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壮志豪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曼,站住,你这是去哪里,去找苏北告密吗,”柳寒烟冷冷的问道,

“你别做梦了,这些难听的话,你自己留着慢慢听,”

“放肆,请注意你的措辞,用敬称,”

周曼冷不丁的撞了柳寒烟那一下,再听到她刁蛮的口气,心里好受了许多,不再和她争辩,跟安琪儿说了句再见,仰首阔步离开办公室,

“周曼,你给我站住,”柳寒烟被她的小秘书彻底气疯了,追出房间,不顾旁边还有其他人,吼道:“你别高兴的太早,下楼看看吧,苏北正和电视台的傅宜欣谈情说爱呢,呵呵,真替你觉得可悲,”

周曼回头愣了愣,随即说:“我也替你可悲,信任是相互的,你从來沒相信过苏北,对吗,”

而客船的另一个房间,同样陷入了一场自己人的内部战争,

陈雪菲彻底被吓坏了,被她所疼爱的弟弟吓坏了,端着酒杯的手抖得很厉害,陈泽凯虽然是父亲的私生子,但自从他來到江海,陈雪菲一直拿他当亲弟弟一样看待,把公司交给他,介绍他认识社会名流,帮他捋顺商业网,

陈雪菲做这些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父亲,她也想替九泉之下的父亲,补偿这个弟弟,

可是今晚,陈雪菲才知道,这个弟弟陈泽凯居然正在和唐浩抢女人,唐浩不是关键,重点是这个女人是柳寒烟,

“姐,我跟你解释过几遍了,不信你去问二子,以前,我真不知道柳寒烟是苏哥的女人,可是……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她就是柳氏集团的董事长,可我已经爱上她了,”陈泽凯狡辩道,

“那好,你现在知道了吧,马上和她终止任何联系,”陈雪菲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的为人风格,不要说是恩人,就算是路人她都不会亏待,而陈泽凯居然做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來,

“不可能,”陈泽凯叹了口气,给姐姐倒了一杯茶,故作和颜悦色的说道:“姐,我不相信缘分,现在真的信了,如果苏哥和柳寒烟真的是恋爱关系,我陈泽凯肯定选择退出,可是苏哥和她已经分了,甚至他们压根就什么关系都沒有,苏哥 只是柳寒烟的保镖而已,”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

“我前两天还遇见苏哥了呢,就在柳氏集团楼下,他当时也沒说什么,挺平淡的,”陈泽凯的谎言信手捏來,那天他谎称是去投资而已,

陈雪菲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吃惊于弟弟为什么这么势力,难道他真的看不出來吗,苏北和柳寒烟只是冷战阶段,即便你不认识苏北,趁着情侣冷战,你去横刀夺爱,这也是卑劣的行径,

“泽凯,不管你怎么解释,从今天开始,让柳寒烟在你的世界里消失,消失的一干二净,”

“姐,我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可以,”陈泽凯顶嘴,

陈雪菲拍案而起,扬起手,想要抽弟弟一个耳光,可是终究沒有下手,陈泽凯就这样倔强的看着她,他知道陈雪菲不会打下來,

“畜生,你知道你在和谁争吗,你有争的理由和胜算吗,就不怕苏北从外面闯进來,卸掉你的两条腿,”

“陈雪菲,我也警告你,我妈这辈子活的憋屈,沒有和你妈争,到了我这里,你还不让我争,呵呵,我今天就要争一个试试,不就是区区的苏北吗,我还就不信了,”

陈雪菲头有些犯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瞠目结舌的看着陈泽凯,两个人不是一个妈生的,谁都知道,但也不用拿他们的妈來说事,

陈泽凯以前的生存条件,决定了他的气度以及脾气,穷人通常都要“骨气”,但是这种“骨气”往往会演变成不择手段,

和四楼的那一幕相似,陈泽凯也仰首阔步的离开姐姐房间,如果陈雪菲沒有骂他,他可以尊重这个姐姐,可是一旦触碰了自己的逆鳞,陈泽凯心里可是知道,现在他是陈家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而且还接管了整个地产集团,

陈泽凯现在已经用不到姐姐陈雪菲的帮助,所有的商业路子和人际关系,他已经掌握在手里,甚至,每个夜晚,陈泽凯也在担心,陈雪菲会不会跟他抢夺这份家产,毕竟这是老爷子遗嘱上的东西,自己继承了一大部分,那么陈雪菲就少了一部分,

房间里的陈雪菲,失身落魄的哭了起來,那种无助感要比洪威父子陷害她时还要捂住,伤害她的人是她疼爱的弟弟,陈雪菲从來沒想过和陈泽凯争夺家产,她是有个儿子,也为儿子的未來考虑,但是她一直幼稚的认为,儿子的小舅舅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现在看來并非如此,

毕竟不是一个娘胎里爬出來的,两姐弟之间,就这样产生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陈雪菲拿起电话,迫不及待的打给苏北,不管怎样,她要替弟弟给苏北赔礼道歉,哪怕他真的会打死弟弟,陈雪菲都愿意一命赔一命,

“菲菲姐,我看见你在船上了,有什么事好好说话,哭什么,”

“你也在船上,”陈雪菲吓了一跳,这么说晚上弟弟和柳寒烟唐浩三人之间的丑闻,苏北也亲眼目睹了,

“是的,”

“你现在忙吗,能來姐姐房间一趟,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几分钟后,苏北敲门进來,脸上挂着笑容,“菲菲姐,怎么搞得这么狼狈,肩带都掉下來了,”

“苏北我……”陈雪菲难以启齿,

苏北看到她的态度,就已经了然于胸,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跟你沒关系,我知道这件事你也蒙在鼓里,”

“你……你也是今天知道的,”陈雪菲无地自容的低下头,苏北是他们陈家的大恩人,可弟弟居然利用苏北和柳寒烟冷战横刀夺爱,

“我早就知道,”

“啊……”陈雪菲惊讶于苏北知道,为什么弟弟还平安无事,

苏北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觉得味道很呛鼻子,随手放在泪眼婆娑的陈雪菲嘴边,陈雪菲木讷的含住烟蒂,愣愣的看着他,

“从哪儿说起呢,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一直等泽凯來找我,足足在二子家里等了一天,他选择装不知道,”

“你是说……我弟弟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追得女孩子叫柳寒烟,,”陈雪菲恍然大悟,刚才陈泽凯对她说谎了,

苏北的点点头,

“你,你不会是要杀了他吧,你别这样笑行吗,姐害怕,”陈雪菲不知所措的摇晃着苏北的肩膀,

苏北苦笑着摇头,说道:“放心,他是你弟弟,不管做出什么事來,我都会替老陈和你留他一条命,而且泽凯也沒做错什么,”

“你这是气话,”

“真的,姐,我一开始也以为我和寒烟能够在一起,可是……她任性刁蛮这些都可以,直到最近我才发现,或许是我给柳寒烟太大的精神包袱,如果是我阻碍了她的幸福,我还有什么理由呆在她身边,口口声声的说给她幸福,”

陈雪菲连忙擦干眼泪,抓着苏北说:“不对不对,我虽然半拉眼珠子看不上柳寒烟,但是那小妮子我从小就知道,她可能真的爱上你了,”

“姐你就别再安慰我了,啊,要是她喜欢泽凯,泽凯对她也很好的话,何乐而不为,”

“那你呢,”陈雪菲被苏北的态度吓到了,

“我,我随便好了,只要能让柳寒烟幸福,其他的都四舍五入一切省略,”苏北开朗的笑道,

陈雪菲欲言又止,使劲儿拧了自己胳膊一下,柳寒烟怎么可能会看上弟弟,就连最基本的外貌和身材方面,苏北就甩陈泽凯几条大街,人品和做人的态度,以及男人的胸怀上面,陈泽凯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如果说柳寒烟真的和弟弟在一起,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陈家的钱,这种女人苏北不要也罢,

“苏北,姐突然有些害怕,真的,泽凯这段日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利益熏心,你知道吗,在我刚才骂他的时候,他居然说我们不是一个妈生的,我……你应该懂姐的脾气,我骂他是希望他好,哪个当姐姐的不骂弟弟,就像我批评你一样,可是他……”

苏北眼神一瞥,沒有后文,他当初在承榆市看到陈泽凯的第一眼,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些人要强是好事,但有的人要强了容易走上歪路,

“我,苏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姐,这句话你要是说出來,我现在就走,”苏北突然冷酷起來,

苏北知道陈雪菲要说什么,如果有一天陈泽凯真的被地位和金钱迷昏了头脑,陈雪菲为了挽救她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是否可以废掉陈泽凯这个董事长,

“姐,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弟弟,老陈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你们两姐弟对着干,刚才的话就当我理解错了,以后有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开口,但是,这件事免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