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上一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轻松的打完唐浩认为最难的一颗球,苏北已经掌握了这东西的玩法,

柳寒烟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虽然她表面上希望苏北输,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他不为人后,轻哼了一声,把球杆放下走到傅宜欣身边,

“傅小姐,我们的赌局还沒结束呢,下一项拳击怎么样,”

“不好意思柳女士,我对暴力运动沒什么兴趣,而且也沒有什么义务当您的出气筒,”傅宜欣可不是一般的主持人,言谈举止中用词拿捏之间,已经将柳寒烟彻头彻尾的讽刺了一番,

傅宜欣也并不是完全不敢跟她比,只不过沒有什么意义,因为赌局的主人苏北的本意就是希望自己输,看來他俩的关系不一般,

转头再看苏北的斯诺克球台,自从唐浩开球后,就再也沒站起來过,原本是神态轻松稳坐钓鱼台的唐浩,现在越來越紧张,再打进两颗红球就完成超分了,他有些后悔不该跟苏北比,可是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够有优势的东西了,

苏北也沒想靠着这种绝对的优势获利,可是唐浩不同,适当的给以教训,省得他总是不知疲倦的纠缠自己,

而在旁观者眼里,苏北虽然不标准却很潇洒的击球动作配合着清脆的落网声音,堪称是看了一场职业比赛,

当苏北打过超分的彩球后,便放弃了这种无聊的羞辱活动,放下球杆,问唐浩什么时候汇款,

“苏先生,沒想到你还是深藏不漏,这种球技不要说在业余界,就算是职业选手也不一定能轻松的赢了你,”傅宜欣找准时机,她说话的方式太过于精益求精,在艳羡救命恩人苏北的同时,还不得罪另一位大领导的儿子,对唐浩甚至也是一份鼓舞,

唐浩也把球杆木讷的放下,走到苏北面前,淡淡的说:“你放心,一百万我还输的起,”

说完,唐浩悻悻的离开健身房,一百万不是个小数字,谁说出來都沒那么轻松,就算职业选手参加的世锦赛冠军奖金也就几十万,

唐浩走后,柳寒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刻,她昨晚憋着火想要挑衅陈雪菲,现在那女人躲了,她犯不上再和苏北计较下去,

安琪儿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苏北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说:“你小子怎么搞得,”

“我做错什么了吗,”

“少跟我装蒜,你和陈雪菲怎么回事,你以为老娘是菜鸟,自己身上什么味儿不知道吗,做完事沒有洗澡吧,”

苏北耸耸肩膀,笑道:“这是我的自由,”

安琪儿使劲儿拧了他耳朵一下,“他妈的一对儿冤家,我苦心撮合你们俩,你别不识好歹,发生就发生了我不说寒烟也不知道,你要是心里还有她,以后离陈雪菲远点,”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说:“安琪儿,你别跟着搀和了,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对柳寒烟沒有敌意,而且是最希望她得到幸福的人,”

“放屁,这就是你说的幸福,”

“你还想让我怎么样,”苏北有些愠怒,他不是不在乎,只是因为这个人是柳寒烟,“我以为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可是才离开江海一周,住院一周,她居然和我朋友在一起,我这都能成全她,还得寸进尺的话,你他玛当我是圣人啊,”

安琪儿恨铁不成钢的啐了他一口,又急又气道:“谁告诉你她喜欢陈泽凯了,就那个小杂种,继承老陈一点遗产就能兴风作浪了,苏北,我也太瞧不起你了,”

安琪儿被苏北蠢透了,但是她能理解苏北是吃醋了,否则也不会这么不冷静,不调查清楚就妄下结论,

苏北怔怔的站在原地,心里百感交集,回想安琪儿的话,他再想想柳寒烟的种种表现,感觉柳寒烟确实只是为了生气而生气,

不过,苏北沒打算去找柳寒烟问个清楚,现在他要以什么身份去,以柳寒烟的性格,怎么可能冰释前嫌,况且苏北已经下定决心,在做出一番事业之前,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站在幕后给柳寒烟一个模糊的幸福,

这次客轮返程后,苏北就会在江海制药三厂启动这个项目,他要带着成绩重回柳家,而不是柳寒烟口中吃软饭的,虽然柳寒烟的本意不是这个意思,

苏北回过神的时候,看见傅宜欣在健身房外面等他,就走了过去,

“傅小姐,刚才的事情,多谢了,”苏北笑着说,这女人的洞察力很强,不过太有心机的女人他不仅不喜欢,反而很反感,

“成人之美而已,不过呢,苏先生的一个谢谢显然是不够分量的,”

“哦,那你想如何,”

傅宜欣轻吟一笑道:“苏先生记性可真差,我來提醒你一下,刚才某人说我和柳寒烟打一局比赛,你请我吃鲨鱼哦,”

“这个简单,中午我去厨房专门……”

“咯咯,苏先生,我说的是鲨鱼不是三文鱼,你觉得客轮的厨房会有鲨鱼吗,鱼翅可能有,不过也很不新鲜,”

苏北看着计谋得逞的傅宜欣,知道她故意用这个不可能的条件要挟自己,从而让自己欠她一个人情,于是笑了笑说:“这个也简单,我去海里给你钓一条,”

“噗,钓鱼,钓鲨鱼,苏先生真幽默,我算是败给你了,”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现在应该不是鲨鱼的繁殖期,都在外海捕食生活,傅小姐有这个口服的话,钓一条鲨鱼不是什么难事,”

傅宜欣本來是想难为他一下,听他这么说,马上想到他勇斗持枪劫匪的事情,她忽然产生了兴趣,又问了苏北一遍:“真的可以钓,”

苏北摊摊手臂,

“那需要什么,我帮你准备,苏先生可一定要让我大开眼界哦,”

“嗯,我想想,你去客轮水手那里问问,应该有钢丝绳,借一条來,再就是去厨房准备点新鲜的牛羊肉,准备好了拿到甲板上给我打电话,我这会儿有点事,先离开一下,”

“好的,一言为定,”

苏北笑道:“一言为定,当然我要是钓不到的话……”

“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傅宜欣眨眨眼睛,不可否认她很漂亮,毕竟是电视台公众人物,但是学起萌妹子來,显然是风情过足,清纯欠佳,

苏北去餐厅拿了一份水果沙拉,來到陈雪菲的房间,这女人睡得昏天暗地,穿着睡裙睡眼惺忪的给他开门,门刚打开,苏北便将一块火龙果放在她的嘴里,

“还疼吗,”苏北问,

陈雪菲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哪有那么矫情,倒是你,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以后不许这么胡來了,罗马城可不是一天建成的,你这就是典型的杀鸡取卵,”

陈雪菲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想到他全身触目惊心的伤疤欲言又止,她年长苏北几岁,成熟的阅历和心性,能够把持住自己的感情,她对苏北更多的是姐弟之情,尤其是跟弟弟陈泽凯产生隔阂后,就越发的需要一个依靠,

可她不想因为自己,拆散了苏北和柳寒烟,这样的感情只会让她感觉到负罪感,其实能够远远的看着他,陈雪菲已经心满意足了,

“你们家柳寒烟有沒有找我挑战呢,”

苏北笑道:“你觉得她的性格会放弃吗,”

陈雪菲无奈的笑了,“苏北,不管你听不听我的,姐作为过來人必须嘱咐你几句,有些人一旦错过了,就会后悔一辈子,哪怕你是真的为柳寒烟着想,那更不能让她和我弟交往,泽凯已经受够了卑微和懦弱,现在有了权势,他做出任何事情都可能是我们想不到的,你明白吗,”

苏北很庆幸今天安琪儿和陈雪菲给他上了一课,他和柳寒烟刚刚建立起來的感情,不能就这样结束,

“可是雪菲……”

“笨蛋,我始终都是你姐姐,不管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明白吗,”陈雪菲随即露出一个浅笑,“我的心真是干涸了很多年,直到遇见你,或许姐只是在需要的时候和你相互需求相互取暖,但一辈子的事情,你的选择只有柳寒烟那妮子,”

陈雪菲含沙射影的定义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然后站起來,拉开帘子,抱着肩膀俯视着窗外茫茫的大海,“据我所知,洪威昨天夜里,召集了柳氏集团的全体股东,按照我的猜测,他这次势必要拿下柳氏集团,你,做好准备了吗,”

“放心,这个董事会柳寒烟单枪匹马就能办妥,我要做的只是盯紧了洪威,在他举杯庆祝的时候,也是他大难临头之际,”

“哦,看來你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

正说着,门口传來几声敲门声,

“进來,门沒锁,”陈雪菲和苏北松开彼此的手,各自坐回沙发上,

进來的人是陈泽凯,他因为昨天的过激言行几乎和陈雪菲翻脸,事后觉得很后悔,毕竟他的羽翼还沒丰满,专门來道歉,

“姐……”陈泽凯目光一转,看到了沙发上的苏北,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自从他追求柳寒烟开始,一直避免正面见到苏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