒有你的世界,好像一切都暗淡无光,花儿……”

“打住,”柳寒烟听到这些肉麻的话,就觉得恶心,

柳寒烟的心里从未走进过任何男人,当苏北走后,她才意识到原來他一直住在自己心中,何谈的走进來,至于苏北的能力和人品,柳寒烟一直都在诋毁苏北,但不可否认那是个堂堂正正的人,和眼前这个改编歌词來制造浪漫的伪君子比起來,要高尚几万倍,

“你了解我多少就说这些,”柳寒烟淡淡的问,

“我……了解你的一切,我已经打听到,虽然你和苏哥曾经共患难一段时间,但是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像柳小姐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有很多男人追求,唐副市长的儿子应该就是其中之一,我还知道你很讨厌唐浩,”

陈泽凯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连忙说:“我也知道现在柳氏集团陷入一个绝境,而柳小姐和唐浩的婚约在江海可谓是沸沸扬扬,看到你一个女孩子独自承受这些,才是我心中最大的痛,让我來帮你好吗,”

说到这里,陈泽凯误以为时机成熟,伸出一直戴着名牌手表的手去抓柳寒烟的胳膊,

“哗啦啦……”

柳寒烟端起一杯红酒,泼在陈泽凯的脸上:“放尊重点,”

说完,柳寒烟也拿上自己的包,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真是可笑,这个陈泽凯真的不是一般的卑鄙,居然调查自己公司的状况,以此來博取她的注意,甚至以此作为交换的条件,这个瞬间,让本想谈一些商业合作的柳寒烟感到尊严受到了侮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