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入场电视台/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哥,这么巧,你居然也在这艘船上,”陈泽凯故作惊讶的说,

陈雪菲黯然的转过头,陈泽凯的所作所为让她太失望了,就算喜欢上同一个女人,不惜和朋友去争,还可以体谅,但是用这种勾心斗角的方式对待苏北,她这个做姐姐的十分汗颜,

苏北笑道:“你姐刚转给我一笔股份,所以我來参加柳氏集团的年会不奇怪,”

“哈哈巧了,我也正准备向柳氏集团注资,看來咱们弟兄要以后要一起参加柳氏集团的董事会了,”陈泽凯说,

苏北淡笑了一声,陈泽凯从起初的掩饰和躲避,现在真的已经蜕变成不择手段了,“恐怕这种现象不会实现了,”

“为什么,”陈泽凯惊讶的问,

陈雪菲淡淡的说:“你苏哥已经将股份转给了洪威,”

听到这个消息后,陈泽凯心里有些得意,苏北撤资说明和柳寒烟彻底决裂,而且在柳寒烟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却摆了柳寒烟一刀,这样一來自己的优势可就更大了,

陈泽凯故作沉思说道:“哦,怪不得那天我在柳氏大厦楼下遇见你,原來是这个原因,不过柳氏集团的现状,苏哥撤资也可以理解,”

陈雪菲打断弟弟的别有用心,说:“每个商人都有自己的经商套路,你苏哥也不例外,他每走一步都有自己的道理,你慢慢向他学习,”

“当然,这不用姐姐教我,苏哥在我心里绝对是第一位的,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苏哥,”

苏北听不惯这些虚情假意,如果他不是陈雪菲的弟弟,苏北不确定会用什么方法,让他他在痛苦中忏悔一辈子,

“菲菲姐,你们姐弟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苏哥我送您,”

陈泽凯将苏北送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回头又看看姐姐的房间,嘴角勾起一个微笑,他知道,姐姐和这位苏哥一定发生了见不得光的事情,从感情上來讲,苏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陈雪菲是自己的姐姐,他们两个都是单身,发生什么也不足为奇,

只不过现在形式有些许不同,陈泽凯一直忌惮苏北,也提防着同父异母的姐姐,要是这两个人联手來对付自己,恐怕真的会有麻烦,

能容纳上千人的客轮,船上只有百十号人,所以甲板上还是很空旷的,

傅宜欣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撑起一支巨大的太阳伞,摆放着一张白色玻璃缸圆桌,上面放着瓜果饮品,而地上是她辛辛苦苦为苏北准备的钓鱼道具,

戴着巨大墨镜,在太阳伞下享受午后阳光和海浪的傅宜欣,老远就看见苏北朝这边走來,

“咯咯,苏先生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

傅宜欣娴熟的站起來,替苏北脱下外套,很有眼力见的端起一杯脉动放在他眼前,苏北抿了一口便摆摆手,卷起衬衣的袖子,踢了踢傅宜欣准备的饵料,

“一百斤牛肉,还有几十斤的活鱼,足够你当诱饵的了吧,”

“当然够,看來傅小姐还挺注重营养搭配的,”

苏北将肉制品装进一个网兜里,用金属铅丝固定在一个铁棍的一端,用力一掰,几厘米粗的铁棍变成一个钩子,

傅宜欣看的瞠目结舌,这是人类能办到的事情吗,她知道苏北很厉害,但这种超乎常理的力量,太让人感到震撼了,她是个很要强的人,自从那天男朋友在劫匪面前逃跑,而苏北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心中就有一种被征服的冲动,

挂好鱼饵,用长长的钢丝绳垂进大海,另一端捆在甲板的栏杆上,做这些工作对苏北來说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傅宜欣拉过一把椅子,有意无意的将自己喝的一杯橙汁推到苏北面前,拿出一块普拉达的小方巾,在苏北沾了鱼腥的手上擦了擦,

“苏先生,不满您说,我和左联瑞左老板有点亲戚,我听他老婆说,左老板和你要合伙办工厂,”

“哈哈,傅小姐不愧是经济节目的主播,江海有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你的耳目,你觉得老左这个人怎么样,”苏北忽然想从侧面试探一下,

“他们左家三辈从事制药行业,不过据我所知,国内中药厂倒闭的可是很多,老左这个人吧,有他自己的一套关系体系,苏先生跟他合作,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苏北看着钓鲨鱼的支架台,暗暗的点头,

傅宜欣这个女人简直是精明透了,从苏北的眼光中审时度势,笑道:“苏先生是做大生意的人,我主持节经济节目这么多年,看过的投资者投机者太多太多,但是跟你都不太像,”

“哦,哪里不一样,”苏北玩味的说,

“并不是我刻意恭维苏先生,你拥有三个做成大事的潜质,好比我们钓鲨鱼,首先苏先生有别人认为不可能的野心,有嗅觉力,其次,苏先生足够的沉稳心平气和,您要是不淡定,也不会在开厂之前出海旅游了,最后苏先生有足够的吸引力,”

苏北突然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并非是她说了些恭维的话,“傅小姐过誉了,不过前两个品质我还能理解,后一个什么吸引力,你该不会是指我勾搭了江海电视台的台花吧,”

傅宜欣咯咯的笑了起來,“这只是一个方面,我必须坦白,女孩子都是很感性的,喜欢大英雄,喜欢帅气成功男士,我也不例外,不过我所说的吸引力,是一个更加宏观的概念,能和左联瑞合作的人,而且是初次会面就达成合作意向,我想你绝对是第一个,我也希望是最后一个,祝你们合作成功,旗开得胜,”

两人碰了下杯子,

“不愧是电视台的,让傅小姐吹捧几句,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当两人之间的关系被拉进后,傅宜欣忽然话題一转,进入了另一个苏北很感兴趣的主題,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这算是潜力投资,我相信汇报会很快的,”

苏北听出她话里有话,“什么回报,”

“当然是苏先生飞黄腾达的那一天,能够作客我的演播室,和你面对面虚伪的谈谈经济发展观的问題,哈哈,”

傅宜欣的一句玩笑,让苏北为之一动,江海制药三厂可沒有柳氏集团那样庞大的广告宣传力度,在苏北的设计中,第一批产品不用太多目标不需要放得太远,首先要在江海打开市场,

眼前这位江海电视台的大红人,要是能做个专访,甚至在播报节目时提到他的产品,也是个强有力的宣传效果,

可是求人办事,苏北不擅长,话到嘴边口难开,转而换了一个问法:“傅小姐,现在江海电视台的广告费很贵吗,”

傅宜欣摆摆手,苏北常熟了口气,他可是知道,姜涛在运作雪芙蓉产品上架的几天,就烧进去好几千万,

“不是贵不贵,是沒有可能,”

“为什么,”

傅宜欣将杯子移开,左右看看沒人,双肘撑着钢化桌,低声说:“江海电视台在国内的收视率能排进前十,每天的广告投放量,真的是一秒贵过万两黄金,苏先生的事业刚刚起步,就花这么一大笔广告费,真的是不具有可行性,市场也未必认可,”

“原來如此,我再想想,”

傅宜欣忽然说:“苏先生,我的节目在晚间档,向你透露一个小秘密,节目的开播录制,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临时事件,如果有一天我要做的经济访谈沒有准备好,需要一个企业老总临时救场……您不花一分钱,机会就來了,”

“这……你不会有什么风险吧,”

“怎么可能,你是年轻企业家,我是节目主持人,就算传出……什么花边新闻……”傅宜欣咬了一下下嘴唇,不知道是暗示还是提醒,“就算有花边新闻传出去,那岂不是不花钱的炒作,”

“就怕对傅小姐的家庭和名誉有影响,”苏北说,

傅宜欣笑了笑,“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关于我的绯闻多了去,不在乎多一条傍大款,哈哈,不过,我节目监制那边,我得稍招呼一下,”

说到这里,傅宜欣坐直了身子,“如果江海电视台一鼓作气,把苏先生的企业捧起來,有那么一天,你别忘了给我们电视台赞助就行,”

“沒问題,”

“好,那我这次回去,就去策划,等你们进入正轨后联系我,我找个机会实验一下,只不过,你们的产品好坏,是否被市场认可……”

“这一点你也可以放心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心里已经渐渐有了一个计划,不仅能替我做推广,你们电视台也会有双赢的效果,”

傅宜欣沒想到苏北这么快就有了点子,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沒有过问,娇笑了两声说:“苏先生,你到底还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吧,这可不是一条鲨鱼能够补偿的,”

苏北看了眼毫无动静的钓鱼架,苦笑道:“这次可能连鲨鱼都要食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