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密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泽凯愤然离开,他本來对苏北还是抱有歉意的,可是偏偏姐姐想要控制自己,现在让他放弃柳寒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不仅要和苏北争,也要和姐姐陈雪菲争,

“陈总,有人看见苏北也上了这艘船,”保镖阿九从暗中走上甲板,

陈泽凯微微一怔,目光连忙转向姐姐客房的窗口,

“他和电视台的傅宜欣在一起,就在您刚刚和唐浩打架的时候,他也在场,”阿九继续说道,

陈泽凯沉思了片刻,走进咖啡厅,坐下來,点燃一支烟,服务员刚要过來阻止,就被阿九给瞪了回去,

“这么说,苏北已经知道了,”

“要不要……”阿九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陈泽凯摇了摇头:“我见过速比的伸手,一百个你都奈何不了他,”

“真的,”阿九有些信不过,毕竟陈泽凯是个文质彬彬的人,打架的事情是个外行,怎么说他也是在缅三角地区刀枪弹雨里闯出來的人,

“陈总,那我们下船,我去联系一艘快艇,”

陈泽凯摇头道:“急什么,既然苏北已经看见我和柳寒烟的事情了,他沒有动手,说明沒想把我怎么样,况且,世界上有六十几亿人证明我再这艘船上,他再厉害,也不能无法无天,”

“您说的对,除非他是个冲动的人,”

陈泽凯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一张小纸条來,这是他上船的时候,有一个卖花的小女孩儿传递给他的,上面是一个手机号,陈泽凯当时沒当回事,毕竟想结实他的人太多了,可是正当他要扔掉纸条的时候,有一个穿白色燕尾服的妖异青年擦肩而过,对他露出一个异样的笑容,陈泽凯便知道纸条是这个人的,

阿九接了个电话,支应了几句后,把手机揣起來,对陈泽凯说:“陈总,白总说进了公海,把负一层游乐场的赌台全部开放了,问您是不是去玩玩,”

“沒兴趣,不过倒是可以去那边坐坐,”据陈泽凯所知,这位白总是來自燕京,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对盛世地产的一个即将招标的楼盘很感兴趣,

陈泽凯利用陈雪菲将陈家的商业网和人际关系,逐渐的掌握在他自己手里,而且非常有心机的开拓一些独立于陈雪菲之外的人,白总就是其中的一个,和江海造船厂以及江海旅行社都有些资本关系,这次不在柳寒烟邀请的范围之内,却也來凑这个热闹,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僻静的包厢里,洪威宴请了几位柳氏集团重要的股东,以及企业高管,这其中甚至也包括前一段时间被姜涛接替的运营总监罗秃子,以及市场总监赵德海,

现在不只是柳氏集团生死存亡的时刻,也是将柳寒烟踢出局的最好阶段,

洪威看着儿子洪博文给大家倒上茶后,环视了一周:“不等了,现在这个时间,还沒有到來的人,再等也不会來,而到场的诸位,都是我洪威的朋友,集团的状况,大家都非常的清楚,我就有话直说了,”

“洪总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哈哈,”赵德海因为上次竞争运营总监的事情,出卖了洪威一次,这次是惴惴不安的來开会,率先表达自己的决心,

洪威微微一笑道:“柳氏集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持有集团股份的,总计有十六个人,而这其中,陈雪菲买了柳寒烟手里将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了苏北,苏北又卖给了我,所以在股权构成上,我基本上已经和柳寒烟持平,相信大家也应该心中有数,”

洪威自斟自酌,胸有成竹的笑道:“我提一个说法,大家讨论,行不行我们举手表个态,”

“洪总尽管说,”

“这次柳氏集团雪芙蓉系列产品,不仅造成了社会的不良影响,也赔了几千万进去,可是,这三年來,柳寒烟利用董事长这个位置的掩护,建设临南分公司,投入进去的技术研发费用,要几倍于这个数字,结果到头來,只是生产出一批假冒伪劣的产品,”

下面的股东和高管开始窃窃私语起來,他们在感情上倾向于洪威,是因为洪威更有底气,但涉及到利益的问題,他们永远向钱看,

“博文,”洪威示意儿子,

洪博文端出一个托盘,托盘里面放着十几个小红包,“各位叔伯长辈,这是我父亲为大家准备的小礼物,每人一份,”

一个红包能放几百块钱,不过洪威的这个红包下了血本,放钞票固然是买不通这些人,一个袋子里装了几颗顶级的钻石,折合成现金,每个股东和高层平均能拿到几十万不等,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各位高层看到钻石后,固然是眼前一亮,可还沒落到被眼前利益收买的地步,

“洪总,据我所知,你昨天和苏北已经达成了股权转让,从苏北手里黑的钱,呵呵,远不止这么多吧,”广告部总监方立东有些特殊,

方立东是洪威这个团体中最年轻也是最有学识的人,但是上个月签下江海知名艺人林婉清,并且主抓广告和宣传推广,这算得上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大手笔,却不料半路夭折,方立东很怕洪威会排斥他,所以对这次董事会非常的看中,

“呵呵,方总监果然是快人快语,这些钻石只是送给各位夫人的,既然我洪威已经揭竿而起,想要挑起柳氏集团的大梁,怎么会用几颗区区的钻石收买诸位,这也太小家子气了,”

洪威说道:“按照我给咱们规划方案进行,谁都不会吃亏,现在柳寒烟持有的股份,大概已经被稀释到百分之三十五,我手里刚买了苏北的加上我自己的,也有百分之四十这样子,大家都知道,我要当这个董事长,所需要的股份可不是超过柳寒烟,而是要完全让她丧失希望,所以,有劳诸位,大家协商一下,把你们手里的股份,暂时的转让给我百分之十一的样子,”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偏向于洪威,但是这个做法有些太过于冒险,

“我还沒说完,我拥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顺理成章的成为柳氏集团的董事长后,用不了半年时间,就会将柳寒烟剩下的股份一点点的蚕食掉,要知道她手里还有百分之三十多,到那时,我洪某人分文不取,大家开心的话请我吃顿饭就算了,用你们现在的百分之十一,來换取未來的百分之三十,我想这笔买卖比贩毒还要暴利吧,”

洪威这么一说,在场的股东高层们都陷入了沉思,洪威要当董事长,现在还缺百分之十一的股份,现在大家拿出股份來支援他,未來将柳寒烟的股份瓜分,确实是翻倍的买卖,

洪威千算万算,却沒有想到,他哄了三十多年的女人钟婶,已经将他的犯罪资料给了柳寒烟,

虽然是在船上,也到了外海,但柳寒烟解读资料后,已经联系到江海的律师事务所,另一边已经做了充分的备案,这是一起商业诈骗甚至是恶意投毒事件,为了不打草惊蛇,江海警方已经在西河铺子码头布下了警力,只等船只靠岸,就会逮捕洪威,

但是柳寒烟压力也非常的大,自从洪威买了苏北的股份后,他持有了柳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洪威一旦落马,他名下的资产就会被冻结,这样一來,柳氏集团又因为资金的困状,陷入了无限期的暂停状态,

安琪儿本次出游,也是想帮帮这丫头,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小可人,楼下呢有酒吧,还有赌场,我们去放松一下,别板着你那张扑克牌的脸了,”安琪儿缠着柳寒烟的胳膊,让她从办公椅上站起來,

“还有赌场,”柳寒烟吃惊的说,她可是租用轮船的主办方,连她本人都不知道,

安琪儿笑道:“你以为造船厂和旅行社会这么大方,三五百万就答应陪你门柳氏集团出來逛一圈,说白了,你们公司的钱,只是用來加油的,船厂和旅游公司那边的几个阔少和老板,每个人砸了些钱进去,把你们集团的这个窟窿堵上了,”

“啊,为啥,”柳寒烟一边被安琪儿推着走,一边不解的回头问道,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有人掏钱让自己公司的员工出游,

“还为啥呢,我的大傻妞,这些老板,只是利用柳氏集团开年会出游,作为登记出海的幌子,其实早就在船上安排了赌局,就是为了套钱,这么说吧,除了你们柳氏集团是穷比外,其他上船的老板,谁出來玩兜里沒带个一两百万,聚少成多,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声音呢,”

柳寒烟又郁闷又恼火,柳氏集团虽然不是明星企业,但被安琪儿说成是穷比心里当然不舒服,起初她还很侥幸,船厂和旅行社为什么以三折优惠租给公司船出游,原來这是人家设计好的,用柳氏集团的皮子,干一些擦边的生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