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殊死一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威突然面临一个墙倒众人推的境地,他在柳氏集团至高无上的地位,是源自于他的权利和金钱拉拢,现在这些都成为了泡影,不管是股东还是高管都躲之不及,

苏北估摸着董事会开的差不多了,估计洪威现在出于癫狂状态,还是打算去会议室看看,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是洪威了,

而此时的会议室里,洪威一边大言不惭的谩骂柳寒烟诬陷他,一边打电话给江海的律师,这些都是他心虚的表现,就算洪威演技再高超这些董事会成员也不是傻子,

“柳董事长,我们集团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一个声音问道,

柳寒烟循声看去,是见风使舵的赵德海,轻哼了一声:“赵总监的风向转得很快嘛,实不相瞒,这次回到江海后,不管你们允许与否,我都要大刀阔斧的进行改制,那些人浮于事的空拿着几十万上百万高薪的蛀虫,在柳氏集团混吃等死这么多年,我也够意思了,应该不需要我清理门户了吧,”

赵德海脸红脖子粗的低下头,

柳寒烟又看向罗秃子等人,这些都是洪威所仰仗的智囊团,“那些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只会关心每年从集团分多少红利,却不知道尽一份力的人,你们也都是我叔伯辈分的,该让一让位置,让年轻人上來了吧,”

谁也沒料到本來是讨伐柳寒烟的董事会,现在风向完全逆转,柳氏集团臃肿的管理层,不仅浪费了大把大把的人力资源,还处处阻挠着柳寒烟布局发展,有些老顽固甚至连电脑软件都不会用,空拿着干股和红利,每天在办公室里的事情也仅限于喝茶看报,

这时,广告部总监方立东却发现了他人生的一个机遇,表态道:“董事长说得对,雪芙蓉的市场推广是我來做的,哎,当产品出事的时候我很痛心,可是现在才知道,这款产品沒有问題,是洪威涉嫌投毒,我想这件事情落实的话,我们的雪芙蓉产品还应该继续上马才对,”

柳寒烟破例点了点头,方立东是燕京光华管理硕士,在集团里的学历仅次于姜涛,而且是年轻人,并不在洪威的阵营之内,这个人是可以留下來提拔一下的,

方立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一边揣摩着柳寒烟的心意,一边说道:“等姜涛总监回來的时候,还是让她负责产品源头这块,我重点做市场推广,我相信在董事长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重整旗鼓的,”

柳寒烟用胳膊肘撑着会议桌,观察着每一个高管,说道:“洪总手里还有集团多少股份,”

“百分之四十多,算百分之四十吧,”财务部总监余秀说道,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不管她怎么努力,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洪威的股份相信很快就会被银行冻结,占了集团一半,这么大一笔资金,谁也不可能吞下去……”

“我可以,”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会议室门口响起,陈泽凯西装革履的走进來,单手抄着兜,环视了一周,微笑看着柳寒烟:“柳董事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笔股份我來吃掉怎样,”

高管们面面相觑,都认识这位江海新晋地产大亨,如果他出手的话,别说是洪威的股份,就算把柳氏集团买下來又何妨,

众人开始猜测柳寒烟和陈泽凯的私交,毕竟柳氏集团现在是个废墟企业,不管多有钱的大老板,也不可能会平白无故往赔钱企业里砸钱,

过了很久,柳寒烟还是摇了摇头:“陈总,我们柳氏集团现在的状况可不是很明朗,”

“哈哈,怕什么,我相信在柳董事长的带领下,一定会旗开得胜的,对自己有点信心嘛,”陈泽凯知道这个机会难得,现在是柳寒烟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在这时候帮她一把,就不信她不感激自己,

“这件事回头再谈吧,”

“柳董事长,洪威的股份里,本來就有苏北的百分之二十,而这百分之二十也是我们陈家给的,现在我再花钱买回來,也算是资金整合,对你和集团都有利无害,”

柳寒烟不想接受这笔投资,毕竟刚刚出了洪威的事,她心情很混乱,

柳寒烟知道,能给柳氏集团融资的人,天底下也只有陈泽凯一个,否则洪威的资金被银行冻结,柳氏集团还是会陷入一个打不开局面的境地,

在柳氏集团召开董事会时,落魄的洪威已经开始第二手准备,像他这样的饿狼,不会因为一时的失利而对谁低头,

天色灰蒙蒙的,海面上飘起了小雨,刚好借着夜色,洪威的两个手下扶着他上了一艘快艇,随即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快艇先客轮一步,朝着灯火辉煌的江海市码头驶去,

叮叮叮叮,

一串清脆的汽笛声,客轮停泊在港湾,

在旅客们未下船之前,江海警方已经包围了现场,就连水警都已经出动了,马上展开搜索,逮捕洪威,

洪威这次犯得案子太大,在化妆品中投毒,要是沒有苏北和姜涛之前的产品回收,购买产品的消费者不知道会遭殃多少,而柳寒烟递交的证物中,还有洪威雇佣蝎子杀手集团的凭证,多少条人命和大案要案的箭头都指向了洪威,

可是谁也沒有想到,警方将客轮翻了个底朝天,居然沒有找到洪威,甚至有人怀疑洪威畏罪投海自尽了,

柳寒烟一筹莫展的下了船,避开记者采访,她现在是原告,整个柳氏集团的法务部门都是律师,无需她这个董事长负责,

柳寒烟心事重重的拉开自己的车门,她不相信洪威会跳海自尽,可是一个大活人,居然就凭空在轮船上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实际上洪威在出航之前,已经布置了这艘快艇,但却不是为这种情况准备的,他有考虑过一旦柳寒烟被他整垮,不保证一同上船的苏北会不会做出杀人越货的事情,洪威自己都沒想到,他做的最好的打算,却出现了最坏的处境,

手机铃声响起,柳寒烟看了眼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喂,哪位,”

“姓柳的,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洪威,”柳寒烟顿了顿,冷笑道:“洪总,我劝你还是自己去自首,相信你也知道现在全江海都在逮捕您呢,你觉得你会逃走吗,”

“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就这么逃吗,”

在昨天洪威还是身价上亿的大老总,可是现在身上不名一文,他的股份资金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就连别墅和豪车也被警方时刻监控着,

“钟敏现在在我手上,想弄死我,哈哈,沒那么容易,我给你一个小时,准备五千万,我放了钟敏,我们互不相欠,毕竟我现在要逃到国外去,也沒心思和你争,”

“五千万,我去哪儿弄那么多钱,而且我的账户……”

洪威恶狠狠的说:“我很清楚你的家底和实力,五千万你绝对拿得出來,我要现金,否则的话,你也只能给钟敏收拾,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觉得我会心慈手软吗,”

柳寒烟咬了咬嘴唇,她从小就只有柳寒雪这一个亲姐姐,她们都是钟婶一手拉扯长大的,尤其是父亲去世后姐姐又去当了兵,她和钟婶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就算钟婶欺骗了自己,在柳寒烟心里,还是拿她当母亲一样看待,

“好,我马上去准备,随后会联系你,”

“是我联系你,你以为我白痴吗,这个电话号马上会被监控的,记住,你只有一个小时,”

此时此刻,在江海的某个渔村,

靠近海边的一栋二层小楼,里外都亮着灯,

洪威坐在客厅中央,他的西装和衬衣已经脏乱不堪,面部的肌肉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可憎,他现在是个亡命之徒,今夜必须离开这里,

洪博文坐在楼梯上抽烟,他也知道他们父子现在什么都沒了,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只能想办法从柳寒烟那里搞到一大笔钱跑路,

“啪,”

洪博文走到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的钟婶面前,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钟婶已经被打的神志不清个,微微抬起头,目光涣散的看着已经毫无感情的洪威,

“臭女人,全他妈是你,”洪博文打累了,

两个手下从厨房端來饭菜,洪威示意儿子过來补充体力,是死是活都看今天晚上了,

“爸,你真准备饶了柳寒烟的小命,让我带弟兄们杀到她家,反正现在苏北已经被她赶出來了,我就不信……”

洪威摆摆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先把钱搞到手,我们在国外才有回旋的余地,至于柳寒烟的命,当然要杀,但不是现在,不要因为仇恨而丧失理智,”

在柳寒烟全力去筹钱救钟婶的时候,苏北已经跳过这个环节,直接联系了安琪儿的朋友刘学,

刘学得知钟敏被洪威绑架后,大吃一惊,他已经派了几个人将钟婶带到安全的地方,沒料到洪威能量这么大,居然用短短的几个小时,就将钟婶搜了出來,

“苏先生,你在哪里,我开车过去和你汇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