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码头上的青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一这天,卷进“毒产品”风波的柳氏集团董事长柳寒烟,第一次在公众场所亮相,庆祝柳氏集团重新正常营业,在主席台上感谢各界來宾的话自然说了不少,

在欢庆和忙碌的背后,柳寒烟一扫半个月的阴霾,这不是她最后一次代表柳氏集团出席活动,让她沒想到的是,昨天晚上,钟婶居然会将洪威的投毒资料给安琪儿,现在柳寒烟还沒來得及看,就急忙忙的主持公司年会,

装点的富丽堂皇的大厦外,苏北神情轻松的坐在一辆轿车里,当鼓乐队和迎宾走过去的时候,穿着一身纯白色职业套裙的周曼款款走來,

“上午九点在西河铺子码头上船,这是我从她请柬里面偷的,改了个名字,应该能混过去,”周曼听说苏北也要随公司出游后,能帮到他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回想起來董事长说的或许沒错,背着董事长她真的是给苏北开了太多后门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沒我什么事,”周曼自嘲的笑道,“她现在对我就像空气一样,也不批评我也不折腾我,遇见就跟看不见一样,但是也沒说开除我,也沒有招新人,”

“对了,姜涛回來沒有,”苏北细想來,姜涛已经出国有一个月了,至今还沒有回到江海,现在有了钟婶的资料,可以向相关部门证明,正品的雪芙蓉产品是无害的,产品过敏事件是洪威一手策划的阴谋,

如此一來,姜涛这个柳寒烟的左膀右臂,也该回到江海才对,

“具体的我不清楚,听见她打电话了,应该是给姜总监打的,”

苏北点了点头,有些难堪的说:“委屈你了,”

“去你的,现在知道关心我了,以前董事长批评我的时候,也沒见过你替我说话,”

苏北看了看时间,距离开船还有一会儿,开车去了一趟江海制药三厂,在昨晚半夜,苏北已经将资金注入到左联瑞制药厂的账户上,

苏北连张身份证都沒有,别提在银行开户,更何况,银行和企业法人的开户需要更繁琐的证明材料,苏北嫌麻烦,干脆就全权交给左联瑞去运作,

左联瑞按照苏北开出的药单,派亲信去宁兴市药山,对所需的中药材进行检验和晾制等程序,只等苏北回來,项目马上就上马,

“苏先生,商标的事情,我跟郭老商量了一下,还是你來确定吧,”

“这个等我回來再说,这些我都不是很懂,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左联瑞心情既激动又震撼,激动的是这款中药产品真的进入市场,反应良好的话,他这个制药厂商可能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百分之百的纯天然植物和中药护肤品,这在国内外是绝无仅有的,让他震撼和紧张的是,苏北真的在几天之内筹集到两亿多资金,而且放心的交给他去运作,压力感倍增的同时,不得不佩服苏北的胸怀,换做是自己,也不敢打保票将这么庞大的资金让别人保管,

当苏北接到周曼催促的电话赶到码头时,大部分客人已经开始陆续上船,这其中柳氏集团管理层占了一半,另一半则是和柳氏集团有商务往來的宾客和特邀嘉宾,

这艘小型游轮是柳氏集团从江海造船厂和江海旅行社租借的,不可谓不豪华,里面装修的跟个大酒店似的,甲板之上就有四层楼,

苏北正要上船时,一辆卡宴停在他的身后,

“呵呵,苏先生也接到邀请函啦,我正要问问周秘书,有沒有请你这位贵客呢,”洪威装聋作傻的走过來,现在苏北辞职和柳寒烟闹掰,而他手里的股份也卖了,很明显苏北是不请自來,

“有劳洪总惦记了,请,”苏北做了个请的姿势,他现在都懒于跟洪威斗心机,毕竟他已经知道,这条船回到码头上的时候,洪威已经成了阶下囚,

苏北上船后,举目望去,看见陈泽凯和陈雪菲的身影走进一楼的咖啡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倚在甲板上,游船上自然有礼仪和招待,出发前的一段日子已经安排了培训,那些礼仪侍应哪些老板和股东,显然苏北不在此行列中,

随着游船马达的轰鸣汽笛响起,客船驶离西河河口的小码头,时值中午,船上酒店方面已经准备了自助午餐供客人享用,有的携带女眷的老板则陪着女人在甲板上合影散步,

苏北懒洋洋的倚在船尾,就在这时,他注意到码头上停着的一辆纯白色劳斯莱斯幻影里,走出來一个青年,穿着一身白色燕尾服,一只手端着香槟,另一只手是一个柳氏集团的特别请柬,

青年将请柬扔进了河里,冲着船尾扬起一个妖邪的笑容,随即转身上车,看來他也是柳氏集团所邀请的贵宾,只不过沒有登船,

这个人……苏北皱了皱眉头,只看到一张精致的侧脸,心里便明白了什么,他就是曾经想要制控林婉清的白少,也就是潜伏在幕后对指派杀手阿坤暗杀柳寒烟的真凶,

苏北已经和这个人有过两次照面,每一次都沒有正面冲突,但是每一次苏北都非常警觉,这个人的危险程度,绝对不是洪威和蝎子锁能比的,

苏北已经來江海几个月,对柳氏集团和柳寒烟了如指掌,在他所了解的范畴中,和这个白少并沒有任何瓜葛,他为什么非要杀掉柳寒烟呢,

唯一能确认的一件事就是,如果今天苏北不來,这个白少就会上船,柳寒烟很可能就会遇害,

船越走越远,那个人影也越來越模糊和渺小,直到完全看不见,

此时此刻的柳寒烟,正在她的私人房间里研究这份资料,让她惊魂不定的是,洪威不仅陷害了雪芙蓉技术顾问贾春辉,还早早的盗取了雪芙蓉的技术资料,如果不是钟婶,她可能永远不知道这个秘密,

“董事长,你的水,”周曼将一杯白开水放在桌上,

柳寒烟警惕的拢了拢资料报表,以免被周曼看见,她知道现在周曼和苏北在一起,她不相信苏北会出卖自己,但是在最后关头苏北第一个撤资,还是让她失望透顶,一定要自己做出一番业绩,证明给他看,不是沒了你我什么都干不了,

周曼装作沒看见,放下水杯转身离开,

当当当,

“请进,”

陈泽凯捧着一束夸张的康乃馨进來,“柳董事长,听说你前两天生了病,咦,气色好多了,”

周曼漠然的将花束接过來,找一个花瓶放下,对陈泽凯嗤之以鼻,但是她沒有过问的权利,一个人居然可以这么无耻,他的命就是苏北救回來的,现在居然有脸给柳寒烟送花,

陈泽凯瞥了周曼一眼,有些事是瞒不住的,但在他的计划中,就是要慢慢的让柳寒烟身边的人知道自己在追她,

柳寒烟心里装着事情,如果这份资料早到一天的话,她会报警,可是现在看完资料,船已经航行在大海中,不过这样也好,在随后的董事会上,一定要当众揭露洪威的丑陋面貌,

陈泽凯识趣儿的关心几句,离开办公室,

“周曼姐,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人是会变的,陈泽凯的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从一个送奶工变成江海的大富豪,起初因为陈家的事情,连累周曼差点被蝎子杀掉,陈泽凯还有些愧疚,可他已经补偿了周曼两百万,仿佛金钱可以买到一切似的,

“呵呵,您是老板,我哪儿敢对您有意见,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陈泽凯问,

周曼微微一笑,将他送到门口,低声叹了口气说:“只不过陈总裁追求我们董事长过于高调了,我怕有些人的脸上过于不去啊,”

“谁,”陈泽凯下意识的以为她在说苏北,微笑道:“周曼姐,最该高兴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如果苏北和柳董事长还在一起的话,苏北怎么会回到你的身边,你说对吗,”

周曼忍着要爆粗口的冲动,职业性的一个微笑道:“我说的是唐浩,人家唐少唐副市长的独生子,集团上下谁不知道我们董事长和唐浩有过婚约,可能就是今年年前就结婚呢,你现在给董事长送花,岂不是让唐浩吃醋了,”

“唐浩,呵呵,我听过一些风言风语,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我只是担心大家脸上过不去嘛,因为今天唐浩和唐泽江副市长也在船上,哎……”

“好啊,我陈泽凯生与死都经历过,跟着我苏哥从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还会怕区区的一个唐浩,”陈泽凯确实听过这个传闻,即便周曼不说,他也要会会这个唐浩了,

唐浩确实是唐泽江的儿子,可那又如何,论人脉和财力,陈泽凯在江海虽然谈不到横行无忌的地步,至少不会怕别人,

周曼看着陈泽凯愤然离去的背影,莞尔一笑摇了摇头,反正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不介意挑拨离间,让这两个有钱有势的人渣掐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