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两颗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哥,好久不见,你去哪里了,”陈泽凯几乎是跟头流行的走下台阶,刚才离开柳寒烟办公室的时候,还是洋洋得意,看到苏北本人后,他不禁从心底里冒寒气,

陈泽凯害怕苏北,他亲眼见证过苏北是怎么将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丢掉小命的,也知道苏北发狠的一面是多么恐怖,

但陈泽凯最怕的是面对的心情,无需质疑,苏北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他却意外的爱上了柳寒烟,甚至当他知道柳寒烟是苏北的女人后,还是采取假装不知道的态度,可谓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而苏北失踪半个月的时间,陈泽凯以为他出事了,或者离开江海,所以当他突然出现在柳氏大厦楼下时,不禁心里亮了半截,

“啊,是泽凯啊,这么巧,”苏北淡淡的说,他确实是想过废了陈泽凯,可这种做法有什么用,如果柳寒烟真的喜欢陈泽凯,自己算是横刀夺爱,还是强取豪夺仗势欺人,这种事情苏北办不出來,

“苏哥,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二子我们好一番的找你啊,”陈泽凯看到苏北面不改色,就知道他还蒙在鼓里,在心底稍稍松了口气,

“处理点私事,你呢,最近怎么样,”

陈泽凯赶忙给苏北点燃了一只场内特供的内部香烟,顺便也让了让苏北身边的张志刚,

“我地产公司那边还成,我姐姐什么路子都替我铺好了,”陈泽凯腼腆笑道,

“呵呵,多向你姐姐学一下经商做人之道,”苏北沒有挑明,他一直再等,等陈泽凯來主动解释,如果他真的喜欢柳寒烟,而柳寒烟那妮子也看上他了,何乐而不为,苏北本身对于柳寒烟是一种溺爱,还谈不上是爱情,

“嗯,多谢苏哥提醒,我今天找柳董事长谈一下融资的问題,毕竟我父亲生前也很不放心柳董事长,现在柳氏集团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理,”陈泽凯确实学滑了,他想投资柳氏集团只是想赢得柳寒烟的好感,

很不凑巧,让苏北看到他來柳氏集团,陈泽凯便将私事巧妙的转移到公事上,甚至不惜拖出继承遗产的老子來垫背,

“对哦,苏哥,你应该也在柳氏集团上班吧,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一次,”

苏北点了点头,“我今天就是來辞职的,”

“辞职,”陈泽凯故作惊讶,心底却乐开了花,难道柳寒烟和苏北已经彻底决裂了,甚至连这份保镖的工作都要放弃,

“是啊,顺便搞一点钱,之前你姐姐把她手里头的股份给了我,我顺便兑换了股份,换点钱,做些小生意,”

陈泽凯不关心苏北拿钱做什么,重点是他要脱离柳寒烟身边,唏嘘道:“苏哥,我知道你是做大事情的人,如果你拿我当兄弟的话,來咱们自己家的公司,我甚至愿意给你打下手,”

苏北淡淡的一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是你父亲给你留下的遗产,也是他一辈子的成果,你小子倒是够大方的,”

陈泽凯挠挠头笑了,称兄道弟了一阵,关切的问道:“苏哥,你还缺钱吗,柳氏集团这些股份要是不够你急用的话,你尽管跟我开口,”

苏北摆摆手说:“应该够了,那好,你先忙你的去,柳董事长在办公室吧,回头打电话叫你吃饭,”

“那好,苏哥你先办事,我去酒店订桌,”

苏北点了点头,目送陈泽凯上车,现在这小子派头很大,出门保镖加司机,刚上车保镖就从车载冰箱里拿出红酒杯倒上,

一旁的保安张志刚瞠目结舌的看着苏北,陈泽凯现在可是江海市能上金融杂志的富豪,居然跟苏北低三下四的,果然苏先生不是一般人啊,他哪里知道,或许陈泽凯对苏北还是感激之情,而苏北也只是出于常态的客气,但两个人心里已经有了膈膜,

这段日子甚至是这个月,柳氏集团连保安和保洁员这类杂工都放假了,昨晚柳寒烟因为陈泽凯的虚伪卑鄙,泼了他一杯红酒,今天早上,陈泽凯居然來赔礼道歉,顺便以盛世地产总裁的身份來和柳寒烟谈生意,因此柳寒烟时隔半个多月,才來了公司一趟,

等陈泽凯走后,硕大的柳氏集团恐怕也只剩下柳寒烟了,她在办公室里静静的发呆,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出了什么问題,苏北走了,周曼也不在,她这一刻才发现站在楼上举目无亲的孤独感,

当当当,门外传來敲门声,

“请进,”

柳寒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端庄的坐在办公桌前,她很诧异,居然有人來集团,甚至还知道自己在办公室,

苏北推门进去,熟悉的办公室熟悉的人,却是另一种感觉,

“寒烟,是我,”苏北一步步走了过去,

“苏北,”柳寒烟心被揉了一下,心底非常想哭,该死的我以为你真的生气了,总算是回來了,她离开座位,甚至想抛弃面子和脾气扑倒他的怀里承认自己的错误,对他说一句不该赶你走,

“你不忙吗,我想辞职,顺便将陈雪菲给我的股份拿走,”

正当柳寒烟兴高采烈默默无语的时候,突然听到苏北说了这句话,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原來他是來辞职的,

“转让集团股份,要董事会批准,这么大一笔钱,走程序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不过,我替你破例,一会儿和洪威商量一下,将你的股份折现,”

苏北皱了皱眉头说:“折现后,这百分之二十股份谁來买,是你还是洪威,”

“呵呵,这好像和你沒什么关系吧,”

苏北知道,如果洪威出钱买的话,在公司股份构成上面将会进一步逼近柳寒烟,甚至是超过,本來柳寒烟的董事长席位已经面临危机,要是连股份都压不过洪威的话,柳氏集团真的要改姓了,

苏北何尝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与其让洪威一辈子牵制柳寒烟,让她翻不过身,还不如放开手中的股份给洪威,而苏北想要入手新的中药化妆品,这个项目做成功后,他会原封不动的还给柳寒烟,不管她嫁给谁,这是他对柳寒雪最基本的承诺了,

“呵呵,”苏北干笑两声,坐在他曾经躺在办公室睡觉的沙发上,那时候周曼会给他沏茶,柳寒烟会用杀人的目光看着他,

茶几上放着一个烟灰缸,里面有半截沒有掐灭的雪茄,苏北明知道是陈泽凯留下來的,淡笑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有什么就直说,那是男人的,”

“就是那天晚上你跟我说的,”

“什么,”

“你喜欢的那个男人,”

柳寒烟哈哈大笑道:“当然喽,不然我是有洁癖的,不允许别人在我办公室吃东西,更别提吸烟了,”

说这些的时候,柳寒烟心痛极了,

苏北认为自己对柳寒烟沒感觉,如果有也只是把她当成个妹妹,可是听她亲口说出來,心里特别酸,

“你要钱干什么,”柳寒烟侧面打听,

“离开一段时间,或者做一点小生意,”

柳寒烟淡笑了两声,她发誓不会再关心苏北,也不管他的去向甚至死活,

当两个人和平面对一段感情的时候,说明都放下了,虽然彼此的心都会疼,但表现给对方都是自己过得很好的一面,

窗外的小雨还在淅淅沥沥,打在玻璃窗上,能够清晰的听到死亡般的沉寂,

“最近怎么样,过得还好吗,”苏北问,如果柳寒烟真的能过得幸福,对她姐姐也算一个交代,

“还好,你呢,”

“出了趟门,今天刚回來,”

随即又陷入了沉默,

苏北知道两人无话可说,站起身來,询问柳寒烟股份的事什么时候有消息,柳寒烟很冷静的给洪威打了个电话,洪威虽然很好奇苏北为什么会转让股份,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自己都是个惊天的喜讯,

洪威也知道苏北的股份是怎么來的,正是陈友良的遗产,如果沒有苏北的搅局,这些股份根本不用花钱,就会落到他的手上,

“洪威愿意接手你的股份,不过走流程,他可能也需要两天,有消息让他直接联系你吧,”

“谢谢,”

苏北漠然转身,暗淡的离开办公室,

柳寒烟站在他的身后,鼓足勇气,却终究沒有喊出來,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块几斤重的石块一样,但她在窗边看到苏北坐进一辆出租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潸然泪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气苏北,明明跟陈泽凯沒什么关系,非要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难道苏北从來就沒有真正喜欢过自己,以前说的话都是放屁,

“混蛋,我恨你,”柳寒烟趴在办公桌上大哭了起來,此时也不需要控制情绪,整栋大厦也只有她一个人,

柳寒烟比积贫积弱的柳氏集团还要危机,陈泽凯是來主动融资相当于送钱的,而苏北却在这个时候索要股份,从她给洪威打了那个电话开始,柳寒烟就知道她再也不会原谅苏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