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意外的变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口口声声拿我姐姐做挡箭牌,可公司和我出事了,你还不是第一个离开我的,”柳寒烟心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走,是啊,我为什么走你会不知道,”苏北皱着眉头,“柳寒烟你觉得我受你的窝囊气还不够吗,是你姐让我们在一块,我也答应她会给你幸福,我可以保护你不受到任何损伤,却不可能得到你的心,你和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跟我沒关系,这也是为了咱俩都好,”

柳寒烟怒道:“我跟谁好了,哦,你是说陈泽凯,哼,那个卑鄙小人还不是你带回來的孽种,”

“我现在不想跟你争辩这些,”苏北已经从安琪儿口中得知,柳寒烟只是赌气,她并沒有看上陈泽凯,

“你,”

柳寒烟羞怒的咬着牙,她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但是情商不比苏北高到哪去,何况她骨子里是很保守的,有些服软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呵呵苏北,我听外面有风声说,你现在也要做大生意喽,”

“也不算吧,总之走一步说一步,”

“是不是那天我骂你吃软饭,你心里不好受了,也是呢,,你现在这个风华正茂的年纪,又有这么多现钱,养家糊口肯定不是你的目标喽,男人都一样,得陇望蜀,”

“放屁,”

苏北苦笑着骂了她一句,当两人吵架打架的时候,彼此内心的隔阂便渐渐拭去,反而相敬如宾的时候才表示两人在冷战,

车子就停在路边,柳寒烟再等洪威的电话打來,而苏北也在等刘学的调查结果,

“寒烟,我承认,我下海经商是有自己的私心,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放下立场站在你这边,”

“哈哈,想不到一个月不见,苏北也会说花言巧语了,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金钱,名利,苏北看着车窗外的马路,在战场上连生死都抛之脑后,能生存下來就已经是个幸运儿,他见惯了太多生离死别,包括柳寒雪的死,虽然他只有二十五岁的年纪,心却变得慢慢苍老甚至是麻木,苏北也意识到自己的毛病,所以才接受沈院长的心理疗法,

事到如今,柳寒烟还是担心苏北不会做生意被人骗了,但又不好提醒他,两人静悄悄的坐着,

很久后,柳寒烟才问到:“苏北,你有什么人生目标吗,不要再拿我來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目标,似乎沒有,如果非要找一个的话,可能就是好好活下去,”虽然答案荒唐简单看似是敷衍,但这也是十二个战友兄弟对苏北的嘱托,柳寒雪闭上眼睛前拉着他的手一字一顿刻在他心头的话,苏北怎么会忘记,

终于,洪威的一个來电,打断了刚刚要合好的两个人,

“喂,柳寒烟,我知道你现在已经离开了你的别墅,钱凑够了沒有,”

“够了,五千万,只多不少,钟婶在哪里,”柳寒烟坚定的说,

“哈哈,不着急,你以为我洪威是什么货色,就算是绑架也要干的漂漂亮亮的,”

“你卑鄙无耻,钟婶替你做了这么多,甚至出卖了她自己的灵魂,你居然这样对她,你还算个男人吗,”

“还轮不到你个小丫头片子教训我,二十分钟后,燕沙商场的停车场见,迟到一分钟,我就抽钟敏一个耳光,”

说完这句话,洪威挂掉了电话,那边隐约传來钟婶的怒吼,叫柳寒烟千万不要上当,

苏北将车拐过來,一阵风驰电掣的飙车,几乎每个转弯都是一次惊险的漂移,苏北心里知道,洪威不可能在燕沙,这种事情他要做到万无一失,今天晚上一定会周旋很久,

果然到了燕沙停车场后,下面空无一人,等了几分钟后,洪威的电话才再度打了过來,

“柳寒烟,我知道你到了,不过你好像沒有遵守诺言,似乎不是你单独來的吧,”

柳寒烟警惕的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哪里有人监视着她,“你想怎么样,”

“猜不错的话,跟你一起來的应该是苏北,呵呵,我可沒傻到自投罗网,半小时后,东郊火葬场见,不过这一次,我不想看到苏北还跟着你,”

柳寒烟撂了电话木讷的看着苏北:“怎么办,”

苏北将车徐徐的开到停车场门口,他知道这里面有洪威的眼线,他只有在这里下车,洪威才会相信柳寒烟,

不过,苏北在接到刘学的暗查结果之前,情愿被洪威耍几圈,轿车一溜烟的蹿出停车场,两辆停车位上的越野车里冒出一个人影,电话打给洪威,告诉他苏北还在柳寒烟的车上,

柳寒烟又着急又害怕,虽然嘴硬,但万一不让苏北跟她在一起,她有些胆怯大半夜的去那种地方,

“咦,你怎么了,”柳寒烟发现苏北的额头沁出了冷汗,在她的世界中,苏北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不会就因为洪威的威胁,就吓出汗了吧,

苏北捂着小肚子摇了摇头,“沒事,”

“靠边,我來开车,”

“都说沒事了,晚上吃的有点多……”

柳寒烟瞪了他一眼:“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肯定沒吃东西,”

在柳寒烟的坚持下,苏北将车停在路边,换成柳寒烟开,

苏北也不是铁打的,经常连续几天不睡觉,这个习惯保持了很多年,在战场上是用來防范敌人的偷袭,而在都市生活中,他是因为失去战友的痛苦每个夜里都闭不上眼,至于日常饮食,他和柳寒烟在一起的时候,为了照顾到柳寒烟,三餐还能准时甚至是丰富,而他离开的这一个月,经常会一天沒有进食,

偏偏在这时候,苏北的胃部有些痉挛,强烈的疼痛感让他感觉到肠道甚至是结石了,

“你,你不会是急性阑尾炎吧,我我先送你去医院,忍着点,”

苏北坐起來按住她的手,示意他继续开车,这点疼痛他还是忍得住的,

柳寒烟从來不会照顾人,也沒有一个人让她照顾,看到苏北急性肠炎发作似的症状,一时间慌了手脚,

快到郊区的时候,柳寒烟发现苏北的汗流的更加厉害了,还是把车停下來,旁边有个超市和便利私人诊所,

隔着车窗,苏北看着柳寒烟焦急的跟诊所值班医生描述自己的病情,模样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很快,柳寒烟急匆匆的从诊所出來,又去了趟超市,拎着两个巨大的食品袋跑回來,

“医生说你这可能真的是急性阑尾炎,让我赶紧送你去医院,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柳寒烟似乎能够感受到苏北的疼痛,能把这家伙折磨的抱着肚子,肯定比生孩子都恐怖,

“你拿的是什么,”苏北问,

“哎呀,都是一些止痛药,临时吃还行,你先撑着,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苏北拦住她,让她继续开车,从药瓶里里倒了一把止痛药,用一瓶热乎乎的牛奶送食下去,

“你疯了,傻掉了吗,那个药一次吃两片,你,”

苏北摆摆手示意沒事,现在市面上的药的药力都一般,在缅三角受伤的时候,他服过吗啡之类的,不过和吸毒者不同,苏北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对那种东西有自然的免疫,

不得不称赞柳寒烟买回來的东西非常有用,尤其是热牛奶,苏北喝了几瓶后,肚子里暖洋洋的,那种刺痛感正在逐渐消失,已经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你,苏北你以前也这样吗,”柳寒烟感到有些害怕,也许姜涛说的对,她从來沒有设身处地的去了解过苏北,他的人生究竟是怎样的,他身上的伤还有他吃药的样子,正常人怎么可能一口吃一瓶药,简直是饮鸩止渴,她虽然不精通药理,但是对身体绝对会有很大的副作用,甚至会留下后遗症,

“你在关心我,真是太阳打北边出來了,”苏北笑道,想起刚才柳寒烟着急的样子,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至少证明自己在她心中还是有很重要的地位,

柳寒烟又羞又怒:“疼死你活该,哼,不知道你跟谁学的,现在居然会这些油嘴滑舌,”

顿了顿,柳寒烟突然皱起了眉头,语气平缓起來:“苏北,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很担心我姐,你是男人还可以经受那种地狱般的生活,我姐呢,”

“你说寒雪姐吗,她啊,她比我们轻松多了,她是我们指导员,又不用作战,负责平时的训练工作而已,轻松的很,”苏北违心的笑道,不想让她知道她姐姐的曾经,也更不想让她知道柳寒雪已死的事实,

“说真的,我一直搞不懂姐姐为什么要去当兵,而且一去就是这么多年,”

苏北淡淡的说:“可能是一种习惯和压力吧,你要问我原因,我也回答不上來,就好像你拼尽全力也要守护柳氏集团一样,你姐姐也在坚持她该做的事情,”

车子拐上一段水泥路面,前方就是位于江海东郊的火葬场,柳寒烟刚将车子停下來,洪威的电话就打了过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