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堪一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马六的兄弟,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呵呵,你这点挑拨离间的小孩子把戏还是省省吧,”电话那边传來一个粗狂男人的声音,

那栋别墅中,洪威看了看时间,他现在必须要保持冷静:“柳寒烟,把箱子交给你面前的两个人,然后消失,至于……你身边的刘老板如果不想交钱的话,你可以考虑來替钟敏收尸,”

柳寒烟抬头看了眼刘学,刘学只好将皮箱递给车外的两个黑西装,他也知道这是马六的亲信,不要说五千万就算五个亿也不敢出卖马六和洪威,

在刘学和洪威派來收钱的手下周旋时,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十几分钟,他相信现在这俩拿钱的人回浦海码头,也不会有苏北快,

“刘老板,接下來怎么办,”柳寒烟管理企业还可以,对于这种事完全是个小姑娘,

“不能跟得太紧,以免打草惊蛇,剩下的事只能看苏先生怎么决策了,”

刘学将车掉过头來,摇下车窗环视了一周,知道附近有监视他们的人,“柳小姐,苏北是什么人,听说以前是你的保镖,”

“他……他是我姐的战友,”

“原來如此,”

“怎么了,有问題吗,”

“呵呵,我也是当过特种兵的,不过我感觉苏北和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军人都不大一样,”

那两位接头手下拿到钱款后,给洪威打电话,为了安全起见,洪威在这两个人來的途中,就开始准备大逃亡,

浦海湾一代地处偏僻,在礁石崖下,停泊着一艘快艇,这艘小艇足够洪威父子到东海的一座小岛,在那里已经联系到了一架私人直升机,只要乘上飞机就会马上离开华夏国,

而负责在别墅收钱的人是马六,是个做夜店生意的老板人称马六爷,他早就听说柳寒烟有个保镖非常的张扬,一直想会会他,可是洪威吓得屁股尿流,也只好采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给他们两个打电话,还有多长时间到,”客厅里马六焦躁不安的催促,

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谁……你就是洪威口中的苏北吧,”马六穿着一身居家服,手腕缠着一串红木佛珠,看苏北时,眼神中充满了敌意,只不过看到他是一个人來的,这种敌意马上转变为轻蔑和鄙夷,

苏北看了看房子里的几个人,沒有发现洪威和钟婶,心里隐隐有些发怒,“洪威呢,”

“哈哈,看來你们似乎也沒有按照规矩去做,不过无所谓了,我在江海混了这么多年,还算有些声望,收了洪威的钱,就一定会替他解决难題,”

“这么说,你就是马六,”

“正是鄙人,承蒙社会厚爱,都叫我一声马六爷……”

砰,马六话音未落,苏北已经将他的一个手下踢飞,“不好意思,我沒时间和你这种地痞流氓斤斤计较,”

“我……你说我什么,”马六觉得可笑,他在江海不是什么著名企业家,也不是达官显贵,但谁不给他马六一点薄面,除非那个人晚上回家的时候,想看到自己妻儿的尸首,

苏北的率先发难,让马六的几个手下也都沉不住气,快速的将他包围在中间,两把枪,剩下的人手里也有锋利的砍刀,苏北确实伤害到了他们的自尊心,他们可不是拦路抢劫的小混混,每个人都是刀尖上舔血,用命换來的地位,

几个人瞥了眼马六,马六点点头,随即猛然扑向苏北,

一把砍刀劈向苏北的脑袋,那个架势和狠劲儿,完全是拿人的脑袋当西瓜,可是这把刀却在距离苏北鼻梁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男人定睛一看,大惊失色,苏北居然有两根手指夹住了他的刀,

而另外的四把砍刀劈來的时候,苏北的身形一转,却突然原地消失了一般,等他们回过神來的时候,苏北已经落在楼梯口,他的手里还抓着那把砍刀,

那些手持看到的壮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北手里的刀,各自的表情也变得越來越诡异,只见那把刀正在以一个夸张的弧度弯曲,咔嚓一声,刀片被苏北攥碎,

当壮汉们目睹了生命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幕时,这些刀的碎片,变成一个个肉眼无法看见的星芒,随即身上的某些部位传來强烈的刺痛感,扑通、扑通,四个持刀人纷纷倒地,即便是晕死过去,也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

“这……你竟然……”马六惊骇的看着苏北,竟然忘了逃跑,虽然逃与不逃的结果都是一样,可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实在不敢相信他的得力干将连苏北的身都沒近,就躺在了地上,

“这……开枪,开枪,快开枪,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叮咛,一颗子弹击中苏北脚下的地板砖上,苏北看都沒看,便知道是哪一款的手枪,他的听觉和洞察力是一个合格兵王的基本功而已,不要说苏北,就算是蝎子手下的那些杀手,对于枪械和基础作战都了如指掌,

苏北的身影在这座小二楼上下翻飞,不管子弹多么密集,却总是无法伤到他一丝一毫,而马六在江海市地下立足的神枪手们,一个个的倒地不起,

在乱战之中,马六和他的两个弟兄趁苏北被缠住,忙不跌的往外跑去,他今天算是明白洪威为什么这么怕苏北了,这简直就是个魔鬼,

可是马六想的太简单了,不要说这些人,再多两倍也阻挡不住他今天马失前蹄的悲惨命运,

原本那些困住苏北的“强者”也渐渐失去了方向,二十多个人还有枪,居然连苏北的边都沒摸着,

苏北的目光毫无温度的瞥了眼小楼外,准备上车逃跑的马六,身形如同一道闪电,快速的解决了房间里最后两个还站着的人,一跃冲出大门,

而在这时,一直躲藏在门口的两个砍刀男人对接了一个眼色,就在苏北跨出小楼的第一步,两把大刀看向苏北的后背,

噗,噗,砍刀刺入身体发出的血腥声音,两个砍刀男呆呆的握着刀柄,而刀片却在自己的腹中,苏北根本沒给他们这个偷袭的机会,甚至都沒把他们当做敌人,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干脆利落的结束两人,

已经发动车子的马六,惊恐万分的看着别墅门口的一幕,刀山火海他也不是沒有经历过,可是这种让人毫无还手之力的无力感,才让马六这个老大哥觉得自己是多么的井底之蛙,

车子沒有发动,这院子里的几辆车沒有一辆是可以开走的,苏北在进入这个院子时,已经替他们想好了“后路”,

“苏北,不不,苏先生,你听我说,我们远日无缘今日无仇,何苦自相残杀,这都是洪威搞的鬼,您今天饶我一条狗命,以后我给您当牛做马,绝无二心……”

“洪威和那个女人呢,”苏北宁愿养条宠物狗,也不会要一个这种败类,

“说出來能不能饶我一命,”

苏北耸耸肩说:“我本來就沒想杀人,杀人可是犯法的哦,”

“此话当真,好,洪威在礁石崖下的船上,等着我和我兄弟汇合,拿着钱给他送过去,他有一艘快艇,可以到……”

“我知道了,”洪威轻轻的抚摸着马六的脑袋,猛然间抓着他的头发甩出了车外,马六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别墅的玻璃窗上,随即昏迷不醒,当然就算是醒了下半辈子也会在病床上度过残生,

当苏北走出小院子的时候,迎面一辆车的车灯照在他脸上,苏北伸手拦住这辆车,

车上下來两个马仔,正是去和柳寒烟接头拿钱的人,

“钱带了沒有,”苏北冷冷的问,

两个马仔有些发懵,还不知道他们的大哥出事了,错愕的把钱交给苏北,这个价值五千万的皮箱只在外面漂泊了两个小时,终于又回到苏北的手里,

“马六爷呢,”

“情况不太好,应该晕过去了,”苏北说,

“晕过去了,生病,”

砰,苏北拎着皮箱,用皮箱的金属外壳砸晕两个人,朝着礁石崖方向走去,

苏北知道,钟婶的命对于洪威來说已经不那么重要,只要钱还在自己手里,他就不会先开船,也正是因为洪威最后的一点贪念,为苏北赢得了营救钟婶的时间,

怪不得洪博文要用陈家的钱,企图在这里修建度假村,浦海湾的环境非常好,走过一片黄金沙滩,就是一座面朝大海的陡山,海浪拍打在礁石上发出的声音,就连船的马达声都听不见,

苏北拎着皮箱缓缓的走出一块礁石,船上亮着一盏随风晃动的灯,洪博文站在岸边焦急的等候,手里的几个手机反复的拨打着电话联系逃跑的事情,

而快艇上被五花大绑的钟婶狼狈的躺在那里,洪威坐在船头吸烟,策划出国后怎样卷土重來,

“是马六叔吗,快点,怎么才來,”模糊中,洪博文看到一个人影拎着皮箱走过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