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原来如此/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快艇驶出港湾,顷刻之间好岸边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洪威得意的举起手枪,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一块微小的石子击中了他握枪的手,当啷一声,枪掉在甲板上,

洪威大惊失色,连忙拉着钟婶的头发往驾驶舱里走,钟婶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气,一头撞在洪威的怀中,将他撞了一个踉跄,含着眼泪跳下了海,

而这时,丁俊山已经带着人逼迫到岸边浅水区,冲着那艘快艇放了几枪,

“哎,海警怎么还不到,,”丁俊山愤怒的捶了沙滩一拳,他知道洪威已经布置好了后路,他只要出海就永远抓不到了,

愤怒的丁俊山举起手里的枪,几乎沒有瞄准砰砰砰打了几发子弹,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怒,却沒想到意外出现了,

模糊的海面上,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船爆炸了,”丁俊山木讷的自言自语,“怎么可能,我只是鸣枪示警,难道误打误撞命中油箱了,”

一旁的刘学瞥了苏北一眼,他当然知道肯定是苏北做了什么手脚,

谁也不知道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只有正在被警员搜救的钟婶清楚,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逃得过洪威的魔抓,在洪威开枪要杀她的刹那间,苏北用石子打伤了洪威的手,也就是在这时,驾驶室里以为已经逃亡成功的洪博文打开了皮箱,猛然间发现箱子里根本不是钻石和珠宝,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石头,当洪博文知道被苏北掉包之后,马上告诉了洪威,洪威一愣神,才给了钟婶逃跑的机会,

幸好钟婶掉落的地方是近海滩涂,搜救人员沒多久就找到了她,南方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水性,虽然钟婶被绑着手脚,但也只呛了几口水,

丁俊山见洪威的船爆炸了,也只能在这里等海警來了象征性的搜救一下,其实他也知道搜也是白搜,这么剧烈的爆炸,能搜到一个全尸才是最奇怪的,

“苏先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了,如果你方便的话……”丁俊山想让苏北跟他回去接受调查,毕竟马六那个规模庞大的犯罪团体,是苏北一手端掉的,

“这个……”苏北当然不愿意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刘学走了过來,笑道:“丁队长,如果需要调查取证的话,还是我來配合吧,这件事前前后后我都参与进來,苏先生只是先到一步罢了,”

丁俊山知道刘学这个人看似低调,实际上眼界很高,能让刘学來帮忙并且善后的,说明这个苏北也不是一般的角色,

那边柳寒烟和钟婶抱着哭做一团,

钟婶沒脸面对柳寒烟,她真的沒想到她最爱的洪威会拿她当人质,而她一直监视的二小姐在最后关头,还要不顾生命危险來救自己,

“钟婶,不要再说以前的事情了,我是你养大的,你要真安了害我的心,我也不会健健康康的站在你面前,”柳寒烟擦着钟婶的眼泪说道,她现在才明白,钟敏和洪威是初恋,但是在柳家这么多年,她虽然出卖了公司的情报,但在最后关头还是良心发现,她不想再失去一个亲人,

“钟婶,你还是搬回家跟我一起住吧,你看这几天吃不到你做的饭,我都瘦了,”柳寒烟撒娇道,

钟婶充满问情的捋着柳寒烟的头发,“苏先生呢,他沒跟你住在一起,”

“他……”柳寒烟的神情落寞下來,“我把房子卖给他了,”

“为什么,”钟婶惊讶的问,

“总之你沒事就太好了,反正钱沒了还可以再赚,”

钟婶这才知道那个皮箱子里面装得是柳寒烟卖别墅的钱,心里猛地被揉了一下子,两个女人默默的擦起眼泪來,

“咦,你说苏先生买你的房子,不可能,一定是你又发脾气了,或者苏先生说的气话,”钟婶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前几天苏北來找我要资料时,让我别告诉你他的事,原來你们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分局了吗,”

“等等,钟婶你再说一遍,”柳寒烟似乎明白了什么,

“资料啊,苏先生一直跟踪洪威,后來找到我这,跟我说了很多话,我将资料转交给他,”

柳寒烟朝着正在说话的几个男人望去,心底不免有些愧疚,她一直在误解苏北,无论是在轮船上还是在公司里,怪不得洪威的罪行为什么这么快浮出水面,她早就应该想到才对,这种事除了苏北谁能做得到,

苏北送走了刘学,因为柳寒烟的事折腾了这位陌生的朋友大半夜,苏北也感到非常愧疚,同时也默默记下这个朋友,

而丁俊山等刑警和特警要惨了许多,搜寻洪威遗骸以及押送马六的事情迫在眉睫,至少要忙上几天几夜不合眼,不过对于他來说,一年能破获一件大案子就够本,现在一口气遇到两个大案,不睡觉也认了,

苏北朝着钟婶和柳寒烟走來,手里拎着的外套往沙滩上一扔,里面裹着的正是洪威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五千万,

“你,天啊,你沒给洪威,”柳寒烟说不出的喜悦,终于把钟婶救下來她当然高兴,但这五千万要是沒有丢的话,那更是双喜临门,

苏北笑道:“早就提醒过你,不要着急,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何苦呢,”

柳寒烟又气又羞,使劲儿的捶着苏北的胳膊,

一旁的钟婶是过來人,她对柳寒烟的了解甚至比柳寒雪这个亲姐姐还要深,能让二小姐脸红,说明她现在对苏北已经有了感情和依赖,

“二小姐苏先生,你们配合警方办案吧,我先回家,给你们煲汤,”

“钟婶,您就别忙了,看你伤的,赶紧去医院才是要紧的,”柳寒烟挽着钟婶的胳膊撒娇道,

钟婶拢了拢头发笑道:“沒什么,只不过是挨了洪威几个耳光罢了,其实一点都不痛,还要感谢他这几个耳光让我看清楚他这个人,”

钟婶有意给两人创造私人空间,在这安静的大海边,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初和洪威谈恋爱时候的场景,只不过苏北可不是洪威,

……

此时此刻,在江海市里的某栋新落成的别墅中,却发生着另一件惨不忍睹的事情,

“打,往死里打,”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黑金刚踩着一个瘦小青年的脑袋,随即冷哼了呃一声,将茶几上的红酒浇在他的头上,

另外两个皮肤依然黝黑但却很矮的男人,对地上的瘦小青年进行新一轮的暴打,

“噗,”青年一口鲜血喷了出來,“阿九,哈哈,有种你就打死我,我告诉你,只要给我留一口气,我一定会要了陈泽凯的命,”

这个被打的不成人形的青年,正是苏北的弟弟二子,

事情要回溯到几天之前,二子跟随陈泽凯到江海后,虽然谈不上是花天酒地也算是挥金如土,各种高端场所随便出入,住别墅开豪车无数的美女投怀送抱,

可二子心底却越來越疑惑,为啥苏北哥对他突然冷淡起來,甚至故意躲着他,二子知道苏北那天和嫂子吵架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的在社会上飘荡,

直到后來,陈泽凯从越难请了阿九这些亡命天涯的雇佣兵做保镖,而陈泽凯出去玩得时候,也故意避着二子,二子才有了疑心,上周柳氏集团年会包了客轮出游,陈泽凯和陈雪菲姐弟两人应邀前往,

在陈家姐弟不在公司之际,二子仗着他是陈泽凯的好朋友,几次出入陈泽凯的总裁办公室,从他秘书的日程安排中看到陈泽凯曾多次和那个女的约会,

和陈泽凯约会的女人二子认识,就是以前在圣玛丽医院碰到的傲娇女,可是随着二子的调查,疑心越來越严重,直到他有一次跟踪陈泽凯的保镖阿九,才意外得知他帮陈泽凯泡的妞儿,正是他苏北哥的老婆,也就是他的嫂子,

二子当时想自杀的心都有了,他终于明白苏北哥为什么躲着他,原來他这个畜生帮着另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再泡自己的嫂子,

于是,二子开始酝酿杀了陈泽凯,他是亡命天涯也好认罪伏法也罢,他都认了,今天客轮刚刚停泊,二子便从阿九的房子里偷了一把枪,准备在陈泽凯回家之前杀了这个以怨报德的小人,

结果很明显,二子毕竟只是空有一腔热血的瘦弱小伙子,他的行踪很快就被阿九捕捉到,在他动手之前,就将二子胖揍了一顿,随后带到这栋别墅听后陈泽凯的发落,

“停,让他抬起头來,”高大的阿九居高临下的坐在沙发上,用皮靴踩着二子的手掌,他手里的伞兵刀一转,险些将二子的指甲划破,

两个雇佣兵手下,一个抓着二子的头发,另一个抓着二子勉强挣扎的双手,让他看着阿九,

“小子,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想偷袭老板,呵呵,今天陈总是不会來了,就看你能不能熬到天亮太阳升起來,给你个机会,说,苏北到底是什么來头,”阿九想杀二子易如反掌,但是他也知道苏北这个人,想从二子嘴里打探一些情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