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落水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不管你们两个搞什么飞机,明天董事会你还是去一趟,你好歹也持有柳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然只拿了不到一周,还是有权利参加董事会的,”安琪儿虽然开放好玩,但做起事來也是雷厉风行,她很看不惯陈家姐弟,不忍看着这俩冤家被拆散,

苏北笑道:“董事会上那些尔虞我诈,不去参加也罢,寒烟那边,是怎么安排钟婶的,”

“安排她干什么,”安琪儿一脸不悦,她也沒想到在柳家当了二十几年保姆的钟婶,居然是洪威的卧底,就这一条都构成商业欺诈罪了,

苏北吃惊的看着她:“卧槽,我把你当个人,你连这点事都沒办好,要彻底踩垮洪威,把他的种种罪行落实,光有物证,沒有人证顶个屁用,”

安琪儿恍然大悟,她和柳寒烟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资料上,全然沒有理会钟婶的问題,万一明天洪威发现自己被钟婶出卖,他最先要做的事情一定是杀人灭口,

“还來得及,幸亏资料还沒有公之于众,我马上给江海那边的朋友打电话,”安琪儿急忙拨通一个电话,三言两语让她朋友來帮忙,

苏北听得清楚,她是打给那个叫刘学的老板的,苏北虽然只见过他一面,那个人给他的印象却很深刻,是个身手不凡的男人,成功只是他外表的伪装,

吃完鱼翅,安琪儿离开苏北的房间,

翌日清晨,这艘环游两天的客轮准备返航,而柳氏集团的最后一次董事会也如期召开,这次的董事会不同以往,柳氏集团因为产品问題,造成整个集团的信誉急剧下降,改革已经迫在眉睫,

在这个危急关头,洪威终于准备出手,一举将柳家控制了几十年的柳氏集团改朝换代,而能说得上话的公司高管以及股东,都已经被洪威收买的干干净净,愿意和洪威同舟共济,

洪威滔滔不绝的阐述着他的观点,“诚如大家所看到的,柳氏集团已经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深感痛心,毕竟柳老董事长创建这艘商业航母非常不容易,董事长不仅是我们的主心骨,也是老董事长的女儿,我想您也不会希望父亲毕生的基业毁于一旦吧,”

“洪总现在的股份已经超过柳董事长,而且经验丰富,能够带领我们走出这个困局,我建议集团还是交给洪总全权负责吧,”见风使舵的市场总监赵德海说道,

洪威微微点头,笑道:“柳小姐毕竟年轻,我暂时接管集团几年,也不是不可以,把企业带入一个新的发展高度,到那时柳小姐也经过一番的磨炼后,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至少不会发生这次的恶劣事件,您说对吗,柳小姐,”

坐在主位的柳寒烟淡哼了一声,她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过正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安琪儿拿來的这份文件,对她太重要了,

“呵呵,我倒是想知道洪总是怎么打算将集团带出泥潭的呢,”

“哈哈,这个就是之后的事情,无非就是重新扩大融资规模,以我们原有产品作为后盾,重新寻找新的破局点,”

柳寒烟淡笑道:“这么说雪芙蓉系列化妆品就完全被弃置了,”

“这个……破而后立,就算是我们还继续改进产品,也逃脱不掉毒产品的名声,继续投入研发费用,也只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啪,柳寒烟狠狠的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她受够了洪威的阳奉阴违,想要当董事长就明着來,居然用这种下九流的招式,

“柳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柳氏集团推入泥潭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哦,是我,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从小在柳氏集团耳濡目染,每一款产品我都精心的研究过,就算新研发的雪芙蓉打不开市场,也不会变成过街老鼠,”

“柳寒烟,事到如今你还想说什么,”洪威已经失去了耐心,董事会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现在柳氏集团他一手遮天,

柳寒烟瞥了眼周曼:“周秘书,将这份资料文件给在座的各位看一下,”

周曼踩着高跟鞋,将怀抱着的资料复印件分发给众人传看,这么细致的犯罪资料,蒙在鼓里的股东和高管还在凝眉研究,而洪威可是太熟悉不过了,当场石化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柳寒烟,

“不许看,现在投票,重新推选董事长……”

“洪总,你那么着急干嘛,轮船到晚上才靠岸呢,我们有的是时间,”柳寒烟抱着肩膀冷笑道,

洪威的额头沁出了冷汗,他不知道柳寒烟是怎么得到这份资料的,他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看來钟敏背叛了他,钟敏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

高高在上的柳寒烟细细的品味着一杯咖啡,看了看手表,这些高管已经埋头看了十几分钟,就算是人浮于事的老顽固,也应该清醒过來了,

“我想这份资料不那么难以看懂吧,我开始和大家一样,也不相信我们柳氏集团的某些人,为了抢我的位置,居然在集团新产品中投毒,肆意更改了技术资料,甚至还策划了技术顾问贾春辉的车祸案,这让我觉得很失望,”

洪威的手开始颤抖,当他向窗外的甲板上望去时,一眼看到苏北的身影,他心里就清楚这一切又是苏北搞的鬼,

洪威心底突然冒出一股羞愤交加的愤怒感,恨不能撕碎了苏北,怪不得上船之前,苏北坚持要将股份转给自己,他们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等自己露出马脚,

现在客轮航行在大海之中,洪威甚至都不能全面的知道江海的现状,

“洪总,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总,柳董事长所说说真的,”

一时间董事会的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他们本來要在董事会上,将自己持有的股份转让给洪威一部分,让他在股权构成上超过柳寒烟,名正言顺的成为董事长,

可是现在风云突变,原來让柳氏集团勒令停业整顿一个月之久的罪魁祸首,就是洪威本人,雪芙蓉产品的前后投资和市场推广,已经耗费了近亿元资金,就这么被洪威付之东流,如果柳寒烟所说属实,洪威还涉嫌杀人案的话,他的行径简直可以用令人发指來形容,

“只是诬陷,纯粹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我,我怎么会陷害整个集团,”洪威做出最后的挣扎,

柳寒烟冷笑道:“我也希望这是栽赃,在座的每个人都希望如此,可事与愿违,在铁证如山下,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你瞎说,好啊,我明白了,肯定是你柳寒烟知道自己保不住董事长的位置,处心积虑造出这份假资料,请大家相信我,”洪威继续煽动着董事会成员,“我在柳氏集团二十多年,难道大家还不相信我洪某人的人品吗,相比而言,让我们陷入绝境的人正是柳寒烟本人,”

众人的目光又看向柳寒烟,确实,谁也不能确认这份资料是真是假,

柳寒烟淡淡的说:“资料的原版,我已经交给江海有关部门审核,他们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可以选择相信我,也可以选择继续跟着洪总趟这条浑水,孰是孰非,等我们回到江海后,自然会见分晓,”

谁也沒料到董事会开成了现在的局面,他们现在都懵了,分不清到底是柳寒烟栽赃嫁祸,还是洪威罪恶滔天,

柳寒烟随即补充了一句:“不过,到现在还有人执迷不悟和洪总站在一起的人,我想到时候调查下來,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同党哦,”

“柳寒烟,你卑鄙,我什么都不知道,”洪威疯了似的扑过來,

旁边的几个高管见状,连忙拉开他,

“洪总,既然你认为是栽赃陷害,那么等晚上船靠岸后,会还给你清白的,你这么心急干什么,”

“是啊洪总,呵呵,我说雪芙蓉产品为什么经过反复的临川实验,进入市场后居然出了过敏事件,现在回想起來,看样子不是什么巧合呢,”签约林婉清的方总监看准了机会,他是所有高层中最年轻的一个,他可不想把自己大好的未來葬送在洪威手里,

柳寒烟轻蔑的瞪了眼狗急跳墙的洪威,对高层说:“为了柳氏集团的安全考虑,现在我决定罢免洪威总经理的职务,同意的请举手,”

几个迫不及待想和洪威拉清界限的人举起手,而还在观望的人心底也开始发虚,慢吞吞的举起了右手,到了赵德海和罗秃子等人这里,他们是洪威的亲信,但洪威当上董事长才是亲信,现在他即将成为罪犯,巴不得举手表决,

“好了,全票通过,周秘书,一会儿你去将洪总的商务章和工作资料移交一下,”柳寒烟玩味的看了眼洪威,“洪叔叔,我可是很怕你携款潜逃,毕竟你有过前车之鉴,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我相信警方一定会给你辩护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