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洪威的遗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洪博文來说,现在可谓是草木皆兵,虽然确信是马六的钱到手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端着手枪往前摸了过去,却只看到一块石头,

洪博文长舒了一口气,知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而苏北已经在洪博文离开的时候,潜入了快艇,不过却沒准备把洪威怎么样,更沒打算救钟婶,在驾驶舱下的机器做了些许的手脚,然后趁着夜色回到岸上,悄无声息的灭掉洪威父子虽然很容易,但他们身上的案子太大,柳氏集团的亏空还要让这两个人來背,要是洪威死在自己手里,难免会引火上身,

此时,焦急的柳寒烟也随着警方來到了那栋小楼,

刘学一下车便看到客厅里这幅场景,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苏北到底有多强悍,居然单枪匹马把马六的老巢给掀了,

闻讯前來抓捕洪威的警务人员也吓了一跳,马六在江海算的上是一号人物,沒人敢管,也就助长了他嚣张跋扈的气焰,

“叫救护车,封锁现场,其余人跟我去逮捕洪威,”随行的刑警队队长说,

作为一个重案组的队长,丁俊山对这位马六爷太了解了,但是这种人非常不好对付,在介乎于黑和白的混合地带中,哪怕是明知道马六杀了人,他也会有办法找替死鬼,对此丁俊山甚至连证据都抓不到,有两次抓马六回去,他在警局里是何等的派头,连班房都沒进就会被他的律师保送出去,

所以丁俊山对于这次马六落网,感到兴奋异常,这不仅除掉了一个毒瘤,上头对重案要案抓的也很紧,让他觉得滑稽的是,这位马六爷和他所谓的组织,就在今天晚上被一个人端了老巢,

当警方大队人马十强核弹來到礁石崖下时,终于看到了潜逃的洪威,可不幸的是,洪威手里还胁持着人质,

“苏北,”柳寒烟大声喊道,她发现苏北高举双手,洪威父子的枪都对着近在咫尺的苏北的头,

苏北回头瞥了一眼,这个场面和他意料中的差不多,在和刘学短暂的沟通中,苏北可不能因为营救钟婶,而背上什么人命官司,要把事情做的漂亮,当然要在警方的人也在场的情况下了,

刘学拦住了柳寒烟,淡淡的说:“放心吧,刚才屋子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苏北能干掉那么多人,就不会被洪威这把老骨头伤到一根头发,”

苏北双手抱头站在岸边,距离快艇只有几步之遥,就在刚才,他为这艘船做过手脚之后,故意露出一个马脚让洪威发现自己來了,

“我警告你苏北,要是敢耍什么花招的话,就算杀不了你,我也会一枪毙了她,”洪威用枪托狠狠的砸在钟婶的头上,如果不是她最后出卖了自己,他洪威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呵呵,洪总,现在你的情况可不太妙,再拖延下去的话,我想警方的船也快來了吧,您说呢,”苏北笑道,

“用不着你提醒我,快点把皮箱扔过來,”对于洪威而言,是否成为通缉犯已经无所谓了,他本來就是要携款潜逃国外,

因为有人质在场,丁俊山这个办过大案要案的人也不敢冒然行事,一方面联系海警,一方面开始布置对人质的营救工作,希望苏北能够稳定住洪威的情绪,

洪威瞥了眼灯光下的柳寒烟,冷笑道:“柳寒烟,这次是我输了,但是游戏还沒有结束,哈哈,从你爹那一代开始,你们柳家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中,來,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对待钟敏的,她可是亲手把你抚养长大的女人,”

“噗,”钟敏倔强的回头,朝着洪威的脸吐了一口血沫子,

一旁的洪博文用枪托狠狠的砸了她脑袋一下,

正是洪威父子丧失人性的举动,让柳寒烟控制不住的迈出了一步,

钟婶不敢抬头直接面对柳寒烟:“二小姐你不要管我,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老董事长,我死有余辜千万不要过來……”

“钟婶,事到如今您不要说这些了,如果您想害我的话,这么多年有多少个机会,在我心里,我一直把您当成长辈一样看待,我……我不知道会不会原谅你,可是你的养育之恩我不能不报,”

柳寒烟的情绪有些失控,在这个世上她只有一个姐姐了,可是柳寒雪离家很多年沒有音信,对她而言苏北和钟婶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钟婶,我知道你其实也把我当做女儿,如果这次不是你揭发洪威的罪行,我已经破产了,”

“二小姐……”

洪威冷冷的注视着走过來的柳寒烟,这时,洪博文徐徐的抬起手枪,洪威暗示儿子不要轻举妄动,他现在只想拿到钱逃跑,如果真的杀了柳寒烟的话,恐怕会激怒苏北,他的能量已经无需质疑,蝎子和马六的垮台已经是前车之鉴,何况是他们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之人,

“苏北,把箱子扔上來,”

苏北目光瞥了眼石头上的皮箱,用脚一踢,将皮箱踢上快艇,

洪威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瞥了眼儿子说:“博文,准备开船离开这里,”

洪博文看了眼苏北和柳寒烟,轻哼一声去驾驶室开船,

洪威冷笑道:“柳寒烟,我们走着瞧,只要我洪威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不会放过你,至于你的这笔钱,哼哼,不过是九牛一毛,”

柳寒烟目光冰冷的看着洪威:“洪威,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这么多年你在柳氏集团黑了多少钱,如果不是看在你还算是我父亲的朋友的份上,我很早就想免去你的职位了,我爸爸生前待你也不薄,可你呢,居然利用钟婶來监视我,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哈哈哈,良心,”洪威仰天大笑,“本來柳氏集团前身是我创建的日化企业,为了这个企业,我替你爸还有陈友良蹲了一年监狱,出狱后就给我个总经理当当以为就完事了,我失去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回來,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一定是,”

“痴心妄想,”

洪威看了看时间,知道警方已经派出海警,不过要到浦海湾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柳二小姐,在我走后呢,你一定要把柳氏集团做强做大,等洪叔叔未來的某一天回來亲自抢回來,为了表示对你的嘉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爸爸的死,也是我一手促成的哦,是我给钟敏一包燕窝,这个傻女人信以为真,其实里面有慢性毒药,”

“你,”柳寒烟差点昏厥过去,父亲死的时候她还小不那么懂事,她接管柳氏集团后不是沒有怀疑过洪威,可是亲自从他嘴里说出來,她一时间还是难以接受,

苏北但若止水的拉着柳寒烟,阻止她因为冲动而做出傻事,苏北不是不能控制洪威,可是洪威落到警方的手里,最多判个十年八年又能如何,洪威社会上也有许多人脉存在,这个蛀虫还是除不掉,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哈哈,够惊讶吧,对了,说道老柳,我还得提醒咱们柳二小姐一件事,我是真心不希望你被人稀里糊涂的杀了,不然我梦寐以求的柳氏集团可就沒了,还有什么可玩的,”

苏北眉头一皱,似乎感觉到洪威知道一些内幕,

“如果你柳寒烟不想死的话,就千万不要嫁给唐浩,”说着,洪威瞥了苏北一眼,“苏北啊,我知道柳寒雪把她妹妹嫁给了你,当然这是以前钟敏告诉我的,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还另有其人,你仔细回想一下,”

苏北大脑也在飞快的过滤,突然睁大了眼睛,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洪威笑道:“你应该猜到了吧,在你刚到江海的时候,有些人曾经暗杀过柳寒烟,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你的存在,但随后,柳寒烟却平平安安的度过了两个多月,这可不是你苏先生保镖工作做的好,而是对方知道你和柳寒烟的事情,渐渐的放下了这件事,”

柳寒烟木讷问:“什么意思,”

“哎,看样子你们还都蒙在鼓里,不过我也只知道个大概情况,似乎燕京某个豪门家族的外枝,准备來江海发展,可是呢在江海沒有势力的话站不稳脚跟,于是这家人的目光就放在了唐泽江的身上,想要把女儿嫁给唐泽江,可偏偏唐泽江那个傻鸟单纯的以为人家是普通人,反而想让唐浩娶了你从而获得柳氏集团,说了这么多,你现在明白人家为什么要暗杀你了吧,”

柳寒烟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抬头看了眼苏北,

苏北淡淡的问道:“那家人应该姓白对不对,”

“呵呵,谁知道呢,”

马达的轰鸣声骤然增大,洪博文已经发动了快艇,

“等等,”柳寒烟连忙喊道:“我们已经把钱给你了,为什么还不放了钟婶,”

“放,你觉得我有这么心慈手软吗,”

曾经的恋人,替他在柳家卧底二十多年,现在却成了洪威的人质,钟婶知道自己今天的下场,让她心痛不已的是洪威为什么会变成一个恶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