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买房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苏北后,刘学对于他的疏忽大意非常内疚,

“安琪儿给我打电话,让我把柳寒烟家的保姆接到我那去,我沒想到是这层意思,”

苏北摆摆手,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知道钟婶对于柳寒烟來说非常重要,洪威必然会拿钟婶要挟她,

“刘老板,你能不能大概估计出洪威藏身处吗,”

“这……江海的情况都比较复杂,有些事情我不太好说穿,和洪威关系密切的人,我倒是知道几个,咱们现在就去打探一下,”

苏北说:“时间紧迫,找出洪威藏身地的事情,就拜托刘老板了,我担心柳寒烟冒然行事,我们电话联系,”

苏北连车都沒上,在码头和刘学嘱托了几句,开车去追柳寒烟,

洪威要挟五千万现金,就算是掏空一个银行,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现金來,况且现在银行已经下班了,

当苏北开车回到海棠别墅区时,柳寒烟的别墅亮着灯,几辆车停在门口,既有柳氏集团的高管,也有警方,还有两个柳寒烟的朋友,

苏北走到安琪儿身边,诧异的往里看去:“什么情况,她要干什么,”

“嘘,卖房子,”

“卖房,”苏北猜到是洪威向柳寒烟开出了一笔巨资,这个老狐狸利用钟婶监视着柳寒烟在公司的一举一动,也通过钟婶这么多年的卧底身份,把握住柳寒烟的感情和家庭生活,钟婶虽然是她的卧底,但柳寒烟也绝不会看着钟婶去送死,

苏北低声问洪威开出的什么条件,安琪儿伸出一个巴掌,五千万,

苏北皱起了眉头,五千万柳寒烟是拿不出來的,何况柳氏集团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更不能从公司拿一分一毫,柳寒烟在江海还有两套房产,加上她的私人存款,苏北粗略的一估价,正好是五千万,

“这个王八蛋,”苏北咬牙骂道,“洪威连柳寒烟的私人财产都摸的一清二楚,”

“哎,我也劝过她,沒用啊,你说洪威真会杀钟婶吗,”

“他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來,算了不说这些,你去把警方的人先支走,他们还不知道洪威绑要挟寒烟的事吧,”

“不知道,哎,该死的刘学,就拜托他这么点小事,都沒弄清楚轻重,”

安琪儿去和缠着柳寒烟的警务人员以及两个记者支开,警方得知洪威有潜逃的可能,就有可能來报复柳寒烟,但是既然安琪儿站出來说沒事,警方也只好放弃对柳寒烟的保护工作,

苏北在來之前,已经联系左联瑞,临时从他那里提了一个皮箱,

“哦,这不是苏先生吗,我听说你应该辞职了吧,还來干什么,”冲做柳寒烟临时护花使者的人居然是广告总监方立东,

现在柳氏集团风声鹤唳,大股东之间相互厮杀,方立东不满足于只坐稳一个广告部,现在风向倾向柳寒烟一侧,他当然要表现一下,

“我为什么不能來,我住在这里,”苏北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就算他不住这了,柳寒烟身边也不需要这些心机叵测的人來献殷勤,

“你放……”方立东一个屁沒放出來,觉得这种脏话不适合他的身份,“放什么厥词,你不就是给董事长开车的吗,呵呵,就凭你也配住在这里,”

“是吗,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可是和董事长同居两个多月呢,”

正在卖房子的柳寒烟,也看到苏北进來,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來了,”

“我來拿自己的行李,”苏北消遣了柳寒烟一番,故意将刚才跟方立东所说的同居历史落实,

柳寒烟顿时涨红了脸,瞥了眼门外的安琪儿,就知道是她欠嘴告诉了苏北,“呵呵,是來看我笑话的吧,”

“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听说你要卖房子,所以我來看看,”苏北可不想把柳寒烟惹毛了,除了周曼外,公司里还沒人知道苏北和她同居过,

柳寒烟松了口气,可如果苏北说的是真的,她心里就更难受了,别人怎样落井下石都无所谓,要是苏北也提着皮箱來买房子,对她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

“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不过给多少钱,我的房子都不会卖给你,你走吧,”柳寒烟淡淡的呃说,

“喂,我说苏北你有完沒完,这里不欢迎你知道吗,”方立东充满敌意的喊道,他刚才从柳寒烟的脸红中,似乎看出來两人的关系确实很不正常,根本不是被炒鱿鱼后的员工和老板的眼神,而是分手的恋人,然而现在方立东知道苏北來买董事长的房子,当然要抓住机会煽风点火了,

“欢不欢迎,你说的算吗,”

苏北走到柳寒烟身边,在她耳边低声说:“我都听安琪儿说了,洪威只给你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从朋友那里拿了一批钻石和债券,如果你真想就钟婶的话就用我的钱,”

“你,你落井下石,”柳寒烟咬着嘴唇小声说,

“我怎么落您的井了,”苏北一阵无语,

柳寒烟趁人不注意,手悄悄掐住苏北的胳膊,用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肉里用來发泄此时的尴尬,苏北说得对,她的两套房子都卖了,还有家里的钱以及一些珠宝等等,恐怕來不及了,

“打够了沒有,再动我一下我可要叫了,”苏北威胁道,瞥了眼身后柳氏集团的几个高管,

这些高管都非常触动,他们误以为柳寒烟为了救亡柳氏集团,已经不惜将家产变卖,却不知道柳寒烟卖房子只是为了换钟婶的命,

“你带了多少,是五千万吗,把钱给我,房子和车还有我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那你呢,”苏北脱口而出,

“你别给脸不要脸,”柳寒烟怒道,

苏北连忙打住,将皮箱闪开一条缝隙,里面是一批国际通行的债券凭证,以及几袋碎钻石,五千万的现金不可能装这么小的皮箱,

柳寒烟大概看了一眼,沒有细查,将自己的车和房的钥匙放在一个她不用的爱马仕包包里,伸手递给苏北:“呵呵,这些以后都是你的了,明天之后,我会履行诺言,跟你做产权过户,”

苏北知道,现在不是跟她较真的时候,他压根沒想要这些东西,甚至他根本不会把这些东西交给洪威,就这么让洪威轻而易举的逍遥法外,苏北是绝对不允许的,

柳寒烟看了看时间,距离洪威要求的时间点已经很近了,相信他马上会打电话过來,

“寒烟,一会儿洪威打电话,你别说我在身边,我开车送你过去,”

“谁要你管,我们有关系吗,”柳寒烟倔强的说,其实心里是非常恐惧的,毕竟在洪威手底下刚刚酿成了周曼的惨案,现在回想起來半夜还睡不着觉,有苏北一起的话,她当然是放心,但又张不开嘴,

“别忘了就算我们的那个……婚约被咱俩废止,至少你姐姐还是委托我保障你人身安全,这你总不会否认吧,”

柳寒烟哼了一声,心里却谢天谢地苏北找到一个他们还能在一起的理由,“那好,只此一次,以后在街上见到我都不会跟你打招呼,”

“求之不得,”

两人商议时,方立东几次三番想要进來,都被安琪儿给瞪了回去,这俩人好不容易能和平的相处一会儿,怎么会被这种人打扰,

在柳寒烟锁上门送客的时候,方立东看到她上了苏北的车,就凑了上去:“董事长,你这是要去哪,我可以送你,”

“你,”柳寒烟对于男人的追捧都是免疫的,在柳氏集团内更加沒人追她,方立东只不过是看柳寒烟现在比较脆弱,想见缝插针而已,她虽然沒有谈过恋爱,但也不傻,

“当然是我,董事长为公司日夜操劳,我晚休息一会儿算什么,”方立东又敌意的看了苏北一眼,“苏先生已经不是咱们公司内部……”

嗡嗡,方立东的话还沒说完,苏北一脚油门已经踩了下去,轿车蹭的蹿出去,吓出方立东一身冷汗,怒气冲冲的骂苏北粗鲁,

车上的两人分别一个多月之久,第一次坐下來,居然是去救人,车里的顶灯沒有开,坐在副驾驶的柳寒烟余光瞥着苏北,发现他下巴上冒出许多胡渣子,似乎几日不见沧桑了许多,

“苏北……”柳寒烟打破沉默,

“嗯,”

柳寒烟心底有些内疚,就算她不喜欢苏北,也不应该把她赶出家门赶出公司,她想要道歉却有气无力,

“你为什么帮我,”

“这个问題你问过几百次了,换一个,”

柳寒烟顿时语塞,伸手就去掐他的胳膊,

“你疯了我这开车呢,别闹了,”苏北赶紧说,

“我就是疯了,出车祸正好,全都死了这个世界就清净了,”柳寒烟心里突然特别委屈,既生苏北的气也生自己的气,一边打一边骂,“你走,你倒是走啊,走了就永远别回來,”

苏北想到柳寒烟这段时间的遭遇,心里也隐隐发痛,他一直在暗中注视着,全部都看在眼里,终于,苏北一脚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翻身用力的抓住柳寒烟的胳膊,两人久久的对视,

苏北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柳寒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而柳寒烟像是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心里防线终于克制不住的决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