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求婚之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江海的风云突变,眼皮子底下的几件大事,唐家不会不知道,抱着作壁上观的态度在一旁观战,

今天唐家父子接受邀请,來参加柳氏集团的年会,也并不是沒有目的性,因为柳氏集团最近风波四起,今年的董事长换届上,柳寒烟很可能会被洪威取缔,

唯一让唐浩高兴的一件事就是,苏北这个蛀虫终于走了,可是他也听手底下的保安向他汇报,刚刚接受盛世地产集团的陈泽凯正在追柳寒烟,这让他有种压力感,

为了抢在陈泽凯之前,唐浩今天特意设置了一个意外惊喜……

无人问津的客船末端甲板上,

“苏先生,,”

“是你……哦,你是那个那个主持人……”

“傅宜欣,”傅宜欣有些尴尬的说,合着您老贵人多忘事,连我的名字都沒记住,“苏先生,您怎么在这儿,”

苏北从沒想过跟她解释,敷衍道:“跟朋友一起來逛逛,风光还不错哦,”

傅宜欣心里有些发酸,再怎么说我也算是江海电视台的台花,有那么惹人讨厌吗,你是我救命恩人,我拿你当朋友看待,也不带你这样的,

傅宜欣也趴在苏北身边的栏杆上,眺望大海,以及蓝色天空中的几只海鸥,轮船分开的海浪,随着微风被吹在脸上,非常的凉爽怡人,

“傅小姐一个人來的,”苏北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也算是吧,您应该懂得,我就是个八卦记者,哪有热闹往哪儿凑,今天这条船上有好几位老板,我当然要來凑凑热闹,嘿嘿,”

两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闲聊着,轮船距离城市和海岸线越來越遥远,到了傍晚,越发的连一抹亮光都看不到,

“好奇怪,难道停电了吗,为什么甲板上沒有开灯,”傅宜欣忽然有了疑问,

苏北回头看了一眼,心里也很奇怪,这个傅宜欣怎么不回去吃饭或者休息,他想一个人呆一会儿,又不方便赶人家姑娘走,

傅宜欣可不是姑娘,能坐稳江海经济台黄金档主持人的位置,沒有一定的阅历资格是不行的,硬件和气质上,傅宜欣自然是无可挑剔,只不过女人最大的秘密永远是年龄,傅宜欣的实际年龄比苏北还要大四五岁,一定程度上來讲她比苏北更加成熟,

所以傅宜欣能陪苏北一个人待到傍晚,怎么会沒有她的心思,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甲板上人群惊呼的声音,隐约中能听到喊的人是,“柳寒烟,柳寒烟……”

苏北和傅宜欣都是一愣,朝着另一侧加班走去,

坐在四楼套间的柳寒烟,正在沉思洪威资料的事情,房间里沒有开灯,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连忙看向窗外的甲板,

周曼也跑了过來,以为出事了,可看清楚状况后,心里隐隐明白怎么回事,

在柳寒烟房间的正下方甲板,用红色的蜡烛摆出一个很俗的英文我爱你字样,穿着一套名贵燕尾服的唐浩,手捧着一束鲜花,怀揣着一个戒指盒朝楼上看來,

围观的众人都和这个圈子或多或少有瓜葛,当然也知道唐浩和柳寒烟的婚约,也跟着一起起哄,甚至不惜说出一些超过这个浪漫气氛的话,“柳寒烟嫁给他,柳寒烟,柳寒烟,”

这一切在登船之前,唐浩早已经安排好了,包括为何今晚甲板上沒有开灯,

蜡烛、红心、鲜花、香槟、戒指和人群,一般女孩儿经历过这种浪漫,恐怕会感动的当场晕厥,

柳寒烟也差点晕了,是气晕了,这都是唐浩干的,

柳寒烟瞬间明白怎么回事,急匆匆的冲下楼,

当柳寒烟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时,被欢腾的气氛吓了一跳,想要辩解,却根本沒人听,这里就像一个狂欢的移动夜店,只在乎求婚的过程,而不是对方是谁,是否愿意答应,

在柳寒烟出來的一刹那,甲板上四处安放的烟化一起点燃,不得不说唐浩真的是用心良苦,烟化在空中变成一个巨大的丘比特之心,看得在场女人无不激动万分,

本來柳寒烟是想让唐浩收起这些小把戏,但是根本沒有她辩驳的机会,就像一场抢婚一样,气球和彩带纷纷的落在她的身上,懊恼也不是,高兴更谈不上,

唐浩沉浸在一个人的喜悦气氛之中,正要单膝下跪,给她一个措手不及的时候,一只坚实有力的大手拽住了唐浩,

“你谁啊,沒长眼睛,”

抓住唐浩胳膊的人是陈泽凯,怒气冲冲的看着唐浩,今天要不是周曼提醒,他还不知道唐浩这种砸碎也在船上,

“我是谁,我是柳董事长的朋友,据我所知,柳董事长从來沒有跟你谈过恋爱吧,既然恋爱都沒谈过,你这是求婚还是逼婚,”

“松开,”

“呵呵,你以为我会怕你,”以陈泽凯的身份和地位,根本不怵唐浩这个小二代,

两个男人瞬间撕扯起來,两旁围观的客人吓了一跳,这柳寒烟的魅力真不是乱盖的,他们只知道唐浩在追柳寒烟,这个江海新星的大富豪也看上柳寒烟了,

众人拉架也不是,帮谁都会得罪另一个人,只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风凉话,

在洪威房间里的唐泽江,怒气冲冲的看着楼下,这是他平生经历过第二件沒面子的事,第一件事也是拜柳寒烟所赐,那天苏北用五千块钱砸他的脑袋,想不到陈泽凯这个私生子居然也跟二子抢女人,

柳寒烟仿佛冷笑看着两个小丑在一起厮打,不过她还是要感谢一下陈泽凯的救场,正要转身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目光忽然一转,落在对面的栏杆上,

苏北,苏北怎么在船上,沒有邀请他才对,柳寒烟马上反应过來,只要有周曼,给苏北弄一张请柬应该不是问題,

看到苏北后,柳寒烟百感交集,眼前烟花绚烂的场面,如果求婚的人换成是苏北,她又会作何反应呢,

可就在柳寒烟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一个美丽端庄的女人走到苏北身边,把一杯香槟放在苏北手里,两人快乐的交谈着,那个女人柳寒烟认识,江海电视台经济栏目的主持人傅宜欣,

柳寒烟顿时有些恼火,今天唐浩不管出于什么心里,让她丢这么大的人,苏北居然就在那里看笑话,而且是和另一个女人,

“柳董事长,寒烟,你沒事吧,”

经过一场厮骂,陈泽凯和唐浩纷纷被拉开,陈泽凯为了炫耀自己和柳寒烟的关系,故意当着唐浩的面走到柳寒烟身边,

如果眼前沒有苏北,柳寒烟会毫不犹豫的置之不理,可是她沒想到都到了这时候,苏北还在看自己热闹,看來自己在他心里也沒那么重要,

“我沒事,谢谢你泽凯,”柳寒烟故意说的含羞带臊,不仅是做给唐浩看让他死心,也是在和苏北作斗争,

陈泽凯怔了怔,他做梦都沒想到柳寒烟对他的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斜睨了眼被他打了的唐浩,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寒烟,我送你上楼,不要因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陈泽凯连忙献媚,

柳寒烟点了点头,不介意陈泽凯跟她走得很近,一步步的朝楼上走去,

栏杆上坐在半黑半亮处的苏北,木讷的端着一杯傅宜欣递來的香槟,他的听觉是常人的数倍,听得见柳寒烟称呼陈泽凯的昵称,他以前还不相信,现在终于看清了,柳寒烟原來真的和陈泽凯走在了一起,

“苏先生,苏先生,”

“哦,我沒事,”苏北感觉灵魂被抽空了一样,一仰脖喝掉了整杯香槟,随手将杯子扔进大海,既然柳寒烟已经找到她自己认为的幸福,苏北不介意送她最后一程,然后逐渐退出她的视线,

事实上,隐藏在柳寒烟幕后的危险因素还有很多,在船上的洪威,以及码头上遇见的白少,

柳寒烟上楼后,便恢复常态,冷冰冰的回到自己房间,至于陈泽凯早已受到了鼓舞,知道收放自如,不能逼的太紧,心里美滋滋的走下楼,

刚开灯,柳寒烟很想找周曼发火,问她为什么要串通苏北,可她的床上却坐着另一个女人,

安琪儿从餐厅带來了饭菜,正邀请周曼一起吃,

“你來干嘛,”柳寒烟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又羞又怒,

安琪儿白了她一眼,“你还有脸说,刚才是不是和陈泽凯一起上楼,你是真不怕别人说闲话,呵呵,更不怕苏北吃醋吗,”

“关他什么事,还有,难道我就不能谈恋爱了吗,”“你嫁给谁都行,哪怕是唐浩,但唯独陈泽凯不可以,”安琪儿恨不能捏这死丫头一把,“反正我是不同意,陈泽凯的人品你也看到了,苏北可是他们陈家的救命恩人,这小子转头就把苏北的老婆给撬了,你说他人性能好到哪里去,”

“谁告诉你我是苏北的老婆,他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姐姐战友的份上,我早就想把那个吃软饭的东西赶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柳寒烟知道,周曼完全是苏北的耳目,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刺激她,

果然,周曼听到柳寒烟这么说,目光突然变得冰冷起來,不顾安琪儿在场,一摔手里的餐盘,故意撞了柳寒烟肩膀一下,急匆匆的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