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周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威知道苏北不会让柳寒烟单枪匹马的來,无论是商厦停车场,还是郊区的火葬场,都只是安插了洪威眼线的一个考验点,

“柳寒烟,看样子你沒按照我说的去做,苏北还是來了对吗,我警告你,不要再跟我耍任何小把戏,我对你们的行踪一清二楚,”

柳寒烟不敢想象,如果沒有苏北在身边的话,她自己來到这里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况,这次她彻底将洪威激怒,他这个亡命之徒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來,

“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苏北还跟着來的话,我想钟敏做饭的这只手,恐怕以后不会给柳大董事长烹饪出可口的饭菜了吧,”洪威虽然癫狂,但还很善于心里攻坚战,在威胁柳寒烟的同时,不忘了唤起柳寒烟的同情心,

“好,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我希望这次去的地方会见到钟婶,”

洪威冷哼了一声:“西冷镇西冷大饭店外面会有人收钱,收到钱后的半小时内,我会让人把钟敏送回市里,”

不到万不得已,洪威肯定不会和苏北见面,甚至也不会见柳寒烟,他知道要是苏北不跟着,警方也会暗中保护她,现在已经到了半夜,要是天亮之前,他还拿不到钱的话,再想逃亡就困难了,

挂了电话后,柳寒烟茫然的看着苏北,寻求他该怎么办,总不能被洪威耍的团团转,恐怕钟婶会撑不住他们去救人,

苏北安慰道:“放心吧,现在洪威身无分文想要逃跑,他不会伤害钟婶的,而且在我们无头苍蝇乱撞的时候,洪威比我们要着急,按照他说的做,沉住气,”

柳寒烟点点头,将车开向距离火葬场十几公里外的西冷镇,她从洪威的这次举动中,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周旋,洪威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他一定不会亲自來提钱,会派两个手下跟自己接头,一旦沒有拿到钱,恐怕真的会狗急跳墙,

而车子刚开出不久,另一边打探洪威下落的刘学终于有消息了,

“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在浦海老城区,靠近临南县城,那里是一个叫马六爷的地盘,我查到,洪威的儿子洪博文在和陈雪菲离婚前,想在临南那边修建旅游度假村,所以洪威和马六非常熟,而最近洪威在临南走动的也比较多,也只能怀疑到这里了,”

苏北皱了皱眉头,刘学说的不是沒有道理,“刘老板,柳氏集团在临南有分公司,而且那个钟婶的家也在临南,洪威总不会在这种时刻玩一种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游戏吧,”

“很有这个可能,我现在正让一个很靠谱的兄弟摸一摸浦海港湾的消息,要知道,现在大部分海港码头都被警方控制了,洪威想要逃亡,就算是危险,也愿意冒这个险,”

“尽快给我消息,争取在十分钟以内,”

“我尽量吧,”

苏北将手机放在驾驶座上,让柳寒烟坐过來自己开车,当柳寒烟迈腿的时候,因为她的晚饭也沒吃,腿有些发软一下子坐在苏北的腿上,两人都尴尬的笑了,

当柳寒烟听到苏北和刘学打电话时,才恍然大悟,原來苏北拿着钱回家前,就已经知道自己不会放弃钟婶开始准备了,心里不免有些感动,

“浦海湾,洪威可能会在那吗,如果在的话,我们还去不去西冷镇饭店,”柳寒烟犹豫起來,她知道苏北不想就这么放过洪威,她当然也不想,但是一切都要以钟婶的性命为前提,万一他们沒有按照洪威的要求到西冷镇,洪威马上就会察觉到,

苏北还沒有回答她,刘学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來,

“苏先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种种迹象表明洪威就在浦海码头,马六的老婆在酒桌上无意说漏了嘴,她说马六今天下午曾出过海,我想一定是他将洪威接回來的,”

“那好,还得麻烦刘老板现在过來一趟,送柳寒烟去趟西冷饭店,我一个人去找洪威,”

“我已经在來的路上了,不过你一个人去真的沒有问題吗,马六在这一代几乎是公然的存在,他们这些做海洋贸易的,都是心狠毒辣的货色,用不用我……”

苏北淡淡的说:“刘老板只需要暂时帮我护送一下柳寒烟就可以,这件事已经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

“哪里,也是我照顾不周,那你要小心,”

苏北撂了电话后,把车停在路边,告诉柳寒烟一会儿刘学來接她,

柳寒烟很想和苏北一起去,可她必须要在西冷饭店和洪威派來提钱的手下碰头,否则一定会引起洪威的怀疑,

“你快点回來……”柳寒烟惴惴不安的嘱咐道,她想起上一次苏北受的伤,

“放心,绝对很快,”苏北拎着皮箱头也不回的说道,

很快前方一抹闪亮的车灯晃在苏北身上,刘学将他的车停下,两人几乎沒有语言交流,彼此换了一辆车开,

苏北开上刘学的车后,几乎是以极限速度朝着浦海码头驶去,因为柳寒烟的位置距离西冷饭店很近,而苏北要在洪威的接头人拿到钱,赶回來之前,把洪威从藏身点挖出來,

另一边的柳寒烟心急如焚的搓着手心,她非常的紧张,曾经以为用钱來赎人的这种事只发生在电视中,可突然降临在自己头上,便觉得不知所措,如果苏北在身边或许会好一些,

轿车停在西冷饭店门口,下车的男人是刘学,点了根烟,故意倚在车门前,好让潜藏中的洪威眼线发现他们到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洪威的电话打了过來,

“呵呵,看样子这次你学乖了,苏北确实沒有來,不过却带了传说中的刘老板,哎呀呀,要是在平时,我怎么敢惹他,当然现在无所谓了,”

“少废话,我怎么给你钱,你在哪里,钟婶呢,”柳寒烟也在尽量为苏北争取时间,

“哈哈,你以为我会愚蠢到亲自來拿钱吗,柳寒烟,我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洪威的声音有些狂躁,一天之前他还是个成功人士,可现在居然要靠着这种方式筹集一笔钱逃向国外,

“洪威,你有今天全部都是你自己做的孽,怨得了谁,”

洪威冷哼了一声,他一生中做的最大的错失,就是一开始应该先将苏北从柳氏集团赶出去,而不是让他留在苏北身边,

洪威仰天长啸,这可真是天意,如果柳氏集团的这次年会不是在轮船上举行,即便东窗事发,洪威还有手段來协调,至少也不会让自己的财产被银行冻结,

沒过一根烟的功夫,西冷饭店走出两名身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四处望了望,直接朝着刘学走來,

两个黑西装都认识刘学这个人物,不过他们和洪威一样,只是些亡命之徒,以前可以惧怕刘学,但现在沒这个必要了,

当当当,一个人使劲儿的翘着玻璃窗,柳寒烟缓缓的将车窗摇下,惊恐的看着窗外,

“柳小姐,洪总要的钱带了沒有,”

柳寒烟还在和洪威打电话,她知道洪威也在等这个答案,“带了,”

“拿來,”黑西装激动的说,

柳寒烟警惕的将箱子抱紧,

电话中,洪威显得很不淡定,通过另一部手机对他的手下说:“赶紧把箱子拿來,记住仔细检查一下里面是否有货,”

正当黑西装准备抢箱子的时候,刘学从背后卡住了他的肩膀,

黑西装疼得一个踉跄,“刘……刘老板你想干什么,”

刘学沒有理会这个虾兵蟹将,从黑西装的上衣兜里将蓝牙耳机掏出來,扣在自己的耳朵上,“洪总,别來无恙啊,怎么这么狼狈,居然要潜逃,哈哈,这可不像我认识的你哦,”

“原來是刘老板,还请刘老板行个方便,五千万对你來说是九牛一毛,对我來说就是保命的钱,”

洪威有很多部手机,这个和手下保持通话的手机,自然是不需要考虑被追踪的,所以长时间和刘学对话起來,

而洪威换了另一部手机,跟柳寒烟讲道:“呵呵,如果你还担心中民的死活,就马上让刘学把钱拿出來,不要多管闲事,五千万对你來说也不是很多,我只想要钱,不想杀人,别逼我,”

一时间,柳寒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和刘学在西冷饭店必须要周旋到底,为苏北到浦海码头争取尽量多的时间,

这时,刘学却通过语音通话替身边的柳寒烟解围道:“洪总要做亡命之徒,我无话可讲,甚至可以理解,不过您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什么意思,”洪威问,

刘学下意识的瞥了眼手表,估计苏北是快到了,“洪总想要这五千万,但是你派來的这两个小兄弟……呵呵,洪总拿着钱可以逃到国外,你就不怕这两个小兄弟抢在你之前一步将钱带走,”

刘学身边的黑西装连忙对着话筒喊道:“洪总,我……我们从沒想过要携款潜逃,真的,您千万别中了刘老板的挑拨离间的伎俩,”

这次洪威沉默的时间比较长,似乎他在和洪博文以及另一个叫马六的男人商量,他们可以不相信刘学的话,但是看到五千万的巨款摆在自己面前,谁能确定这些小混混会不会见钱眼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