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深夜到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子开车离去,当他静下心來开始回想他们一行人來到江海的前前后后,以及陈泽凯和苏北哥的变化,不难发现,这两个人都变了,

陈泽凯确实给了二子房子和车子,也给了他一份无数高材生都垂涎欲滴的高管职业,可是朋友间的感情渐渐被稀释,这不是工作是否忙的问題,他发现现在陈泽凯做的很多事,都通过他的私人保镖阿九去做,

阿九,二子心里渐渐有了个打算,他不可能去破坏和陈泽凯的友谊,莫不如从他的保镖阿九身上入手,或许能得到答案,

“你真的要投资到一个陌生的领域,”饭店的包厢里,周曼抿着饮料,看他们两个男的喝酒,脸上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

“也不算陌生,一个朋友的厂子,”苏北说,

“骗人,你在江海才多久……真的可信吗,我觉得你还是再考察一段时间,当然如果你考虑好了,就出手,”周曼觉得苏北从陈家得到的这笔股份折现,可能是苏北人生当中的一个契机,但她更需要一个平凡懂得生活的苏北,而不是野心勃勃的男人,

苏北跟张志刚碰了个杯,问道:“志刚,现在安保部还是唐浩负责吗,”

“是啊,不过他一直很少來公司,尤其是公司出事后,”

“如果你愿意的话,到我的新公司來帮忙吧,”苏北曾经对张志刚承诺过,有一次在酒吧遇到光头和赵经理等人找茬,在夜店打晚工的张志刚及时出现,这个情谊苏北还是记得的,

“真的,可是,苏先生,我沒怎么上过学,可能真的什么都做不好,’

苏北拍了拍他肩膀说:“沒什么会不会的,毕竟那边沒有自己人也非常不方便,”

“那好,明天我给组长打个电话,把工作辞了,等你的消息,”

吃完饭,在回家的路上,苏北接到左联瑞的电话,

苏北的中药护肤品理念,得到江海制药三厂生产部门的认可,而且厂里的管理人员,也觉得该用一款新产品來刺激一下日渐萎靡的中药行业,不得不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苏北这边的集资主要是靠洪威,虽然是敌人,但洪威比谁都迫切要买走苏北的股权,只不过上亿元的流动资产转让,是个非常繁琐复杂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洪威破天荒的给苏北打了电话沟通了一下,

还沒人知道苏北的具体打算,甚至包括身边的周曼,

在到周曼小区楼下时,苏北又联系到楚鼎天,苏北有这个自信,这个系列的化妆品一旦问世,市场前景肯定会非常好,这得益于楚婕药山上优质中草药以及那株三生草的支持,

这样的产品和流水线一旦建立起來,很快会有这方面的巨鳄注意到,洪威盗窃柳寒烟的雪芙蓉配方的事情过去才沒多久,这个前车之鉴给苏北提了个醒,在动工之前,先建立一个可靠的足够信任的安全团队,

楚鼎天是江海散打中心的顶梁柱,这个男人身边更不缺乏义气风发伸手不错的人选,失去柳寒烟的教训,让苏北意识到保护身边的人,光是靠着武力是远远不够的,就算他永远在柳寒烟的身边,也终究有失去她的那天,经过这些事情,让苏北下了一个决定,必须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势力保障,

关上房门,周曼便抱住了苏北,倾诉这段分别时间的思念之情,

苏北看不到女人掉眼泪,有些无所适从,安慰道:“我这不是沒事吗,而且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公司,到那时你就给我当秘书,哈哈,”

“一点都不好笑,”

“周曼……你抱的太紧了,”

“我怕失去你,苏北,我有时候再想,我真的不了解你,可是你也不了解我,我沒有吃柳寒烟的醋,但是不希望你还要受她的煎熬,你以为我傻吗,你做这些事,是不是还是为了柳寒烟,”

苏北无言以对,只能看着周曼哽咽,

“我也知道自己很自私,甚至想把你牢牢地拴在身边,我去工作,我给你做饭我给你洗衣服,只有我一个人伺候你一辈子,远离这些纷纷扰扰的勾心斗角,”

“周曼,我经历过很多事,对金钱名利沒什么感觉,我会收放有度,这一点你放心,你想想看,即便是你不介意我沒出息,你父母亲戚呢,对吧,难道有人说你男人是吃软饭的你会开心,”

“哼,你就哄我吧,我只是觉得你处处替柳寒烟着想,她却处处伤害你,真的很不值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好了,乖乖的睡觉吧,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苏北松开周曼,环视了一周,周曼租住的单身公寓是一室一厅的结构,被这个小女人收拾的很干净,“我睡沙发,”

“你睡床,”

“那你呢,”苏北笑问,

周曼脱掉高跟鞋,低声说了一句,“我早就把自己全部交给你了,不要跟我装傻,”

周曼给苏北沏了茶,放好洗澡水,一边在卧室铺床一边像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们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我觉得,既然你们两个都放下了,你自己会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柳寒烟也会,你要是真的为她好,就尽快忘掉她,难道她结婚了生孩子了,心里还挂念着你,对她的家庭就是好事吗,”

周曼的话不仅沒有安慰到苏北,反而如同一瓢凉水从头浇到脚,苏北忽然想到柳寒雪临终前所说的话,恍如昨日,至今寒雪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我希望你能照顾她一辈子,一起生活,一起工作,结婚生子,吵吵架也沒关系,我知道你们俩的脾气都不好,不过吵完架别记仇,你是男人,谦让她一点……”

苏北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睡熟的周曼,轻轻的抬起胳膊,给她垫上一个枕头,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

穿上衣裳,从抽屉里拿了些钱,以及周曼的车钥匙,悄然离开单身公寓,苏北先去了一趟柳氏集团,从停车场里取出周曼的车,开上车后连夜开奔临南县,

年近五十的钟婶在柳家度过了二十三年的光阴,二十三年來凡事柳寒烟在商业上的动向,她都会一五一十的向洪威汇报,而在柳家的光阴,也是钟婶最幸福的时光,因为洪威能用得到她,虽然见面时间不多,但每一次都是恋恋不舍的分开,

钟婶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可短短的两个月,几乎苍老了好几年,看着行将就木的老伴儿,这辈子最亏欠的人就是他,钟婶从沒有把心思放在自己的家庭上,一心一意的为洪威做事,时到今日她连后悔都不敢,

“谁,”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钟表发呆的钟婶,忽然意识到窗外有个人影站了很久,

“嘘,钟婶,是我,苏北,”

“苏……苏先生,”钟婶惊讶的说,

苏北拉开窗子,从阳台跳进來,沒有开灯,看着黑暗中近在咫尺的熟人,

“不好意思钟婶,进门的方式不太礼貌,钟叔叔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好,在医院急诊室,已经下了病危通知,”钟婶给苏北倒水,试探的问道:“二小姐呢,”

“还不错,我最近也沒有回去,”

“苏先生,你是不是和二小姐吵架了,她就那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一会儿就沒事,你是男人,稍微让着她一点,”钟婶虽然是洪威的卧底,但是对柳寒烟沒有敌意,相反更拿她当女儿一样看待,

苏北坐下,瞥了眼钟婶,“钟婶,您别忙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呃……”

“钟婶,我想拿到蝎子留给你的资料,”

“什么,”钟婶震惊的惊呼起來,苏北怎么会知道,马上想到苏北是大小姐的战友,

沉默了许久,钟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暴露,长吁一口气说:“二小姐也知道了,”

“寒烟她早就知道,但您放心,她一直把您当做长辈,我也一样,你和洪威年轻时候的故事,我也知道,钟婶,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您比我更明白,洪威不值得你这么做,”

“不可能,苏先生,你还是走吧,或者你把我怎样都行,我坚持了二十多年,就算洪威不要我,我也不会出卖他,”

“哪怕他会杀了柳寒烟,我知道,您一直把寒烟当做您的亲生骨肉,您肯定也知道洪威的手段,只是不想承认罢了,对吗,”

“洪威答应过我不会动二小姐,这个我是知道的,”

苏北微笑道:“钟婶,您为了心爱的男人不惜放弃自己的家庭,甚至是至亲人的信任,坦白的说我很尊敬你这份轰轰烈烈的感情,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洪威之所以答应你不会对寒烟下毒手,是因为寒烟手持柳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一旦寒烟出事,他垂涎的柳氏集团也会唇亡齿寒,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后天洪威会在董事会上串通股东罢免寒烟的董事长,而柳氏集团已经陷入债务危机,陈友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又落在他的手里,总而言之,洪威已经到了可以对寒烟下手的地步,”

苏北走到钟婶身前,有些焦急的说:“钟婶,寒烟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里,就算是蝎子还有您,都在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就是为了防范洪威兔死狗烹吗,何况是无依无靠的寒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