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捕猎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苏先生,我年纪比你大一点,涉及到传媒和产品推广的事情,可能要比你内行一点,你们这个中药化妆品的理念,很少有人做,在电视台宣传起來的话竞争者就少,噱头就大,我想这会是你不错的选择,”

傅宜欣不仅不傻,还是聪明人中的人精,她看得出來苏北此行心事重重,也得知一些柳氏集团的风声,无论是陈泽凯还是柳寒烟,亦或者是她看到的安琪儿,这些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都和苏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苏北能是普通人才怪,

苏北沒想到这次旅行中,还能办成一件大事,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笑道:“傅小姐送佛送到西,有沒有什么实质性的方案,点播我一下呢,”

“广告和电视台这边还可以放一放,我不知道苏先生和左老板以及楚婕是何种的合作方式,能否透漏一二,”

苏北摊摊手:“我出钱,楚婕出药材,左联瑞的厂地和技术,目前就是这个态势,”

“苏先生真想把生意做大,我觉得你是抱着必胜信心的,我个人建议你,将你们要生产的产品,从江海制药三厂的体系中拉出來,单独成立公司,否则生意做的再大,也是左联瑞的企业,”

以前苏北是一个对金钱和地位沒有定义的人,他沒想过赚多少钱,从战场上回來还能够平平淡淡的生活下來,就已经比许多人要幸福了,可是经过柳寒烟的事情,苏北有所改变,男人不应该只给女人安全,他不想一辈子只做一个保镖,让一个女人幸福,还要给她心底真心想要的东西,而对柳寒烟來讲,她最想要的不只是柳氏集团,还要将它发扬光大,

这还是苏北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谈生意,在这种平静的气氛中,天色已经來到傍晚,晚霞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散发着大自然的野性气息,

突然,船尾的栏杆咯吱咯吱的响了起來,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后牵引着,厚重的铁栏杆几乎被拽得变形,

“啊,苏先生,那,快看后面,”

只见一条体型庞大的鲨鱼,被钢制结构的绳索拉拽着,鲨鱼愤怒的想要挣脱束缚,但是它力气再大,也不可能和轮船掰手腕,在海浪中掀起巨大的水花,时而一跃跳出水面时而潜入水中,

咔嚓,精美的栏杆终于被鲨鱼挣断,就在钢丝绳缩入大海的时候,苏北一把抓住了绳索,牢牢的固定住,

“苏先生,还是算了吧,我开玩笑的,别受伤……”傅宜欣吓得捂着嘴巴,连栏杆都拽断了,可见鲨鱼的力量有多大,

苏北转头笑道:“傅小姐今天帮了我两个忙,区区一条鲨鱼作为谢礼,我还不至于食言,”

说完,苏北拽着钢丝绳,顺势在船尾抛锚的铁墩上挂住,他知道,用不了几分钟,这条鲨鱼要么会脱钩,要么会自己挣断绳子,

苏北从甲板上拿起另一个安全绳,一端系在栏杆上,另一端绑在腰上,在傅宜欣一声尖叫中,纵身跳向了大海,

鲨鱼在海中的力量,不会比陆地上的大象势弱,而当它被鱼钩所激怒时,几乎是疯狂的撕咬那根钢丝绳,

苏北从牵引鲨鱼的钢丝绳上跑下去,鲨鱼似乎捕捉到了猎物,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客轮和绳索上,而是凶残的扑向飞奔过來的苏北,

苏北也是有备而來,不想给鲨鱼脱钩的机会,背后准备的一根铁棍,在手中飞快的打了两个转,嗖的一声,甩手而出,钢管的力量之大,顺着鲨鱼的头颅穿透过去,将它张开夸张幅度的上下颚缝合在一起,

甲板上,傅宜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长长的松了口气,捂着砰砰跳的胸口,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悍,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看到,她从不会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这时,苏北已经平稳的落在张不开嘴疯狂乱撞的鲨鱼头上,这类野生动物从沒见过人类,攻击性愈发的强烈,更不想屈服于驾驭它的人,疯狂的在水中翻滚,企图将苏北甩入海里,

鲨鱼的身体表面有一层很滑的膜,人踩上去的时候非常滑腻,苏北刚扶住扎在它身上的钢管,这时意外发生了,鲨鱼强大的蛮力,居然将自己的上下颚撕裂,终于拜托了鱼钩的束缚,酣畅淋漓的游向大海深处,

傅宜欣愣愣的看着,几秒钟后才反应过來救人,大声的呼喊求救,

船员好水手闻讯赶來,在傅宜欣磕磕巴巴的描述中,才知道有人被鲨鱼吞掉了,他们从來沒有面临过这样的局面,被鲨鱼拖下海,那还有生存的几率吗,现在让潜水员下去救人,岂不是自投罗网,只会搭上更多的人命,

客轮出现了不小的骚动,更多的旅客朝这里汇聚,都听说鲨鱼把大活人拖下了海,想一看究竟,

柳寒烟和安琪儿自然也在其中,在今天和傅宜欣赌球的时候,这女人就说吃鱼的事情,所以当客轮上传出有人掉下大海的消息后,她们第一时间就怀疑到苏北的头上,

“我去,兵哥只是來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投海自尽了吧,”安琪儿看着平静的海面,哪还有苏北的影子,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心底却是一紧,这个王八蛋逞什么能,冷冷的看了眼傅宜欣,

在这种议论好恐慌之时,一头死翘翘的鲨鱼付出水面,鲜血染红了海面,

又过了好久,苏北的身形冲出水面,原來他是去海水里拿被鲨鱼挣脱的绳索,

几分钟后,苏北扛着二三百斤重的鲨鱼,顺着钢丝绳爬上來,将鲨鱼重重的放在甲板上,这才发现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看着几乎被**的鲨鱼,这些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群不免心中大骇,对苏北來说这只是茶余饭后的活动筋骨,对于其他人來讲,这就是奇迹,

“这条鱼我要了,你开个价吧,”一个围观的土豪说,

苏北扭头看了他一眼,“两万,”

“好,”土豪笑道,

苏北补充了一句:“两万一斤,如果你都要了的话,我可以考虑卖给你,你还要吗,”

土豪面红耳赤的僵在原地,面子上过去,冷笑道:“两万一斤,穷疯了吧你,还不如去抢,”

另一个有些见识的富商蹲在鲨鱼前,一边摸索一边赞叹:“两万一斤确实不贵,世面上能吃到的鱼翅,不过是人工养殖的,姑且不论这条鲨鱼的捕捉过程和鲜活程度,就单单是这个体型已经非常少见了,”

苏北笑道:“我开玩笑的,其实给多少钱都不卖,这条鱼是送给朋友的礼物,是吃是卖全凭她处置,”

富商只好遗憾的点了点头,

傅宜欣是个识大体的人,当然不会将苏北送给她的鱼卖掉,更不会小气的自己私吞,让几个厨师把鲨鱼运到厨房做食材,供给这条船上的所有客人尝尝鲜,而鲨鱼中最珍贵的鱼翅部分,她则特意烹饪了一盆汤,给苏北送到他的房间,

在温暖的灯光下,傅宜欣盛好汤,打开一瓶价值不菲的洋酒,

“苏先生我们能喝一杯吗,”傅宜欣坐在一张椅子上,用酒杯邀请苏北,

苏北刚做起來,便问道一股陶醉的芬芳,可以判断出來只是她身上的香气,也混合了促进血液循环的酒香,

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下杯壁,各自抿了一口绵滑入吼的酒,有些事情无需多言,双方都能感觉得到只要有一个人向前迈一步,他们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

这时,苏北的房门意外的被敲响了,

“进來,”苏北和傅宜欣默契的拉开距离,

來的人是安琪儿,她知道傅宜欣在里面,所以故意敲门,以免撞见不堪的场面,

“呵呵,是安小姐啊,请坐,”傅宜欣很会转变面孔,莞儿换了一个公众人物的形象,

“我就说吃鲨鱼为什么沒有鱼翅,原來是你们两个在这里吃独食,幸亏我鼻子灵敏,”安琪儿大大咧咧的坐下,苏北递给她筷子,将自己的碗推到她面前,

安琪儿一边吃一边啧啧称赞傅宜欣的手艺,聊了几句后,傅宜欣知道安琪儿找苏北有事情,找了个借口离开,

安琪儿故意沒有去送,虽然她和傅宜欣也算半个熟人,邪恶的看了苏北一眼:“这个女人很有心机,我劝你还是离她远点,否则容易引火烧身,”

“想哪去了,鱼翅都堵不住你的嘴,”苏北点了根烟,半躺在椅子上,

安琪儿轻哼了一声:“别以为你昨晚上和陈雪菲的猫腻我看不出來,只不过是不说罢了,对了,你和柳寒烟到底想怎么样,姐姐这个红娘夹在中间很难受的,也不能因为暂时闹点小别扭就各自单飞吧,”

“好了,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苏北跟安琪儿不用客气,

安琪儿用纸巾擦了擦嘴,淡淡的说:“明天早上客轮返航,上午在商务会客室会召开柳氏集团的董事会,怎么样,感兴趣吗,”

“那份资料她看过沒有,”

“看了,准备在明天的董事会上公布洪威的种种行为,你说洪威这次会不会破釜沉舟呢,”

苏北点头道:“肯定会的,他刚失去陈家的遗产,要是还背上这个官司,他就彻底完蛋了,洪威那种人临死前绝对会反咬人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