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赌气/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洪威的威逼利诱下,柳氏集团那些懂得因利势导的老狐狸,纷纷偏向了天平的另一侧,当董事会不再是靠着规划企业发展來维系,一切公平都显得苍白无力,

可是,自鸣得意的洪威,此刻还不知道他的犯罪资料已经通过客轮传真发送到有关单位,他的这个董事长即便是如愿以偿的当上,也上不了江海的岸边,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充满挑衅意味的柳寒烟和安琪儿才前來挑战,可到了约定的体育房门口时,却只看到了苏北一个人,

“呵呵,陈雪菲呢,”柳寒烟冷笑道,“陈大小姐不是想要比试比试吗,我知道她是学散打的,不过我也不介意试一试模拟的格斗,”

“菲菲姐……”

还沒等苏北说话,安琪儿便走过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兵哥,咱俩认识这么久,你从來沒叫我一声姐,才认识陈雪菲几天,张口闭口就是姐姐妹妹的,搞得好像你们有什么猫腻似的,”

苏北平淡似水的耸耸肩,

安琪儿在他身上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想从他的眼神中发现什么端倪,但还是失败了,苏北完全沒有做贼心虚的感觉,不过,安琪儿还是感觉昨天晚上苏北一定和陈雪菲发生了什么,女人的直觉一项是很准确的,

这让安琪儿有些恼火,她个人无论和苏北还是陈雪菲都是朋友关系,但是陈雪菲也太不地道了,陈雪菲的弟弟忙着和柳寒烟献殷勤,而陈雪菲居然也暗度陈仓和苏北腻在了一起,好好的一对儿冤家,硬是被陈雪菲姐弟俩给拆散了,

“她身体不舒服,今天不会陪你们玩了,”

“我去叫她,”安琪儿不依不挠的说,

苏北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别跟着添乱了行吗,不就是想玩吗,我陪你们,”

“你,”安琪儿瘪瘪嘴,“你觉得公平吗,你一个练家子,欺负我们两个弱女子,”

苏北额头上冒出几缕黑线,就你们俩还弱女子,比纯爷们不差,一回头,恰好看到端着餐盘的傅宜欣走了过來,

“苏先生这么巧,”

苏北顺势拍了她肩膀一下,对安琪儿说:“傅小姐,也是我朋友,让她陪你们两位祖宗玩几局,总可以吧,赌注你们随便开好了,我还输得起,”

傅宜欣有些晕头转向找不到北,她刚起床也不久,昨晚有些晕船睡得很晚,一直很饿,本來想到餐厅吃一些鱼干,却发现鱼干的品质很差,只拿了些三文鱼刺身,

苏北低声在她耳边求救,说:“傅小姐,帮忙救个场沒问題吧,”

“问題……”傅宜欣看着苏北请求的目光,忽然想到昨晚被他一个人丢在甲板上的尴尬,现在有求于自己,当然沒那么好说话了,淡淡的说:“我还要吃我的三文鱼呢,”

“呃,这样,你帮我一个忙,别说三文鱼,鲨鱼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傅宜欣计谋得逞的用叉子指着他说,

“好好好,是我说的,这下总可以了吧,”

“成交,”

柳寒烟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低声细语,心中的妒意越來越浓,实际上她根本沒有生苏北的气,再加上安琪儿一直从中劝她,可见识到苏北和昨晚的陈雪菲今天的傅宜欣想交甚好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來,

“既然苏先生这么慷慨豪爽,那我们也玩的大一点,不管玩什么,一局一百万,输了的不是人,”柳寒烟还是那个柳寒烟,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个火药桶,

傅宜欣吓了一跳,她和柳寒烟见过,给她做过经济专访,两人虽然谈不上交情,但至少也是半个熟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输了的不是人,

“苏先生,你们是在赌钱,”傅宜欣问,

苏北笑道:“沒关系,放松身心,随便和柳大董事长玩几局,输赢都无所谓,”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走进健身房,客轮的空间有限,不过设施还是很先进的,本來是和陈雪菲较劲的柳寒烟,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向苏北身边的人发泄,是谁都好,

两个女人一旦对上,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柳寒烟直接去一个斯诺克的台子,从吧台里选了一根球杆,戴上特质的霹雳手套,用枪粉擦着球杆,目光冰冷的看着不紧不慢的傅宜欣,

本來斯诺克这项活动是和绅士优雅的,不过却被两个女人打得火花四溅,出乎意料的是傅宜欣的球技不仅标准还很优雅,无论是击球还是出杆的架势,都吸引到其他台球桌闲玩客人的注意,

而柳寒烟的击球风格更加火爆,她这个人本來就争强好胜不为人后,进攻起來还是相当犀利的,

就这样,柔中带刚的傅宜欣更多的是强调白球的走位和防守,而柳寒烟一味的进攻和冒险,击出的球发力都很厚重,仿佛要把台球当做子弹一样发射出去,

“乒,”一声清脆的击球声音,善于防守的傅宜欣,打出一个中远台,将几乎贴库的一颗红球击入袋中,而白球的走位,如同手摆的一样,恰好可以做到黑球,

周围掌声不断,柳寒烟轻蔑的冷哼一声,“运气而已,嚣张什么,”

啪,上手后的傅宜欣进攻越來越流畅,台面上的球形也越來越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局是她赢了,

可是,在傅宜欣擦枪粉的时候,却发现苏北的脸上写满了对柳寒烟的忧心忡忡,再偷瞥了一眼安琪儿的表情,她忽然恍然大悟,苏北和柳寒烟不是赌钱,只是在赌气,要是自己顺理成章的赢了柳寒烟,恐怕会让这两个人的误会越來越深,

长年累月的职场生涯,让这位电视台的台花懂得孰重孰轻,她明白苏北其实是攀着柳寒烟赢的,想到这里,下一杆难度很小的击球,傅宜欣故意制造出一个沒人察觉的失误,反而给柳寒烟留下了翻盘的机会,

苏北长舒了一口气,欣慰的冲着傅宜欣点了点头,这女人太聪明了,居然能猜透自己的心思,刚才她的那个失误做的非常漂亮,苏北的眼睛不比慢镜头回放误差大什么,他清晰的看到傅宜欣击球时故意抖动了一下球杆,毕竟故意失误,会让柳寒烟有一种被人可怜同情的感觉,只有做到毫无破绽,柳寒烟才会赢得振奋,

柳寒烟马上拿起球杆,抓住机会,连扳了好几个球,情绪也变得稳定下來,不再靠情绪打球,毕竟她还是非常想赢苏北的一百万,

当最后两颗彩球落袋的时候,随着安琪儿的一声惊呼,和柳寒烟拥抱在一起,欢呼庆祝的同时,不忘了向苏北示威,并毫无风度的向傅宜欣竖起了向下的大拇指,

“苏先生,谢谢你的一百万,”柳寒烟冷嘲热讽的说,

“一百万一局,几位玩得这么大,带我一个怎么样,”在一旁看了多时的唐浩抄着兜走过來,

苏北看了眼唐浩,他鼻梁上还贴着一个创口贴,正是昨天晚上和柳寒烟求婚,被陈泽凯打的,模样很滑稽,像个小丑,

“怎么不敢了,两位美女都赌完了,作为男人,你总不会退缩吧,苏北,”

苏北玩味的看着唐浩,惊讶于他挑衅的勇气,笑道:“你要跟我玩,”

“我要现金,”苏北刚才会意傅宜欣输给柳寒烟一百万,沒想到这么快就有來送死的了,虽然他沒玩过斯诺克,但是看了半天规则以及技巧已经熟记于心,对于如何击球也有自己的心得,

唐浩轻哼了一声,脱掉西服外套放在椅背上,选了一根球杆,回头时,服务员已经将台面摆好,他对苏北一直隐忍着,但却无可奈何,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在柳寒烟面前让苏北丢进人,他甚至不惜连激将法都用上了,

如果说打架唐浩不行,但是玩,他沒有不会的,尤其是斯诺克和赛车这一类,就算是达不到专业选手的水平,在业余界也算是个民间高手,同时,唐浩也知道,苏北这种土包子别说是打球,就算是桌球俱乐部恐怕都沒去过,

“啪,”随着唐浩一杆精彩的开球,白球跑球回來,走位相当精准,回到本方半台的同时,还躲到了咖啡球的后方,第一手就形成了一个斯诺克,不得不说在职业界也是很少见的,

唐浩轻松的一笑,回到座位上喝水,他确定一球定胜负,这个球苏北就算经过反弹,能解开斯诺克,白球也会停在另一边的台面,到那时他不会给苏北再次站起來打球的机会,他就会一杆清台,

苏北只是瞥了一眼台面,几十颗球的球形,和各种反弹路线已经在脑海中行程几条清晰的线索,在战场上的情报分析可比这复杂几万倍,

在击球的准备过程中,苏北因为是第一次摸这个东西,熟悉了很久,靠着肌肉的记忆能力,尽快的熟悉球杆的份量,以此來纠正准度和力量,

砰,清脆的一杆下去,白球依次绕行台面,经过五次库边反弹,准确无误的击中黑球旁边的一颗红球,白球的球体上加了旋转,在红球朝着袋口滚落的同时,白球形成一个缩杆的效果,缩回來炸开红球堆,稳稳地停在黑球上方,

咚,红球落袋,

“漂亮,”傅宜欣忘记了形象,拍手称快,这一球打得太棒了,恨不能献上一个热烈的拥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