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放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陈泽凯安排了饭局,陈家姐弟还有二子一起來的,在苏北到酒店之前,陈泽凯已经善作主张,让二子将周曼接过來一起吃饭,

陈泽凯的用心可谓是绵中带刚,就连他同父异母的姐姐都不会发现他的用意,陈泽凯从柳寒烟对他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來,柳寒烟喜欢苏北,但是苏北和柳寒烟现在是分开状态,他就要促成苏北和周曼在一起,

至于二子,这个憨厚的小伙子一直坚信周曼才配做他的嫂子,固然是不知道陈泽凯背后的“良苦用心”,

周曼碍于人多,沒有过分的表露出她对苏北失踪后又突然出现的惊叹,只是微笑寒暄一些家常的话,

“苏北,你这几天去哪儿了,”陈雪菲倒是心直口快,自从她离婚后,放心的把公司交给弟弟,也在捋顺他们父亲留下來的人脉,如果不是陈友良底子厚,陈家生意场上的老熟人,恐怕都会被洪威父子拉拢去,

“沒什么,出去散散心,”

“苏北哥,你怎么走了都不打个招呼,担心死我了,”二子完全沒有察觉到众人神态的变化,

“急事,”苏北笑了笑,对于这个兄弟,他目前也非常担心,苏北已经看透了陈泽凯,如果放在古代就是个皇帝类型,得势之后,就会用好处收买心腹,如果二子还执拗的沒心沒肺把陈泽凯当成朋友,对他未來沒什么好处,

宾主尽欢之后,陈泽凯有事要先回公司,二子虽然很想和苏北聊聊天,但他发现苏北哥这段日子变化特别大,叹了口气也只好离开,

陈雪菲将苏北送至门口,她和弟弟陈泽凯不同,后者是苦水里长大的,一旦得势难免勾心斗角抓着不放;而陈雪菲自幼就是靠着金山长大,脾气直爽为人侃快,见多识广的她,自然发现苏北这段日子的变化,

“苏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沒什么啊,菲菲姐你怎么了,”苏北笑道,

“狗屁,你以为姐姐眼睛是吃白饭的吗,给我过來,”陈雪菲推推搡搡把苏北拥上车,又注意到酒店门口等苏北的周曼,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感情,“说吧,”

“真沒什么事,”

“那就陪我逛逛街喝喝茶,看你年纪轻轻却愁眉苦脸的样子,哪里还像个追赶朝阳的帅哥,”陈雪菲替她整理了一下衣领,

苏北想了想说:“我把你的股份卖给洪威了,”

“洪威,”陈雪菲皱了皱眉头,随即舒展开來,“无所谓,那本來就是我父亲遗嘱上留给你的财产,只不过你卖给洪威,对柳寒烟可是不太妙,”

对于苏北突然要出手柳氏集团股份,陈雪菲并非完全沒有反应,毕竟她刚和洪博文离婚不久,洪威父子企图侵占陈家财产的事情,几乎这个圈里的人都知道,

“不利只是暂时的,现在柳氏集团的状况不太好,柳寒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买我的股份,”

“你,”陈雪菲啪的一声,拍在苏北的腿上,“你个臭小子不会是缺钱了吧,为什么不跟我说,”

苏北玩笑道:“难不成你还想把股份要回去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不是和柳寒烟……出问題了,”陈雪菲心知肚明,柳寒烟就是苏北的本命,为什么在柳寒烟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从柳氏集团撤资的人居然是苏北,

“还好吧,我们本來就沒什么,她姐姐是我战友,如此而已,”苏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苏北一直以为柳寒烟对他只是有偏见,随着感情的加深,他们之间会越來越默契,可是知道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后,直到柳寒烟在外面找了个男朋友,而那人居然就是刚刚來到江海不久的陈泽凯,苏北才知道一直以來是他自以为是,不应该走进柳寒烟的生活,

“好了,说话都是醋味儿了,改天我亲自找柳寒烟那个小蹄子聊聊,她敢跟你耍脸子,我看她怎么敢跟我过不去,”

虽然是同出一父,在得知苏北和柳寒烟有矛盾的时候,陈泽凯选择见缝插针,而陈雪菲这个过來人更多考虑的是撮合这俩冤家,

“真的不用了,我只是答应过她姐姐确保她的安全,呵呵,其实我在她心里也沒那么重要,”

“哎,你呀,都是成年人,不要赌气,别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什么问題找我,替你开导开导哈,”陈雪菲瞥了眼车窗外很急切的周曼,隐隐猜到,是不是柳寒烟的这个小秘书撬了董事长的墙角,

送走陈雪菲后,周曼才跑了过來,关切又责备的推了苏北一下,“还知道回來,这段日子吃苦了吧,为什么不去找我,”

苏北看了看时间,笑着说:“我们先逛一会儿街,刚才去公司的时候,我约了张志刚一起吃饭,”

“好,你别嫌累的话,”周曼始终是那个周曼,永远都为别人考虑,

两人朝着商业繁荣的市中心走去,周满试探了几番,最终还是将胳膊跨在苏北的手上,见他沒反对,幸福的直偷笑,

苏北这段日子也在考虑这个问題,一边是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自己的柳寒烟,另一边是什么都不要就要自己的周曼,既然已经和柳寒烟彻底的毁了那个约定,他的心情反而放松下來,能和周曼公平的相处,甚至是结婚生子,

可能是苏北放下了心结,这个下午和周曼在一起,反而获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以前两人独处的时候,他一直刻意保持距离,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走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周曼高挑的身材以及傲人的脸蛋,加之一份常年陪伴柳寒烟身边锁历练出來的气质,回头率是颇高的,

华兴街是江海市乃至东南沿海比较著名的商业街,鳞次栉比的商店,各色的商品,一栋接一栋的商场和购物中心,即便如此周曼还是很吸引男人目光的一类美女,

“老板,这件呢,多少,”周曼不是柳寒烟,沒那么多钱逛起街來虽然小气,但是沒一件商品都经过认真挑选,甚至是为了几十块钱的折扣,和店家争论不休,

逛了大半个下午,周曼花掉了五千多块钱,她在江海上学到工作快十年了,第一次这么大方,但买的东西大多数是给苏北买的,

“我说周大秘书,你现在一个月工资能有多少,”

“嗯,我算算,加上年终奖的话,应该有一万吧,”说到这,周曼意识到苏北今天去公司肯定是辞职了,“苏北,你安安稳稳在家多呆两个月好不好,”

“家庭妇男,那我不真成了吃软饭的,”苏北调侃道,

“不是啊,工作可以慢慢找,现在江海满大街都是机遇……如果你不在柳氏集团的话,我……”

“周曼,”

“怎么,”

“沒,沒什么,如果能干的话,还是别辞职了,”

“你是怕她身边沒有人照顾吗,嗯,只要你不介意,我可以留在柳氏集团,”

苏北点了点头,他就算离开,还是放不下,“公司什么时候出游,定下來了吗,”

“周一,董事长和洪总承包了一艘游船,去东海转一周吧,光是船租金就好几百万呢,还有杂七杂八的,”

苏北暗暗记下时间,对于员工來说是出游,但是对于董事会來说恐怕要换届,在此之前,一定要从钟婶那里把证据搞到手,

“想什么呢,”

“沒有,累了,我们去订桌吧,一会儿张志刚该下班了,”

因为苏北的离开,周曼赌气也将柳寒烟以福利形式给周曼配的车送回公司,两人打车回到柳氏集团,都沒有下车,直接招呼刚刚换上便装的张志刚上车,

“苏先生、周秘书,你们,哈哈……”张志刚注意到坐在后排的周曼手还跨在苏北的胳膊上,

周曼脸一红,别过头,“小张,最近公司沒什么别的情况吧,”

“周秘书放心,有事电话……咦,苏先生,我刚才看到人事部经理匆匆忙忙的被董事长叫來,听说……听说你辞职了,”

苏北点点头,让司机开车:“辞了,”

苏北找了家东北菜馆,很巧合,苏北和周曼是北方人,张志刚老家也是东北的,口味相同,可是到这家菜馆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饭的点,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座位,

这时,马路对面,刚刚下班的二子开着陈泽凯给他配的宝马车经过,正好看到苏北哥和周曼姐,还有个愣头愣脑的小子,

二子想要下车过去蹭饭,犹豫了片刻,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題,最近苏北哥对他越來越冷淡,会不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也沒有啊,他这辈子最听苏北的话,拿他当亲哥哥看待,苏北哥也是一样,他们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当日后二子知道自己所犯得错时,甚至跳楼的心思都有,他做的事,简直是大逆不道,帮着以怨报德阳奉阴违的陈泽凯追求自己的嫂子,这是二子一辈子摘不掉的耻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